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队的夏天》是个笑话吗?

陶小啕
2020-10-13 看过

看到大张伟在绚烂的舞台灯光下唱起《我的深情就是个笑话》,那一刻感觉他有点像BoJack Horseman

碎嘴,满不在乎,内心悲凉。

与事业和人生都坠落谷底的BoJack Horseman正好相反,大张伟是红红火火的一线男艺人。

他在花钱乐夏的《乐队的夏天2》里贡献了一个又一个机智的反应,小狗熊云朵和玫瑰花的浪漫,以及他说很难去走心的真诚。

然而在决赛的开场秀,那个被活泼吵闹设定好的大张伟,安安静静又轰轰烈烈地走心自嘲了一次。

那个总是嘻嘻哈哈逗你笑的人,突然在你面前流了一滴泪。

虽然《乐队的夏天》这个综艺节目没有摇滚二字,你也不难看出它碰瓷摇滚乐队的企图。第一季看了一集就弃了,实在接受不了用一种水分很重的投票方式,来给不同的音乐排名的竞技形式,以及马东顶着的发型和他的音乐白痴人设。

还是更喜欢看聪明的马东。

《乐队的夏天2》这一季它更明目张胆地把魔爪伸向了摇滚乐,那些乐队里恰好有我爱的木马,还有一些关于青春的回忆,所以从头看到了尾。

赛制更像选秀了,乐队们看起来很乖,舞台很美,粉丝打投可以来得更猛烈点,让我有些恍惚是不是在看新的idol诞生。

直到五条人破坏了安排好的脚本,他们临时改换表演曲目,他们妙语连珠,他们格格不入。蝴蝶的翅膀扇动了一下,他们反反复复被淘汰,又一次次被投票捞回复活,像极了一个曲折的英雄故事。

那首用海丰方言唱的《道山靓仔》应该没几个人听懂,但仁科的“金句”被记住了,并因此而出圈变成了“流量”。

对故乡满满深情的颠沛小镇青年火速成了热搜里的笑料。

并没有人关心,他们到底唱了什么。

同样被舆论包围的还有张亚东,如洪水般的谩骂和嘲讽。

这是属于这个时代的残酷,你可以一夜成名,也可以一夜名裂。荒唐得像一个笑话。

看了《十三邀》里的张亚东,他向往理性却囿于感性,他用物质来填满自己又害怕空虚迷茫。纠结的人生或者源于童年经历,他言语中不时会提起,幼年的见识匮乏和贫穷,是一个无法被修补的黑洞。

他也讲起,曾经在绿皮火车上站7个小时,只为了来北京买一盘磁带。那种高兴可以是一年。而现在,“再怎么开心的事,也就是一会儿。”

想起在我的十几岁,因为迷上了朴树,看到他采访里提到的摇滚乐队,也想找来听听。

我家在一个不怎么发达的四线城市,音像店里有整整齐齐一排排的港台流行乐磁带,角落里能找到一些摇滚乐和国外的磁带。一张正版磁带的价格最便宜也要10块钱,没什么零花钱,就把吃饭的钱省下来买磁带。

那时候跟闺蜜商量一人出一半钱,这样就能买更多的磁带交换着听。我们在音像店门口用掷硬币的方式在两盘磁带里做选择,最终买了花儿乐队的第一张专辑《幸福的旁边》,一整张专辑的歌,歌词很押韵,曲调很上口,是一个稚气未脱又骄傲又敏感的少年啊。

我爸不知道哪里找的盗版磁带渠道,他会帮别人买一些,有时候我可以搭上这趟黑车买上一两盘磁带,不敢相信盗版的摇滚乐磁带比正版的还要多。

在同学们传看着大嘴鳄鱼标志的流行歌曲杂志《当代歌坛》,我从新开的音像店里找到了《我爱摇滚乐》,每个月的新刊总是要等到下一个月才能买到,但一本《通俗歌曲》也没买到过。

