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不喜欢“爽文”女主?

飞翔喵
2020-11-0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不知何时,“爽文”这种用于指代网络文学门类的词语,通过新媒体传播继而进入了大众视野,成为普通人向往的一种生活模式。“爽文”,一种将主角设定为在江湖上一路打怪升级,并在高人指点、友朋相助下过关斩将,最终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的故事模式与小说题材。通常来说,爽文小说的主人公出场时“其貌不扬”,但实则有未被挖掘的天赋异禀,或者特别受幸运女神眷顾,掌握重写剧本的能力(实际上也是作者行为),满足了被困于日常生活中普通民众对于奇迹降临、命运改写的渴求,又因人物形象扁平、剧情高潮迭起,阅读中“爽感”不断,受到了通俗文学消费者的欢迎。

1.《后翼弃兵》:一部竞技体育题材的爽文小说

太平洋对岸的网飞公司近期贡献的秋季高分剧集《后翼弃兵》(The Queen's Gambit 又译《女王的棋局》)也是一部特征明显的“爽文”类电视剧。截止11月5日,这部剧在豆瓣评分已高达9.2,参与评分的用户达到6.34万人次,其中66.4%的观众给到了满分五颗星,甚至豆瓣APP端广播首页也挂上了印有女主伊丽莎白脸部特写的banner,这部剧博得了大众喜爱已是事实。

只从剧情看,《后翼弃兵》就显露出了撰写一部“爽文”必备的元素。棋艺超群的高智商女主伊丽莎白,她得到那个获得数学博士学位的母亲遗传,九岁起便在逻辑思维上展露潜质,这帮助她能得到寡言少语,却酷爱象棋的校工的赏识,并在他的教导与引荐下,接触了当地高中象棋俱乐部的教练,开始出入专业领域,接触并培养圈内资源与人脉——这便是第二项重要元素,即用于获取成就、达成目标的机会与资源,它们接踵而来,甚至出现的时间与空间都那样地巧合,仿佛为女主量身定制一般:没钱报名参赛,便有校工与昔日闺蜜解囊相助,后者拿出了用于买房的多年积蓄,还“兼任”女主的心理疗愈师,为其清扫大赛前最后一丝顾虑;棋艺停滞不前、生活与职业生涯都失去秩序,行将毁灭之际,一通来意不明的电话后,便有性格温柔、棋艺成熟的男闺蜜们从天而降,手把手传授经验、疏通思路,全剧最重要的一场比赛前,坐标纽约的男闺蜜们化身女主智囊团,通宵钻研战术,不惜拨越洋电话,临场传授打败苏联棋手的智慧。剧中陆续出场的老师、朋友、恋人甚至劲敌,都只能做女主浓墨重彩的头二十年人生中的一笔——能涂上一笔的,已经算是重要角色,都是能推动剧情前进的NPC,而不重要的大部分“工具人”就只能做画布,一如我们。观剧全程,我不禁多次问自己:为什么女主能够手握那个时代能够给予她最优渥的天赋与资源?

导演与编剧似乎从未打算告诉我们真正的原因。女主虽酗酒,服用镇定剂成瘾、脾性冷漠易怒,身边人非但不抛弃她,还想方设法接近她、帮助她,甘愿做其加冕女王路上的棋子:记者追随她,觉得她神秘莫测,又是女性棋手,因而对她格外关注;业内前辈表面上与她保持绅士距离,实则暗恋了她好几年,最终都想同她发生点什么,只可惜女主一心扑在“事业”上,只能收留他们做男闺蜜;来自不同意识形态国家的同行劲敌觉得她是“奇迹”,历史上的名棋手都不值得一提;法国女模特认为她姿色足以胜任模特一职,只可惜脑袋“太聪明”,想邀请她在酒精与肉体中冒险。特别是,故事还发生在男女平权话语不够普及的1960年代,在那个大多数同龄女还辗转于家庭、超市,挣扎于相夫教子的时代,我们的女主积攒着国际航线里程数,来往于肯塔基老家、拉斯维加斯、墨西哥、巴黎与莫斯科,已经在男性主导的国际象棋界杀出一条血路,俘获世人心。年纪轻轻就能在智商与事业上碾压行业翘楚,即便没有亲人陪伴,生活中也有知心闺蜜和艳遇男陪伴,如此精彩的人生,观众怕是很难不心动。

2.为什么我不喜欢“爽文”女主?

