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加导演采访)搬运韩网影评(剧透慎入)

珂汀
2020-11-0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篇是入选网络电影db的影评

真的有剧透,慎入

“无声无息“的三重含义

刘亚仁,刘在明主演的”无声无息“ 是在普遍性中包含了特殊性的黑色喜剧。劣境中苟活的男子遇到了一个女孩,开始寻求人生中光明的一面,并想守护自己珍惜的东西,这些都是影片构成中大众性的一面。既有以”这个杀手不太冷“为代表的叙事,又有”怒火救援“(”Man on fire”是一部2004年美国惊悚片),” ”孤胆特工“(是一部韩国2010年动作剧情电影,由元斌和金赛纶出演)等作品中所表现的情感。本片最为特殊的地方是身而为人所应具备的思考以及黑色喜剧的苦涩感。

思考是人通过对所思考对象的深入考量,从而产生概念,构成,判断和推理的理性作用。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这样的思考对于人类就变得更为重要了。纳粹战犯艾希曼在耶路撒冷受到的审判对其打击巨大。(奥拓·阿道夫·艾希曼(Otto Adolf Eichmann,1906年3月19日-1962年6月1日),纳粹德国奥地利前纳粹党卫军少校,二战针对犹太人大屠杀的主要责任人和组织者之一。以组织和执行“犹太人问题最终解决方案”而闻名,二战后遭逮捕,公开审判后被绞死。)他声称自己只是以国家公务员的身份,履行了正当选举产生的政权所下达的政令而已。他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杀害了多少人。

黑色喜剧往往以苦涩的笑容著称,能把明明不怎么滑稽的情形怪异到引人发笑。黑色喜剧的核心就是由悲剧带来的Catharsis (戏剧用词,受艺术影响而引起的感情净化,宣泄),以主人公悲伤而忧郁的结局引发情感的高潮。”无声无息“就是这样一部巧妙地引发了Catharsis的电影,它不仅具有强大的能量,并且具有”无声无息“地压制住这种能量的威力。

我认为片名有三重含义。这三重含义强化了影片黑色喜剧的色彩,更是引发了观众无尽的思考。而这一切的开始不过是“日常”。

由“无声无息”构筑的日常

泰仁和昌福是勤勤恳恳的帮工,他们在两份工作间奔波,要开着满载着鸡蛋的小卡车在街上贩卖,回来后还得按犯罪团伙的指令掩埋尸体,清理现场。做这第二份工的过程着实让人印象深刻。两人穿着雨衣,把五花大绑的人吊在空中。对作为客户的犯罪团伙毕恭毕敬地打招呼,活儿干完后道着辛苦,给每个人递啤酒,那样子看上去和普通职场中人没什么不同。

对于二人来说,收拾尸体只不过是日常。不论是往地里埋尸体的泰仁,还是念着祷告超生亡魂的昌福,从他们身上即看不到恐惧和害怕也看不到穷凶极恶。昌福给泰仁祷告的录音带,并让他回家听,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他是个有罪责感的人。这一点非常重要,由此可以看出他们并不是对犯罪完全麻木和没有道德底线的人。

如果问他们,给这些杀人如麻的犯罪团伙和绑架了初熙的人贩子工作,不会觉得不妥吗?昌福大概会回答“有活就得干啊”。对他们来说,犯罪不过是挣钱吃饭的日常,没什么大不了。这样的思考不足就是“无声无息”所隐含的世界观。片中所有的人物都思考不足,不去想自己的行为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就像二战中的艾希曼一样。

“无声无息”间降临的思考

就在这浸染了罪恶的平凡日常中,泰仁面临了无声无息间降临的思考。泰仁的思考源于被绑架的小女孩初熙。泰仁的形象跟大猩猩很类似。不能说话的他对昌福言听计从,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无所事事。刘亚仁为了表现泰仁的这种原始状态还增重并剃发。这一切都是为了贴近人们常说的缺心眼的样子。

