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平浪静》评分急速下降的原因

电影榨汁
2020-11-08 看过

文 | 青年大红

电影《风平浪静》的评分从正式公映前还不错的7.5分,狂降到目前的分数,口碑下跌速度之快,幅度之大,说明这部电影在普通观众眼里的客观感受。

尽管影片所有主演的演技就像是一期“演员请就位,尤其是王砚辉和李鸿其饰演的两个配角,甚至比章宇、宋佳表现得还要抢眼。

但难得的“全员飚演技”依然掩盖不住剧本的失焦和松散。

导致观影过程中很多观众在后半段都玩起了手机,根本没有耐心把电影看完。

本片是导演李霄峰执导的第3部剧情长片。

得益于黄渤的“HB+U”新导演助力计划,《风平浪静》的原始故事“重返西园码头”,比李霄峰的两部前作《少女哪吒》和《灰烬重生》资源更好、格局更大。

但拥有宋佳、章宇等更多知名演员加盟,故事依然延续了导演特别偏爱“十几年前-十几年后”这个叙事模式。

李霄峰的三部电影自己都参与了编剧,讲的都是好多年前发生了一件事,彻底改变了主人公的生活;好多年后主人公承受不住压力,或者往事重提,引发的一系列蝴蝶效应。

李霄峰导演的三部作品

在前两部作品的历练后,《风平浪静》明显进步很多,但优缺点同时存在。

01 雨之意象

《风平浪静》讲了一个15年前“误杀”引发的自我救赎的故事。

在这条漫长而又深沉的救赎之路上,密布着罪恶与妥协、甜蜜与释然、不甘与复仇、巧合与喟叹。

而在无尽的白日与黑夜之间,反复冲刷着这些情愫、渲染着这些爱恨、浇灌着这些起起落落、记载着这些分分合合的,是一场又一场,比这条路,更加漫长的雨。

第一场雨,翻滚在15年前,宋浩的心里

从备受瞩目的校园明星,到无意之中的杀人罪犯,电影把命运莫测的玩笑,拍成了命中注定的玩弄。

本属于宋浩的名校保送名额,却被副市长的公子强行占据,两种截然相反的人生轨迹就此拉开,被裹挟进这场无妄洪流之中的宋浩,站在人生的分叉口,却只能在那一条,他以前从未想过、从未路过、也从未思索过的荆棘之旅上,踩下他的第一个脚印。

或许,当宋浩在这15年的每一次感叹、每一次失落、每一次不解和困惑中,他都会回过头,望望这段新旅程的起点。

正是在那里,他的人生,如同拉链一般,被一个巨大的滑动扣,轰然撕裂。

现实的自己,在拉链的这一端;而梦想中的自己,在渐行渐远的另一端。

电影中,宋浩带着惊慌与疲惫、不安与恐惧,离开了家乡的码头,在远离家乡的石雕厂,用一种类似于苦行僧的方式,告慰自己,也疏导自己,麻醉自己,也惩罚自己。

无比渴望着风平浪静的宋浩,在这个时候,已经慢慢觉察到,真正的风浪,住在自己的心里。

但在同一个心中,他却回避着所有的风浪。

在世界的某个不起眼的角落,他用平淡至极的生活,来换取内心的安宁——在面对人生的第一场大考时,这就是他给出的答案。

直到他重返家乡,迎来了第二场雨。

第二场雨,落在15年后,宋浩、潘晓霜和万小宁中间

宋浩回家后,剧情的节奏开始稳健下来。

可能是前面已经铺垫了足够多的情绪,导演要做的,就是借助剧情,让这些线索,一个接一个地缓释或者爆发出来。

也就是到了这个时候,导演才和男主角宋浩一样,有了继续探索下去的底气。

对于宋浩来说,潘晓霜和万小宁,代表着命运对他的补偿与肯定,也代表着世界对他的挖苦与嘲讽。

对于电影来说,这两位女性,是宋浩的人物塑造,从完成到完整的潜在伏笔。

万小宁的出场,是影片一个黑色幽默,而且能从中看到《少女哪吒》的影子。

被福利院宣称是“学习标兵”的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不良少女的气息——当然,也可以叫做魅力。

