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冲突就是生命的叶兰繁茂》

曾骞
2008-01-28 看过
《生命冲突就是生命的叶兰繁茂》

曾骞

Serpico满脸是血地躺在车上。镜头是晃动的。警局的电话接通,另外一头是个躺在床上身边睡着女人的老头,于是两个老头开始讲电话,还有一些电话也在讲,两个老头看过去都像领导。电话都是和法兰克的受伤有关。像其它所有电影那样,受伤的人不省人事,被送进医院,裤子被脱掉,衣服被剪开,一大群医生按部就班地抢救病人,场面很乱,我看得心惊肉跳,看着我心爱的偶像Al Pacino躺在手术室里,按照我之前对于剧情的了解,按照我还不算太低的智商,推测出,Serpico肯定是因公受伤了。老头继续出现,告诉大家,保守秘密啊。于是,扣人心弦开始了。

影片一开场,就使得我不得不正襟危坐,装模作样起来。一颗严肃的心啊,世间少有,Serpico,意大利和美国一块儿制作,Sidney Lumet导演。Al Pacino(阿尔·帕西诺)主演,犯罪又剧情的电影,这个电影好像也没有多少人看过,或者说,在我认识的人里,向他们提起时,总是得到对方否认的回答。急先锋横扫罪恶城啊。《冲突》,也叫Serpico,本片获金球奖最佳男主角奖(阿尔·帕西诺),最佳影片提名;1973年奥斯卡最佳男主角(阿尔·帕西诺)和最佳电影剧本提名。Al Pacino又一次以大动作的表演,诠释了一个刚从警校毕业的性格耿直的警官Serpico,假莫大的勇气来与身边的垃圾(所有人)作对,承受社会的不公,甚至面临死亡的威胁,最后得了个勋章,带着面部瘫痪,耳聋,低调隐居欧洲。和所有命运坎坷以及充满剧人生的人一样,工作不顺,爱情不顺,爱情不顺之后,导致了工作的更加不顺,一颗严肃而认真的心,分别执着的心,带来了痛苦,带来烦恼,心灰意冷,最后小宇宙爆发,扫扫扫,大扫罪恶城。

Serpico意外邂逅芭蕾舞演员某姑娘,又毕业工作,又开始谈恋爱,Serpico总是带着毕业典礼上的那些教人廉洁秉公的训诫工作生活,总是带着颗纯良的心谈恋爱,小青年,小思想,小动作,小情绪,和运转优良的社会大机器相比,Serpico永远都是个小,老头,领导,同事,都可以捏扁你。人刚入社会都迷茫,还有一丝绝望的成份。警察贪污受贿现象非常严重,小青年觉得生活没多大意思,但觉得希望又有,在前方,于是申请调换部门。所谓天下乌鸦一般黑,黑啊。这个部分黑,那个部门也黑,他看你不顺眼,他他他也看你不顺眼,Serpico从小女朋友那里学来的芭蕾,在办公室里跳,只要有人看你不顺眼,你跳芭蕾舞,就也会有人看你不顺眼,Serpico边跳边进厕所里,一个猥琐的同事正在偷看对面的某女换衣服,Serpico很有可能心中在说,我操。操也没用,领导进来,看到两个男人挨在一起,阴差阳错,估计也是Serpico八字里的一个神煞,领导抓他,不抓他,Serpico被拉到厕所里,看啊,这是什么,你告诉我,你们在这里干什么。GAY。Serpico变成了GAY。有人说你是GAY,就会有人认为你是GAY。周围的人诋毁你,鄙视你,身份变了,性取向变了,Serpico依然还是愤怒青年,这个已经开始留胡子的小屁,在这个被挤兑的环境里,终于要爆发了。当然,爆发得具备爆发的条件,第一条件,情绪的酝酿已经成熟。

这段戏为Al Pacino 量身而做。Serpico 在屠宰场线人的口中得知一个意大利高利贷债主Rudy Corsaro 的行踪,于是跟踪并将其抓获。在送到警局之后Serpico 发现,由于 Corsaro 曾贿赂过局里的很多警员,以致他竟然在警局办公室里和警察们称兄道弟。对于 Serpico 配合检查的要求 Corsaro 竟然回以不屑的一笑,于是 Serpico 大声叫骂着,狂怒的冲过去,将他推翻在地,又捡起来扔到墙角,像疯子一般劈开他的双脚,把他的裤子扯成烂碎,将口袋里的赃款甩得满地,然后一把推倒在笼子里,并用大锁锁死,之后,他似乎舒了一口气,回到了办公室,顺手把一个木椅子扔到了一个Dirty Cop 脚上,然后又像疯子一样把椅子摔个粉碎。就在这时,Serpico 收到了Corsaro 的案底,并把它在每个警员面前展示了一遍,说道:"It's about your pal, Corsaro.Yeah, read it,read it! He did 15 years,you know what for? For killing a cop! He's a fucking cop killer!"