初熙第一次到泰仁家,就被泰仁的妹妹惊呆了。她站在一地狼藉的衣服中间,跟哥哥说她饿,吃了点东西后就又去睡觉。在这样一个空室蓬户里,两人就这么苟活着,日复一日地只有吃饭,睡觉和看电视。然而就是这样的泰仁妹妹,初熙却像对待亲妹妹一般照顾她。一起收拾屋子,教她要懂礼貌。初熙每次去上厕所的时候,都要让泰仁发着信号守在门口,两人之间的纽带感可见一斑。

随着这种纽带感的不断累积,泰仁的思考被开启了。对初熙的日益珍惜让他看到了自己对她的行为是何等残忍。泰仁的日常不再是和没有感情的尸体打交道,而是要和这个被诱拐的对象一起渡过很长的时间,那么产生这样的变化也是有可能的。虽然同样是犯罪,但脱离了泰仁“日常”范畴的瞬间,让他产生了想法。就像在波浪中投入一颗小石头会产生波动一样,初熙的存在引发了泰仁的思考。

泰仁的思考随着昌福的离开变得更加强烈。昌福和泰仁有共同之处,在社会看来,他们都是弱者。两人在经济上都不宽裕,泰仁不会说话,昌福是瘸子。他们能从事的工作有限,泰仁还要养活妹妹。所以他对昌福言听计从。无论这工作是什么,至少可以混口饭吃。宗教对于昌福来说,不仅可以减轻罪责感,还可以成为联结泰仁的纽带,起到在精神上支配他的作用,两人之间有牢固的连带感。

这样的昌福消失之后,泰仁发现了自己的思考。他读出自己的心生,并开始用自己的头脑思考。影片如果到此为止的话,虽然也会包含思考的意思,但也就停留在了“这个杀手不太冷”和“孤单特工”等作品所展现的叙事阶段。在此基础上再近一步才是黑色喜剧的力量所在。角色身上承载着黑色喜剧所特有的笑。片中的角色一点都不平凡,平凡的角色怎么能带来苦涩的笑呢。

“无声无息”间倾泻的绝望

影片的悲剧始于初熙。初熙被诱拐后之所以会被交给泰仁和昌福就是因为她父亲没有马上付赎金,而这全因初熙是个女孩。由此也不难推测为什么初熙会如此早熟。一个11岁的小孩遭遇绑架后却表现得很镇定,她不仅替绑匪担心,还对绑匪的家人温情以待。初熙知道怎么让自己活下来。本应只受到关爱的孩子,却在这样的年纪就在家庭内的生存竞争逼迫下领悟了生存的法则。

初熙的第一次出场就很奇怪。她带着一个没有画眼珠的兔子面具,这个面具的含义无非是初熙的心理伏笔。面具是用来遮脸的,让人看不到面具后面的样子。眼瞳里包含的是真心,没有眼瞳的眼睛意味着不愿被看到真心。初熙对泰仁一刻也没有真心相待过。外表早熟温和的初熙所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为了生存而戴的假面而已。

思考最让人敬畏的一点是能在蚂蚁的身上生出鸟的眼睛。我的现实如蚂蚁一般匍匐在地,缓慢地前行,我的眼睛却遥望着远处的山峰。心内不存高远时,尽管也可以顺着眼前的路前行,一朝醒悟,就会发现自己的行为原来竟是如此徒劳而悲哀的原地踏步。不懂思考时的泰仁只专注眼前的钱和活儿,只要按照昌福的话去做就能得到他那个小世界中的幸福。

泰仁一旦开始思考,才惊觉自己所做的事是如此的残忍和不道德。失去珍惜的人,失去所爱的那份温暖的瞬间所经历的悲伤,他一下子全体会到了。现在的泰仁再也不是原来的他了。这“无声无息”间到来的绝望也发声在昌福身上。参与了诱拐的昌福也感到不安和恐惧。埋尸体的活儿原本并不会对他在感情上造成什么冲击,可一旦脱离那样的日常,昌福也就面临了思考。

当昌福夹着钱袋,四处张望,像个浑身疼痛的人一般发着抖时,那样子让人看到了人对于罪恶感的恐惧可以到如此程度。对犯罪场面熟门熟路的昌福会让人忍俊不禁,但他被现实的恐惧吓破胆的样子却让人不忍目睹。而这,正展现了思考的本质。对于人生,思考的尾声就是死亡。人一生所必须承受的痛苦,悲伤,绝望和愤怒,对于这份沉重的恰当回答除了死亡别无其他,而这也正是“日常”会让人停止思考的原因。

