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型背景的简单介绍,以及剧情走向的个人理解

ducling
2020-10-2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后翼弃兵》(The Queen's Gambit)改编自Walter Tevis在1983年出版的同名小说。很明显,故事受到了1972年国际象棋世纪之战(the Match of the Century)和来自美国的棋王Bobby Fischer人生经历的启发。Harmon的棋手人生,基本就是女版的Fischer。

Walter Tevis(1928-1984)是一名美国的英语文学教授和作家。在退休后搬去纽约市以前,他在肯塔基州度过了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在电视剧中,女主角Beth Harmon的家乡也是肯塔基州。

Tevis出版了6部长篇小说和许多短篇小说,3部长篇小说在60~80年代被搬上大银幕并广受好评,《The Color of Money》帮助主演夺得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The Man Who Fell to Earth》则被多次改编成电影和电视剧,并被评价为最棒的科幻小说之一。

《后翼弃兵》一直是影视改编的热门项目,尽管如此,因为作者于1984年去世,改编之路却十分不顺。在90年代和00年代2次项目失败之后,我们终于能在2020年见证了该剧的成功上映。

1972年的世纪之战,是当年的国际象棋世界冠军赛,来自美国的Bobby Fischer向上届冠军Boris Spassky发起挑战。由于从48年起USSR棋手开始垄断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到挑战发生的72年已经有24年,而且这24年正好是冷战开始并逐步加剧的时期,所以这场冠军赛吸引了来自东西方两大阵营的、远超过往所有国际象棋赛事的关注度。

当Fischer比较轻松的摘下了冠军桂冠之后,在美国乃至整个西方阵营掀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国际象棋热潮。来自商界和政界的关注紧随而来。

由于Fischer的坚持,本场比赛的奖金也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25万美金。从这场比赛开始,由于奖金的大幅提高,职业棋手终于可以完全将下棋作为终身职业,而不是仅仅作为爱好的第二职业。

最终,这场比赛引发的浪潮,将国际象棋推上了国际智力运动之王的王座。

在世纪之战中夺冠的Bobby Fischer,可以说是二战后最离经叛道的国际象棋大师。在棋盘中,他是百年一遇的天才,他被同时代的棋手称赞为“全能棋手”,棋艺风格接近完美无缺,没有任何明显的短板。在棋盘之外,他是个让人很难喜欢的神经质,甚至可以说是个十足的疯子。

作为一个终生争议不断的天才,Fischer的出生也隐藏在阴影迷雾当中。

他的母亲Regina Wender Fischer是波兰裔犹太人,出生于瑞士,成长于美国密苏里州。成年后,她去德国看望哥哥,之后辗转前往莫斯科第一国立医学大学学医,与德国生物物理学家Hans-Gerhardt Fischer相识并于1933年结婚。1938年,他们的第一个女儿Joan Fischer出生。1939年,Regina带着女儿回到美国,而她丈夫并没有相随。1943年,Fischer出生,全名Robert James Fischer。1945年,经过长期的分居,Hans与Regina最终离婚。

2002年,《费城问询报》(The Philadelphia Inquirer)的两名记者发表调查报告,证明Fischer的生父是来自匈牙利的犹太裔数学家和物理学家Paul Nemenyi。但Regina本人一直没有承认过Fischer是非婚生子。

在Fischer的童年,他的生活可谓十分艰难。

母亲Regina在莫斯科的学位并不被美国社会承认,于是她重新读了医护专业硕士,并一直从事医护方面的工作。然而Regina的工资并不足以养活一双儿女,以至于Regina不得不向Fischer的生父Nemenyi寻求帮助,后者于是每个月支付给她儿子的抚养费。1952年Nemenyi去世,Regina甚至写信给他的长子询问,是否有遗产留给Fischer。

1949年,6岁的Fischer和他姐姐Joan一起开始自学国际象棋。

Fischer的进步非常快,以至于到第二年,母亲Regina就试图在当地报纸上发布消息,寻求能和儿子一起下棋的孩子。《布鲁克林鹰》(Brooklyn Eagle)报没有发布这条消息,但是帮忙把Fischer介绍给绰号“美国国际象棋校长”的Hermann Helms。

1951年,前苏格兰冠军国际象棋大师Max Pavey到美国参加表演赛,Helms安排Fischer成为大师在车轮战中的对手之一。Fischer坚持了15分钟败下阵来,吸引了大量观众,其中的一位,布鲁克林国际象棋俱乐部(Brooklyn Chess Club)主席Carmine Nigro,成为发掘Fischer的伯乐。

