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掬水月在手》的一些思考和遐想

SF
2020-11-1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大概是机缘巧合,前几天读过叶先生和她老师顾随的故事,想起了以前读的诗评大概也是叶先生所作。特意的,推掉了晚自习也要来看看这部有关于她的电影。

前一天晚上,看了导演陈传兴老师的专访,谈到了很多关于叶先生的事情和这部电影的构想。陈传兴坦言,早在他拍《他们在岛屿写作》系列的时候就已经有过拍叶先生的构想。这部电影最终在2015年有了着落。与前两部不同的是,叶先生不止是在岛屿写作。

也许是这注定,当她反复吟诵王国维那句:“天以百凶成就一词人”的时候,就知道人生即颠沛。从长安街边的四合院,到台南的军营。从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再到南开大学的那座阶梯教室。“本想着回来是几年内的事情,没想到一别已是20年。”“当听说78年恢复高考后,我就知道我后半生要回来教书了....”。

在北平飘雪的冬天,那是日本人的吉普车呼啸经过路边雪里埋着的尸骨,渐行渐远的是车上传来的《Zhina之歌》;在白色恐怖下的高雄警察署中,挺着身孕苦苦哀求;在温哥华的如血的夕阳中听闻千里外的丧子之痛,她感叹:“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

但这一切都有一个救赎—诗词。写诗评词八十多年,诗歌就是她的大半生。“若说李义山描绘的是内心深处的情感,杜甫则是反映现实的世界,描绘的却是这世间共通的。”“有时候内心的东西,你自己都不知道,却在偶然的相遇中寄托在词里。”“诵读,就是让诗人再一次活在你的声音里。”

诗歌,让她有了一种无与伦比的淡泊。即使再愁绪和晦涩的诗歌,在她的口中也能发现其中的美。不能说这份淡泊泯灭了她的苦难,而是让她接受了这份苦难。影片的最后的感叹“何为君子?也许古之人都是这样罢了”

“人们因为仰望天空,常常忘记水中的月”陈传兴这样讲。就像叶先生所说的古神话里可以远隔重洋通话的蓝鲸,她愿意把诗词讲到最后。“就像蓝鲸的这海上遗音,也许将来会有一个人会听到,会感动。现在的人都不接受也没关系。反正我就是留下来,就这样。”

“明月下,夜潮迟,微波迢递送微辞。遗音沧海如能会,便是千秋共此时。”

历史与现实,重洋和故乡交汇在电影第六章的结尾。大雪之中响起陈粒的《短歌》,雪地上的孔雀脚印愈行愈远.....

影院里只有我一个人。幸运的,也是不幸的。这份人文关怀,也许只有此时此刻的我,在此夜能够有所体察罢了。更多的,还要回叶先生的书中寻找了。

也许,陈传兴带给我们的不只是人文关怀,更是超越政治,超越历史的一种境界。过去的上千年里,人们是怎么写作的,人们是怎样将自己的融入自然又将自己的心抽离到纸上的。那些难以描述的,那些不可言说的,都幻化若水中月一样,近在眼前,却遥不可及。

这种既出世又入世的人生态度,“古之君子”大概是有的吧,而叶先生,大概也如此。所谓“弱德之美,无望中的希望”何尝不是这样。

想到这里,不觉秋夜冷露,耳边想起叶先生读诗的声音:

“三秋一觉庄生梦,满地新霜月乍寒。”

3 有用
0 没用
掬水月在手 - 豆瓣

掬水月在手

8.0

2071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掬水月在手的更多影评

推荐掬水月在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