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祖国与鬼话

米峰
2020-11-0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六集质量总算回升,继续期待。

1.尤金之死。

埃塔组织成员尤金被发现死在野外。组织为他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葬礼,以此煽动群众对西班牙政府的不满。葬礼之后,米伦逼迫丈夫去看望尤金他爹,何祥不情愿,但更不想听米伦唠叨,于是动身前往。两位父亲处境相似,各有一个加入埃塔的、不省心的儿子,可是现在,尤金死了,何塞马利不知身在何处。

尤金他爹说出实情,儿子是因为恐惧被警察抓捕,所以畏罪自杀的。却被组织利用,说成是被警察杀害。并告诫何祥,如果我知道我儿子在哪,我一定会向警察告发他,那样我现在还有个儿子;进了监狱还能出来,进了坟墓就出不来了。

(组织利用尤金之死的做法,古今中外,搞政治的几乎都会用,概莫能外。真是发人深省。)

回家之后,一向坚定地支持儿子的米伦也说出心里话:宁愿儿子被抓,也不希望他莫名其妙地死掉。

2.何塞马利

他和同伙炸死一名西班牙警察。当时警察的妻女就在不远处,目睹亲人被炸死。

回宿舍时,女同伙肠绞痛发作,痛不欲生。两人不敢送她去医院,于是开车将她放在海滩长椅上,打了个求救电话,便离开。(可能是伏笔,他们的行踪因此暴露。)

3.现在。

何祥偷偷去墓园扫墓。这么多年,他终于鼓起勇气来看恰多,不禁潸然泪下。毕邱莉安慰他:你这次过来,对我很有帮助。

何祥推着自行车,边走边哭的画面,感染力真的很强,又把我感动哭了。共情能力太强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夏维告诉内蕾娅,他们妈妈的宫颈癌已到晚期,只剩几个月的时间。兄妹俩黯然神伤。

5.过去。

电视新闻播报,何塞马利等被认为是多起恐怖袭击的嫌疑人,包括杀死恰多的那件事。

米伦看了电视也不相信,痛骂媒体和西班牙政府是骗子。

毕邱莉看了电视,震惊不已。

(其实电视媒体最大的问题,不一定是不真实。而是有选择性的播报新闻。只播对自己有利的真新闻,不播对自己不利的真新闻。一定程度上,也在欺骗和蒙蔽观众。所以偏听偏信,不可取啊。)

内蕾娅交了个德国男友,打算一拿到大学文凭,便去德国生活。

格尔卡带着鲜花和自己新出的书看望姐姐阿兰查,庆祝她怀孕。突然,阿兰查喜极生悲,难过落泪,因为她想起另一个弟弟何塞马利犯下的罪行。天知道他害了多少人。镇上甚至还有个女人打电话祝贺她有这样一个弟弟。

内蕾娅送走德国男友。之后努力学习,通过考试,成为学士。

夏维被妹妹不加掩饰的快乐刺激到:我只求你在妈妈面前掩饰一下,不是所有人都有理由高兴的。

内蕾娅反问:爸爸死后,你笑过吗;还是说,你不允许自己幸福。

之后又乱开玩笑:如果墓园收门票,妈妈肯定去的不会那么勤。

这句话已经近乎冷血了,无论谁听,都会觉得刺耳。

他们一个试图放下过去的伤痛,继续生活;一个被困在伤痛里,无法自拔。非常有代表性。

6.烟花

这一幕真有意境。在同一片夜空下,恐怖分子何塞马利与同伙,受害者家属毕邱莉和女儿,看到同样的美景,可是他们之间却有血海深仇。

这可能就是老子说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吧。

7.内蕾娅出发去德国。临行前,又和夏维吵一架。

(虽然我不爱看吵架戏,但不得不承认,这场吵架戏写得非常真实,有层次。他们有分歧,但更是亲兄妹,所以即使吵架,夏维也会关心妹妹,叮嘱她写信回家。编剧是厉害的,没有被情绪主宰。

而且,内蕾娅上车前,情绪低落地说了一句,再见。这一细节之周到、缜密,真是令人佩服。)

内蕾娅在火车上睡了一觉,到达德国。之后,找到德国男友家。给她开门的却是德国男友的女友。这是常见的桥段,没什么意思,但两位女性的对话很有意思。

金发女友:他是我男朋友,你是谁?

内蕾娅:我曾以为他是我男朋友。

一个thought便写明她的态度和决定。

内蕾娅离开德国男友家,来到街道上,目睹一场车祸,有一名男子躺在地上,周围救护人员正在施救。这勾起了她的痛苦记忆,于是情绪崩溃,嘴里念叨着爸爸,转身离开。

(内蕾娅的崩溃说明,即使一个人试图放下痛苦的过去,过去也会在她的人生中的某一刻找到她,阴魂不散。伤痛不会消失。人只能慢慢习惯。)

8.电视播报埃塔组织被斩首,何塞马利等人被抓。

同伙回到他们的住处时,自称回家看望病重的父亲,被何塞马利痛骂,万一你被警察跟踪了呢。

果然,警察便破门而入,抓住三人。

(毫无疑问,是同伙向警方告密。否则也太巧合。)

接下来,应该就是警方对何塞马利等人的严刑逼供吧。

不过,从第四集开始,一直存在的问题仍未解决:现在所占篇幅太少。

最终的和解恐怕难有说服力。

2 有用
0 没用
祖国 - 豆瓣

祖国

8.8

33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祖国的更多剧评

推荐祖国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