Nigro将Fischer招募进他的俱乐部,并亲自教导他。成名之后,Fischer给予了Nigro非常高的评价。

1952年,Fischer参加了他棋手生涯的第一次锦标赛,由Nigro在自己家中举办,这一年Fischer刚刚9岁。55年,Fischer加入曼哈顿国际象棋俱乐部(Manhattan Chess Club)。

1956年,他开始参加霍桑国际象棋俱乐部(The Hawthorne Chess Club)的活动,接受大师John "Jack" W. Collins的教导。也是在这一年,Fischer获得了他的等级分(rating),1726。

从56年开始,Fischer开始了他的正式比赛征程。

3月,他代表the Log Cabin Chess Club去古巴参加公开赛,并作为国际大师Norman Whitaker的次席,两人一起为俱乐部赢得了对抗赛。7月,Fischer夺取美国初级国际象棋冠军赛的冠军,在他13岁那年成为这个比赛最年轻的冠军。之后的一系列公开赛,Fischer虽然负于许多成名高手,但也在比赛中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年底,Fischer收到了第三届Lessing J. Rosenwald Trophy Tournament的邀请函,这个锦标赛只邀请12名美国的最佳棋手参加。在这场邀请赛中,Fischer成绩止步于第8-9名,但是却下出了一场“世纪之战”(The Game of the Century),并因此赢得了brilliancy prize。

57年,Fischer以½–1½小负于前世界冠军Max Euwe。5月,他的等级分达到了2231,比去年高出了500多分,并使得他成为最年轻的美国国际象棋大师(master)。8月,他成为最年轻的美国国际象棋公开赛冠军。之后,他受邀请参加美国国际象棋冠军赛,并成为最年轻的美国冠军赛冠军,此时距离他的15岁生日还有2个月。这个冠军也为Fischer赢得了国际国际象棋大师(International Master)的称号,并使其等级分达到2626,全美国第二。

接下来的1年,Fischer为了去莫斯科而努力,主要的阻碍是家庭囊中羞涩。Regina试图写信给USSR领导人,但回信来得太晚。为了筹款,她带着Fischer参加了一个电视游戏节目,得益于母亲成功的运作,Fischer终于拿到了去莫斯科的机票。在莫斯科,Fischer横扫USSR棋手,最后阻止他连胜的是Tigran Petrosian,5年后的世界冠军,绰号“Iron Tigran”。

然而,Fischer的USSR之旅结束得并不愉快。尽管被官方列为尊贵的客人,但15岁的Fischer并不能控制自己的脾气。很快,他的“these Russian pigs”的言论激怒了官方,使得他不得不离开USSR去往南斯拉夫,为参加世界冠军赛做准备。

58年,Fischer通过the Interzonal,拿到了the Candidates Tournament的资格,不过他的第一次世界冠军赛就此止步。

58至67年,是Fischer国际象棋职业棋手的蜜月期,他遨游在各种公开赛、锦标赛和冠军赛中,赢得了8次美国冠军赛冠军,4次代表美国出战奥林匹克大赛。

在此期间,Fischer基本上荒废了他的学业。很可能因为母子对USSR的不同态度,Fischer与Regina的关系也破裂了,后者搬了出去,留下16岁的Fischer独自居住。

到60年代中期,Fischer的职业棋手生涯也开始难以维持。由于多次冲击世界冠军失败,他开始信奉阴谋论,指责USSR和犹太人设计了针对他的阴谋。在棋手职业之外,Fischer的反犹倾向越来越明显,并且加入了宣扬末日降临论的Worldwide Church of God。60年代后期,Fischer多次半退役。

1969年,Fischer决心重出,再度挑战世界冠军。这一次,他成功了,世纪之战后,他终于如愿以偿地成为世界冠军。

但哪怕是在冠军赛的决赛中,Fischer的奇行怪论也多次严重影响了赛程。赛前Fischer的多种不合理要求使得当时许多人都认为比赛根本不会成功举办。在比赛开始后,第一场Fischer负于上届冠军Boris Spassky,第二场他干脆缺席,让Spassky枯坐4小时后宣布获胜。Fischer的缺席激怒了比赛举办地雷克雅未克的民众,他们去美国大使馆门口游行,最终美国国务卿Kissinger电话Fischer才让他返回赛场。

当然,在棋盘之中,Fischer依旧是王者。他基本上比较轻松的击败了Spassky,留下了令世人惊叹的棋艺,证明了他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

返回美国后,Fischer获得了巨大的荣誉。人们视他为击败USSR的英雄,纽约市设立了Bobby Fischer纪念日,杂志封面是他,电视节目邀请他,总统提出接见他,商界向他提出了超过500万美元(相当于今天的3亿美元)的代言合同。Fischer拒绝了总统接见和代言合同,但电视节目和杂志的收益他应该还是收进口袋了。

