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得到的爱情

张樾
2008-01-2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当你还在我身边,我就开始怀恋,因为我知道你即将离去。
                                                   ——米兰•昆德拉

《Once》是一部小片。关于歌唱爱情。
我是个很势利的人,如果不是我喜欢的导演的作品,我个人一向是很拒绝这种文艺非常的小制作影片的。但是,故事是在都柏林发生的——这个如今我人生旅途中的小站。我知道,这个铺满了五线谱的城市的爱情绝不会被演绎的波澜壮阔,这个城市狭小的只容得下吉他的和弦,钢琴的伴奏以及小提琴的颤音,然而即使是这些,却也是我不曾在这个雨水连绵的季风城市里感受过的。
一个人在都柏林北郊阴暗的公寓里独自看完,之后觉得疲倦倒头就睡。因为我知道,第二天的清晨,我还要拖着一个长长的胡佛牌电动吸尘器,在一家大型跨国公司拥挤的厨房里挥汗如雨。
对于我这个传统的都柏林清洁工来说,用胡弗牌电动吸尘器来引出爱情,十分理想主义,十分铿锵有力。
我知道吸尘器工作时巨大功率发出的噪音无法同男主人公深沉的嗓音相比,但嘈杂总也好过寂静的冰凉。这同时也让我知道了现实残酷:在都柏林的街头,不经意间你总会目击到街头流浪歌手大声唱歌,不经意间你总会发现自己的钱包被摸走后猴急的直骂FUCK。
影片有些画面的镜头很摇晃,场景处理上来说也算不上清晰和简洁,焦距变化十分频繁。似乎有人并不想让我看清,只想让我听。
他说,你听,那是爱情。

我听到了。那当然是爱情。

影片中的那个捷克女孩的出现仿佛就是一个穿着暗灰色呢绒外套的巫女,骑着那由扫帚经过科学改良而成的电动吸尘器。
她不算很漂亮,却有一种很迷人的气质。东欧人的棕褐色的头发给人以不察觉的朴素阴郁。就如同都柏林这个不算大的城市给我的感官一样,这个肤色混杂的海边小城,对于个子中等,相貌平凡的我,也算的上很好的藏身之地。
只是我不曾遇到这个在寡妇街上向行人兜售玫瑰的捷克少女,或许是因为我不会唱歌?
黄色的双层公交车的上层,两千美元一个周末的录音厅,傍晚的温馨的歌唱聚会。四处都弥漫着音乐的气息。或许还有那无法准确定义的爱情。在都柏林冬天带有极夜性质的短暂白日里,阳光清透的时刻永远不会太长,有时候不得不寻找一些东西温暖自己。

音乐。爱情。Either or Both。

于是他们一起唱歌,唱他的歌,唱他的那些附着着疼痛回忆的歌,唱他写给她而不是她的歌。

          If you want me satisfy me
     Are you really sure that you believe me
     When others say I lie
     I wonder if you could ever despise me
     You know I really try
     To be a better one to satisfy you
         for you’re everything to me
     And I do what you ask me
     If you let me be free

背景里有电子琴的拟声。喀嚓,喀嚓。似乎是冰融化的声音。
那个夜晚,从Londis出来的女孩穿着睡衣,在黑暗的街道上行走,她在唱着这首歌。别人故事里的旋律,摇晃的却是自己的有些干燥的心。她脸上的表情让我心动。
后来我知道了,Noor-ho-tebbe。捷克语:我爱你。是这样说的。带着St.George海峡湿润的海风气息。
那是影片中很少没有配乐的画面,却是最美丽的歌词。
女孩的理性让她清楚,吉他和钢琴看似默契而隐忍的爱情之间,并不是只有英语到捷克语的距离。
他追问,却没有坚持下去。他的嗓音低沉而浑厚。他会唱歌,却没有足够的敏感,他无法理解那个女孩心中的徘徊,权衡和小心翼翼。

当你还在我身边,我就开始怀恋,因为我知道你即将离去。
另一个捷克人早就猜到了这样的结局。
Noor-ho-tebbe。或许我并不是为了挽留你,只是为了安慰我自己。这几个短促的捷克单词,仿佛乐谱中最不被注意的音符,我轻轻的唱起,带着仓促而成的旋律。

我为他遗憾,他去找的女人在电话中语气并不热烈,甚至在他说完之后便立即挂掉了电话。
歌声停止,他那所谓真实的爱情,离开了音乐,瞬间变的不那样热情,不那样动听。
最后,男人买下那架钢琴,送给女孩。在长方形的落地窗里,捷克女孩和钢琴的构图极具柔性美,最后的画面,让在音乐的忧伤里滞留许久的冬日暖阳终于发出了沉沉的光。

Take this sinking boat and point it home
We have still got time
Raise your hopeful voice
You had the choice
You made it now
          
男人写的歌。You had the choice。
曾经,其实男人有过选择,音乐或者爱情,捷克女孩或者伦敦情人,飞往对岸的播音737或者留下来继续修他的胡弗牌电动吸尘器。
即使男人最终没有收到那句我爱你。我想他早已体会。是的,he made it now。他注定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无法改变的时候,我们往往把责任推给命运。
飞机起飞了,天空中,云上的上帝用滑片轻轻的拨动他那把巨大的民谣吉他,他对继续在这个城市里奔波的我说,你听,那个声音,是爱情。

http://vincentzhangyue.blogbus.com/logs/15215874.html
82 有用
4 没用
曾经 - 豆瓣

曾经

8.3

25985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8条

查看全部28条回复·打开App

曾经的更多影评

推荐曾经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