花倦·华殇·残像——93'高校教师

[已注销]
2008-02-04 看过
花倦

       四月,怒放的樱花层层叠叠,妖艳的让人无法呼吸,疲惫随着眼前这一团团魅惑的花火袭上身来,初识那令人惊叹的美,瞬间化成了压抑在胸口的郁结,丝丝倦意袭来,让人不禁感叹樱花的奢华与无奈。花开花落,润物无声,即使知道只有刹那的芳华,也愿花舞残红,拼命绽放着,直至落地为泥更护花。

       四月某夜,看着那列通往天国的列车,当时并没有不祥的意念涌上心头,只是一夜的等待让人有了些许倦意,一直心疼着茧的任性,心疼着纠结在他们之间的孤独与无奈。从那夜开始,我就诅咒野岛的无情和残忍,硬生生地在茧和羽的眼睛里烙下了叫做“绝望”的烙印,绝望,惊恐,屈辱,茫然……一切都在无声地呐喊,撕心裂肺;两双快要窒息的眼睛,试图努力挣脱噩梦的纠缠,想哭哭不出来,想叫叫不出来,这是在梦中,一定是,这就是茧一直以来在做的梦,一直以来担心会变成现实的梦,是她父亲带给她的那段噩梦的延续。陨落的爱,失落的羽翼,小提琴的撕拉,茧的泪眼,羽的哀叹,落幕的挽歌。
      
       爱情!当你手持炽烈的悲痛之灯而来时,我能看清你的容颜,并将你当作一阵狂喜。当泰戈尔的诗在羽的身上得到验证的时候,羽再一次失去了茧,这一次是彻底的失去吗?将她拱手让给那个制造这场悲剧的恶魔?孤伶伶的水手服,空荡荡的房间,羽疯狂地渴求茧那熟悉的气息,可回荡在周围的只有羽不住的询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失去她?为什么她要离去??可没有人能回答他……
      
       “再见,再见了,羽村老师!”成田机场的候机室里一片安静,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结了,刀尖扎入肉体的声音厚实而沉闷,好象被磁铁吸住一般,这一次的较量,羽完全占了上风,抱着绝望的心反抗命运的戏谑,此时此刻,他将开始与茧一起踏上他们不归的征程。

       失去,拥有;再失去,再拥有;往返于他们之间的命运轨迹。这就是他们的宿命,被红线牵引着,捆绑着的爱人,即使在黄泉路上,也不会再失去了。



华殇

       刺目的落红,惨白的面庞,断翅的羽翼,哀鸣的天使。

       啼血的夜莺,被玫瑰刺穿了胸膛的夜莺,依旧高傲地昂着头,那双肮脏的手,伸了过来,不知廉耻地扼着她美丽的脖子,想要撕开她雪白的胸膛,扯裂她伤痕累累的自尊,在咆哮与肆虐过后,晨光从残败的缝隙间穿了出来,驱散了暗夜的阴霾,久违的温暖轻柔地拥着她,他并没有眩目的外表,但他很温柔。

       从12岁那年,她就一直困在茧子一般的梦境里,周围漆黑一片,她挣扎了许久,都等不到她要的那道亮光来拨开这层层的茧丝,于是她放弃了,她知道不是自己的周围没有人,而是周围没有熟识她的人。时间过了一天又一天,茧子越结越厚,她也放弃了挣扎的念头,依靠着身边的这个人,与她有着血缘关系的人。就这样,一直一直生活下去吧,捂住自己的双眼,蒙住自己的双耳,封闭自己的心。不会有人知道的,即使有人知道,也不会来救她的。他们在死后一定会一起下地狱,一起接受狱火的煎熬,可谁又在乎呢?

       两个花季少女,一样纯真的笑颜,一样未成型的躯体,一样敏感的心,一样受到命运的摧残,在孤独与恐惧中挣扎着,痛苦着。我们知道了这样的开头,却无法预见它的结局。命运只会依照着人的性格开始它的运行轨迹,而两人的轨迹在她们碰到了新庄与羽村之后,开始朝着相反的方向衍生开去,重生与毁灭。但是否羽与茧的命运就是悲剧呢?也许不是,死亡只是另一种形式的重生,即使如自杀一般,只是逃避现实的软弱表现,但却要付出无比巨大的勇气才能面对,背负责任的爱最终走向毁灭,如落樱般美丽而哀伤。如果能回到相遇的那天,我想他们一定也会重复着同样的命运,宿命的相遇是美妙的,他们就是注定的彼此,如茧画上的猫,一只亲吻镜子的猫,一对亲吻着的猫。



