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石是我的生命,也是你客厅的玻璃柜里换了标签的玩物

此在一刚.avi
2020-10-25 看过

昨晚看过电影节上的《菊石》之后回来看了一些影评,感觉一些作者对这部片子缺乏情感碰撞、剧情乏善可陈的评价非常不能苟同。在我看来,《菊石》非常细腻地描绘了感情中一种美丽的幻象——两种完全不同类型的人,很容易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互相吸引而产生火花,然而一个人却事实上并不能理解另一个人,这种美丽也因而显得残酷和悲哀。

片中凯特温丝莱特饰演的化石猎人玛丽安宁,常年独自在英国南部的海边挖掘化石,对自己的工作充满骄傲又非常拒绝跟人接触。一位客人由于无法忍受妻子夏洛特终日郁郁寡欢的模样,将夏洛特托给玛丽照看一段时间。夏洛特来自伦敦,是一位全职妻子,即使在陪玛丽劳作或添煤的时候也穿着精致的束腰长裙。两个阶层、性格、生活状态迥异的女人,却因为连日的相处而渐渐情愫暗生。逐渐活泼开朗起来的夏洛特给玛丽单调孤独的生活带来了一丝难得的阳光,两人在水里嬉戏的场景甚至几乎是整个影片里玛丽唯一露出笑容的时刻。然而没过多久,夏洛特被丈夫接回了伦敦。正当两个人的故事似乎不再会有下文的时候,玛丽收到了来自夏洛特的信,并迅速赶往伦敦与她会面。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夏洛特兴高采烈地在自己和丈夫的房子里给她安排了一个房间并希望她跟他们生活在一起。

影片开始时,玛丽在沙滩上费尽力气将硕大的菊石铲下来的时候摔滚下去,菊石从岩壁上掉下来,在她脚边摔成两半。结尾处,玛丽被夏洛特邀请到伦敦的家里来,在客厅里看到了夏洛特丈夫从她这里买走的那块残破的菊石。标签上她的名字被盖住了,换成了丈夫自己的名字。夏洛特按照自己的想法给玛丽布置房间、选购裙子,并且自以为玛丽会对这一切安排惊喜万分。玛丽却感到自己仿佛是那块被安放在玻璃柜里的菊石一样,即使是她在风浪拍打的沙滩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辛苦工作的成果,在对方眼里也不过是摆在客厅里供人赏玩的标本——甚至连名字都不配拥有。

事实上,夏洛特即使在协助玛丽工作的时候,也并没有真正尝试明白玛丽的工作意义何在。当玛丽给她絮絮叨叨解释某块化石的特征时,她只会问,这是好事吗?我们继续吗?我们来把它弄完吧。直到离开玛丽,夏洛特都没有脱下过自己繁缛的束腰长裙,换言之她也从来没有真正主动地进入玛丽的生活。影片结尾,当夏洛特说出“我无法忍受想象你天天在那个沙滩上受苦”的时候,玛丽彻底意识到对自己来说是生命的事业事实上是夏洛特根本没法理解的事情。孤寂中的一点意外的温暖,自我放逐的长路上燃起的一丝火光,最终并不是爱情,只是爱情的幻象。

影片试图表达的也并不是人之间情感的碰撞和默契,而恰恰是一种仿佛相爱,却好像永远隔着一层无法跨越的隔阂的无奈。

《菊石》另外一个值得称赞的地方在于它没有把同性之爱作为一种标签化的矛盾点来使用。许多同性电影会尝试表现同性关系在社会中的挣扎,这固然更加吸引眼球,但是事实上也是一种将同性话语的特殊性放大、强调其“不正常性”的方式。相比之下,《菊石》将同性关系作为一种平和的、人类感情的自然表达,只是去叙述一个爱情故事而非一个带有社会性的压抑、抗争、挣扎的“同性”故事,反而让我更加看到了性少数运动的曙光。

37 有用
0 没用
菊石 - 豆瓣

菊石

7.2

25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7条

查看全部27条回复·打开App

菊石的更多影评

推荐菊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