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队的夏天:艺术与商业本不必相互妥协

Summers
2020-10-0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终于还是决定专门为乐夏写点什么,但是又觉得自己会写出一个四不像来,首先我对滚圈的了解并不深入,虽然平时会听,但也绝不是阅尽千帆的那种,知识面有限;其次是听音乐这种东西,甚至比看电影更加私人化,感受都是自己的,与别人很难相通;最后,音乐是声音的艺术,哪怕是livehouse,终究还是听觉盛宴,用语言来形容终究会很苍白。所以就只能大概说说对《乐队的夏天》这个音综的看法,以及对一些乐队的印象。如果夹杂了过于个人的输出,纯属意外。

第二季真的不如第一季好看了吗

去年5月《乐队的夏天》横空出世,我发自内心的有种made my summer的感慨,对我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从去年夏天至今,摇滚、电子、实验音乐攻占了我的歌单,以至于突然有天发现自己已经不知道怎么欣赏那些狭义上的流行乐了。

今年的第二季抓住了夏天的尾巴姗姗来迟,但和第一季的一致好评相比,第二季一开播就不断地因为各种争议上热搜,让我不得不感叹,我们真是狭隘又脆弱,连听个音乐也会起那么多的争执。无论是微博还是豆瓣评分都能看出,大家对乐夏2有很多的不满,所以我想先说说,争议之中的第二季,真的不如第一季好看了吗?

其实如果只看参赛乐队的平均水平和风格分布,第二季是明显好于第一季的。第一季请来的乐队既有最好的,也有最差的,参差不齐两极分化,而第二季参赛的33支乐队之中没有明显的短板,平均水平显著高于第一季。

而在风格方面,第二季也显得更加丰富多彩。相比第一季的老摇滚、朋克、disco为主,第二季的乐队风格更加多样,有马赛克这样标准的disco乐队,有野孩子、五条人这样的民谣,有重塑的实验电子,有超级斩这样的二次元hard core,还有福禄寿和Mandarin这样年轻的学院派,可以说这个舞台比第一季包容的多。

所以如果只看各个乐队的表演,看"纯享版"的乐夏第二季的话,真的会比第一季的观感更好。所以那些让大家争执的东西,主要是来自综艺的部分,而不是音乐,如今第二季即将收官,就简单说说第二季里那些影响观感的"杂质"究竟是些什么吧。

  • 无处不在的广告与用来圈钱的规则

我理解马东的难处,乐夏第一季虽然赢了口碑,但商业上却是个折本的生意,所以想借着今年的第二季补一补去年的亏空,这本没有问题。但是如果主持人的台词当中广告的成分超过了正经内容的话,就真的让人反感了。这一季的赞助商实在是太多了,多到马东已经没有办法三两句话进入正题,所以作为观众,每次听歌之前都要听那么冗长的广告衔接,确实影响兴致。

如果只是广告多的话,还不至于那么争议,毕竟如今商业社会,广告无孔不入,大家早就习惯了。乐夏2真正惹来众怒的,是节目组自己对规则的不尊重。复活赛是可以有的,也是大家喜闻乐见的,毕竟每场比赛都是一首歌决定生死,谁还能没有个发挥不好的时候呢?所以复活赛给了一些乐队弥补的机会,而且采用即兴的方式也非常考验乐队的功力,所以乐夏2的第一场复活赛没有异议,大家都看得心满意足。可是从第二轮复活赛开始,大家就开始心累了,比如今年夏天最火的乐队五条人,反复地被拉回来参加复活赛,而那些没有被淘汰的乐队时不时就会摊上加赛,所有乐队都被折腾的精疲力竭。而到了第三轮复活赛,由广大网友氪金投票来决定复活的乐队,而最后的结果又出乎很多人的意料,让人不得不怀疑节目组有黑幕,于是才遭到了口诛笔伐。

其实对于一个比赛型的综艺而言,复活赛本就是一个让节目组合理干预比赛的手段。通过复活赛,一方面增加广告收入,另一方面捞回具有流量的选手,保证日后的收视。我相信如果不是因为五条人天然的综艺感引来了惊人的流量,他们是不可能有如今这么戏剧的比赛过程的。其实大家也都明白这些操作,明知是坑也会不遗余力地"捞五条人",那是因为他们的音乐真的很好,又真的很讨人喜爱。可是节目组反复消费参赛的乐队,无论是乐队,还是观众,都觉得节目组吃相实在太难看。也难怪木马在遭到淘汰之后的安可是《马东是个大坏蛋》,歌词更是直白:你定的规矩,你随便改,为了HOT 5去比赛,谁想被淘汰,BUT乐队都太乖。

