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比珍贵,甚至有人不曾拥有。

胡鸽子🕊️
2020-11-03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老狗:“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我们都在生命里孤独地过冬”

童年老狗 幼年老成

把喜欢的安然,推向安然喜欢的钦哥,这样的行为,是我们多少人干过的蠢事?圣诞节的夜晚,打碎橱窗玻璃,只为穿上圣诞老人的套装完成钦哥对安然未履行的诺言。老狗说“心若老了,年轻都是假象”,可他能做的只是用自己并不成熟的心,去承受生命孤独的寒冬。

安然已经看出了装扮下的人是狗哥 他却踉跄着离开

毕业晚宴后,老狗带着已逝的老汉儿“屠夫”和好兄弟“钦哥”上路了,像安然送给他的影片《阿甘正传》里的阿甘一样跑了起来。狗哥跑在公路上,田野里,山河之间。在路上,完成了和屠夫、钦哥的告别,原谅了儿时离自己而去的生母,获得了自己的开释:“飞翔是为了落地,漂泊是为了停靠,长路漫漫地奔跑,无非是为了最后可以心无旁骛地驻足,然后凝望着自己所喜爱的东西,再也没有一丝惶恐与不安。”

狗哥选择像阿甘一样上路 身上带着屠夫和钦哥的照片

刘闻钦:“生活啥子时候给过我十八岁。”

刘闻钦怒吼出“生活啥子时候给过我十八岁”

只是因为年轻时喜欢上一个遥远的人,刘闻钦的生命轨迹转了一个大弯。本可以走体育道路的他选择去打野球挣钱,赌上了自己前途,买来的小小的礼物,却只是安然日常生活中最普通最不起眼的事物。十八岁的刘闻钦没资格抱怨,这样的生活他只能接受别无选择,他也清楚的知道,河虾和海虾是无法生活在一起的。安然是有资格憧憬爱情的,而刘闻钦只能想方设法在生活中苟存。

被捕时闪烁的警灯让钦哥再次清醒他坚决的推开了李安然

退学出来混社会,烧烤摊被砸,夺路而逃之中他对安然吼出了那句“生活啥子时候给过我十八岁”。愤怒和无奈从他猩红的眼里迸射出来。从拘留所出来后,他去了另一个城市打拼,和昕姐开起了小面馆,苦中作乐经营起一个温馨的二人世界。当我们都以为他的生活将要归于平静,却因为追一笔被抢的小面钱,死于乱刀之下。

刘闻钦发誓要过最好的生活 面前的江对岸是繁华的市中心

有人说一笔小钱而已,不追也罢。可对于刘闻钦来说,那是昕姐的心酸汗水:“(面馆)刚开张的时候,我每天在店里头,昕姐去拿面,每次回来都气喘吁吁的。后来我才晓得,公交车到站后还有一段路,她为了省两三块钱摩的的钱,都是跑回来的”。钱是小钱,可那是两人奋力支撑起小家的象征。钱可以不追,可生活的希望呢?

“在世间难逃命运”,《一生所爱》是刘闻钦专属的BGM。命运没想跟刘闻钦开玩笑,命运让他死。

李安然:“长江一直是长江,我李安然一直是李安然。”

刘闻钦说啥子都在变化 李安然说长江和我都不会变

李安然是有底气说出这句话的。当曲、楚玛尔河、沱沱河等一条条水流,从青海高原不停向下输血,流域所经之处降雨充沛,长江可一年四季奔流欢唱。2003 年的李安然,住在高级住宅区的别墅里,可以一掷千金买一双球鞋作为礼物送人,可以一餐必胜客吃掉300元。她善良、乖巧、美丽,也愚蠢的让人生气。好友马田好意的提醒她不要给刘闻钦太大压力,可她仍然不以为意,这样的喜欢间接刺伤了刘闻钦本就敏感的心。李安然没有错,她生在温暖富足的家庭里,心中理所当然的有一个相对美好的世界。她也理所当然的觉得 17、8 岁的青春少年,就该坐在教室里,满面阳光,接受教育,未来一片光明。

李安然拉住要去打架的刘闻钦 想让他离开现在的生活

长江不变的流淌,可李安然不会一直是李安然。在和狗哥众人的相处中,李安然也逐渐成熟。在听到刘闻钦的死讯后,她的第一反应是强忍着要夺眶而出的泪水,说要坚强一点,替狗哥抗下悲伤,可当告别马田,走在回家路上的时候,却无法忍住心中巨大的悲伤,虽然拼命的压抑却还是哭出声来。她也只是个 17 岁的少女,无法接受命运夺走她曾无比喜欢的人的现实。

面对巨大的悲伤李安然首先想到的是要成为狗哥的支柱

李安然是勇敢的,也是执着的。她能够接受狗哥对她“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祝福,也敢于在天台上面对众人,对狗哥大声告白,倾诉自己十七十八岁时真心实意的喜欢,也借此和狗哥挥手告别,和青春挥手告别。

马田:“因为我是无所不能的马田啊。”