但是在当时,谁都没有想到,这场比赛会是Fischer最后的高光时刻,甚至也是最后的正式比赛。

Fischer把大量的金钱和精力都投入到Worldwide Church of God的事业中,以至于到1975年Anatoly Karpov向他发起挑战时,他已经3年没有参加过一场正式国际象棋比赛。由于害怕输掉冠军的头衔,Fischer向世界国际象棋联合会(FIDE,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s Échecs)提出了3点条件,FIDE只愿意接受其中的1条。于是,Fischer拒绝参赛,Karpov成为没有赢得挑战赛的冠军。此后,Karpov用余生证明自己的冠军实力,他成为参加过最多高规格比赛的世界冠军。

Fischer的Worldwide Church of God事业由于世界末日并没有到来而破产,尽管这个事业很可能给予他精神动力让他在雷克雅未克取得前所未有的巨大胜利。之后的Fischer沉迷于反犹和阴谋论,对东西方两大阵营都满怀怨恨。

1993年,南斯拉夫邀请Fischer和Spassky举行一场非正式比赛,奖金500万美金。Fischer轻松赢得了比赛,拿到350万美金。但因为此时南斯拉夫正因内战而被美国制裁,Fischer不听劝阻执意前往南斯拉夫使他成为通缉犯,此后他开始流亡生涯。

2001年,Fischer在电台节目中盛赞911袭击,引发全美范围的反感浪潮,因此被美国国际象棋联合会取消成员资格。

2004年,Fischer在日本被逮捕,美日政府为是否引渡他争论了几个月,此时冰岛政府伸出援手,给予他冰岛国籍。此后他一直住在冰岛。

2008年,Fischer离开人世,临终陪伴他的是他过去的棋友。


额,本来说简略介绍一下Fischer,然后主要讨论Fischer和Harmon的异同,结果一写就写了这么多,虽然基本都是抄wiki...

好了,下面才是我想写的正文...

首先两点,一是Harmon有没有精神疾病、如同Fischer那样,二是Harmon是不是必须借助药物才能维持高水平的国际象棋棋艺。

就我个人的理解,我觉得,第一点,Harmon没有精神疾病。全剧中,Harmon只在吃药后出现幻觉,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异常,基本可以排除导演认为Harmon有精神疾病的可能(值得一提的是,本剧的编剧和导演是一个人,Scott Frank,他之前执导过《无神之地》Godless)。

第二点,有一定疑问。在第7集中,Townes劝说Harmon不要用药,并且按照他们的语境,此时Harmon身边是没有药的。我个人倾向于认为,最终战Harmon击败Borgov时,是没有吃药的。

基于以上对Fischer真实人生的了解和我的两点分析,以下是我对本剧在最后2集剧情走向的批评意见。

1.在剧集结尾,Harmon下了送她去机场的车,自己一个走在莫斯科的街头,最后找到一个下棋者聚集的广场,跟一个无名老人下一局棋。从这个开放式结局来看,似乎Harmon要留在USSR?虽然我们从Fischer的例子来看,USSR确实对这些来自西方的大师棋手比较宽容,但我们不应忽视的是,Fischer母亲的USSR背景给他提供了不少方便和保护,而Harmon则完全没有Fischer那样的人脉。随便改变行程?没有KGB跟随?这也太幻想了吧...

况且还要考虑一点,Townes也被邀请到莫斯科了。这难道不是某种程度上的人质吗...KGB不敢对Harmon怎么样,收拾一个小记者还是随便的吧...Harmon真就敢这么随便吗...

2.在第6集后半段,Harmon出门吃了餐饭,点了一杯吉布森纪念养母,看到歌手跟生母长得很像(此处存疑),然后就崩了?就开始疯狂酗酒?这没有道理啊导演。刚才在家Harmon还认真研究棋谱准备比赛呢,这转折也太突然了吧,简直就是导演说此处要有女主崩溃,然后她就崩了...

按说Beth要酗酒,从巴黎回来就应该酗酒了。然后那时正好碰上养父渣男表演要收回房子,冲淡了她的情绪。然后,按照逻辑说,她应该更努力的打比赛赚钱才对啊!我一刷的时候看到这里,还以为Harmon买房子的钱都没凑齐,真是气得想跳进屏幕一巴掌把她扇醒,“小姑娘你钱够么你就在家玩颓废?!”剧集里也确实表现出了Beth有钱方面的问题,不然不会偷高中女同学的那一袋子酒。那这就更难理解了,对不...

