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作真时真亦假”——陈永仁与刘建明的“无间道”

文字黄粱
2020-11-0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提起《无间道》,首先想起的不是天台上刘建明与陈永仁对峙的经典镜头,而是两人在音像店里听蔡琴的《被遗忘的时光》。两个因做卧底而错位了9年的人,忽然进行了一次人性的会晤,原是古惑仔的警察也好,原是警察的古惑仔也好,原来他们都可以欣赏、探讨同一首歌,这一刻他们的人性在同一张沙发上,平等而相通。正是这一相通,使观者不得不为随着剧情展开后两人日渐的相背而唏嘘。 “对不起,我是警察”——信念的力量 陈永仁这个角色之所以动人,在于他体现出信念的力量。 无论因卧底失去多少,他始终认定“我是警察”。所以警局里的头头死去,他会在无人的深巷里独孤地敬礼。尽管对黄sir怼天怼地,依然尽责获取情报。即便因出卖身边过命的兄弟,深感愧疚,怕被发觉身份,日夜无法安睡,可他还是那个警察。面对刘建明的威胁,可能从此失去警察身份的情况下,他依然履行警察的职责。可以说,与那一句简明的话意味着的对正义的坚守,已成为陈永仁生命的核心。正是这一核心,使他在行走于无间道时不至于彻底迷失。 “谁知道呢?”——摇摆的地狱 相对陈永仁,刘建明这个角色显然更为立体。他始终是惶惑摇摆的,他的人生像一只漂浮的筏子,随着情绪与利益漂流无定,最终驶进了人性的地狱。《无间道二》中出现的一个画面与《阿飞正传》高度重合——被Mary姐拒绝的刘建明离开湖边小屋以及旭仔从亲生母亲处离开——两人的背影都从芭蕉丛中逐渐消失。 的确,刘建明本质是没有根的阿飞。最初他因爱Mary姐,帮她杀坤哥,以助韩琛上位,他把自己看成Mary姐的人,而后因得不到Mary姐,由爱生恨,将她出卖给倪坤。他为韩琛做卧底,为了自保和对警察身份逐渐的认同,出卖了韩琛。可见,Hei社会一道最基本的“义”无法成为刘建明生命的锚。 刘建明究竟为何对警察身份产生认同呢?有人认为他想洗清罪孽做一个好人,我不能被说服。想想,对比从前做阿飞的日子,警察累是累点,但他因此既有锦绣前程,又有豪宅美妻,不知安稳舒服几多。陈永仁的生活状况也可以作为理解刘建明从前生活的补充。虽然陈是韩琛的左右手,却因guhuozai的身份无法得到女朋友托付终生的信任,常常担惊受怕,伤痕累累,正如傻强说的:“出来混,不是爆人就是被人爆”。我们是不是可以说,刘建明实际上是被tz化了呢?所以警察的身份也并不能给他生命的根。 “假作真时真亦假” 为了成就一个刘建明,陈永仁必须死。 陈永仁的死与Mary的离开,加上警局仍然存在对他警察身份面临威胁的内鬼共同给构成刘建明人格分裂的外推力。他始终无法彻底地做一个坏人(在电影文本中对应于hei社会)或好人(警察),不停地在游走在无间道上,是他人格分裂的内因。内外结合,刘终于分不清自己究竟是真警察或是假警察? 三部《无间道》反复出现了一个场景:陈永仁被警校开除,警校阿sir说不守规矩的人就会像他一样被开除,问有没有人想同他换,只有刘建明带着怅恨望向陈的背影,低声说想换。直到第三部,这一场景才得到直接的呼应:当刘建明彻底人格分裂后,他在镜子里看到的自己是陈永仁的模样,这一刻他似乎终于成为了自己羡慕的那个被开除者。 但假的始终是假的,即使假警察刘建明极力想做一个真警察,可背负着过去罪孽的他始终还是个真罪人。 人真的能纯粹地活在当下吗?一句“从前我没得选,现在我想做个好人”,是不是一切就可以重新来过?《无间道》给出了答案。

2 有用
0 没用
无间道 - 豆瓣

无间道

9.2

95958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无间道的更多影评

推荐无间道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