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平浪静》:可别再祸祸“现实主义犯罪片”了

地瓜
2020-11-0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引言

大概是从2014年起,“现实主义犯罪片”这个概念火了。这个题材可以拉出长长的片单:

《白日焰火》(2014)

《心迷宫》(2014)

《烈日灼心》(2015)

《暴裂无声》(2017)

《暴雪将至》(2017)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2018)

《南方车站的聚会》(2019)

无数的导演冲破审查的禁区,用黑暗阴沉的色调,直白地描绘过去不常见的犯罪场面,并且试图对犯罪背后的社会现实做出批判,或是对人性的复杂予以展现。

应当说,我们很需要这个题材。毕竟太平盛世,不是吹出来的;而电影产业要发展,也离不开现实。但是,是不是“冲破审查”、“大尺度犯罪”就成了某种挡箭牌,可以掩盖创作上的种种偷懒,并把主创送上道德的制高点呢?

显然不是。

饭要一口一口地吃,故事要老老实实地讲。《风平浪静》,我给了个及格分,这是就电影本身综合而言的——故事虽平庸,但几位演员的表演还可圈可点,所以给了个及格分。

那为什么我不推荐大家看呢?

因为它号称是一部“现实主义犯罪片”,却名不副实。

犯罪片是形式,批判现实是内容。现在形式算是及格了,内容呢?我以为我能看见一篇至少是本科水平的论文,结果只看见了东拼西凑抄出来的百度百科。

每种电影都有一个立足之本,比如《钢铁侠》,打得不好看,再有深度也没用;而一部号称“现实主义”的电影不能批判现实,演员就是演出花儿来,那也是白搭。

好了,概念性的东西先喷到这里,下面我从本片的开端、冲突、高潮这三幕,具体地喷一喷这部电影。

一、开端:剧本说要死人,于是就死了人

犯罪片通常以一起犯罪为开端。

15年前,成绩优异的高中生宋浩(成年由章宇饰演)的保送名额,被校长送给了他的好兄弟、父亲是副市长的李唐(成年由李鸿其饰演)。大雨中宋浩去找李唐理论,发现李唐家对面的房门开着,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结果被房主误认为是小偷,遭到殴打,情急之下将其刺成重伤。以为自己杀了人的宋浩飞速逃离。这一切被宋浩父亲宋建飞(王砚辉饰演)看到,他为了孩子不坐牢,将房主杀死。

随后,宋浩远走他乡。

我不得不说,这起犯罪实在是过于无厘头了。我本来以为是宋李两家人理论,出现伤亡;结果是死了个路人甲。

有人会说:无巧不成书。我当然承认,任何故事包括犯罪故事的设计都需要偶然因素。但是对现实主义犯罪片来说,“犯罪”与“现实”是紧密联系的,也就是说,故事的偶然中存在现实的必然。《风平浪静》开端发展的必然,应该是宋李两家产生冲突;如果电影想直接反映“保送名额分配不公”这种社会现实,也应该直面顶替者与被顶替者的冲突。

顺带一提,有的大V在评论时把“保送名额分配不公”说成“高考顶替”,不知道是笔误还是偷梁换柱。应该说这完全是两码事:前者是处于灰色地带,因为高中确有分配保送名额的权利,只不过这个权利可能被滥用;而后者则完全是黑色的、违法的。在评论里扯“高考顶替”,有炒作社会热点的嫌疑。

总之,电影本来似乎要说一个社会问题,突然虚晃一枪去扯进来一个无关的人,美其名曰“展现命运无常”,那根本就是在掩盖情节设计能力的不足。这就好像是西门吹雪叶孤城对决紫禁之巅,叶孤城脚下一滑踩秃噜了一块瓦片,瓦片掉下去砸死一个小太监。这种情况下,可怜的不是小太监,是读者观众。

我们看看《爆裂无声》是怎么安排犯罪的:煤老板昌万年和律师徐文杰在山上进行私密交易,交易完成后昌万年看到了男孩张磊的羊群 ,想买遭到拒绝。射箭爱好者昌万年直接弯弓搭箭,张磊为了保护羊被误伤。最后昌万年威胁律师弄死了张磊,并将尸体藏在山洞中。

这里也有偶然:三人的相遇就是一起偶然。但考虑到三人分别象征着三个阶层,那么这种相遇也就不那么偶然了,因为三个阶层本来就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

接下来的情节发展很大程度上都是必然:昌万年是社会顶层,平日里说一不二,他当然不会接受拒绝,想要就一定要得到;张磊是社会底层,羊是他的一切,他不惜一切也要保护。所以两个阶层的代表相遇,势必引发冲突,最后酿成惨案。

