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变坏,是从普通人的命运被轻易改写开始的

晏耀飞
2020-11-0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看完《风平浪静》,我一度感到极其绝望。这种绝望,和看刚刚热播完毕的《沉默的真相》时同样的浓烈和粘稠。《沉默的真相》令我绝望的是,底层人追寻正义的艰难和惨烈,而《风评浪静》让我感到绝望的是,真正的权贵们,如果想要毁掉一个普通人的一生,真是太轻而易举了。

《风平浪静》本质上,讲述的就是一个出身于底层的青年的人生,是如何被一步步毁掉的。

男主角宋浩本来是一名优等生,他是全校第一名,是父母的骄傲,老师眼中的天之骄子,同学们的榜样,本来是有机会被保送进清华北大的。他有着可以预见的光明前途和美好未来,人生充满着无限可能性。可是却因为保送名额被副市长的儿子顶替,引发了一系列蝴蝶效应,人生发生了多米诺骨牌式的逆转,从保送生,沦为了杀人凶手,从可能行走于高端写字楼的精英,沦为了浸淫在石料和灰尘中的石雕工人,像老鼠一样东躲西藏,卑微而担惊受怕地活着。最终,还在绝望中走向了自杀的悲剧道路,人生一溃千里。

宋浩的人生,究竟是怎样一步步从天堂堕入地狱的呢?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或者说循序渐进的,而那个关键的转折点则是,高考保送名额被副市长的儿子李唐替代。那是社会的阴暗面第一次笼罩到宋浩的头上,也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在人生的漫长跨度上,那是一件不算太大的事儿,就像校长对他说的“你就算不被保送,也可以考上。“而就是那件看似不大的事,却让宋浩的人生,从一个极点滑向了另一个极点。

当看完整部影片,再回过头去想校长劝说宋浩接受被替代一事时,你会发现他的说辞多么冠冕堂皇、轻描淡写。他是多么的虚伪、丑恶。对于影响别人命运的一个决定,他做得非常轻易。他明显是由于李副市长的权力才把这个保送名额给了李唐,可是他却很有“大局观”地说,这是学校的战略考虑,这样做,学校能出两个名牌大学的大学生。他身为一个学校的校长,并不能做到公正公平,不能为学生的前途考虑,更不能为学生的人生负责,却在玩弄潜规则,玩弄话术方面造诣颇深,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极大的讽刺。

可以说,李唐顶替了宋浩的保送名额,就相当于攫取了他人生的某种可能性,再说白一点,就是偷走了宋浩的光明前途。宋浩,其实就是李唐升学路上的一块垫脚石。李唐有一个身为副市长的父亲,权力,使得李副市长可以为自己儿子逆天改命。

权力,不仅可以夺得本来属于宋浩的保送名额,还成为了安抚宋浩和他父亲的工具。在为儿子获得保送名额后,李副市长办了一个酒宴,他邀请了宋浩和他的父亲宋建飞,在酒宴上,他和另一个官员一唱一和,暗示宋建飞,李副市长即将提拔他当建委主任,让他在仕途上鲤鱼跃龙门,跨出一大步。这个安排,很明显让宋建飞大喜过望。

当然,宋浩的人生之所以发生逆转,是因为他去找李唐时误入了万有良家,由于误会捅伤了万有良。而随后赶到的宋建飞本可以把万有良送往医院,但他担心万有良醒来后会把事情闹大,甚至报复儿子,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把万有良杀死了。

宋浩并不知道万有良的死亡真相,他以为是自己杀死了万有良,而父亲宋建飞也告诉他,他是杀人凶手。于是,惊恐不已的宋浩决定远走他乡,他的命运也从此改写。

表面上看,宋浩的悲剧是从失手杀人开始的,可我始终认为,那个让他人生急转而下的开关,是保送名额被替代。如果不是保送名额被替代,他便不必去找李唐,如果不去找李唐,就不会误入万有良家,继而捅伤他……保送名额被替代,就是那只掀起惊涛巨浪的蝴蝶,万有良的死,则是衍生出的一个偶然的意外。

宋浩的悲剧,却又不是某个单一事件和人造成的,它是由生命中的那些成年人的集体“失格”共同造成的。李副市长是失格的,他利用手中的权力,让自己儿子顶替了宋浩的保送资格;校长是失格的,他用自己的职权,随意去安排保送名额;宋建飞也是失格的,他不仅在儿子保送名额被顶替后没有采取正确的方式去安抚孩子,还在宋浩误捅万有良后干脆补刀,酿成了命案,不仅如此,更把杀人的罪责完全推到了儿子身上。这一切的一切,共同将宋浩的命运推向了谷底。

我想,如果宋浩有一对好的父母,在保送名额被取代后,不是急于找李副市长理论,而是先对他进行安抚,鼓励他通过努力去考取重点大学,再私底下去找李副市长理论,那么结局,也会好很多。但不幸的是,他没遇到好时代,没遇到好老师,也没遇上好的父母。