残像

【二宫茧】

       “茧”是个有双重含义的名字,即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是被封闭和占有的。与父亲的不伦关系,随着年龄的增长,成为了难以启齿的羞辱与恐惧,她开始意识到自己过着不正常的生活,自己与父亲也都是不正常的人,而这个秘密,随着死去的母亲被带入长眠的坟墓。至此,无论是在精神上还是在生活上,她能依靠的只有她的父亲。人有种很奇怪的心理,就是一旦与某个人有了秘密,那么他们的关系将会发生质的变化,而此时的茧与父亲二宫耕介,就是处于这种亲密与疏离之间非常奇特的个体关系。

       直到羽村的出现,而茧为何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羽村产生好感,并一反常态当众大声宣告她的保护誓言呢?当然那个时候茧对羽村根本说不上爱或者感情,只是单纯的好感,或者说是羽村身上流露出的木讷和平凡,让茧有种温暖的安全感,与她那英俊才华横溢又自负不可一世的父亲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而羽村那种真诚信任的言辞更让茧觉得自然轻松,信任该是人与人之间交往的基础。而我想随后的一系列戏剧式的冲突更让茧对羽村产生了一种很奇特的母性心理,不仅仅是巨蟹座的母爱本性,更是因为对女儿这种身份的质疑和与父亲之间乱伦的关系导致角色的错乱,到底自己是扮演着女儿的角色还是扮演着妻子的角色呢?

       于是很自然的,在羽村遭遇了未婚妻背叛、事业失控、未来幻灭之后,茧对羽村就好象水中的Narcissus,自己看着自己的倒影,有种惺惺相惜之感。如此,在我看来,他们之间与其说是爱人的关系,不如说是亲人的关系,是一种茧已经失去了的亲情,只想和他依偎在一起,一同生活下去。

       茧真是一个很特别的角色,她的特别在于她背负着如同古希腊悲剧般的压抑感与沉重感,漆黑的大眼睛,紧抿的嘴唇,那样叛逆、孤傲、任性又不合群,同时又兼具了母性的宽容和温和,时不时绽放的天真笑容,让人感受到混合在这个角色中的独特气息,真是个充满戏剧张力且难驾驭的少女角色。


【羽村隆夫】

       羽村是个很平凡的人,他想要生活的很平凡,平凡的长大,平凡的毕业,平凡的工作,平凡的恋爱,平凡的结婚,平凡的……表面上看起来,他似乎是个逆来顺受的人,老实、本分,如他的研究工作一般平稳安逸,但其实他骨子里却有种反叛的味道,尤其在情绪爆发时,比如剧中,他与他哥哥的打斗,又或者是他丢掉了大叠的婚礼请帖,直到他与教授之间矛盾上升到白热化的冲突,也许那个时候,就隐约透露着结局的走向毁灭,失去了一切的羽村,在最后一刻,拿起了刻刀,扎了下去……手指的震颤还未结束,人生的列车已脱离了既定的轨道,驶向没有终点的前方。

       是什么使得一个有着理性判断力,只求明哲保身的学者最终否定了自己的个人本位主义而选择一条与自己精神理想截然相反的道路呢?我想片中的那段台词作出了让人无法辩驳的解释:人类有三张面孔,一个是自己眼中的自己,一个别人眼中的自己,最后一个是真正的自己。怎样才能看清真实的自己呢?那个失去了一切的自己才是真实的自己吧。第一次,羽村失去了名利、地位、财富,有形的无形的,撕开的只是羽村最表面的那张皮囊;而第二次,羽村才失去了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也是最后一张皮囊,作为爱与被爱的神圣感觉。经历了两次蜕变,羽村才真正意识到了自己所追求所需要的究竟是什么,明白了活着的理由,生存的价值,为爱而抛弃了一切,不,是因为爱而获得了更多。


【相泽直子与新庄徹】

       与茧和羽村的关系相比,直子与新庄老师的关系更简单些,那是因为他们本身也是非常简单的两个人,直子简单的爱慕藤村,新庄简单的保护直子,直到后来,直子简单的把新庄当作是他的保护神一般的对待,直子的开朗坚强,新庄的沉稳正直,两人之间的互动也为直子作为新庄救赎的对象多了些轻松和惬意,较之茧与羽村之间那沉重而有负担的爱,直子和新庄那谈不上爱的好感,多少为这种还未被世人所接受的师生关系留下了些许希望与期待。

       新庄对直子的这种保护欲,只是出于男性对女性的怜香惜玉之情,越是如新庄这种大男子主义比较强烈的男性,越容易产生这种情愫。另外直子善意的靠近与融入,也使得新庄这类硬汉,露出了本性中温柔的一面。新庄与直子,同时是这个高校里的茧和羽村镜子的两面,预示这两对人不同的命运发展,离开了学校的新庄和笑对藤村的直子,是生者的重生,让人感受到了一种暖味的人生憧憬,以此来舒缓对茧和羽村那种伤感宿命的冲击。


