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平浪静》老乡万有良的独白

IKEA
2020-11-0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各位《风平浪静》的观众大家好,我是万有良。

《风平浪静》上映之时,也是我沉冤昭雪之际。但我很痛心,即使影片上映,也没有网友关注我。也许大家不记得我了,我就是影片开始没多久就被杀害的第一位受害者。

我白手起家,良心经商,勤勤恳恳打拼了十二年,终于在西园市购买了一套二层独栋。大家都说这是公务员小区,安保好的很,不会有什么隐患。我很荣幸市委书记是我的对门邻居。

但我的婚姻也出现危机,我的老婆离开了我。一九九二年那个台风天,雨下的格外大。妻子和我吵完架夺门而去,留下伤心欲绝的我和嗷嗷待哺的刚出生的女儿。一个身穿校服的毛头小子闯进我的家,见一楼没有人,又大摇大摆的上了我家二楼,还偷摸来到我家新出生的闺女万小宁的房间。

我的家庭摇摇欲坠,我饮酒买醉,痛不欲生。这时,我看到了这名慌张的小子从二楼我女儿的房间下来。此时此地此景,我不允许有人闯入我的家庭。我试图将他赶走,暴打他一顿,但我反而被捅了一刀。腹部受伤的我试图拨打救护车,我知道,我脂肪厚,对方是小孩捅的不深,我还有得救,我还能保住这个家。而这时,一名身穿雨衣的好心人又闯进我的家。(我家怎么成公厕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进来这个人和我体型一样胖,彬彬有礼的,看起来是一名公职人员。我试图请他帮忙叫一辆救护车,他看到我的伤势却不着急,不痛不痒,不紧不慢的和我唠起家常。当我说出那名孩子穿着校服的时候,他眼睛闪过凶光,我知道我说多话了。于是我又被补了一刀。伤口更加深邃,鲜血浸泡着豪华地板。他还拼命勒紧我的脖子,我的眼前越来越黑,我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就这样我死了。这名公职人员大摇大摆的离开我的家,留下我嗷嗷待哺的女儿。

我死的不明不白,我相信当天公务员小区一定有很多目击者,但没有一个人替我伸冤。这两名凶手仿佛人间蒸发似的消失的无影无踪。我知道,肯定是凶手有权有势,我才含冤而死,但我不甘心,我期望我的女儿长大成人后能替我伸冤,但我没想到,我的女儿也惨遭毒手。

我的女儿叫万小宁,很不幸她一出生就成了孤儿。在我死以后,凶手迟迟没有归案,九二年台风凶杀案成了一起悬案。就这样过了十五年,我女儿在社会福利院和好心人的帮助下终于长大成人,也即将面临高考。我女儿对自己的出生地很好奇,依然在这栋老别墅住着,守护着我们仅有的家园。

然而,我对门邻居市委书记的儿子李唐已经成了本市最大的开发商,公务员小区要推倒重建。这边曾是市中心位置,寸土寸金。所有官员富贵阶级都拿到补偿款离开了这里。唯独我的女儿,未成年的万小宁视金钱如粪土。她不要赔偿款,不要新房子,只想在这个出生地多陪我一会。我知道是我女儿放不下这个房子,虽然我就死在这里,我的尸体浸泡在血液里。

我女儿万小宁的命运也在当年那名穿校服的凶手回来后发生了转折,宋浩(章宇饰)的父亲宋建飞已经是一手遮天的住建委主任,掌握着全市房地产开发的大权。宋建飞已经换了一任老婆,准备全家移民澳洲。

本以为李唐和宋浩可以帮我的女儿找一个好的归宿,我在黄泉之下好安息。但是,他们不但没有提供任何帮助,还加害了她。同样是在一个大雨天,李唐和宋浩把我女儿约到工地。李唐驾车撞死了我的女儿万小宁。宋浩就地埋葬了我的女儿,没想到她死的比我还惨。最起码,我的尸体还上了新闻,万小宁就连尸首都找不到。

故意杀人的李唐更加变本加厉,更加嚣张,在西园市成为一代枭雄,一手遮天。宋浩经历了一次杀人,又经历一次,他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住了。尤其是在宋浩和宋佳有了孩子之后。他夜不能寐,承受着巨大的折磨。李唐依然在邮轮上放着巨型烟花,过着歌舞升平奢华的生活。

一天,宋浩撑不住了,他在渔船上选择自杀。宋建飞也自杀了,但市委书记和李唐依然逍遥法外,我认为,他们才是害死我女儿的真凶。我认为李唐和他父亲也应该判死刑,但是影片没有介绍这一点。

我为我们万家感到冤屈,我请求观众们不要只看公安局长的贪玩的女儿宋佳和住建委主任的儿子宋浩如何谈恋爱,他们是上层人士,精英阶级。本以为我也能混入他们的阶级,但是我错了。我请求观众们多关注我们弱势群体,我们才是无辜的受害者。

在这里,我呼吁,请省委市委领导,市广电总局还我万家一个公道,不要让我万家绝后啊!

27 有用
1 没用
风平浪静 - 豆瓣

风平浪静

6.4

5865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1条

查看全部31条回复·打开App

风平浪静的更多影评

推荐风平浪静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