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白铭】想飞之心永远不死

[已注销]
2008-02-02 看过
逆风千里乱云飞
水涌孤舟激浪开
寒光闪烁青锋在
英雄踏歌纷至来
说英雄谁是英雄
论江湖何处江湖

人评顾惜朝是“七分白愁飞三分柳随风”。我同意。并愿为其泼墨,抒心道意,因他们两个都让人闻之恻然,好像月光下开出了苍凉的花,但他们又有种种不同,这不同的间隙很细微,就像诗与梦的差异,管教人心伤。

也其实早就想写惜朝的,但拖拖拖拉拉拉就是不落笔,是怕他的种种丰采让我无从下笔吧。遂近日里看了温瑞安的《说英雄谁是英雄》,自《温柔一刀》到《伤心小箭》,四部情节跌宕,一路金风细雨,着实让我很闹心。

那就写吧,在我还有力挥霍余情的季节里。一如天文所说,趁还有所记还有所忆,亦还有挂念有所辩之时,写下点什么来。我恐怕现在不写,更老些了,更淡泊了,欲辩,已忘言。这大约也可算得我给我所剩无几的青春无悔做注。

【顾惜朝的顾】顾盼临水惊鸿影

但凡看过钟汉良饰演顾惜朝者,人人皆不禁唤其一声“惊艳”。电视版里,他有如是品貌:身着黄布袍外拂青条衫里镶褐束带,腰悬神哭小斧,灵光一闪,剑已出鞘,这个惊才绝艳的布衣书生换上一掠狠色,两蹙惊眉,三分凛然,五分嚣横,加上十分不可一世之风情,长身而起,飞空而落,吉光片羽间,万种于尘寰。说他惊世绝颜,一点无错;说他施姿纵才,未有不公。良民内才女一摞,各个为其癫狂,恣意涂色,挥洒才情,要使人长久欢喜谁很难,要使之成为心头爱更是难上加难。钟汉良,或者说是顾惜朝,洒下怎样天罗地网,收服了众人各异的心;又喂我们吃下何种不解的蛊,一醉一迷至沉疴不起?

有人说,他临水照花别样温柔;有人说,他策马扬鞭俊逸非常;有人说,他拔剑自顾依然眉头不皱,他深陷鱼池仍然笑傲风云。顾惜朝是人不是神,他会败,但他不怕败;他会输,但他不服输。他有豪情壮志护身,有连云四乱贴心左右,有雄鹰微风八方奔走,有臣相所谓不拘一格降人才所给的权,有晚晴不知道该怎样去爱的爱,有戚少商既是友也是敌的情谊。他应该活的无敌潇洒,但他没有,他应该乘八人大轿拥娇妻笑红尘,然而他也没有。他有的只是胸怀大志苦无人识,有的只是怀才不遇郁郁难纾。世界上最悲哀的,绝不是一个人愚笨,而恰恰是聪颖,顾惜朝如果是个白痴他不会痛苦,他的痛苦来自于他有才干,有抱负,有天分。他绝不安于呱呱地来,默默地活,匆匆地去。他步步为营,处处争锋,每每要强。黄金麟曾有言,我没什么梦想,所以我不像你那么可怜。实在是说到了坎儿上。

而如果,如果顾惜朝不是那么眉宇如画,像是漆黑夜里寂寞空中镶嵌的一粒璀璨星芒,也许,也许我们也就不会那么样容忍自己,去包涵他的狠绝,原谅他的辣手,可怜他的想飞之心。

毕竟美是眼可见人可爱的。哪怕是昙花一现的美,也叫人倏忽忘情。

【顾惜朝的惜】惜繁花落始无情

惜朝有情愁飞无情,这是他们的大区别。最早时候在武侠电视剧中记住一句话,“他不是一个好人但却是个好男人”,冠给惜朝有点合适。夤夜灯笼,白日烟花,飞身上树捏死知了,踏雪携妻杜鹃醉鱼,他把他毕生最浪漫的情调付与她,他把他全身最温柔的地方献给她,他说她美的无人能及,他说她能使懒汉变勤快懦夫变勇敢。任何陷入情关的男子都一样,谈及她时,惜朝的神色是春风吹醒了冬虫,是暖阳溶解了千年寒冰。然而再强再伟大的男人都会有一处致命伤,英雄难过美人关,豪杰醉死温柔乡——情殇,轻则伤,重则亡。

