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那一夜

心外无物
2008-01-29 看过
金枝欲孽,三个女人—三个贵人,一个男人—孙太医。

在皇帝归来的前夜,如果这三个女人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顶罪,那么孙白杨孙太医今夜便必死无疑。

尔淳无疑是最担心孙白杨的一个,在他为她准备那个香叶荷包的时候,在他为了救她而落水被刺伤的时候,尔淳便已许心与他。而这次,尔淳本是想提醒孙白杨要提防玉莹才约他相会于畅音阁,不想却被玉莹将书信掉包,自己被骗去了文渊阁。玉莹赌安茜良心未泯一定会去阻止孙白杨,然后让皇后的人抓两人于现形,借而铲除安茜,报安茜背叛之仇。

玉莹不了解的是,安茜背负的是杀母之仇,仇恨往往是人世间最毒辣的感情,毒到可以抛弃挚爱,何况在后宫本来就最不值钱的良心呢?安茜当然没有出现在畅音阁,于是孙白杨便被单独抓获。

还是这个夜晚,三人当然都不希望孙白杨丢掉性命(暂时除了玉莹),安茜知道孙白杨是个无辜的好人,她背负杀母之仇,虽不能相救但也不希望他被冤死;尔淳自不必说,她对孙白杨的爱从违圣意不愿献给皇上那个荷包时便已笃定;玉莹此时对孙白杨只是感激的好感而已,所以在陷害安茜未果后,她担心的并不是孙白杨的安危,而是害怕孙白杨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供出来。于是,玉莹决定先送孙白杨“走”。

孙白杨是个聪明人,周旋于阴毒的皇后、心黑的如妃、狡诈的徐公公和众侍美貌勾心斗角的秀女、贵人之中,游刃有余,左右逢源,又不失与人为善,可谓是一个既有心机又不失善良的完美角色。但英雄难过美人关。相信孙白杨接到玉莹约他去畅音阁的那封书信,以他的聪明,他的心里未必会没有疑问,但玉莹两个字看在眼里,便纵是天罗地网,也只会义无反顾。

镜头正对着孙白杨,玉莹带着装有下过毒的糯米糕的篮子出现在孙白杨的身后,一声“孙大人”,白杨微微一怔,并没有转头。睿智过人的他必然已经猜到玉莹此行目的的十之八九。玉莹假惺惺的告诉白杨自己第二天就会去向皇后认罪不会让他再受不白之冤,白杨也是笑而答谢,淡淡一句:听贵人安排。玉莹让白杨吃下那有毒的糕点,白杨叹道:这也许是我能吃到的最特别的糕点了,其实他心里想说的恐怕是:这也许是我能吃到的最后的糕点了。可是即便如此,又怎样,只要它是玉莹专门给我准备的,就算有毒,我也吃的无愿无悔!

“这是冬天,有一些冷 / 但是,如果 / 那一把风是你扔在我脸上的 / 就算再冷些 / 我也愿意~~”

主角没到非死不可的时候当然是死不了的,小跟班来跟孙白杨抢糕点吃,孙白杨当然阻止,毕竟自己可以为情而死,但不能让无辜的人殉葬啊。“不能吃,有毒”,听到这句话从孙白杨嘴里蹦出来,玉莹便顷刻间投降了。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孙白杨此时此刻的温柔又岂是金风玉露、花前月下可比?
试问有个男人肯为你默默地去死,不求任何回报,甚至都不计较你是否知道他是为你而死,这样的温柔,又有谁可以驳的回。

还是这个夜晚,三个女人都在等待,等待有人出来去救孙大人。安茜当然不会先出来,她的爱不是孙白杨,所以这场战役注定她都不会输,如果要死的这个男人不是孙白杨而是孔武的话,那安茜恐怕就会输得无可救药。尔淳和玉莹此时肯定是看不得孙白杨去死的,挺身而出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先后问题。救还是不救,这是一个问题。救,不管用什么借口,都会给皇后落下把柄,轻则日后受制于皇后,重则从此失宠,二人处心积虑才得来今日的地位,来之不易自然不肯轻易放弃。

这是尔淳和玉莹两个女人比忍耐力的较量,或者说比看谁更能经受得住内心的煎熬,忍不住的那一个便输掉了这次战役。寂静的不眠之夜,夜深了,三个女人的房间却都不约而同还亮着灯,等,大家都在等,或者说在赌,赌对方的内心不够强大,赌对方的爱情会压倒理智。煎熬,大家也都在受着,想着自己心爱的人随时都可能丢掉性命,自己却见死不救,心如同刀割一般……

对于玉莹和尔淳来说,这场战役都没有赢家,未挺身而出的自然是赢了这场争斗,但输的却是自己对白杨的那份爱,那颗心,她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可这份爱赢了又能怎样呢,她们毕竟是皇上的女人,就算她们和白杨离得再近,就算她们的心挨的再近,也必然是永远相离而绝不可能相切,这又跟远离十万八千里有什么分别?

这里是后宫,一旦进入这里,你便不再是你自己,一切的善良、单纯、坦白、良心、爱都必须统统抛弃,你若拾不起厚黑、复杂、虚伪、心机、绝情,那你就连生存最基本的砝码都没有。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其实,又岂止是后宫。
80 有用
8 没用
金枝欲孽 - 豆瓣

金枝欲孽

8.9

11346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3条

查看全部13条回复·打开App

金枝欲孽的更多剧评

推荐金枝欲孽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