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入夜,润物无声

林木郎
2020-11-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泰仁是个乡下的哑巴青年,他身材臃肿,神情呆滞,像个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他和妹妹文珠住在乡下破烂的棚改屋,每天外出跟着一个走路跛脚的中年大叔昌福一起谋生,做着卖鸡蛋和给犯罪团伙收尸的工作。

昌福是个话唠大叔,他腿脚残疾,信奉上帝,他和泰仁从小就认识,是泰仁最信赖的人,在和泰仁的二人工作团体里拥有着主导权。

这天,交给他们尸体后,犯罪团伙的室长托付他们帮带两天他们绑架来的小孩子,经过室长手下的安排,他们领到了一个从上流社会绑来的11岁小女孩初曦。

这个小女孩被昌福塞给泰仁,住在泰仁和不出世的妹妹共住的小破屋,而这个小女孩儿初曦是由于室长手下办事不利抓错性别的小孩儿,女孩儿爸爸因她是女孩儿而不愿意为她交付昂贵的赎金,导致她在泰仁家住了一天又一天。

而这个戴着兔子面具出场的上层社会富家小姐一点儿也不简单,和泰仁他们生活在一起的日子里她没有任何的小姐脾气,甚至有着非凡的待人接物本事,不仅和泰仁的妹妹文珠成为好姐妹,迅速的融入泰仁的家庭,坦然面对自己的命运,和泰仁兄妹一起洗衣打扫,甚至在昌福给她拍照以做要挟父亲的照片时笑的和阳光一样灿烂。11岁的她无惧鲜血和尸体,在泰仁他们处理尸体时在一旁帮忙掩埋,还在地上残留的血迹上画着花。

直到泰仁和昌福去亲自给安排这件事的室长收尸,他们才不必继续收养,犯罪团伙提议昌福把初曦卖给人贩子换钱。昌福在领到钱的途中疑神疑鬼本就腿脚不便的他因慌不择路,意外摔死。昌福的意外死亡,让泰仁永远也等不到电话安排,一直以来泰仁是那么的依赖和信任昌福,和昌福失联的泰仁不得不去独自处理初曦的事和自谋生路。

而初曦在这段日子早已成功打动了像动物一般的泰仁,泰仁将她送到人贩子那里后终究忍不住又去夺回了她。其实昌福早就交代,12点前等不到电话就自己把女孩初曦送到人贩那去,可没等到电话的泰仁依旧想联系昌福,因为他不想送走初曦了,他开始置疑昌福了。他对小女孩儿已经有了不一般的情感。

取得泰仁和泰仁妹妹文珠充分信任的初曦趁夜逃走,路边求救,自称是警察的醉汉并不能取得初曦的信任,最终还是跟找来的泰仁回到小破屋。酒醉的退休男警察找来女警察去巡视,眼见和女警打成一团的泰仁,她却只是遮着文珠的眼睛不吱一声,甚至和泰仁一起掩埋被打死的女警尸体。

第二天一早,因泰仁在初曦的书本上看到她的学校信息,他决定把她送回她的学校,在车上泰仁甚至如同信任昌福那样把头靠在初曦肩上安心入睡。可惜在初曦面前,泰仁才是小孩儿,他简单纯粹,没有任何心机,他没料到初曦会在老师面前指认他是诱拐犯。

面对初曦的指认,泰仁奋力逃跑,他脱掉了他从那个已死室长身上剥下的西服。在室长在世的时候他就把这件西服在身前比划过,或许他认为那是被尊重的象征吧,可是西服在身也不能为他换来丝毫尊重,他迷茫的奔跑着。他会奔向哪里?奔向那个女警察活过来的家接受法律的制裁?还是怎样?我们不得而知。

泰仁的西服历程

这部电影的主角,喜欢2人一组的出现在一起,昌福和泰仁,文珠和初曦…。他们有共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泰仁和昌福,同为底层边缘人,一个话痨一个哑巴、文珠和初曦,又同为女孩,一个贫穷一个富有…他们都是很卑微的存在,没有人关注,他们在旁人眼中可有可无。但他们也有梦想,他们也想活出自尊、活出价值。

可现实是泰仁偷上豪车抽烟被呛咳半天,被昌福告知:你总这样,要是被逮到会没命的、穿着西服送初曦回校也改变不了被初曦打上诱拐犯标签被追捕的命运;没得到过那么多钱的昌福拿着沉甸甸的钱袋心神不宁,导致失足殒命,只能在天堂享有这一切财富。

泰仁的妹妹文珠,连同村的卖菜婆婆都不清楚她的长相,把泰仁从外面带来的初曦认作是她,这是多么空气的存在啊。初曦虽然出生在上层阶级,可因为是女孩儿,得不到重视,父亲连赎金都不愿筹集,我们可以想象她的生存环境是怎样的,也就不难理解她为何能迅速适应一切的命运安排,让自己在所处的环境里最好的活着。

撑起这个世界的我们,太多人不也是这样的存在嘛?被这个世界推着走向前路,或许也曾有过抱团取暖的同伴,但终究会走上属于自己的孤独之路,无声无息,没人会注意到,但不可否认,就像那《春夜喜雨》所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我们被推动着进入不明朗的环境,然后实打实的在这个世界留下过不被注意到的悄无声息的痕迹,来过、也曾努力的活过……

最初曝光的概念海报是黑漆漆的下雨天
23 有用
0 没用
无声 - 豆瓣

无声

7.3

1770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无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