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A“掬水月在手”

钻石鼻子
2020-11-16 看过

“今代无官不建生祠,然有去任未几,而毁其像,易其主者。”

夫子可没讲乡愿是作孽,尔等非要积德,也不用好自为之。

“董秀玉老师说,如果曝光,她年纪大了无所谓,我还年轻,有没有想过影响?” 董先生到底说没说这话,先不论,可这话要从董先生嘴里说出来,也不是言过其实,只想当年,苏东坡才情高过天,官至近臣,也真没敌得过这“影响”呢。谁也不是省油的灯,责人责己,方明进退,不然赢了官司,输了“影响”,要还长得不行,傍不着有钱的,那可得强扭些情怀,披星戴月去卖早点了。

只想你这一出走板荒腔,要唱砸了场子,洗不清一身骚不说,又粘上个洗稿碰瓷的好官司,到时偷来的锣儿,敲不得,那不成了狗尾续貂,你再寿比天齐,还能再在人前吃得好看吗?倒是谁谁好赖又是二十年胡对付,如今黄土眼见埋到后脑勺了,还心思往水里掬啥月芽子。苏轼要活过来,拍您二位马屁,也是:天上月圆,人间月半,抬头挺直了,水绝于巳,看一眼是一眼吧。

活字老不检点,敢PUA“掬水月在手”也是吃饱了撑的。果然死了姓杨的,来了姓叶的,太太不叫太太,都赶时髦,牝鸡司晨,偏叫跨性别的女先生,都是没死就外包给自己著书立传,老装糊涂,没脸没皮,嫌自己活得长。而自咒者咒人,所以这邪乎事根子上就晦气,谁卷进去也是自己心术不正,该当此劫。也可见那些个杂碎鸡汤文再动听迷人,其后面的血汗工厂也是一滴不省,不榨干也揭你两层皮。

又想起当年某某回忆张爱玲,“抱怨”为“张先生”做助手,却一年到头见不着领导人影,不开会不扯淡,先生独来独往,晚出早归,黑白颠倒,几乎不打照面,可工作成果随助手编辑去,最后拿钱署名,也不管不问。某某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谁还要抱怨这个,只能说明自己不入流。你小小年纪,装都不会装,那“掬水月”的苦主不过是心术不正,想攀高枝走捷径,却没行通,急眼了,小家巧跟老家贼炸窝斗嘴,人家过会子就好了,你闲的跟着信誓旦旦,不滑稽吗?

嗨,说白了,就是骗人立生祠,董先生也是贪得无厌,变本加厉,榨干杨绛一家仨死鬼,连香都不烧,估计人家以后八辈子不愁吃穿。现在又打叶嘉莹的主意,又是个行将就木的,要再火了,能聚众“传销”,不又是无本生利的败家买卖。可见“老而不死是为贼”说得不难听。客气了。

“今代无官不建生祠,然有去任未几,而毁其像,易其主者。”

说了都嫌牙碜,转眼“我们仨”虚岁都二十了,当初一口人奶不喂,也把一帮月子娃都忽悠大了,嘴上有毛也该长全了。可果然是黄鼠狼生耗子,真连打酱油的本事都没了。杨绛胡编她一家三口,当年当事正九十出头,现如今换她叶嘉莹还是九十出头,这老戏骨还弯得下去掬什么水月,也不怕作散了骨头架子,摔个嘴啃泥,若再要了老命,传出去就为了捕点妖风掬个贼影,那叶先生也自黑一辈子倒霉催的,可敢情九十多年是闲过来的,憋不住也猴子捞月净蒙事,怕晚节堪忧啊。

佳莹啊,你饱读诗书也不长心眼,看“红楼梦”那水月庵里都啥好人好事,非要你也削尖了脑袋硬挤进去,只为了挺尸,提前供人瞻仰,你?再说了,那董老先生难缠,吐沫粘家巧也不碍着放屁砸坑,人家钱太太吃了秤砣跳进去,也能生津和泥,乐不思蜀,要不照镜子,怕是自恋成精,八辈子不想再爬出来。而今个轮到佳莹你又要耍狠,浪不过再来新鲜的,去跳黄河里掬点水月影子,先不说那姓董的有没有慈悲本事,再捞你上来。只想你这一出走板荒腔,要唱砸了场子,洗不清一身骚不说,又粘上个洗稿碰瓷的好官司,到时偷来的锣儿,敲不得,那不成了狗尾续貂,你再寿比天齐,还能再在人前吃得好看吗?

昨天,邻居也刚九十岁的老太太,去年死了先生,不过点头之交,彼此帮些小忙,人家一口气送来两双棉拖鞋,粗算也省了我十几欧开销,老先生善终,忌讳才折寿。所以啊,董太太也好,叶太太也好,要说情深不寿,二位也不像铁石心肠,可放着眼前这么些实在好事不做,非早整个寡妇门前是非多,招猫狗待见得有限,而钱太太不干不净也游仙撒花去了,死了就完了,不过几件衣裳的事。倒是谁谁好赖又是二十年胡对付,如今黄土眼见埋到后脑勺了,还心思往水里掬啥月芽子。苏轼要活过来,拍您二位马屁,也是:天上月圆,人间月半,抬头挺直了,水绝于巳,看一眼是一眼吧。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晦气膈应双鬼拍门,果然躲都躲不起那些安利“阴功死德”的败家顽主。不过来者是客,当自适惜缘,糊涂人要认真打发了,也是送上门的功德,撒手即放生,惠而不费的大便宜,谁不要才是现行的卖乖。故也乐得不施恩着奉劝半句:夫子可没讲乡愿是作孽,尔等非要积德,也不用好自为之。

可见你多不通,“没脸没皮”还用得着“上纲上线”,但凡五官端正的,心里都有个数。叫她一声佳莹,也是为了好养活,她多活几年,不正遂了你的心?估计你初出茅庐,跟叶先生论年纪,都出五服了吧?那就别嘴上认祖归宗,半夜却去砸庙迁坟。我代佳莹谢过啦。顾炎武也没你说的“教养”,你闲的可别饶了他。

一撇一捺,一丝不挂,就做起人来,偶看你也是成精了。可来而不往非礼也,单说一句“一春浪荡不归家,自有穹庐障风雨。”俺摆明了怼你家那叶嬷嬷,她搞诗词的,走火入魔,要不明白这个,就是脸红先生,谁没有二皮脸,也得跟着穷丢人。她要真能耐吃透了,也是窝心脚疼得说不出来,你这么贴心,要憋不住,也私下问问去?可话又说回来,攀高枝也不是光脸皮厚就行的。城墙拐弯儿你见过吗?

1 有用
0 没用
掬水月在手 - 豆瓣

掬水月在手

8.0

2076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掬水月在手的更多影评

推荐掬水月在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