没有遇到晚晴之前的惜朝也许是落泊的,也许是盲目的,也许是脱努之矢毫无牵绊,也许是脱缰野马横行天涯。遇到她之后,一切都变的不同。在王府大宅前,他自卑如蚁,在曼妙人影旁,他自怯如役;他太需要一场成功来唤起他骨骼血肉里隐藏的自尊,亟需以自傲掩饰自卑,用自强掩饰自弱,他听不得别人说他顾惜朝昂藏七尺男儿赖妻得势,他要一切繁华从他手里再造。外表看来,是惜朝在保护晚晴,是惜朝在爱护晚晴,使晚晴如此需要惜朝,反过来思考,其实正如戚少商说,“表面上是你在追杀我,我戚少商在逃避你的追杀,其实,从你在连云寨发动‘杀无赦’计划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逃亡的命运,你记住,以后的日子里面,真正在逃的人,是你。”而真正为情所困叫情所缚让晚晴所牵制的,难道不是惜朝吗。

他成了她的木偶,她一笑他就醉,她一哭他就伤,她弱弱地开口,“惜朝,你知道吗,我最大的心愿就是你能成为顾大侠”,他就闯入了江湖踏进了是非踩着了地雷变成了一个妄图改朝换代的政客手中可有可无的棋子。没有他,政客还是要反朝廷,之所以用他,还是因为他娶了这个政客的女儿。可有谁活在世间,一辈子都不需要人提拔的?为什么有人生来就有黄金屋,有人生来就是帝王将相之后,为什么惜朝不是晚晴偏是?万般劫数后想想,不是不恨的。

“晚晴,你和我后悔吗?”
“我不后悔,不后悔,我和你在一起,一天一天幸福地过,从来也不后悔。”
“晚晴,现在我除了你一无所有。我现在有些后悔了。”

人是会后悔的,也容易后悔。很多人说“不悔不悔”,不是想骗人,就是想骗己。惜朝能说出“悔”字至少说明他懂得审时度势,剖析自身,其次他有勇气。世人多不敢承认有悔,慢慢就成为死不悔改之人。有勇气称“悔”的人不太多,称“悔”后还能有所改的极少。如果没有晚晴,依顾惜朝的性格,绝对不会甘于籍籍无名,更不会久居人下,但我总是有意无意的想他——如果没有遇见她,也许不会太好,但也许不会这样差。这样差是指他到头来伤身伤神伤心。唯一可好的是,编剧还算仁慈,让惜朝抱着晚晴一步一步向天涯去,“晚晴,我们回家”,小顾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原来故事的结尾就是开头,人生的终止何尝不是开端呢?想起连城所说看完《逆水寒》,心里一片虚空滋生。微微含笑,正是:浮生如一梦,现实梦不如。

【顾惜朝的朝】朝来寒雨晚来风

知交不易交。知交也不易发现。真正的生死兄弟或高山流水知音都在风雨后显现,然而生死之际过后,他又不见了,没准为你而死因你而亡,这短暂的“有”恰似从来没有过。戚少商如果是顾惜朝的朋友,他们定必是知交莫逆。但顾惜朝逆性太强野心太大,是根尖锥子,戚少商则为破布囊,是锥子总会破囊而出的。人就是那么奇怪,比他好的有成千上万,比都比不过来,但只要是近在身边的朋友,就心里无论如何放不过,一定会比,一定要比,一定要比赢。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明争暗斗,兄弟阋墙,都发生在跟自己最近的人身上。因为太了解对方了,总觉得你行的我为何不行,你能的我何以不能?!顾惜朝在金銮殿一役用戚少商的剑法挑战他,如果不是熊牙作祟,惜朝不会输,因他所能。但往往就是——高手相争,不过在于毫厘,差之毫厘,就定了胜负输赢生死高下,缪之千里。纵然我们能替他遮羞,说“熊牙亡他,非战之罪也”,亦不能挽狂澜于即倒,皆因他所不能。

惜朝还是不能成为少商的朋友,虽然他在鱼池子三问有两均关乎他们间微妙的友谊,虽然他说,“奇怪,直到现在我在心里还是把你当作朋友”,虽然他们有过我抚琴你舞剑的月下风流,虽然他们有过双剑合璧力挑强敌的默契,但他们只能是知心的敌人而不能是交心的朋友,这是一种云深见山高的感情。惜朝不会容得少商,他总有一天会反他,不是这一刻就是下一秒,就像白愁飞会反苏梦枕和王小石,顾惜朝也会背叛连云寨和戚少商,这就像牛饿了要吃草一样简单。他们最好就是大道如天各走一边,彼此知道但彼此不了解,那么可能就相安无事了。但这样的“无事”便就抹去了激情,抹煞了故事,读者如我观者如你恐怕是不会同意的。

天道无公。既生顾,何生戚,抑或既生戚,何生顾?既生了又何必相逢,相遇还相知,最后还要相搏相杀?