《风平浪静》与《爆裂无声》,到底谁的犯罪设置更合理、更巧妙,谁的犯罪更能反映现实、批判现实,不用多说了吧。

说实在的,《风平浪静》这种设置犯罪的方式给人一种感觉,就是揭露社会阴暗面一定要死人,没有死人的条件创造条件也要死。

二、冲突:一个主角,三个NPC

15年后,由于母亲过世,宋浩回来了。昔日的“好兄弟”李唐成了地产商,到处拆迁。

宋浩在家里逗留了一段时间,这期间他主要做两件事:一是隐藏,极力隐藏自己的过去,所以他对谁都不亲近,包括拒绝老同学潘晓霜(宋佳饰演)的追求;二是赎罪,因为当年他“杀死”的屋主有一个女儿万小宁(邓恩熙饰演),如今正好15岁了,他决定做一些补偿。

应当说,章宇在这一幕的演绎是很精彩的,将内心的冲突与挣扎都表现出来了。

但无奈的是,和他演对手戏的三位:李唐、万小宁、潘晓霜,全程都是工具人,工具属性分别用四个字就可以概括:邪魅总裁、叛逆少女、叛逆妇女(没有对宋佳不敬的意思,成年女子都可以称妇女)。过于工具人的角色,好演员也很难发挥,而且与主角宋浩的冲突也没法很精彩。李唐反正就是坏,上学时抢人家保送名额,长大了行贿、强拆、勒索、杀人,无恶不作。万小宁和潘晓霜就是要霸王硬上弓,最后宋浩从了潘晓霜,毕竟从了万小宁这电影就没法上映了。

我们再来看看《烈日灼心》是怎么安排冲突的:三个与谋杀案有牵连的人,也是要一面隐藏,一面赎罪。在隐藏线,邓超与段奕宏二人的角色爆发了激烈的冲突;在赎罪线,郭涛与王珞丹二人的角色爆发了激烈的冲突;此外,隐藏与赎罪本身也是一对冲突:他们越是赎罪做好事,越引人注意,就越难以隐藏。

相比之下,章宇一个人其实相当独力难支。

三、高潮:有个人他很惨,后来他死了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风平浪静》总算迎来了一个还算惊人的转折:原来当年宋浩所做的一切都被李唐看在眼里,现在他用宋浩的车撞死了钉子户万小宁,然后威胁宋浩帮他收尾。为了掩盖当年的错误,宋浩和父亲宋建飞不得不犯下新的错误,然后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终于,宋浩承受不住了,自杀,完。

其实就宋浩的个人故事来说,还是不错的,章宇演得也非常好:先是无妄之灾,然后一步错、步步错,最终走向灭亡。问题是这个简单的事情被抻长到两个小时,就非常让人犯困了。何况还存在前面我们说的工具人问题。

但是,我们说的批判现实呢?在哪里?电影一开始好像是想说保送名额分配不公问题,后来又好像想说强拆、腐败。什么都说了,什么都是蜻蜓点水。一切都是为了虐主角而服务的。虐了俩小时,最后终于把主角虐死了。

死前,章宇饰演的宋浩痛苦而茫然地望向银幕前的观众。演技确实牛。

这又是一个熟悉的镜头,很像韩国电影《杀人回忆》结尾的宋康昊——他死死地盯住观众,意为真正的凶手就在观众之中。这一盯确实叫人毛骨悚然。

模仿镜头没什么问题,但我不知道模仿这个镜头是想干啥。观众可没有害宋浩,都是剧本害的。

其实这就是我前面说的,形式大于内容。觉得这个镜头很有“杀伤力”,也不管是不是用力过猛,就直接用了。事实上,如果前面对现实的批判没有分量,想仅凭这么一个眼神镇住观众,那是不可能的。

结语

通过前面用《暴裂无声》《烈日灼心》《杀人回忆》进行对比分析,你可以发现本片处处都在套模板,我们可以称之为“现实主义犯罪片”模板,那就是:

开端是一个社会阴暗面引发的犯罪,中间是主角被命运玩弄,结尾是一地鸡毛。

套模板没什么问题,但一点多余的脑筋不想动,就过分了。可以说本片比起《爆裂无声》的精巧设计,差了十部《风雨云》。

这就很像是小资产阶级式的矫揉造作。小资产阶级一方面有物质基础和文化水平去悲天悯人,一方面又缺乏勇气或理论水平去剖析为什么会这样。于是只能学着自己看过的经典作品——还学不到点子上——疾呼一声:“唉,他好惨呀!他死啦!”便也就罢了。

我当然不是说这种疾呼没有意义——毕竟,我给本片打了及格分呢。但是……唉,算了我就直说了吧,我觉得这玩意儿就是毫无意义。

从《金刚川》到《风平浪静》,我对现在历史、现实题材影视作品的理论水平和价值判断深表忧虑。与其看这种看似忧国忧民、实则空洞无物的作品,还不如看看照着你的底线猛攻的《上海堡垒》算了,好歹还能图一乐儿。

82 有用
5 没用
风平浪静 - 豆瓣

风平浪静

6.4

5890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6条

查看全部26条回复·打开App

风平浪静的更多影评

推荐风平浪静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