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实与踏实

舊雨
2008-01-28 看过
是挺后知后觉的,以前看过,最近才买回来,然后一直放着。
看电影也是需要挑上一个时间或者一种心情吧。
例如阴天就不要再听悲伤的歌,有了伤口就不要再往上面撒盐。
这个片子叫《逃跑新娘》,周日晚上看的片子,那时已经微微露出曙光,我知道,我在等待天亮。
就不说对理查.基尔的喜欢了。就像不会用语言去描述那个大嘴女人的美。有一种女人的美,是需要静心去看的,女人欣赏另外的一个女人,是因为她可以更确切的看到她的美。
他在里面扮演的角色是一个专栏的作家。前妻是他的上司,由此而来的尴尬可想而知。所以时常去酒吧解闷。她是一个乡下的独自经营五金店的年轻女人,曾经三次和准新郎走上红地毯而最后逃婚,是因为恐惧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不得而知。
他写她,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一直对女人颇有微词的他当然不放过任何的机会冷嘲热讽一番。
她自己逃婚,是真的因为恐惧,还是如他所说的:不过是以打倒男人并且看着他们的狼狈样子而高兴。
所有的为了两人聚首的条件都准备好了。故事由此展开。
如果说对一个人产生了好奇的心理,是否已经说明至少他们已经开始关注对方。
他去到马里兰州,那是一个乡下的地方寻找答案。
她独立支撑一家五金店,不过是因为当初所学的专业所需,或者是为了更好的增加家里的经济收入?
她和自己的朋友说,我根本不会在意这些。由此,表现得毫不在乎。她不在意别人对她的议论,取笑或者关心的询问。但是,在他过来寻找的时候,她分明是慌张的,一直低着头不敢抬头去看,直到没有办法可以躲藏。
他一步步的帮自己寻找答案,通过各样的途径。但是,答案,重要么。在他看别人看得非常清晰的同时,别人看他亦然。
他的工作因为那个叫做玛琪的陌生女人丢掉,不过是因为他的这一篇稿子。是会伤自尊心的。伤自尊心最重要的因素不过是因为他的上司——他的前妻。
你凭什么不相信我。他说。失去了婚姻,但是感觉曾经熟悉,就以为发生任何事情的时候会以彼此的感情和熟悉信任度拿得一点的分数。
但是,对前妻来说,那是两回事。
所以玛琪问他,那你为什么和她离婚呢。
他怔住,然后无奈的笑笑,是呀,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没有答案。
玛琪亦是如此。
她以为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理解她,她把自己的心扉坦率的打开让人去看去摸。她和第一个逃婚的准新郎说,我伤害你了吗,一定没有的,是吗。
那时艾克正在全面调查她的情况,她惊慌失措,无处可去,就跑到教堂,还是找回第一个逃婚的准新郎,那时,他已经当了牧师,往事已经开始遥远。
她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的烦恼痛苦。她说,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可能伤害过你,但是,都忘了,是吗。
他沉默,说,忘了。这样的一个女人,即使恨,也恨不起来。这是他心里真实的感受。但是最后他亦说,请你下次过来祈祷,找另外的一个神父可以吗。
才知道原来是伤害得挺深的,即使不恨,但是心里会有创伤。玛琪怔怔的,好长时间才轻轻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明白。
玛琪有几个自己最好的闺中密友。
年少时候的初恋情人是一个优秀的垒球手,后来和最好的闺中密友结为夫妇。
每次在感情接近很好的时候有种患得患失的惧怕感觉,即使不知道惧怕的原因是什么,最后总是分手了事。到了长大,干脆逃婚,长长的红地毯,差几步就可以完成一个仪式了,但是就是没有办法真的闭上眼睛走过去。
