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余价值的极致榨取

Nittin
2020-11-1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打着女权和关怀的名号,做着赤裸裸的剩余价值极致榨取。淘汰你之后我还能再贩卖你的苦难再pua你,再制造二次伤害再抛弃你。

T-ara朴素妍的退出是对的,这个表面温情背后丛林法则的节目真的是有点恶心,我以为会是用心量身打造个人单曲,结果还是竞争制,潜台词就是“韩国娱乐工业头部人员赏老弱病残一口剩饭吃,就想看你们拖着病躯再受伤一次”。这剩饭也没什么诚意,《透明少女》一曲妥妥的流水线产品,占了歌词的便宜,专扎成员的痛点。

只有其中真实的故事让人动容,看后必须必须认真思考,为什么这些事反复发生在她们身上,还有那些已经永远不能发声的人,二代Kara的具荷拉,f(x)的雪莉,包括ShINEE的金钟铉,二代顶流东方神起的撕裂。这背后不仅仅是女性问题,那些死去的男艺人同样在用命撕开盛世太平。

顶级偶像如HOT, 东方神起, SJ, 少女时代,BigBang等等作为产品广受欢迎制造财富的背后,是0.001%的出道率和几乎百分百的淘汰率。这些背后被淘汰的女生,有的在娱乐产业的诱惑下放弃在韩国已经逐渐有突围之势的高考之路,有的被贩卖为性符号难以翻身。偶像之路的献祭不可谓不沉重,甚至用一句老套到下水沟的“她并不知道命运早已暗中标好了价码”也不为过。但是这种代价和她们后期显示出的惊人的专业能力形成了巨大反差: 对镜头的高度敏锐,专业的歌唱技巧,极其快速的舞蹈学习能力,即使是多年不拍综艺也保持着对镜头的下意识全方位反应。流水线的造星工业塑造了极为专业的商品,然后一旦无法获利就立刻将她们弃之不顾。残忍。她们被训练的才华在被淘汰后几乎无用武之地,看看世罗就知道,那是难以饱腹的地步。

可以看出节目是有意选取类型各异的女性,妈妈,辍学成为偶像后被污名为放荡的昔日优等生,抑郁症,大学生,独立CEO/打工人,rapper, 游戏迷,昔日顶流T-ara成员。这个女性团体本身是动人的,她们互相共情互相激励。世罗佳英二人的镜像简直是泪点杀手。也能从这样女性身上看到韩国女权运动的影响痕迹。昭橘基本复刻了金智英的剧本,代入感极强。但当她说出“要首先照顾好自己”这种话时,我相信这是她真正的内心独白。秀彬和妈妈姐姐的互动,那段“我和妈妈是互为老公和姐妹”,我真的怀疑,节目组是不是有意借秀彬之口想吃韩国4B女性运动影响下的蛋糕。

这个节目真的是太可以了,诠释了“反资本也是一门流行生意”、“剩余价值的极致榨取”、“女权不恰白不恰”,也说明了仅仅围绕着干瘪瘪的孤岛式“独立女性”打转转,试图突围整个结构性压迫剥削的无力。仅仅女权就够了岁月静好?仅仅共情就够了?

资本能蘸着你的眼泪炼金。

4 有用
0 没用
Miss Back - 豆瓣

Miss Back

8.2

6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推荐Miss Back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