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念·心魔·把眼睛睁开——我看《蝴蝶飞》

王小轩
2008-02-03 看过
残念·心魔·把眼睛睁开——我看《蝴蝶飞》

日文中有一个词叫“残念”。翻译成中文就是“遗憾”。
一直更喜欢前者的表达方式。总是能让我在第一个瞬间联想到那些久久不愿离去的冤魂之类。
如《聊斋》中凝魂不散授学以报县令知遇之恩的叶生。如《西厢记》中离魂而嫁的杜丽娘。
又如《蝴蝶飞》中徘徊不去的林旭东。

他冤魂不散的原因既不是为了报恩,也不是为了续缘。
他死亡的原因是在高速公路上上演摩托追汽车的戏码,为了确认女友恩佳到底是不是喜欢自己。结果在车祸中丧生。
答案未出口,生命已消逝。他自己认为自己死得很冤,很不甘心。于是,他怀着强烈的残念,在原地徘徊了整整三年。
他要等恩佳看见自己。他要等一个答案。

还有一个词,叫“心魔”。
恩佳从车祸中侥幸逃生后虽然身体健康,但心灵破碎,时时处于崩溃的边缘,天天依靠大把药物才能入睡。
旭东成了她的“心魔”。她对他只有恐惧,没有思念。

在这三年之中,旭东每天都在等着恩佳看见自己,而恩佳却始终拒绝回忆过去。
我是在旭东的鬼魂面目狰狞、神情阴森地出现在恩佳的床头时对后面的剧情产生好奇的。——我想看一看,这样一个死者不愿放手、生者不愿回头,充满怨恨与残念的故事将如何收场。

随着剧情的推进,我看到另一个令旭东无法释怀离开的是他的父亲。那个他一直怨恨着的暴躁警察。
尤勇扮演的旭东父亲是个脾气暴躁的警察。他对旭东动辄拳打脚踢,甚至用枪指着犯错的小旭东。旭东一直以为自己有一个很坏的父亲。
但有一次出海时,旭东晕船呕吐,他却悉心照料。用旭东的话来说就是“从来没见过他这么温柔”。
怀着对父亲的一丝牵挂,旭东的鬼魂返回那个多年未至的家中。然后他发现父亲醉卧于零乱不堪的客厅,而自己的房间却整理得干干净净。

当父亲在病房内失声痛哭着说“再给我一次机会”时,旭东终于化蝶而至,解除了彼此内心深处的怨念。
接下来,旭东与恩佳回到他们相识的起点,终于确定彼此曾经相爱。

至此,旭东方得了解脱,乘船离去,而恩佳也踏上了另一段生活旅程的起点。

好像很多人对本片评价不佳。不知是不是因为在看片前期望值过高?
对于我自己而言,倒觉得比想像的更好些。如果耐心地看完全片,再愿意稍作回味的话,可以将一些东西看得更加清晰。

例如开头那段床戏。一开始我也觉得是不是拿来吸引眼球的啊?
不过等看完之后回头一想,对于那段床戏倒是有点理解了。——也许导演是想说明他们身体上的熟悉并不能弥补心灵的陌生吧。这一点倒让我想起前几天看过的《最遥远的距离》。

要取《蝴蝶飞》这个名字?也许因为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死后化蝶是一种自由幸福的象征。代表一种真正的解脱。例如原北京陶然亭内有“香冢”,其上的碑铭文中写道:“是耶非耶?化为蝴蝶。”(碑已遭毁坏,文存于北京图书馆。)

片中有一首歌,名字叫《只有回忆》。歌词很好,可以作为影片的补充。其中有一句:纠缠时,眼睛睁不开。
让我想起N年前李度有一首《舍不得把眼睛睁开》。当我们沉醉时,总是舍不得,看不清,放不开。
两人在生前并不确定彼此的感情是真爱还是仅仅是一种虚荣?而旭东则一直被对父亲的怨恨蒙住了眼睛,看不见他对自己深藏不露的那份真情。

如果有人是冲着那个所谓“中国的‘人鬼情未了’”这句话去下载的话,千万不要相信。
那才是比林旭东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更象鬼话的一句话。
如果有鬼就是GHOST的话,那当年怎么没人把它称为“中国的《聊斋》”?

至于那个神神叨叨的21岁的电脑神童。感觉他就是林旭东在现世的一个翻版,或者说是“代言”吧。毕竟不是人人都能与鬼进行交流的。
不过我不觉得他的外形酷似周渝民。比小周难看多了。特别是发型。
还看到有人说换一个演员会有效提高影片的质量。这点我倒是赞同。小周同学,他真的一直没有长大过。只是经过《战神》的熏陶后,摩托车技好像长进了不少。
还有尤勇。他真的老了。但仍然是我心目中的硬汉。

总之,看了这部电影,我在想:对于身边的人,有时候我们的确应该换个角度和方式,睁开眼睛仔细看看。千万不要等到阴阳相隔时,才隔着生与死泪眼相望。
其实,你以为生死之间的距离会比擦肩而过更远?

让我们轻声唱:纠缠时,把眼睛睁开/即使清醒,也不会无奈。
24 有用
1 没用
蝴蝶飞 - 豆瓣

蝴蝶飞

5.5

1414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蝴蝶飞的更多影评

推荐蝴蝶飞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