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止痛剂

mmmg
2008-01-30 看过
面对悲凉的世事,我们有积极的道德和消极的道德,龙应台说。前者让我们挺身而出,制止恶的发生;后者,只能默默独居一隅,做自己力所能及,却远不足以改变全局的事情。

也许这句话不能被用来解释血腥气弥漫的《理发师陶德》,但是可以用来解释陶德的三次流泪。

陶德杀了很多人,尸骨堆满了教堂的地窖,而肉卖给了隔壁做馅饼的寡妇,其美味伦敦城里人人传颂。这恶心的事情连寡妇自己听了都呕吐不止。然而,这是明面上的恶心,有很多更蚀人心肠的事情每天都在这19世纪的伦敦城里发生,在阳光下发生,在一切习以为常的人们面前发生。

在说三次眼泪之前,让我们先来看看那时的伦敦。

死亡是常事。穷人家的婴儿被丢弃在垃圾堆里饿死;不会讨好狱卒的囚犯被锁上异常沉重的枷锁困在监狱的一角饿死;由于缺乏麻醉剂,许多病人无法忍受剧烈的痛苦而死去;潦倒的人被迫偷窃于是被绞死……

而与此同时,吃得太好得了痛风的行政官需要时不时放点血来保持健康;穷人眼巴巴望着的面粉还得被当作不可缺少的环节扑在富人的假发上;阶级歧视当然不可缺少。是的,贫富不均,社会不平等永远不会消失,所以不要用“万恶的资本主义”扣在那时候的伦敦的头上,人类总是在痛苦和愚昧中前进,有些令人发指的事情,即使到了有××特色的社会主义,也不会消失。

陶德是个理发师,准确说,是个替人刮胡子兼做假发的。因为那时候的英国,假发才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只有穷困潦倒的男人才留着现在看来很艺术家的长卷发——因为没钱理发。因为替父受过,陶德自幼年起在监狱里呆了20年,学到了不错的手艺,出来后成了伦敦最好的理发师。

自从杀了一个不知廉耻的狱卒之后,陶德一发不可收拾,杀人动机也不一而同:复仇,过瘾,愤世嫉俗……而这些在他确认了寡妇的爱以后变得程序化规范化:他偷窥与寡妇做爱的男人,等他们来理发的时候干掉,大卸八块。

然而他只留过三次泪,大多数都很坦然。因为陶德说:“这个世界我们已经有太多敌人,不要让我们内心的魔鬼再把我们自己逼疯。”陶德还说:“这世界上根本没有地狱,除非我们自己制造一个”。在当时基督教盛行的伦敦,说出这样的话,可见陶德心中的无惧无畏。就像寡妇的前夫看待杜松子酒一样,陶德已经把杀人视为自己对抗这个冷酷世界的止痛剂。

第一次流泪是因为寡妇看见美丽的珍珠项链起了贪心,把人介绍到陶德的店里,好让陶德杀了他拿到项链。陶德哭了,为了寡妇的贪心。在陶德看来,他杀人其实不是罪孽,是帮助世界运转的一种方式,好比套绳索的侩子手。但是寡妇出于微小的私心让一个人的生命消失,确是不可容忍的事情:这反映出她被财富扭曲的灵魂。这个社会上,在乎财富而不在乎生命的人太多了,难道他爱的女人也要加入这个队伍?他伤心了,把项链扔进了河里,像他第一次抛尸一样,恶狠狠的。

第二次流泪是因为他被迫杀了一个年轻警探。陶德救过他,也很欣赏这个小伙子。他有难能可贵的正义感,为小偷疗伤,对职业充满热情。但他无意中发现了陶德的罪行,陶德为杀了他而伤心不已:他让这个世界又少了一个好人。

第三次流泪是默默的,因为他在给一个盲老人理发。他控制不住要颤抖着把刮胡刀伸向老人的喉咙,却听着老人的喃喃自语,夸奖他的技艺而泪流满面。这一次,大概为了自己的职业而哭吧。

其余的时候,陶德都没什么表情,甚至平静的结束了爱人的生命,甚至最后用刮胡刀割断自己喉咙的时候还是微笑的。他已经把死亡作为自己的伙伴,他感到解脱:终于可以离开这个世界。
12 有用
0 没用
剃刀开道 - 豆瓣

剃刀开道

7.6

218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剃刀开道的更多影评

推荐剃刀开道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