天道无公。既然惜朝我苦心孤诣四年呕心沥血写就的布阵打仗之书无人赏识,又何必少商你偏偏拾起且偏偏懂得?

天道无公。没有才华的人是捧不起的刘阿斗,是烂泥扶不上壁墙,有才华而没有机运的人,却是空负大志时不待我,苦苦等候高楼望断。

天道无公。他手中捧鞠薄晒一笑,笑困囿囹圄的大宋皇帝,“你姓赵?当皇帝这么多年,还没人这么问过你吧?”

天道无公。我顾惜朝仰知天文,俯察地理,中晓人和,明阴阳,懂八卦,晓奇门,知遁甲,自比管仲乐毅之贤。凭什么我不是皇帝你是?

天道无公。我顾惜朝饱学博识,夙夜废懈,周详部署,谋而后动,我快被你逼疯了,你戚少商怎么竟然还不死?

“疯子”是顾惜朝的别称,一幕剧里细数下来,他屡次被人唤作“疯子”,有时是爱称有时是恶。“疯子,还不快跑!”我若是他,我早跑了,也早疯了。

因天道无公。因天道无公即是人间现实。

【白愁飞的白】白鸟成行攀凌云

温瑞安下笔描写白愁飞的首次出场,“只有一人,抬头望天。此人华衣锦服,俊朗年轻,在人群中那么一站,犹如鹤立鸡群。他仰首向天,眉目便看不清楚。”

后来再怎么样说他俊,说他好看,说他神色姿态,都留给人一个负手仰首昂然朝天一暝不视的剪影。他的自负似是与生俱来,他的桀骜仿佛贯穿始末,他的“呵风骂雨机锋峻烈”好像从来他就是这么一个人。没有年轻过,也没有老过,他的“强胜弱败论”如此显而易见,他将“适者生存”几乎当作座右铭,他开始就表明了他的立场,“我不杀人,人就杀我,就算杀错,也不放过。”

他就是他。恨。绝。毒。
他就是他。白。愁。飞。

白衣胜雪的他犹如千种流云的梦。温大写他是云,他就是云,自古白云无处住,几多变化任纵横。

顾惜朝似柳随风的貌,神;像白愁飞的行,性。

每每江心月白,忆起白愁飞舞动全身,随谱直到夜上昏,都以为是幻觉。“在月光下,他衣袂飘飞,直欲乘风归去,唱着一首乍听琴韵萧声便谙的曲子。预支五百年新意,到了千年又觉陈。白愁飞随谱的词飘逸而逝。”顾惜朝何尝不是白愁飞的影?他策马状似飞舞,他弹曲恰如心飞,他收发神哭小斧,哪一次不是美的像舞?利器在其手中亦成了柔绳,至柔才是至刚的。

而白愁飞的仰望之态,看去总呈现出惜朝的面容,一样的傲,一样的艳,一样的教人心疼。窗台内,流水畔,星光游船上,探出半个脸子,六分半朝上,寂寞的简直可以杀死人。仰望是一种什么样的姿势?苍凉都不足以概。

“白愁飞迎着江风,他衣袂猎猎飘动,宛似风吹云飞。可是他一点也不心闲,而且志气还奇大无比,很想干一番大事业,一展抱负,一试身手。”

他是无拘无束的白云,更是欲振羽翼的白色纸鸢。

【白愁飞的愁】愁肠已断无由醉

与惜朝在感情上完全对立的是,愁飞无情,“他一向不谈情,只做爱”。他可能贪婪过雷纯的美貌,他可能欢喜过温柔的俏皮,他可能留恋过朱小腰的特别,他也可能动过何小河的脑筋。他甚至于道德败坏,但这都不重要,因为这些都不是他的弱点。他致命的弱点是他不信人,不信任何一个人,包括他自己,但他败就败在他还是信对了一些人,信错了一些人。在他还没有夺得金风细雨楼第一把交椅前,他忍辱负重,此外不堪行。

