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道教、音律、剑道、清谈会,和中国古代文人“自觉”的精神审美

念婳婳
2020-10-10 看过

写完这个标题,我自己惊了。

看个古装偶像剧,竟然产生了查阅资料书籍的冲动,恍惚间以为在写论文。问题是,我一天文科的学位都没有修过。

《陈情令》最独一无二的地方,在我这里,就是它头一次认真地把“精神”、“审美”、以及“精神+审美”作为一条从始至终的重要追求贯穿在一部大众消费和娱乐的电视剧里,把我们埋伏在中国人心底深处关于美、关于爱、关于精神追求的这些已经快消失的古代传统通通激活和唤醒。

最震惊的莫过于《蓝氏家规》,经历过含光君蓝忘机2次修改和增删,到剧终的时候,已经修编到了快5000条。它规定了生活里甚至出、行、吃、喝、修为、修行、品行、人际关系、礼节等等涉及到生活的每一个方方面面的行为规则。

说白了,就是培养“君子”的系统教育的官方教程。

而蓝家,是这套教育体系的最大开发者、执行者和推广者。

于是,故事的起点从这里开始,从世家公子,天下修士都要参与的蓝氏听学开始。

世家子弟,受最好的教育,肩负最重的胆子,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要做的就是国之重器,为天下苍生的福祉奋斗终生。

原著《魔道祖师》给了一个好故事。整个故事的架构有一个坚若磐石的精神基石。用马斯洛需求理论来解释,就是它直接指向自我价值的实现,而且是最高级别的自我价值,不是为己、而是为人。

而两个主人公魏婴魏无羡、蓝湛蓝忘机则是这个精神最大的拥护者和捍卫者。

这杯青春热血,敢为天下先;君子修为,以身作则,自己就活成艺术品,披上了绝美的耽美题材和修仙出世的酒让我这个观众喝得特别上头。活成这样,真的不枉三生三世。

自问既做不到魏无羡完全不顾自己,为亲人、为弱小、为苍生、为天下可以舍身忘我、永不放弃;坚持初心、不问结果;也做不到蓝忘机,恪守规范,清高自律,为诺言、为信义、为信念、为知己可以反叛教条,又肩负责任。不逃避、不退缩。

我不相信这样世界凤毛麟角的两个人之间遇到了,不会爱上对方,这种爱是超越心跳加速、疯狂分泌多巴胺的内啡肽的热烈情爱的。这是一种灵魂之间剧烈共振之后,无条件的欣赏、信任和爱。我会突然领悟了魏晋好男风,大概那个时代,只有男人能获得追求如此宽泛的精神追求的机会。男人只有和另一个男人才有最大的概率产生这样的爱。

因为需要过审这个必要条件的存在,《陈情令》在表达这些情感时候的隐忍、克制、暧昧和这部剧的核心观点反而有特别好的化学反应,因为不需要花时间去谈一些有的没的恋爱,主要线索清晰明了,不会被支线分走。但恰到好处的表达和道家、仙界、两位神仙颜值和独特魅力的男主之间达成了和谐和一致。这就是人生知己的相处方式,不需要解释、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不会误会、始终相信、为你可以和全世界为敌,因为我们追求同样的东西,捍卫你也是在捍卫我自己。不需要委曲求全、也不会恃爱行凶。

我一直坚持,小说是小说、改编成动漫、电视剧、电影、广播剧或者游戏,它们就会成为一个新的作品。之间没有什么可比性,因为不是一个维度的东西。而这部《陈情令》却把原著的精髓和电视的魅力平衡得如此之好。

它们丝丝入扣的连续性,让人忍不住找原著来看,找动画来看,甚至找广播剧来听。

联想到这些细节,通过这些零碎的关键词,道教、修仙、清谈会、听学、家训、音律、剑道,会想到这些形式大概是魏晋南北朝时期,那个政治上特别动荡多元、南北民族大熔炉、而艺术上特别开放、中外交融、交融并包的时代。

*一、审美*

关于审美上的细节很多,无法一一赘述,试着举一些例子吧。

1. 名字:

无羡和忘机都出自道德经。

魏婴魏无羡:婴,似婴孩儿。无羡,不羡慕、做自己。

蓝湛蓝忘机:蓝湛的名字和清华颇有渊源,来自“水木湛清华”,湛字,清澈透明的意思,忘机,忘机心机,淡泊出世。

二人的名字就是一对。

蓝氏双壁:蓝家的两块绝世美玉,名字已经很明显了,蓝家的两个品行高洁的美男子。

2. 尊号:

泽芜君、含光君;

赤峰尊、敛芳尊;

君子品行的教程开发商蓝家在5大仙门世家中地位特殊,虽不是最尊贵的,但是是最让人尊敬的,他们的地位是老师。所以蓝家能带尊号的都是称为君。而蓝二公子蓝湛(字忘记)作为世家公子的楷模,因为“景行含光,逢乱必出”被称为“含光君”。

所以在三尊结伴的时候,早已获得泽芜君称号的蓝大公子蓝涣(字曦臣)则没有改成为尊,而是保留了君这个特殊的称号。蓝曦臣的称号来自“万里赴泽芜,君子皎如珠”,形容为人温润宽厚、堂正大气,剧中的蓝大也的确给人这种感觉。无论是对弟弟、还是对金光瑶、还是其他人。

3. 称呼:

印象里魏无羡一直被蓝忘机叫魏婴、而魏无羡对蓝忘机的称呼则是,高兴撒娇的时候,就叫蓝湛,生气恼怒的时候,就叫蓝忘机。

是不是像极了,我们平日和亲密的人吵架时的态度。好的时候喊亲密的昵称;坏的时候直呼大名。

古人还是比较机智的,为了避免瞎起外号,自己先取个字出来方便对方称呼,也注重了礼节和亲密感,2个字的字叫起来是很舒服的,既不像单名一个字那样暧昧,也不像3个字那样郑重其事,听起来既尊重又随意。

所以,大多数其他人成为蓝忘机的时候,都是晚辈叫含光君,兄长和亲密的同辈叫忘机、疏远的叫蓝二公子。

独独蓝湛这个名字只有魏婴叫。这种亲疏感一直贯穿始终。

4. 家徽:

蓝家的装束很是严苛,所有族人和门下弟子都要穿戴卷云纹的坎肩,头上要戴抹额,而且对抹额的使用也做了严格的规定。

其他四家,金家的牡丹纹自不用解释,通过眉心一点红色的胭脂痣来证明了他们特殊尊贵的身份和血统,甚至还规定了牡丹花的种类是金星雪浪。温家的太阳纹、聂家的兽头纹、江家的九瓣莲。说白了这四家公司不仅有自己独有的VI系统,这些系统充分展示着各家所在的地理位置、家风以及精神追求,甚至连使用方式也有相应的规定。

5. 姓氏:

云梦江氏、姑苏蓝氏、清河聂氏、岐山温氏、兰陵金氏,地名分别透露了他们的地理位置,分别是湖北孝感、江苏苏州、河北邢台、陕西宝鸡、山东临沂,剧里也体现出他们各自的生活习性,比如深谙水性的江氏三姐弟;蓝忘机和烟雨苏州相似的精神气质、高洁的品行、慢而沉稳的性格;聂怀桑的夹缝中求生,多方借力,混乱中求生的本能;多山的温家偏安西北、求强求大的心里自是富庶的姑苏蓝氏理解不了的;儒教源头暗示着尊贵。

6. 佩剑:

佩剑既是一种礼仪、也是一种修为。里面有多次江澄和魏婴的争执来自于关于是否佩戴剑出行、是否经常擦拭,剑随心行。

佩剑是修行中的人必须要佩戴的,象征着尊严。

7. 礼节:

离别时、见面时、不同辈分的人之间见面如何行礼。我们平日里写个文章,说个话,都喜欢说自己是礼仪之邦。这些仪式感,都需要到古代去找了。这里做了很好的还原。

*二、精神*

1. 明辨是非:

“孰正孰邪、孰黑孰白”,这是魏婴问过蓝湛的,也是蓝湛问过叔父的。

2. 惩强扶弱:

这是蓝忘机和魏无羡一起发过誓的,二人也都坚持下来了。

3. 雅正端方:

看蓝忘机的样子,任何时候都不会失了仪态。

4. 热爱文艺:

吹笛、弹琴、画画、写字、焚香等,每个君子也需要工六艺。

5. 离哪本经、叛何方道:

这也是后来蓝湛终于找到或者理解自己想要做的事,本来的应该遵守的规则在哪里,是摆脱教条的真实生活里的善恶黑白美丑。

*三、精神审美*

《陈情令》做的最好的一件事大概是选对角色和演员。演员气质和角色本色高度的一致是这部剧成功的关键之一。

这是应该既需要能力、又需要苦功的事情。

无论是两个男主:肖战和王一博;还是蓝氏双壁的大哥、师姐、温晁、虞夫人、江枫眠、温情温宁、江澄、金子轩、金光瑶、聂怀桑、赤尊峰等等。

魏无羡是暖的,他的人缘极好,自由不羁,肖战的笑容是灿烂又带着暖意的。他本身的长相、大眼睛、浓眉、有圆钝感的鼻子,有厚度、又嘴角上扬的嘴唇。他给人的感受是明媚且永远充满希望的。因为经历的跌宕,魏无羡自己经历过不同的生命,比如死后重生,他的表演也很有层次,有很多的

蓝忘机是冷的,他话少又面无表情,雅正端方,王一博的中庭相对较长,眼睛是细长的,上半脸是充满冷感的,在造型的帮助下,薄薄的嘴唇,剑眉,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但他的举止和仪态又是向上的,暗示着他其实是对自己要求太高。我很佩服,他好像把自己切换到一个状态下,只要露出脸来就自动和王一博本人切割开来。无论是眼神的感觉、目光的位置、转身行走。这些帮助他在不说话的时候还能让剧情成立,立住人物。

蓝曦臣是温的,他的表情是严肃但又松弛的,大约他是光明磊落的真君子。刘海宽的长相和王一博有类似的特征、中庭长、下颌角偏冷感,有一种比实际年龄更温厚的成熟感。他对弟弟的爱既是兄长又是朋友,一个懂得蓝忘机的人。而懂蓝曦臣的金光瑶却是个剧中做坏事无下限的大反派,除了对蓝曦臣。刘海宽的脸在蓝曦臣对金光瑶的无法相信,但又心存幻想的处境时,你也不会觉得他是个优柔寡断的人,你只会觉得理智胜不过感情。

*四、起承转合**

《陈情令》里同一个场景和临近场景通过并行发生事情展开情节,塑造人物性格、暴露人物关系的手法玩得溜溜的。

有一场戏,三人站在院子里说话。

魏无羡问泽芜君发现一个人会蓝家的功夫,又有金家的绝招,不知道泽芜君知不知道是谁?泽芜君回答大概猜到这个人,但他不相信是这个人做的。同时,小一辈因为魏无羡在屋里争执起来。

这里是一间客栈。

这时蓝忘机向屋子里走去,面上看起来是蓝忘机听到说魏无羡的不好,想进去维护他;紧接着,蓝二公子走后留下了蓝曦臣和魏无羡,两人说了一段颇有意思的对话,魏无羡问泽芜君是什么时候认出自己的(魏婴之前一直以莫玄羽的身份活着,常常带着面具),泽芜君说,我也是刚刚才确认了。简单两句话,三个人的性格和关系清晰可见:通过蓝忘机的反应推断了魏无羡的身份,既说出了蓝湛此刻对魏婴的态度,也说出了自己对弟弟的懂得和无条件支持。

接着镜头切到室内,小一辈争执了半天,说这么大声喧嚷小心含光君会出来维护秩序,结果这是蓝忘机走了进来,众人迅速散开回到各自的桌上接着吃饭,蓝忘机径直走到吧台,这时饭店老板问了一句“客官,您要点儿啥?”蓝忘机答道,“酒”。然后就是思追和景仪的对话,“你听到含光君刚才是点了酒吗?”然后景仪吓得吃到的嘴里的鸡翅掉到碗里(我猜这行为蓝氏家训禁止)。思追赶紧夹起景仪的鸡翅往他嘴里塞。

然后镜头给倒窗外,一个身影一跃而过,是不是很像某个人的性格,接着蓝忘机上楼,把酒放好,亲自给魏婴倒酒。

妙!

写到这时,有点儿饿了,刚想起冰箱里找东西吃的时候。想到蓝氏家训里是不是会有“过午不食”的训诫。顿时犹豫起来,是吃呢?还是不吃?

4 有用
0 没用
陈情令 - 豆瓣

陈情令

7.7

145201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陈情令的更多剧评

推荐陈情令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