万小宁知道自己有这种魅力,却不知道宋浩为何不接受这种魅力。

万小宁也知道自己和宋浩并不是一路人,却不知道宋浩为什么要莫名其妙得蹚到自己的身边。

万小宁更知道宋浩的接近绝非偶然,却不知道这个面色与神色永远无法协调的男人,就是15年前杀死自己父亲的凶手。

但无论如何,她都代表着宋浩的过去,在她的无所顾忌中,宋浩找到了救赎自我的可能。

在万小宁面前,宋浩露出了15年后的第一次笑容。

潘晓霜的现身,是电影恋恋不舍的温暖日光。

她自始至终,都不愿等待、不肯放弃、不可阻挡,来势汹汹,又饱含热泪与温情。

她要下了宋浩的驾照,要下了宋浩的电话,却没要下宋浩的承诺。

她留住了宋浩的行踪,留住了宋浩的陪同,却没留住宋浩的应允。

直到她奋起孤勇,背水一战,不再犹疑,用一腔热爱和一记耳光,唤醒了身下那个,永远不愿醒来的人。

这次,她得到了宋浩的人,得到了宋浩的心,也得到了宋浩的爱情。

她想得到的,她终于全部得到。

毕竟,她蕴藏着宋浩的未来,在她的笑意盈盈中,宋浩看到了开启新生的希望。

在潘晓霜面前,宋浩露出了15年后的第二次笑容。

第二场雨,虽然仍未停止,但好在从破碎的车窗前,有潘晓霜为他撑起的一把伞。

在这个巨大隐喻之中的宋浩,还不知道,无论是等待的救赎,还是憧憬的新生,都将在第三场雨中,戛然而止。

第三场雨,定格在宋浩对面,李唐的脸上

作为副市长的儿子、和宋浩天天玩在一起的“兄弟”、亲手夺走宋浩保送名额的官二代,在亲眼目睹了宋浩无意中犯下的凶案之后,从不缺乏心机与精明的李唐,就在头脑中,编织起了成年之后的阴谋。

而这些云朵里潜藏着的雨滴,15年来,一直在宋浩家的正上方,下个不停。

宋浩无意杀人,宋父蓄意灭口,是这场雨的由来。

李唐软硬兼施,李父仗势压人,是这场雨的倾泻。

在车里,李唐对宋浩包藏祸心的忏悔;在车外,横死于李唐肇事车祸的万小宁,是这场雨的爆发。

李唐在轻松飘然地离开现场时,从不远不近的地方扔给宋浩一句话:“兄弟,处理一下吧。”

时隔15年,宋浩重新哭了出来。

或许是因为万小宁余温尚存的尸体,或许是因为李唐近乎讽刺的“兄弟”,又或许,是因为,他原以为可以风平浪静的内心,再一次掀起风浪。

在这场雨后,他终于慢慢明白,自己应该走的路。

他选择用死亡,来解放心中的那块巨石——他在石雕厂,用15年时间精心包裹的巨石,终于可以轰然坠落了。

不知道在宋浩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有没有想过,如果15年前,那个保送的名额没有被权力所更改,自己的一生,会是什么样子。

雨,这个意象始终贯穿全片,成为电影场面调度中一个非常特别的元素。

15年前宋浩在一场瓢泼大雨中杀了人,李唐目击了宋浩,潘晓霜看到了爱上了宋浩。

15年后宋浩再次回到西园市,在雨中撞死了万家的孤女,又在雨中被潘晓霜救赎。

电影的名字虽然叫《风平浪静》,但电影中每次起到决定性的事件都在下大雨,暴雨反衬了人物内心的波涛汹涌和表面上的风平浪静。


再来分析一下电影评分急速下降的原因:

02 迷之剧本

《风平浪静》的视听语言非常精致,在摄影指导朴松日和知名作曲文子的把握下,画面和配乐都极具质感。

再加上宋佳、章宇、王砚辉、李鸿其的表演,评分不至于低到这个程度。

电影的画面非常美

在视听语言和表演之外,剧本就像一幢建筑的蓝图,最先为影片奠定基础。

虽然不知道《风平浪静》还在“重返西园码头”时的故事是不是这样,但从影片最终呈现的结果来看,剧情不够聚焦是这部电影最大的问题。

作为一个故事,电影剧情由5个部分组成:激励事件、进展纠葛、危机、高潮和结局。

激励事件指的是彻底打破主人公生活平衡的事件,凶杀、误杀、绑架等都是电影中常见的激励事件。

《风平浪静》对激励事件这部分的处理,在感官上非常过瘾。

观众目睹了少年宋浩在大雨中误杀了万小宁的父亲,以及人物随后的惊恐无助,还有宋浩父亲宋建飞为掩盖真相的补刀。

但是这个激励事件在逻辑上有两个缺失:

1. 宋浩的误杀逻辑前后断裂:

电影中宋浩误杀的起因是本来他的报送名额给了市长的儿子李唐,他去找李唐,但误入了万家。

这点很奇怪,首先宋浩去李唐家走错了,这个理由导致后面杀人就很牵强;其次宋浩误杀万小宁父亲和保送名额被占之间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宋浩可以以任何理由去找李唐。

但无论从剧情还是电影上映前的简介,一开始都过分渲染了保送名额这件事。而这件事对宋浩杀人以及后面剧情的推进有什么影响?