在经历了钦哥的死亡后马田得到了自己的成长

和安然一样,生于富庶之家的马田,却有着异于同龄人的少年老成,这样的成熟和老狗或刘闻钦被命运捶的血流满面而得来的成熟不同。马田性格敏感,另外从句中的剧情来看,不难想象他从小就有机会接触到各种各样有求于他父亲的人。长期对各种人的观察,让他更能够理解和体谅他人。他早早就嗅查出安然的行为会给刘闻钦带来莫大的压力,也让他能够在和老狗接触过后放下成见和老狗成为好友。

马田和狗哥并肩坐在河堤上

马田善良不设防的性格也让他吃到了苦头,遭人设局陷害后,面对众人的不信任,他选择了离家出走。在成都,在大力娇的陪伴下,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工作,也经历了钦哥的死亡,弥留之际钦哥问他,须知少时凌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可到底什么才是第一流。马田在钦哥不甘的疑问中一夜长大,他收起了任性,背负起钦哥已死的秘密,不再作黎耀辉,又作回了那个善良,温柔的马田。

钦哥在马田怀中死去

昕姐:“所以,活得长活的短,好像也没有恁个重要了。”

昕姐独自一人撑起了小面馆

昕姐不是主线角色,却让我感触极深。小刘小面馆刚开张的时候,昕姐扶持着钦哥走向了正轨,心疼两三块钱的辛苦钱,不肯坐摩的。她热情的接纳了逃家的马田和大力娇,本不富余的她还拿出钱来让大力娇去小生意。和钦哥一样,昕姐善良温暖,又拼命的活着。

经历了钦哥离世的昕姐笑眯眯的看着老狗众人

钦哥死后,昕姐自己一个人把“小刘重庆小面”撑了起来,笑眯眯的看着来访的老狗众人,好像释怀了切肤之痛。和马田单独聊天的时候,她袒露了自己的心声:“我心里面很难过,都不晓得该咋个活。但是想一想,好像也没得啥子遗憾。钦哥在的时候,我们都努力的过上了最幸福最美好的生活,没有辜负过,也没有伤害过。所以,活得长,活得短,好像也没有恁个重要了。”

大力娇、咪咪、嘴哥:“长大好不容易哦”

大兴村四大天王:大力娇 老狗 咪咪 嘴哥

古灵精怪的大力娇、憨厚可乐的咪咪、聪明早熟的嘴哥,三人都是剧中缺一不可的角色。和狗哥一起,四个人一起在大兴村长大,互相扶持互相鼓励。在狗哥茫然无助的时候,给了狗哥最珍贵的陪伴。在马田和安然进入了他们的生活后,也敞开胸怀拥抱彼此。在家人和朋友的陪伴之下,完成了各自的成长。

另外:《阿甘正传》和《春光乍泄》

这两部影片也贯穿了《风犬少年的天空》这部剧的始终,《风犬》中处处细节再响亮不优秀的电影致敬。大力娇和马田的爱情曲折里,一直提到黎耀辉与何宝荣,但马田最后找回了自己还是让我十分庆幸。

我感受到更强烈的是《风犬》对《阿甘正传》的敬意。安然送给狗哥的礼物,就是这部电影的碟片。狗哥在历经挫折后,像阿甘一样跑了起来。电影《阿甘正传》中,阿甘失去了挚爱的母亲和好友布巴,挚爱的珍妮也离他而去。而狗哥失去了老汉儿和钦哥,安然也将远渡重洋,他便决定出去像阿甘一样跑一跑。

电影《阿甘正传》中,当镜头开始追随阿甘背影时,音乐《running on empty》开始响起:

“Looking out at the road rushing under my wheels

Looking back at the years gone by like so many summer fields

In sixty-five I was seventeen and running up one-o-one

I don't know where I'm running now, I'm just running on”

歌词里那句“六五年,我十七岁,我开始跑起来”也巧妙地和狗哥跑起来的情节巧妙结合了起来,而狗哥出发时穿的正是屠夫生前送给他的那双阿甘鞋。从这些巧妙地细节里,都可以看出编剧对《阿甘正传的》的致敬。

最后:像狂风一样自在呼啸,像野狗一样疯狂撕咬,是不是少年该有的样子。

我们在几个人的身上多多少少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吧,狗哥的懵懂,马田的敏感,安然的善良,钦哥的无奈,昕姐的坚韧。而对于我们看完这部片子后对青春的怀念,或是对生活的唏嘘,《风犬》在最后的片尾曲里给了答案:

好好的 别回头看了

过去过去了

至少我们相遇了

说好的 会再见到的

一直想念着

在心里最柔软的角落

我不觉得《风犬》是一部青春喜剧片,我理解它更像是一部描写了几个少年少女成长史的青春片,可它同时也用几个角色残酷的命运告诉我们,青春无比珍贵,甚至有人不曾拥有。

须知少时凌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
4 有用
0 没用
风犬少年的天空 - 豆瓣

风犬少年的天空

8.1

9896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风犬少年的天空的更多剧评

推荐风犬少年的天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