3.导演在把Beth打到人生谷底之后,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昔日孤儿院的朋友Jolene。喂,你们不觉得Jolene这个角色的回归,也太天使了么。要钱有钱、要情有情,Beth缺啥Jolene就给啥。啊这...导演你这样拍,是真不怕观众出戏啊...

4.由Jolene的回归引出来的,还有另一个问题,那就是Beth对Mr. Shaibel的态度。按剧集的安排,Beth借完5美元之后,就再也没和Mr. Shaibel联系了。喂,这,这不是忘恩负义么?导演你没考虑过人物形象崩塌么...

综上,把234联系起来,我个人的感觉,这里剧情走向是有点崩的。那我也不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来重新编排一下这一段。

首先,Beth从巴黎回来就开始酗酒。一段时间后,Beth已经喝得天昏地暗时,律师找上门,养父渣男发作要收回房子。OK,这里Beth的应对,和剧集里一样,卖光从前的高消费产物,把钱赔给养父。结清之后,Beth应该干嘛,肯定是继续比赛赚钱啊对吧。但是,因为她这时酗酒,所以她开始在赛场上失误,最终在某一次比赛中因为酗酒而输给一个不那么有名的对手,或者是输给以前的手下败将。

那么这里涉及到一个对职业选手的理解,即,什么样的失败是职业选手难以容忍的。如果按剧集里的表现,按导演的理解,似乎Harmon就是一场都不能输,输了就会自暴自弃,按她的说法就是不能赢Borgov就只能躲在家酗酒。可是这是不现实的啊大哥。职业选手怎么可能不输呢?上面我写的Fischer的历史,那他输的可太多了,对不对。而且吧,国际象棋的输赢,本来就是多次对局中算比分,也就是说对局是肯定互有输赢的,冠军只是赢的最多输的最少的那一个,而绝不是一场不输、也不能接受自己输一场的那一个。虽然剧集为了观看体验,把多次对局改成了单次对局,但导演你也不能改变国际象棋的竞技精神,玩什么一场都不能输啊...

所以说,按我的理解,Harmon输给Borgov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她因为酗酒而输给比自己弱得多的对手。

好,那么现在我们给Beth的坑挖好了,她应该怎么爬出来呢?我觉得,她自己爬出来,绝对比Jolene来天使拯救,要“好看”得多。

具体Beth自己要怎么爬出来,还是以Mr. Shaibel的去世为契机,但是这里要把Beth从来不联系Mr. Shaibel这个黑点改掉。按我的想法,Beth应该会一直联系Mr. Shaibel,当然她不愿意回孤儿院,能理解,但是她可以写信、可以电话啊,对不对。那么她和Mr. Shaibel一直联系,到Mr. Shaibel去世,她应该可以作为最亲密的关系人之一,去帮助组织葬礼。然后在这个过程中,发现Mr. Shaibel的简报墙,遇见Jolene知道她也一直在关注Beth的棋手之路,甚至还可以让Deardorff也一直关注Beth,所有这一切加起来,让Beth幡然醒悟,原来她不是一个人走在孤独的道路上,虽然养母和Mr. Shaibel先后离她而去,但还有更多的人在支持她、鼓励她,甚至是以她为榜样,就像她在肯塔基州锦标赛遇到的那个专门来看她的前女棋手一样。OK,我觉得这一套下来,给的正能量足够了吧,比剧集里安排的要稍微强那么一点对吧。

那么我对剧情走向的改编,到这里结束了嘛,没有~

继续讲一讲我的安排:Beth忙完Mr. Shaibel的葬礼,但是她已经错过莫斯科邀请赛了。于是她奋发向上,闷头猛刷比赛,终于到2、3年后,在世界冠军赛上再次挑战Borgov(这里可以致敬一下Fischer,把比赛场地放在雷克雅未克,或者放在西班牙、葡萄牙、瑞士、瑞典之类的中立国家),然后一场大战,按照Fischer VS Spassky的世纪之战的规格,经典复刻一下。第七集的那些桥段,都可以放到这里。得胜之后呢,Beth也可以像剧集那样,拒绝回美国接受总统接见,而是就地散步,找个路边摊对弈一局。

为什么是2、3年后再挑战呢?因为我希望看到Beth的成长,希望她成为一个成功的职业棋手,一个能承受失败的棋手,一个把下棋作为终生职业的棋手,能够像 Borgov在巴黎的记者招待会上说的那样,“I'll likely die with my head on the chess board”。而至于为什么不把结局设计在USSR而在中立国,上面问题1那里我已经分析过了。

好了,碎碎念完毕,撒花!

42 有用
4 没用
后翼弃兵 - 豆瓣

后翼弃兵

9.1

15552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3条

查看全部13条回复·打开App

后翼弃兵的更多剧评

推荐后翼弃兵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