保送这件事只是触发了宋浩去找李唐,并不构成他一定要杀人和与潘晓霜结婚的结论。

所以观众在电影前20分看了这么长一段关于保送名额事件的大肆渲染,后面却和这件事没什么关系,就会感到非常迷惑。

2. 潘晓霜的目击逻辑前后断裂:

提到本片中的另一个主要人物潘晓霜,她和宋浩的这条爱情故事线更与整体剧情完全断裂。

据潘晓霜在后续剧情里解释,宋浩杀人那天她也看见了宋浩,但她并不是案件的目击者,而只是看到宋浩杀人后脱了衣服在大雨中狂奔。

也就是说她并不知道当时宋浩杀了人,所以潘晓霜这个人物在宋浩杀人这个激励事件里没有什么作用。

令人迷惑的是,当15年后宋浩因母亲去世重返西园后,潘晓霜和宋浩的爱情纠葛却成了全片的一条主线,占据了极大的篇幅。

而且因为她始终不知道15年前宋浩杀过人,所以在她的戏份里根本没有表现宋浩对案件的忏悔之类的剧情,导致电影再次的叙事失去焦点。

因为观众在目睹了宋浩杀人这个激励事件后,期望看到的是这个主人公的变化和内心的斗争,但电影却表现的是潘晓霜倒追宋浩,宋浩从拒绝又接受。

激励事件后面的进展纠葛、危机、高潮和结局,又被称为“故事脊椎”。

故事脊椎用通俗的话来解释,就是主人公被激励事件打破平衡后,要努力地回复生活的平衡,在这个过程中他会遇到来自外界和自己内心的双重压力。

如果把这个定义套在《风平浪静》上,它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编剧模式,如果它这样拍下去没什么问题。

但奇怪的是,再加入了宋浩和潘晓霜这条爱情线之后,《风平浪静》形成了两条故事脊椎。

一个动物有两条脊椎,能不奇怪?

第一条脊椎:

电影中很大一部分篇幅都表现宋浩和潘晓霜的爱情纠葛,从一开始宋浩的拒绝,到宋浩突然在收费站说“我们结婚吧”,期间人物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心理转变,15年前的误杀案又对这段爱情起了什么作用,完全没有交代。

同样由于潘晓霜也不是宋浩杀人这个激励事件的目击者,她的存在对故事的第二条脊椎也没什么作用。

第二条脊椎:

按常规逻辑来说,宋浩误杀了人,父亲帮他掩盖真相,宋浩重回故地,目击者李唐威胁宋浩,最终宋浩不堪心理压力而崩溃,这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脊椎。

如果再加上一些宋建飞被李氏父子以案件胁迫,不得已而为李唐开发房地产提供便利等等这些元素,《风平浪静》就是一个非常聚焦且完整的故事。

因为这个线索始终是围绕着两个杀人者,宋浩和父亲的心路历程来演绎的。

以《隐秘的角落》为例:

三个小孩目击老师张东升杀人,威胁张东升给他们30万封口费,这30万封口费又是普普想拿来去给弟弟治病的费用。

不管《隐秘的角落》在剧情和视听语言上玩了什么花样,它的故事始终围绕着这个主线来展开,其他线索都是一带而过,解释说明而已。

而且为了威胁张东升三个小孩的谎言不断升级,直到最后的高潮结局,所以观众在看《隐秘的角落》时始终被剧情牵着走。

但可惜的是,《风平浪静》却增加了与宋浩杀人-救赎没什么关系的感情线。

其实《风平浪静》中的感情线和自我救赎线,本来有机会重叠在一起。

电影的人设中,潘晓霜的父亲就是一个警察。但这个后来成为宋浩岳父的角色,并没有通过女儿和宋浩的关系介入进来。

本来电影最后宋浩和岳父一起去超市买奶粉,岳父留在车上一本卷宗,电影的紧张感油然而生。

但这本卷宗不是当年万小宁父亲被杀的无头案,反而是宋建飞为李唐开发地产提供职权便利的事,紧张感马上又疲软下来。

如果深挖一下岳父对宋浩的怀疑这个点,也许故事也不至于像现在看得这样迷惑。

既然宋浩和潘晓霜这条爱情线喧宾夺主,那么为什么剧本会是这样呢?

盲猜可能因为宋佳的咖位太大,既然有她加盟,剧情肯定不能把她的戏份写的太少或不重要。

如果按照宋浩单一主人公的故事脊椎,潘晓霜这个角色不如万小宁重要。

因为一个杀人犯面对因自己成为孤儿的女孩,肯定要比一个不太熟的老同学和爱慕者触动更大。

万小宁这个女性角色,在宋浩的自我救赎之路上是一个更大的压力源。

但由于最终敲定宋佳会加盟出演这部电影,所以剧情不得不增加潘晓霜这个角色的比重。

宋佳的加盟其实对《风平浪静》来说并不是坏事,因为她一个人的知名度和票房号召力要超过影片其他主演的总和。

剧本最终还是要向资本和票房妥协。

-END-

更多干货影评:

1.《八佰》:八百的来龙去脉(根据电影扩展更新)

2.《金刚川》:《金刚川》的三个意义:最后一次牺牲、每个人的牺牲和如何表现牺牲

3.《完美陌生人》:中产阶级的生活就像卡洛塔脱掉的那条内裤

4.《隐秘的角落》:《隐秘的角落》9.2,阴乐的功劳占一半

48 有用
3 没用
风平浪静 - 豆瓣

风平浪静

6.4

5864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7条

查看全部37条回复·打开App

风平浪静的更多影评

推荐风平浪静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