天底之下,大体相同,因此梦碎。Serpico不停地换部门,发现每一个警局都比上一个更加腐化。Serpico选择自己不受贿赂,也不干扰其他人受贿的方式,但周围的同事的怀疑你,并且这种怀疑逐步加深,导致了Serpico和其他警官之间的多次严重冲突。这就是世界的逻辑。世界的逻辑告诉你,你的路上之能孤独一人。跳芭蕾的姑娘和别人结婚了。孤独的Serpico坐在后花园里,看着邻居美女穿着工装剪花朵,Serpico招呼对方,情情爱爱的事情就是这样,一点都不复杂,想搞的人总是会尽快地搞在一起。搞在一起之后,就住在了一起。生活总是平衡的,没有人会给了你痛苦,又剥夺你爱情。但邻居美女,却没有想到,自己和一个正在走向绝望,小宇宙已经逐渐萎缩的男人生活在一起。尽管Serpico尝试求助于警督和其他政府部门,却发现政府内部除了推诿扯皮,就是"地方保护主意"和"官官勾结",互相掩盖罪行的现象。另外,当检察组开始调查警局内部的贪污内幕时,他又出面作证,因此更陷入危险之中多次申诉的失败和同事们对他的敌视使他再也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无奈中,把猛料报给了纽约时报。在最后一次行动中,他不慎被挤在罪犯家的门缝里,在这样危急的时刻,同行的两名警官选择了袖手旁观,致使Serpico 面部中弹。子弹在颧骨上打出了一个孔,这个镜头让我从板凳上跳起,心脏也跳起,命运啊,残酷啊,Serpico倒在血泊里,于是,电影开头的那个镜头回显在脑海中,血,闭的眼,凌乱的头发,总之,是一个受伤的人。我的偶像Al Pacino生死未卜。

有时死比活着痛苦。Serpico的事迹开始被认同,被报道,和所有那些垃圾媒体的主流报道一样,一个只是本真良心真实生活的人,开始被神化,被吹捧,Serpico 心中清楚,丫的扯就扯吧,我继续我的生活。可Serpico 哪里还有什么生活。那位邻居美女早已经离他而去。和所有所谓的爱情一样,一个女人的爱,带着自私,她们想要安稳的生活,想安全地过日子,白天做早餐,晚上做爱,白天让老公用扯送孩子去学校,晚上给老公和孩子吃过的盘子滴上洗涤灵,用抹布清洗,好日子啊,美好的日子啊,Serpico 你这么忧郁,我怎么可能也忧郁地和你一起忧郁呢。八字不和,只有分开。Serpico 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命运。命运就是命运,知道的人知道什么是命运,不相信不知道的人,就不知道什么是命运。

当Serpico 手中握这勋章的时候,疑问来了,究竟是因为我面部中枪抑或我只是诚实而得此勋章。Serpico 的心中,答案自然是后者。孤独的人始终孤独,孤独是种常态,孤独是人生底色,Serpico 在打好了包的房间里晃荡,他的父亲,坐在沙发上,房间空荡,这个老人的身后是一排书架,那些曾经的生活,枯萎了的生活。Serpico 悲伤的口吻,告诉父亲,或者是在告诉世人,耳朵一边已经聋掉,面部部分神经已经瘫痪,还有些其它的毛病,这就是剩下来的。作善的人也许一生也难有善报,作恶的人也许一生都有善报。但却不能因此而不信因果。坐在码头的Serpico 神情忧郁,和所有经历了沧桑的人一样,他的表面平静,非常平静,也许有可能,也许有机会,我就想把因果这件事告诉Serpico 。不管他信或不信,但Serpico的福报实在是太少了。最后的那个镜头,慢慢地向后移动,他和他的狗,他继续着那副嬉皮的扮相,身后是船身斑驳的邮轮,Serpico去欧洲了。也许在那里,他会再次有美丽的某女再次他,等到柔情到最后的时候,他将再次回忆起那些曾在美国的故事。

2007,12,某日
23 有用
4 没用
冲突 - 豆瓣

冲突

7.6

259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冲突的更多影评

推荐冲突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