“曾化名为:白幽梦,在洛阳沁春园唱曲子;化名白鹰扬,在金花镖局里当镖师;化名白游今,在市肆沾画代书;化名白金龙,其时正受赫连将军府重用;亦化名白高唐,在三江三湘群雄大比武中夺得魁首……
在廿三、廿六岁时两度得志。廿三岁时曾以白明之名,在翻龙坡之役,连杀十六名金将,军中称之为‘天外神龙’,统率三万兵马,威风一时,但旋在不久之后,成为兵部追缉的要犯。另外在二十六岁时,以白一呈之名,进入‘长空帮’当黄旗堂下的副令主……
后来又脱离‘长空帮’,几成帮中叛徒,不久又为‘六分半堂’外分堂所亟力拉拢的对象,几乎成为第十三分堂堂主。还有……”

这是白愁飞之前的履历,我相信惜朝如他一般,人在陋巷,不改其志,必定也曾干过如是这些。一个人隐忍多年,定然所谋必大。他们要么不做,开始做就要是惊天地泣鬼神的杰作。他们相信权势可以为其带来想要的一切,谁也不能说他们错。他们活得轰轰烈烈,每一步都惹人惊诧,他们心有不甘,欲下四海捉鳖。他们豪情壮志鲸吞巨海,他们就爱“我行我路,我歌我泣,见石搬石,见山搬山,遇佛杀佛,遇神弑神”。没有人敢说他们错,如果他们成功过。他们为的不是眼前的蝇头小利,而是整个世界的颠覆。他们过于唯美,太渴求完美,以为凭籍一己之力就能推旧翻新。白愁飞甚至于太着急了,着急得想要苏梦枕立刻下台,他急到连一个将近半只脚踏在棺材里的病人到其撒手人寰都等不了。可见他们是心太大,眼太高,志太远,又等的太长太长,太久太久,等的不能再多等一秒。

“他打过的战役,是凭真才实学取胜的,但那时他仍什么都不是,所以,既没人记载下来,也不会有人承认他的艰苦胜利,甚至把功劳、成果往别的已名成利就的人身上推。他看透了这些人的嘴脸。他历遍了这种事。
是以他一旦成事遂志,就死抓住权位不放,谁对他有威胁的,他就先行除去谁——就算是栽培他起来对他恩厚的人,他也不许对方有机会把他打下去。
他深切地知道:与其等待机会,不如自行去创造机会。”

他们只是不知道,人生到头来,一半要随机,一半要随缘。

【白愁飞的飞】飞红万点斜阳碎

白愁飞要当英雄——今之英雄,叱诧起风云,翻手惊雷雨。惜朝何尝不想?“我写信请相爷恩准,红衣羽郎将为六品武将,不能和探花相称,要封顾惜朝就封四品紫衣虎贲将,再领百万两银子,再许顾惜朝特权,可命令黄大人的金戈铁马,可随时号召军政官府相助!”

白愁飞总是这样想着,权利跟金钱一样,只要开始拥有,谁都希望越多越好。惜朝莫不如此?“你的大侠,值多少钱一斤?只有权利是永恒的。有这么多人跟着我,这就是权利。如果你今天逃脱了,我便信了你的侠义。”“什么江湖不江湖,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没有什么江湖规矩,武林道义,只有王法。”

“他要飞。他可不要爬。也不想行。甚至连跑都觉得太慢。他年纪已不小了,他一开始就至少要跳。到最后,目的仍是:飞。”飞,想飞,要飞,不飞则已,一飞惊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惜朝也飞,他说起微风就像说他自己,“它是我最好的猎鹰,它比它的同伴都知道,它自己也知道。”他自己也知道,他有能力比别人飞更高看更远。

白愁飞初遇苏梦枕,就要求当副楼主。惜朝何尝不是?“我若同意挂柱,我有个非分的要求,要做,就要做大寨主。”有雄心还有斗志,势要斗杀。苏梦枕挡在白愁飞的前面,戚少商挡在顾惜朝的前面,究竟世上,谁主沉浮?究竟人间,谁是王道?“可是你,一直不死,总是挡着我。真是造化弄人,到头来,我还是要死在这个活死人墓里。即使我死了,你还是挡着我。”