在服化团队的用心包装下,女主的衣着品味、外貌身形也在一路对标精英阶层,从孤儿院的蓝粗布衣裳、清汤挂面头摇身一变,成为身穿上千美元的鸡尾酒裙、画着peggy同款眼妆、梳着一头柔顺光滑的红卷发的it girl,换句话说,这只不过是一部发生在国际象棋界的“好莱坞明星”养成记。追完全剧的观众自以为掌握了平凡丑小鸭华丽转身成为白天鹅的秘籍之前,女主早已脱离了普通人的行列:她的生母是智商卓越的美国康奈尔大学数学博士,而这一遗传优势显然不是每个普通人都拥有的。

导演似乎也无意拍摄一部严肃的竞技体育行业剧。全剧没有出现一场完整录制的棋局,有关棋盘的镜头支离破碎,特写更偏爱对弈双方的五官、神情,只为赋予主角魅力,一面是女主写满自信的脸庞,她双手交叠,得意洋洋地看着自己的猎物:样貌简陋,因无从下手急得满头大汗的男性棋手。每当裁判宣布胜利属于女主那刻,坐在屏幕前的女性观众就与伊丽莎白一起,在精神与意念中又一次战胜了职场里常常处于强势一方的男性。但现实中女性的在社会地位上扳回了一局吗?来看一组最新数据:据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20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距离彻底消除男女性别差距所需的时间为99.5年,在卫生、教育、职场和政治等领域,男性和女性难以在有生之年实现性别平等。男女平权之路任重而道远,一昧沉湎于银屏或文学作品带给我们的感官刺激,沾沾自喜,只会让我们无暇顾及生活中的重要目标。

延循大数据逻辑挑选与定制的剧本同样患有流媒体时代“人设扁平单一”的病症。我们的主角是一名国际象棋游戏的专业玩家,意志坚定,目标从来只有一个——成为实力最强,永不打败仗的棋手。至于原因,编剧只是模糊给到,比如苏联劲敌博格夫口中的一句“她是孤儿,只赢不输”,比如女主伊丽莎白认为自己只能在棋局中感受掌控人生的快感——却放任自己真正的生活陷入僵局,甚至年幼时研习棋艺也是强依赖于镇定剂的药效。编剧没有提供伊丽莎白更多关于生活的选项,而是操纵她不断攻克下一个难关,如果失败,伊丽莎白只能靠酒精安慰自己,等待作为NPC的男闺蜜出手相救,收拾一番再踏上冒险的旅程,取得下一座奖杯,如果惜败,则是上述经历的循环。我们为伊丽莎白取得的成功所惊叹,却忽视了她的自我被困在快速行走的棋子之中,她才是被操纵的那一枚棋子。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部剧的确能够提供一个用于体验天才与超英故事的场所,但故事之外的人越神往,就越照射出我们日常生活之苦涩:资源固化的普遍,阶层跨越的困难无一不折磨着出身平凡,却渴望功成名就的你我。故事总凸显结局,似乎只要按照它指向的路行走,荣耀就触手可及,但我们永远都不是剧本的主角,我们的故事只能靠自己书写。

本剧部分配乐采用了60年代流行的摇滚乐曲,为肃穆的赛场与棋手紧皱的眉间吹去一缕叛逆轻快的柔风。60年代是一个旧价值观分裂,又新事物萌芽的年代,伊丽莎白的养母艾玛显然更接近披头士的形象,她常着一套Jackie Look套装,怎么看都是中产阶级妇女研究的典型样本,但逢不苟言笑的丈夫出差时,她就穿着一条吊带睡裙,手夹烟蒂,用脚丫操作吸尘器做家务,或是躺在床上看苦闷的主妇情景剧,用酒代替水,灌下一片又一片镇定剂。但随女主去墨西哥城,见到中学时期的笔友时,她仿佛被热带阳光赋予了全新的生命,与笔友在舞池里日夜不停地跳舞、唱歌,甚至当众演奏钢琴,博得在场绅士们的掌声也毫不怯场,喜气洋洋。她的人生结局也充满戏剧性:饮酒过多导致肝病发作,死在了酒店的被窝里。与偏执于棋局的伊丽莎白不同,艾玛似乎更接近一个现实生活中的人:她的婚姻与生活会遭遇挫折,决策时会犹豫,情绪会失控,跨国恋情会中断,健康也会悄然离去,她经历我们在日常生活经历的一切,因而形象更为鲜活。 成为世界冠军后,女主的下一个任务是什么呢?是利用自己丰厚的奖金成立基金会,帮助妇女儿童,给予女性更多受教育与就业的机会?还是亲自走进课堂,传授知识,去培养更多有天赋、有潜质的女性棋手呢?本剧没有提及。如有第二季,还是希望导演和编剧能将更多精力用于深挖本剧已抛出的社会议题。我们的目标从来都应该是敏于志向、钝于禀赋,而不是默默期待下辈子投胎一个好家庭或是神迹的降临。

0 有用
1 没用
后翼弃兵 - 豆瓣

后翼弃兵

9.0

18080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后翼弃兵的更多剧评

推荐后翼弃兵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