后来慢慢磁带换成了CD 可是跑遍城市也买不到一张打口碟。家门口也有了网吧,打开台式机开始按小时计费, bbs百花齐放。

直到上大学到了二线城市,才第一次摸到了打口碟,第一次去livehouse看演出。那些书本文字里的抽象知识,终于慢慢变成有声有色的画面。何其幸运,第一次看演出遇到了从火热的朋克之城武汉来的麦颠,他送给我一本他做主编的朋克杂志《Chaos》 那是一本外观不精美但信息量极大的杂志。

那是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摇滚乐对于我来说,就是一根绳子。抓着这根绳子,缓慢地从井底爬出,一点点看到天空的广阔。那些动荡的历史,那些才华横溢的年轻人,那些影像诗歌艺术作品,拼凑出这个世界的斑斓。摇滚乐也是一个盒子,收纳了年少的情窦初开,哀怨自怜,狂妄骄纵。

它还应该是武器,是手术刀,是盛放的焰火。

它可能曾经是,又从未是过。

之后的时光日新月异翻天覆地,我去到了一线城市,看了各种livehouse演出和大型音乐节,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纸媒死了CD变成了数字,高铁取代了绿皮,距离不再遥远,高墙也可以翻越,一部手机存储得下整个世界。

寻找和得到的快乐,灰飞烟灭,自己也忙忙忙碌碌浑浑噩噩走到了中年。

作为一个中年人,肯定不是《乐队的夏天2》的目标观众。看到那些乐队登台,似乎回到了好多年前,那些技术不完美的表演,那些有瑕疵的粗糙歌词,那些又丧又美好的青春。

那些是中年人才能看到的粉色泡泡,它们真的打动不了年轻人。

在livehouse里见过很瘦很瘦的边远,他一直在喝酒,一边唱歌一边喝酒,最后醉倒在舞台上,他就是唱着歌的布考斯基。20岁出头的关铮,是一个绝美的少年,笑起来腼腆羞涩。

站在综艺节目舞台上的他们,鲜艳又清醒。

而木马把曾经幽暗深邃的歌改编得宏大而华丽,也许是经历岁月和解后的温暖,也许是为了综艺节目而做的改变,确实更适合节目里光彩的舞台。

想赞美《马东是个大坏蛋》,一首含蓄的黑色童话,马东也绝非马东。

很喜欢他们改编的《后来》,把小情歌唱得磅礴有力且多情,那一句“你是否还记得我”在我脑中久久回荡。Pink Floyd和where is my mind藏在了歌里,离开多时的鼓手胡湖重返舞台,都是令人惊喜的彩蛋。

不得不提那首著名的《舞步》,尽管歌词已经面目全非,尽管唱完木马就被淘汰了……

想起声音玩具《请问哪里才能买到晶体管收音机》里的一句歌词,

“无论世界变,我们依旧会记得,第一次感动的那首歌”

节目中印象最深的两个段落,一段是野孩子拒绝了节目组提供的“国风”歌曲,演唱了《竹枝词》然后主动退赛把名额留给了年轻的Hyper Slash

头发花白的民谣人们,歌声停止优雅离场;舞台上留下了燃炸酷炫的年轻人,他们哭了。

另一段是马东对仁科说,你别把话筒带走了,然后仁科模仿了警匪片里的经典投降动作,举起手把话筒缓缓放在了舞台上。

我真是爱极了这狡黠顺从的一幕,想起了那只发酸的拖鞋。

朋友问我,你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在听什么歌吗?我说不知道。

看他们在各种帖子里讨论哪场的表演好看,哪首歌好听,哪首歌难听,哪些人适合组CP,哪些人适合泥塑,以及

哪个人真的很好笑。

这个时代明明很丰饶,我们却贫瘠得只懂娱乐。

实在是一个笑话。

0 有用
0 没用
乐队的夏天 第二季 - 豆瓣

乐队的夏天 第二季

7.4

4624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乐队的夏天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乐队的夏天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