放弃思考的人生和陷入思考的人生在“无声无息”中都出现了。眼睛看得见的大浪可以躲开,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想法却无从深知,也就难免留下冲击和悲哀。本片所展示的黑色喜剧的Catharsis源于思考的开始。如果观众选择的不是思考带来的感动和温情,而是只有近观才能感受到的悲剧,那就会被本片推进无尽的思考之中。

cr:微博~不靠谱翻译

补充导演采访:

电影《无声》泰仁和初喜的关系,希望模糊一点

洪义贞导演说《无声》的原来题目定的是《无声无息地成为怪物》

洪义贞导演说电影《无声》是出自于自己的故事。

最近接受xportsnews记者采访的洪义贞导演说《无声》的原来题目定的是《无声无息地成为怪物》。认为过去的自己像怪物的洪导演说:“从出生开始,在自己无法决定的环境里,为了生存寻找着自己擅长的方面和不足的东西,如此挣扎着,我觉得就会成长为某种形态的怪物吧。”

第一次写这个剧本的时机是2016年。洪导演:“那个时候我没想到这个故事会留下来,只是怀着讲‘我的故事’的心意写了,所以现在制作成了电影,有种奇怪的感觉。有的人问过是否是想讲关于惩恶扬善的故事,我说不是非得要这样,只是想给回归现实后变得郁闷的我以慰藉,只是因为这个写的。”

洪导演补充说《无声》和《鳖主簿传》也是想通的。洪导演:“从兔子的视角来看,也可以看成它是被鳖给绑架了不是吗,但是我小时候看的书里是把兔子浅显得描写成了为了活下去而使计谋的狡猾的样子。不过我想说的是,在既定的状况下,无论如何为了要活下去的所作所为可以看成是‘善的,恶的’吗,所以从这一点出发,我想讲述的是泰仁和初喜这两个角色都被理解,不站在两个角色任何一方的故事。”

对于‘成为诱拐犯的泰仁’和‘被诱拐的孩子初喜’他们之间模糊不清的关系:“我是希望初喜像是泰仁的妈妈一样,泰仁能从初喜那里找到缺亏的妈妈的样子。相反,初喜为了讨好泰仁的那些行动,虽然目的是为了活下去,但我希望某些时候那些精妙的机灵模样是因为她是个孩子的缘故而能自发露出舒心的笑容。多少会有些混乱,但是我觉得生存就是那样,因为不能因为不幸就一直集中于不幸上。我想像曾经那样的我的成长期那样去表达。”

洪导演:“对于初喜更加进一步的去说明的话,她是一个因为弟弟出生后为了从父母那里得到爱而展开竞争的孩子。自己不足的部分用好好帮助做家务和作一个聪明善良的孩子来填充,所以初喜戴着兔子的面具。兔子这种动物的形象一直是被作为弱者来消费的。 由于是弱者,会使觉得腻的假面有点厌烦和奇怪,所以我想给大家一种弱势里还存在着一些别的东西的感觉。”

“相反,泰仁的妹妹文珠和她年龄相仿,但是是一个完全和她不同的样子。我想直接了当地表达出通过本能性的文珠初喜在狭小的社会里学到了错误的成规,所以我希望观众们觉得文珠是一个安心和让人喜爱的角色,想给大家一个初喜‘怎么这样’的感觉。”

在电影中有一个镜头是初喜在尸体滴落的血滴上用树枝画花,洪导演说明道:“我想展现的是她适应环境的样子,因为事关生存,初喜在只属于自己的世界里适应着活下去,我想表达的是为了在极限的环境里生存,犯罪对于这个孩子来说不是可怕的事情。”

