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当下,未来】父与子的镜像互动

驴蛋蛋要做大触
2020-10-31 看过

很久没在大银幕看到这么喜欢的电影了。现实主义的部分没有什么大的争议,但后面的超现实梦境,或许让很多人感到故弄玄虚和生硬做作。写一点自己的看法。

文本建构分三层,第一层是现实层,以慕伶的角度讲述。死亡面前的家庭重压,营造紧张的家庭氛围。

第二层是理想层,以一鸣的角度讲述,少年被压抑的天性与释放,对外部世界的探索和憧憬。

第三层是梦境层,以伟明的角度讲述,寻找与回归,家庭结构的分崩与乡愁。死亡阴翳的消散和最终告别。

如同开场镜头一样,是深入一个人灵魂的过程。导演通过影像,与父亲进行的交流。这一家人都是很内敛的,这整部电影的基调和风格都为他们而设。

在年少时,向外的倾向让我们无法与家人沟通,或者很少的表达,在亲人重病的时候,更是有一种心里压着一块石头,却不愿意待在家里的矛盾。在重大选择面前,这种矛盾更是少年无法解决的,这一点非常有共鸣。矛盾是一鸣和伟明共有的青春经历,离家的冲动,亲情的牵绊,一鸣经历着父亲曾经经历的,回乡寻根之旅的梦境设置作为一个总体的结构收关,非常有意思。梦境的出入似真似幻,对前面一些插入镜头进行了解答,家乡画的符号也完成其叙事功能。

伟明的漂泊感和回家的幸福中的切换,死去的母亲,端上一碗热粥,他说出曾经的遗憾,我想接你们去广州生活。母亲不愿背井离乡,伟明与原生家庭断裂,蕴含整个中国在工业化中迁徙的乡愁,虽然在立意上有些老调重弹,但导演的处理是高级的。

通过梦境中伟明的寻找,见到孩童的自己,记忆中的家和母亲,找到父母的坟地,还有阳光灿烂的少年时的画。

最喜欢的是父与子在梦境中形象的重叠,一鸣在梦境中经历了伟明离开小岛的情节,母亲为他做了新衣。父子俩一个在门外,一个在门内,如同一个镜像,他们都照见了某个时空的自己。导演在影像中与父亲对话,梦境是灵魂最私密的领域,在梦中的角色替换,父与子梦境的交织,有一种温柔,诗意和余韵。

总体来说,伟明寻家的表达,虽然老调重弹,但因为梦境的结构提升了整体的影像感觉,父与子的互文和镜像设置也联通了导演与已故的父亲的精神领域。情节是有一些小问题,伟明离家后会和弟弟丝毫没有联系吗,这正好是整个入梦的支点,在这个细节上应该做出一些合理解释。

永远没有完美的电影,只有完美的观影体验。我们不必对电影这么苛刻,而应该去体味和感知,电影是过去,当下,和未来,关于正在进行的一切。

(ps,家庭录像的设置也非常喜欢,两个时空的并置非常迷人。一家三口在火车上的互动也很温暖,有很多细节都很触动,最近正好定档了,虽然要明年,真的非常推荐去影院看)

0 有用
0 没用
小伟 - 豆瓣

小伟

7.6

255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小伟的更多影评

推荐小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