【藤村知树和二宫耕介】

       很奇怪,这两个人给我的感觉居然惊人的相似。

       同样不可一世的口吻,同样轻蔑的嘲笑世人的无知,同样活在自己的理论世界里,以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精神上的扭曲,物质上的虚荣,让他们处于想要超脱世俗,却沉沦于欲望之海,愈陷愈深。

       而剧中那种对处女之身的占有欲以及如胎儿般迷恋母体那温暖又安全的羊水,种种暗示和隐喻,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震颤,同时也可怜这两个拿少女纯洁的肉体作为臆想对象的成年人,事实上这是对爱的极度渴求和缺乏安全感的极端行为,某种变异情结作祟的结果。

       藤村的这种情结源于他高中的初恋女友之死(新版高校教师中有提到),而他对于这个世界上的女人已经绝望了,认为不会再有这么纯洁的肉体和灵魂,于是他大学毕业后,来到高中任教,希望在这里找到他女友的转世,而那个转世的女生,将接受他无情的折磨与蹂躏,并且包容他这种任性的举动,那是他所谓的真爱,这种极端的爱的认知,早在《源氏物语》里,六条妃子对光源氏那种因爱成妒既而成为生魂诅咒光源氏所爱的人,欲置之死地起,就被日本人所崇尚,爱的极至就是恨就是死亡,恰似绚丽璀璨的樱花之所以开的如此光艳夺目,是被认为在根部埋着人的尸体,根吸收了这种特殊的养料,所以开的分外妖娆艳丽。

       而二宫耕介的这种情结,对于一般人来说,正如新庄所说的,父亲对于女儿会有种别样的情愫在里面,听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这种传说也许非常之浪漫,却因为伦理道德观念的束缚,约束着这种萌芽的情结,不允许其任意发展下去。但说到国外亲生的父亲会对女儿有性骚扰的举动,而这种举动出于对生理的需求欲望的话;对于二宫耕介来说,我到并不认为他对女儿的这种肉体占有,只是纯粹出于性的需求。因为他是个追求完美的女体雕塑家,且对女性躯体遭受到一丝一毫损伤都会大发雷霆(第一集,他对女模特怀孕即使没有很明显,也觉得自己的作品受到了玷污),只有自己女儿的身体是一直属于他的,一直保留着12岁时候的纯洁和无暇;而作为受过欧洲古典文化熏陶的雕塑家来说,血缘一种是非常奇妙的羁绊,即使是最亲密的妻子,与他来说也形同外人,只有女儿继承了他的血统,古希腊、古罗马之所以会允许近亲通奸,最主要的原因是要保证血统的纯正和高贵。在二宫耕介眼里,外人都是凡夫俗子,只有他与女儿才能完成上天赋予的使命,为了延续这种纯正和高贵,他将阻止任何外人玷污这种圣洁的繁衍。

       如此看来,似乎是我在对这两个人所犯的罪孽开脱,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是一种多么矛盾的心态,事实上,他们两人最后的幻想都是破灭了,这无疑是对他们最严酷的惩罚,对于这类病态的人,只有粉碎他所倾注全力要完成的使命,才是给他们最致命的一击。


【亚美】

       唯一没有完全迷失在都市的纸醉金迷之间,看尽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徘徊在物质的满足与精神的空虚两重矛盾之中,最终选择了自杀来穿透人生的这一盲点。这带给了茧自出生以来最大的震撼,也使得茧和羽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与青春说告别,也许亚美在茧的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而如今的自己,只有满脸的沧桑,遭到被人唾弃的命运,孤独的绝望一瞬间涌上心头。要结束这场命运开的玩笑,只有先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对于她来说,人生已经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了。自杀挽回不了什么,唯一带来的只有解脱,在轮回中重新寻找生的意义。


【其他角色】

       似乎不值一提,有虚伪的,有卑贱的,有做作的,有浅薄的,众生百态,不禁让人佩服野岛这种锐利的目光,扒开人类虚伪的皮囊,直视皮囊内已经腐烂变质了的灵魂。


后记

彭塔力斯说:梦是不让人发疯的迷幻。
而我宁愿这三个月的沉溺是一场恍惚的迷梦
现在梦该醒了
无法在梦里完成的高校剪影
残缺的美丽
就如那列通往天国的列车
轻捧着长眠的茧与羽
45 有用
2 没用
高校教师 - 豆瓣

高校教师

9.0

524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高校教师的更多剧评

推荐高校教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