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郎织女的诅咒

[已注销]
2008-01-29 看过
制服是AV中不可或缺的华彩乐章,仅除衫的过程就要犹抱琵琶欲说还休,对战双方发挥演技的余地很大。与原本制服严整、表情严肃的制服妹裸裎相见,就像偷拍道学家玩3P一样,还没行房就会令人快感如潮。

制服一般都是警察、老师和护士,在犯人、学生和病患面前,都是强势的象征;一旦在肉体上征服她们,成就感会翻倍。和凡人相比,仙人是强势,所以仙女就是制服妹中的极品和九段;能和她们金风玉露是我们凡人梦寐以求的事情,欲仙欲死么。牛郎哥哥就遇到一位名叫织女的霓裳制服妹。

关于这场悲剧,史家有几个版本的说法:有的说织女精于女红,深得玉帝垂怜,看她闺中寂寞,就把她许配给牛郎大仙;孰料织女成了牛婶以后,贪恋床笫之欢,每天睡到过晌才起床。玉帝对此非常不满,就把两口子活活拆散了,用许多细碎的白矮星组成河流,强大的引力使得两人都不敢接近;每年允许探监一次——要是正赶上这天大姨妈来,还不得憋屈死。这种说法和我们的实际生活相似,因此非常不美,仅仅证明了心胸狭隘的玉帝有着明显的恋女情结。我还是倾向于较为流行的版本,一个伊甸园的故事:

在这个中国版的伊甸园里,蛇被换成了一头貌似忠良的老牛。话说牛郎和老牛相依为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得单纯而满足。有一天两位来到某个水草丰美处,躲在芦苇里,偷看河里的女人洗澡。不过和以往相比,本次眼福格外大:这是天上的仙女来下界戏水,而且一次来了七个。玉帝只有这些闺女,是个绝户,由于畸形的恋女情节,对她们看得很紧,不许这也不许那,搞的七个丫头很逆反,所以才偷偷来到人间干出了这等伤风败俗的勾当。老牛突然口吐人言,蛊惑牛郎搞一个仙女玩玩。众所周知,魔鬼的诸多形象中,牛是上镜颇多的,比蛇还要频繁,《魔鬼夜访钱钟书先生》里就提到这一点。于是利令智昏的牛郎卑劣地偷取了织女的内衣裤,然后弄出声响,将其她仙女像天鹅一样惊散,留下了身材姣好的织女不敢出水。

然后他们俩就成了夫妻,过起了日子,牛郎的好日子也到头了。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假如有爱情的话。慢慢两个人开始疏远,由一天三次到三天一次,最终悲哀地变成一年一次的缴公粮。所以我认为,搭鹊桥每年见一面只是个象征,它的指代是行房的次数;鹊通雀,都知道这个字的意思吧。这则寓言告诉我们,就算是仙女,也架不住天天看,何况还在同一个坑里进行五谷轮回。

不过旁观者迷,看到姐姐当年这么拉风,七妹也熬不住了,她选中的倒霉蛋名叫董永。据《搜神记》记载,七仙女也自称织女,我们可以知道她冒用姐姐的名字,是一种模仿,心理上希望自己能像姐姐那样成熟和性感。也有另一种说法,此织女并非彼织女,重婚即使在天界也是一桩丢人现眼的谈资;这里的“织女”就像“孕妇”一样只是个称谓,女同志都可以叫,和“有巢氏”类似,织女表示善于织布的女子。七位仙女除了织布别无所长,她们不愁吃不愁穿,也不愁男人——愁也没有;所以终日里无所事事,只能在织布机上消磨不会流逝的时光;只有每年三月三蟠桃节才能去桃园摘桃娱乐一下。董永遇到七仙女的过程充满戏剧性,丫完全没有思想准备。

故事的开始是董永卖身葬父,这是一个主旋律的开头。守孝期满后,董永诚实守信,赶着去做奴,用以偿还借来的一万块钱。路上他遇到老七,她非常直接地说:“愿为子妻。”接下来的镜头虽然史料没有记载,但我们分明可以看到一个特写,看到董永那张板砖一样的麻坑脸上充满了迷茫和自我否定,口唇半张,目光呆滞,丝毫看不出演技——对于一个守孝三年、穷得连身都没有的唯心论者来说,产生幻觉不是很正常的吗?不过董永居然没有怀疑她是个玩仙人跳的惯犯,可见小伙子实在是够缺心眼的。

整个故事的精彩段落全在这里,接下来发生的乏味至极。后来两个人喜欢在田间地头演唱咿咿呀呀的黄梅戏,一人一句,夫唱妇随,状甚恩爱,主要是用大白话唱给老乡们听,表现自己如糖似蜜的幸福。歌词里面充满了肉麻露骨的“他好我也好”式的做作表演,主题是歌颂爱情和幸福。我们知道,幸福是一种状态,它的其中一个特点就是人会身处其中而不自知;假如整日挂在嘴边上,就很可疑了。因此,可能的解释是,七仙女抛弃了一切来到污浊的凡间,如此沉重的代价,她不能不幸福,她只能幸福才对得起当初的选择。

你可以爱上制服,也可以爱上妹;如果你一旦爱上制服妹,那就遭到了诅咒。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而梦已做得太长太久,不敢醒来。这是牛郎织女在天河两头的诅咒,诅咒每一对华丽光鲜的爱情不得善终。
85 有用
12 没用
天仙配 - 豆瓣

天仙配

5.5

1236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1条

查看全部21条回复·打开App

天仙配的更多剧评

推荐天仙配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