贯通于《无声》里的表现手法是讽刺。虽然是诚实地劳动者,但是做的事情却是为犯罪组织扫尾,虽然是犯罪电影,但是电影中充满了美丽的色感和风景。

洪导演:“讽刺性的故事最能让人感受到趣味,前辈(昌福)给后辈(泰仁)的那些忠言,事实上不是根本没用吗,再就美丽的背景下做着微不足道事情的人物们,虽然是出于善意,但是却是在犯下恶行,或者穿上黑帮的衣服下好的决心这些。但是场面调度的目的不是美的感觉。因为需要在被限制的预算里拍摄,所以比起说那是我事前想好的镜头,不如说那是在预算范围内无论如何都想想出解决办法歇斯底里下诞生出来的场面。”

昌福迎来了死亡,泰仁把初喜带回了她原先的日常生活里,但是没大一会儿却被当作诱拐犯追赶的结尾有着怎样的意义呢,洪导演:“我想避开惩恶扬善。仔细分析下过去的作品的话,善与恶都是随机到来的。但即使这样,恶也是不能被美化的。因为昌福和泰仁是犯了罪的人。虽然在感情上能理解他们,但是现实是不能理解他们的,所以给出了不想拥护的结尾。”

对于长篇电影的出道作是和刘亚仁、刘在明一起合作,洪导演说:“不是我选角了他们,是他们选了我才对。在第一次因为读剧本见面的时候,非常苦恼应该谈些什么。其他的记得不清楚,只记得一定让他们跟我合作的我的告白,非常迫切。”

“在拍摄现场并没有在具体的感情表现上给过他们指示,只是电影进入拍摄前读剧本时做过讨论,因为本来就是做得很好的演员们,所以只是在拍摄现场拜托了他们动线或者台词等形式上的修正。但是我比其他的导演多拍了很多镜头,不是演员们做得不好,而是越拍越总是有更新颖更好的出来,所以就有了贪心。非常感谢他们接受了我这个新人导演不像话的拜托。”洪导演向两位主演表达了这样的感谢之情。

洪导演说了为了给刘亚仁作为参考,给他看了大猩猩的视频,她说:“不是凶暴的视频,而是大猩猩挖树找那里面的蚂蚁吃的视频。我们印象中的大猩猩的形象一般是粗鲁的,但是事实上它是一种很温顺又胆小的动物。我没想到大猩猩主要吃素食和抓蚂蚁吃。同样泰仁虽然在社会中干着粗暴的事情,但是在家里却是一个被妹妹缠住的未被整理的少年形象,所以我向他提出了像大猩猩那样去演的要求。”

《无声》是刘亚仁展现破格性演技变身的作品,为了泰仁这个角色增重了30斤。洪导演说:“一开始见到刘亚仁的时候,他完全摧毁了我原先脑海中他的形象,他是以一个类似做大量运动的军人模样出现在我面前的。聊了各种后,我跟他说我想要的是瘦瘦的少年般的这种类似的形象,没想到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马上把肌肉减下来了。但是我又想就像刘亚仁一开始给我的冲击那样观众们也感受到的话会怎么样呢,我又小心翼翼地问了他‘可以重新增重吗’,他很爽快地答应了,一个星期就重新把身体增重回来了,真是是非常的抱歉也非常的感谢。”

另一方面,泰仁这个角色从头至尾不说一句话,他并不像是先天性不能说话的人,电影中没有对此作任何说明,是一个刺激好奇心的设定。对此洪导演说:“我觉得泰仁是一个可以说话但是不想说的人。对于这个设定难道不需要向观众们作一下说明吗,就是我们一起创作的同事之间也对此讨论过很多。但是我想讲述的部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世界也不听我的话,那还有说的必要吗’,而且昌福我已经把他的腿设定成了有身体上的局限,所以我想泰仁就不能说话好了,但是在电影中表现出他是一个会说话的人的话,泰仁的缺亏就不能准确地说明,所以就想暧昧的不作任何说明。”

最后洪导演说:“不知是不是因为第一次(拍长篇电影)的原因,所以很难衡量是不是做得好,好评是不是真的给了好评也很难权衡出来。目前,只看到了很多遗憾和失误。但是有一点,我希望辛苦的演职人员们看了这部电影后能感受到‘我的努力没白费啊’的感觉。”

cr 微博 刘亚仁吧官微

67 有用
2 没用
无声 - 豆瓣

无声

7.3

1593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无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