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温柔,梦想,永不放弃的事和永不放弃的人

花城
2020-11-0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谢默斯有篇短诗,叫做《山楂灯笼》: “冬天的山楂正燃烧着退出季节。荆棘丛中的酸苹果,小人物的小小灯盏。再不对他们期望什么,只要他们保持,那自尊心的灯芯不致熄灭,便用不着以灿烂的光彩来乱其目力。”

凶恶的鹫鹰日日来啄食被缚的普罗米修斯的肝脏,罗马士兵用钉子把基督手脚撕裂,这些是永恒的苦难,神圣的伤口。我在看《天官赐福》的时候,看到过太多次这样的伤口。芸芸众生的最虔诚其实是最自私,神明的喉咙被割断,面对他粘连的骨髓和浓厚的血液,昔日的信徒们提心吊胆。像一群云雀在啄食同一颗山楂,它们点戳着果皮,掠夺着果肉,即使无法下咽也要把果核也一并翻出丢到土里,等着长出新的牺牲者。

很多人喜欢看爽文,爱看打脸场面,对谢怜的行为不解,认为他是圣母白莲。但不是这样的,爱是永生之水,每个人都有个不同的爱,在我看来大爱远远比其他的爱要难得,正如花城说的“敢言苍生,不管是拯救苍生,还是屠尽苍生,我都由衷佩服,前者比后者困难多了。”我喜欢的角色总是那种我渴望成为却永远无法成为的人,我想要有谢怜一样一往无前的热情和对万事万物的温柔,拥有的却是清醒的冷漠,对生活琐事的反感和对生死爱恨的麻木超然。

《天官赐福》这本书我读了很多遍,每一次看都有不一样的感受。我一直很喜欢“渊中人得一雨中笠”这个标题,我永远记得第一次读到的震撼。在绝望的底层,痛苦的深处,一个斗笠把迷茫的神明从身心即将腐朽中拯救。那不是一个有着无与伦比高尚品格的人,他可能贪小便宜,胆怯怕事,骂完人之后还会心虚。不完美的许多无名姓才构成了苍生,谢怜几乎是以献祭的方式去爱苍生,他不求回报,他几乎耗尽法力去为永安降雨,一顶遮雨的斗笠成了他的救赎。这至痛至重的苦楚,为他成就永恒的荣耀。

花城是一个为信仰和爱而死去又重生的人,看着崇高的太阳,用自己的燃烧为他增光。绝望的人呼喊,却没有回声,最后的祈祷呢喃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大家眼中无所不能的神明。他在腥风与月色中拿着在遍地鲜血间依然保持纯白的最后一片花瓣为他的神明祈祷供奉。可是那个人却什么也不知道,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神爱世人不求回报,他的隐晦爱意也藏在面具和无名之后,不求神的回应,像是荒野山间的蝴蝶,是被随手扬弃的一群。他一次次为他死去,又一次次重生,冲破铜炉,永远是神明最忠诚的信徒。

他们错过了很多年,煎熬了很多年,却最终还是相遇在与君山下。他向他伸出手的片刻,就是永恒。

正如墨香说的那样,这是关于温柔,梦想,永不放弃的事和永不忘记的人的故事。

浪漫至死不渝,天真永不消逝。

13 有用
1 没用
天官赐福 - 豆瓣

天官赐福

8.8

4123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天官赐福的更多剧评

推荐天官赐福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