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比起《童年往事》差在了哪

不得不换的网名
2020-10-16 看过

近年影视圈出现一种怪现象,青年导演伴随着电影节的普及如雨后春笋般频频出现,各类惊人之处女作层出不穷,反观获奖影片片名更是玄学大赏。《路边野餐》中讲的不是路边,更没有野餐,《大佛普拉斯》实际上是因为怕重名所以加上了PLUS,《八月》只是因为八月是九月开学月份的前一个月。

路边野餐海报

能够在青年导演的作品中看到急于成长起来的迫切,同时,也有掩藏不住的浮躁。当一个老人七十岁,他坐在儿时玩耍的垛草边上,他回顾一生所得到的感受,终究是一个人生还未过半假装成熟的青年所得不来的。青年可以学习他外表的沧桑,却学不到他那颗充满深邃的自省的心。看《八月》的时候,难免会让人以为这就是导演本身的童年往事。

最快乐的时光

《八月》,讲了小升初考试以后的小雷,在这个燥热的暑假里所经历的家庭,与国家大事。那一年,国有单位转型父亲丢了原有的工作,外婆生了一场病,三哥进监狱,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粉墨登场,街头混混,酒馆女老板。有一天,父亲离开家去随剧组拍电影,家里剩下了自己和母亲。父亲寄回来的录像里,他穿着绿色军大衣在戈壁上忙碌着转场,竟没有时间向着镜头说一句话。

故事很简单,每一个人物像匆匆在便签纸上描摹出的小像,没有赘笔。父亲的人物形象打磨得尤为精彩,一个爱看《出租车司机》的男人,经历了失业下岗,一无是处,却永远“不愿低下那高贵的头颅”。他与现实的挣扎表现得最明显的段落就是独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打拳,每一拳都仿佛用上了浑身的力气,直到自己气喘吁吁,才最终停止。与生活的斗争,总是以人的失败而告终,这是不会变的。Travis多么渴望证明自己的价值,他想要证明自己经历了越战以后,他不仅被国家需要,还被一个独立个体的人所需要。这种渴望,何尝又不是父亲内心中期盼的。

出租车司机(马丁斯科塞斯)

不难看出,在导演风格上,导演也有意向台湾电影新浪潮所靠拢,大量的充满了凝视意味的固定机位长镜头,大量意义不明的空镜头的添加,以及克制手法拍摄出的人物内心伤痛感。在此,就不得不重新回顾一下侯导的封神之作《童年往事》。《童年往事》的编剧虽是朱天文,但这却是一个紧密贴合导演自身,甚或可以成为自传的电影。

他讲述了少年阿孝咕的少年时代,父母是从大陆迁来台湾的,祖母对故土魂牵梦萦,父母由于外来的身份,在此处也处于尴尬的境地,阿姐因为要分担家庭重务没能上大学,成了一生的痛。到了阿孝咕,则完全没有了故土意识,他心中所想,不过是觉得祖母喊着自己的名字给自己在伙伴面前丢人。父亲去世,姐姐出嫁,祖母去世。祖母死去时,由于发现过晚,四兄弟让祖母的身体下长了蛆虫,这时,阿孝咕意识到,自己对童年的感情,原来是一种无尽的忏悔。即便是最激烈的情感,侯孝贤导演也是用极端克制的机位与镜头运动拍摄,仿佛就是要把沉重,最悔恨的情感摆在你面前,让你只能去感受,去消化,无处遁形。

原著中最印象深刻的一句话:“直到现在,阿孝咕常常会想起祖母那条回大陆的路,也许只有他陪祖母走过那条路。以及那天下午,他跟祖母采了许多芭乐回来。”

祖母童心大发,在故土面前,谁还不是个孩子呢

祖母那条回大陆的路,走了一个下午,事实上,那条回大陆的路,台湾同胞已经走了几十年,至今,仍然未找归途。这就是《童年往事》深刻之所在,仅仅这一点,就决定了它与《八月》二者必定有差。

回家的路

《八月》似乎也是将人物置于特殊的历史环境与时代,国企改制,工人下岗。但是观众并没有看到这一系列变革给“我”带来的影响,“我”的成长如何体现出来。将镜头聚焦于父辈,这就只能是父辈们的故事,一个历史的变化,对一代人,又一代人生命历程产生的影响,我认为这才可以叫做时代挽歌。

1 有用
0 没用
八月 - 豆瓣

八月

7.1

3402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八月的更多影评

推荐八月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