白愁飞对苏梦枕与其说是恨,不如说是敬,“白愁飞听了之后,沉默下来。然后他深思熟虑地道:‘对不起,我要杀你了,我恐怕再不杀你,就变成你来杀我,或者,我已不忍心杀你了。’”惜朝也如此对戚少商,不忍,“我到底是不愿杀戚少商的。”然而一旦获胜了,打败了最亲近的敌人,就似乎没了天地间一切生趣,好像白愁飞从玉塔出来,逼走了苏梦枕,心中想的却是,“可是,不知怎的,当他真的听到了之后,心头却没有意想中的欢悦和开心,而且反倒有些失落。”一如惜朝误以为炸死了戚少商后心有所感,“终于将相爷的事办了,此时应该志得意满才是,可这心里实在是有说不出的悲哀。”

一次杀,心有不忍,两次杀,心难有戚戚,三次四次就成了理所当然,五次以上,还不迎头痛击?而人生就是一个天大的玩笑,一旦做了,再做必然绝对。“人就是这样子,要坏,只要坏了个开头,常常就会坏下去;讲义气的,只要义字当头,到头来可能为义字不惜咽下最后一口气。重感情的,只要先伤了感情,到后来就不惜无情绝情到绝顶。堕落是这样,进取亦如是。——像白愁飞这样的人,也没有回头路可走了。他只有进。”

“白愁飞惨笑,像伤尽了心,他缓缓屈膝、跪倒,向着苏梦枕,不知是吟还是唱了半句:‘……我原要——’
嗓音忽轧然而绝。
我活过,他们只是存在!”

像是一幕恼人的戏终于唱到了最后,结局已不大重要,过程却历历在目。他们用尽机关,徒劳心力,只得三分天地。但,早知今日,还会不会当初?会,愁飞会,惜朝也会。

大丈夫无他志略,犹当效薄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砚间乎?连王小石都有这样的“志”,又何况愁飞与惜朝。其实,不能疏漏的是,苏梦枕也有这样的“志”,不过是上天安排他为成功的范例,他就成了典型的正面,温习他过去一路走来的旅途,真会是绝无荆棘的吗?如果会,他也不会到临死前和愁飞有一样念想:我活过,他们只是存在!

喜欢一个人其实是可怜自己。可怜自己同他有几分神似几分像。这也是为何顾白为让那么多人心心念念,唠唠叨叨的缘故了。我常说,“花容月貌为谁妍,满腹才情有谁怜?”是叹顾白,也叹自身,也叹众生。世有不平事,江湖风波恶。无论身处何种境地,总有一些人不被人赏识,也总有一些时候苦无出头日,时间久了难免会怨的。幸而还有武侠这个出处,小小江湖衍生出大千世界,看武侠的时候仿佛是拿着万花筒在睁眼瞧,妙趣横生的同时心神也俱伤。为君痴狂为君泪,都叫神州子弟笑看了去。伤心小箭的“箭”不仅射死了白愁飞,也伤了我的心我的情,而且是伤得很伤很伤,很痛很痛,就算我能够继续生活下去,心里头也定然是很空洞很空洞的吧?

我生不自量,寸寸挽强弓。

“我活过,他们只是存在。手帕给吹得很高很高,夜里看去,在众雪花片片里特别地白,就像白愁飞在施展轻功,越飘越高,越飘越远……想飞之心,也许真的永远不死,不息,不朽吧。”

……

<完>

献给所有想飞之人:(原作温瑞安,我略有增删。)

我原要昂扬独步天下,奈何却忍辱藏于污泥;
我志在叱吒风云,无奈得苦候时机。
龙飞九天,岂惧亢龙有悔?
鹰飞九霄,未恐高不胜寒!
转身登峰造极,试问谁不失惊?

我本想淡泊退出江湖,奈何却不甘枉此一生;
我多想自在自得,无奈要立功立业。
从心所欲,哪怕佛阻鬼拦?
要名要权,不妨要钱要命!
手握生杀大权,有谁还能失敬!

我若要鸿鹄志在红尘,只怕一失足成千古笑;
我意在吞吐江山,不料却成天诛地灭;
养兵千日,竟然欲用无人?
回首万里,怎堪碧落黄泉!
至今还思项羽:“彼可取而代之”!

大丈夫久居人下,生死等闲,顺风则行,逆风则泊?
我欲上九天揽月,痛饮狂欢,宁斗而败,不屈而活!
一朝得势自比天,挥斥方遒,有何罡碍,有何不可?
我志在万世功业,名扬天下,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297 有用
7 没用
逆水寒 - 豆瓣

逆水寒

8.3

1117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7条

查看全部47条回复·打开App

逆水寒的更多剧评

推荐逆水寒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