是不知道原因的,也没有答案,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所以她仍旧自如的和他们继续做朋友,用她的方式,去看乐队的比赛,看垒球比赛,并且为他呐喊助威兴奋不已……她一直用自己的方式。
艾克说,你,这样的兴奋的表达自己的感情,她呢。
终于给人一棍子打醒。她说,我只是自己兴奋而已,仅此而已,不代表什么。
她问自己最好的朋友,每次在赛场上,我们这样,会给你伤害吗。
最好的朋友沉默不答。
最好的朋友,相互之间的熟悉度其实有个限度。不管是否真的在乎,但是她这样的天性,亦真的会让人紧张。
就像艾克说的。你知道感情吗。感情有时突然而来,是因为你的吸引力,而吸引力,时常会让人判断错误。
她天性开朗,表达方式直接明朗。
她样子甜美,身材高挑。微笑的时候迷倒不少的男人。而且容易让人接近。
但是,你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得而知。艾克说。
你知道自己要什么吗。你和神父在一起的时候,你喜欢吃椒盐鸡蛋。你和昆虫学家一起,你喜欢水煮鸡蛋。你和乐队手在一起,你喜欢炒鸡蛋。现在更干脆,你喜欢吃蛋白了。
那时玛琪已经彩排她的第四次婚礼。和一个喜欢登山的队员。
你真的喜欢登上喜马拉雅山吗。艾克问她。你一直在迷失你知道吗。
其实,迷失的何止玛琪一个人。
这么多年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和前妻分手,感情也挺好呀。答案寻找多年始终未果。
可是,就像玛琪一样,他关心过自己的妻子吗。他有像对待玛琪一样仔细的研究过探讨过关心过前妻内心的想法吗。
十二年以后,两人已经离婚多年,重新平静的坐在一起弹琴。
他说,对不起……我们……我以前没有关心你。
眼泪充满前妻的眼眶。那时已经没有埋怨和责怪了,早就没有。
即使分开,不过是希望给对方各自更广阔的空间吧。
但是,因为终于找到了答案,内心更加释然,仿佛终于可以在阳光下自由快乐的呼吸,两人终于可以重新相处——是不可能重新在一起的,宽容,原谅,理解不一定代表回头去看,但是心里至少没有遗憾,因为都想对方过得那么的好。
玛琪一直寻找一种内心的安全感。
父亲是一个酒鬼,常常流连在酒吧喝得大醉然后需要她把他塞进车里带回家。
母亲很早就离去,家里多年来都需要她一人去支撑。
对婚姻的恐惧,很早就开始的吧。就像他父亲不能忍受自己有一个如此任性的女人,但是换言之,她亦不喜欢自己有一个这样的父亲。失去母亲的家庭,让她更早独立开始的同时,还带给她什么?安全?归依感?
她很怕面对很多人,尽管在人群里在朋友面前笑声朗朗。
她通常说很多的话,是为了掩饰什么吗?内心的孤独,恐惧?抑或是对以后的恐徨。揭下所有的面具,疲累的面具,她不过是一个时不时迷失在孤单世界里的孤独小孩。
很多人向她求婚,浪漫的,动人的,好听的,形式特别的……
但是,对婚姻的恐惧,不是婚礼的过程,而是结婚以后的日子。
然后呢?然后就一直那么好么。这是希望,但是,同时亦不现实。
艾克说,我以前求婚的时候,我是这么说的:我知道,我们的日子并不可能一帆风顺,我们也许会一无所有甚至贫苦交加……但是,我亦知道,如果我不去照顾你,将是我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
这是他们以前结婚的时候艾克对妻子的表白。
答案是什么。
答案就是内心真正的声音。
当两个人都有了相同的答案的时候,就会自然走得很近。
不需要盛大的婚礼,不需要旁人的祝福,不需要亲人的观礼……
不,这些都不需要。
婚姻最终可以延续下去的方式其实是非常单一的吧:沟通、理解,宽容。
 
24 有用
0 没用
落跑新娘 - 豆瓣

落跑新娘

6.8

2303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落跑新娘的更多影评

推荐落跑新娘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