宋浩隐姓埋名了15年,15年间,他在广州的石雕车间里,成长为了另一个宋浩。曾经的尖子生,成为了一个底层青年,一个灰头土脸的打工人。如果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回到故乡,那么他就可能怀着愧疚,风平浪静地过完一生。然而,他却为了参加母亲的葬礼,回到了故乡。而这一次回乡,他的命运迎来了第二次转折,因为他遇到了昔日同学潘晓霜。

潘晓霜如一道炽烈的光,热辣而奔放地扎进了宋浩一潭死水的生命里。她从学生时代,就暗暗喜欢宋浩,是那种差生对于学霸崇拜式的喜欢。这让我想起初中时代,我曾疯狂迷恋班上的一个学霸。学生时代的感情真的非常奇妙,现在想起来,那个学霸也并不是标准意义上的“女神”,但“优秀”也能让她自带光芒。也正因为有这样的经历,让我非常理解潘晓霜对于宋浩那种近乎狂热的喜欢。她是优雅、性感、漂亮的女神级的女生,却倒追一个看起来有点普通,甚至有点邋遢的颓废青年。这看似有些费解,却又在情理之中。爱情这种事就是这样,你永远说不清道不明。

宋浩一开始对潘晓霜十分冷淡,但并不代表他不动心,实际上面对这样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没有理由不动心的。他只是背着一条人命,是半只脚是踏入棺材的人,是没有希望的人,他不想拖累任何人。可当潘晓霜主动来到他家,一大早起来为他做早餐时,那份潜滋暗长的甜蜜和幸福,让他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热情。也许就是那顿早餐,让他渴望生活的烟火气,渴望爱情,渴望婚姻,渴望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于是他对潘晓霜说:“我们结婚吧!”

本来,和潘晓霜结婚后,宋浩有机会过风平浪静的生活,他像普通人一样和她开无伤大雅的玩笑,陪她一起散步,为怀孕的她洗澡,一切都看似很幸福的样子。然而,命运并没有放过他。或者说,李唐并没有放过他。

此时,李唐已经是一个开发商,为了拿下一块地皮,拔除钉子户万小宁,他再一次利用宋浩,约出万小宁,开着宋浩的车,疯狂地向她撞了过去。

15年前,因为李唐,宋浩失手捅了万小宁的父亲万有良;15年后,李唐用宋浩的车,撞死了万有良唯一的女儿万小宁,让宋浩再一次摊上一条人命。一家两口人,都直接(宋浩自以为杀死了万有良)或间接地因为自己而死,这将宋浩推向了更加痛苦、内疚的深渊。

潘晓霜是宋浩的救赎者,她也足以救赎宋浩,然而李唐却再一次将他推向了地狱。如果万小宁活着,宋浩还可以通过照顾万小宁,去弥补杀死万有良的内疚,而万小宁死去后,他便再也没有机会去弥补了,不仅无法弥补,罪孽仿佛更加深重了。

宋浩为什么最终会突然爆发,拿起铁锨追砍李唐父子呢?因为他太痛苦太绝望了,那是积攒的痛苦和愤怒的总爆发。15年来,万有良父女因为李家父子的欲望而先后死去,自己的人生也被李家父子毁得一塌糊涂,自己也一直深处痛苦之中无法自拔,被父亲视为“废人”。而李家父子呢,却高高在上,活得有模有样、活色生香。这公平吗?这显然是不公的。宋浩追砍李唐父子,是压抑到峰值过后的绝地反弹,是被逼到绝地后的最后抗争。

宋浩最终选择自杀和弑父,其实是以死亡的方式救赎灵魂。因为他知道,万有良是死于父亲之手。某种程度上,他逃亡15年,是为父亲逃亡的。而父亲也参与了摧毁他的人生。杀死父亲,是复仇,也是和过去的罪孽做个了断。另一方面,自杀和弑父,其实和《沉默的真相》中江阳的死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有搞个大新闻,扳倒大老虎的目的。

看《风平浪静》时,真的是感慨万千,因为普通人的命运和人生太容易被改写了。电影中,设置了两对父子,李唐父子和宋浩父子,上一辈,宋建飞输给了李市长,而到下一代,输得更惨,宋浩直接成为了李唐的垫脚石、工具人,他的人生,都被用来成就李唐了,成就他学业上的晋升,商业上的目的。而宋浩自己呢,本可以活得无比精彩,却活在了无边黑暗中,连过平凡的生活也不可得。而最最让人绝望的是,他在本质上,也并不算是真正的底层。他的人生尚且如此轻易被改写,那真正的底层呢?

宋浩的问题是,他是一个有良知的人,他会内疚,会痛苦。而真正偷走他人生的人,真正的杀人凶手,却没有良知,不会内疚,也不会痛苦,他们以掠夺别人为乐,以巧取豪夺为荣,他们仿佛还过得很好很快乐。好人才需要救赎,坏人一边作恶一边自得其乐。这恰恰,是这个世界扭曲的地方,是最残酷、残忍的地方。

8 有用
3 没用
风平浪静 - 豆瓣

风平浪静

6.4

5655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2条

查看全部12条回复·打开App

风平浪静的更多影评

推荐风平浪静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