  • 那些让人看不惯的傲慢与偏见

让人不舒服的不止是节目组的骚操作,还有现场评委,甚至是参赛乐队本身那些或是明目张胆,或是暗戳戳的偏见。

比如滚圈微妙的南北之争。中国的摇滚确实主要从北方发展起来,北京和西安是最早出现本土摇滚的地方,livehouse也自然是北方更多,于是我们的滚圈很大程度上不是按照风格来划分的,而是按照地域,势力最大的自然是"京圈"。北方的东西粗犷豪迈,与摇滚天然相融,起源又早,自然傲视群雄。看看第一季的HOT 5,清一色的"京圈"。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确有其事,我总觉得南方的乐队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南方的东西细致清澈,有时又带着本土的生猛气息,而且随着国门的开放吸收了很多外来的元素,开始出现了迷幻和实验性质的成分,这些我觉得都是非常宝贵的东西,反观北方的乐队,倒是有些功成而居,不思进取了。

可是第一季来自广西的旅行团,来自客家的九连真人淘汰的莫名其妙,让人有些意难平。到了今年的第二季,来自广东的五条人第一次登台之时,第二现场的那些乐队竟然会问"不是五条人吗?怎么只有2个人?"这种问题。

而对于现场的那些专业乐评人,他们对南方乐队的理解非常肤浅,即便是张亚东这样的金牌制作人,在评说五条人之时,也只是说他们的音乐魅力全在歌词,完全没有提到他们的音乐中无可替代的海边小城的咸湿之感,以及他们在探索声音实验方面所作的尝试。

再比如资历、情怀和人脉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投票的结果。第二季来了很多老牌的乐队,比如Joyside、木马、达达、后海大鲨鱼,这些乐队成立的很早,是很多人的青春和情怀,这当然是很正常的事,可是就音乐质量而言,作为没有这份情怀的人,我真的看不到太大的亮点。反倒是一些年轻的,可能只成立了一两年的乐队,让人看到了无限的潜能。大众乐迷完全根据自己的喜好投票也就罢了,作为专业乐迷,仅凭那些老牌乐队资历深,人脉广就对他们的不足缄口不言,反而对年轻乐队吹毛求疵,这种嘴脸真的让人难以忍受。

而比赛结果我们也看到了,年轻的超级斩、福禄寿、Mandarin明明非常优秀,但先后遭到淘汰,如果你同时去追B站上的《德国乐迷看乐夏》这个节目的话,你会发现,那2个从来没有听过任何一支中国乐队音乐的德国专业乐迷,对这些年轻乐队的技术和台风是多么推崇。

所以乐夏二虽然在乐队风格上看起来比第一季包容了很多,但也仅仅是允许那些小众的乐队露个脸,那些充满了傲慢与偏见的专业乐评人并没有给年轻人足够的指点和机会,有点"欺少年穷"的意味,让人真的惋惜。

那些我印象深刻的乐队

说了那么多节目组的事,现在简单说说那些登上乐夏舞台,给我留下了很深印象的几支乐队吧。

  • 旅行团

其实很多时候,摇滚乐听的是编曲,是节奏设计,是器乐演奏,是那种"噪"的感觉和态度,而不是旋律。旅行团当然是有编曲的,而且编曲非常好,毕竟乐队的键盘韦伟是非常优秀的制作人,但我想说,旅行团是那种非常少有的,旋律非常优美的乐队。他们的摇滚不是那种戾气深重的,而是充满了温暖的清新之感。主唱孔一蝉的音色非常温柔耐听,有南方人的那种细腻精致。我本以为他们是那种love&peace的乐队,但是后来发现他们温柔的外表下其实非常有自己的坚持,马东曾问他们一些尖利的问题,比如参赛的其他乐队中,哪些是你们看不上的,旅行团的这几个人并没有想方设法回避这个问题以防得罪人,而是非常坦然又真诚地说出了他们的想法,比如直言Mr. Woohoo的音乐听不到时间沉淀出来的东西。这几个来自广西柳州的小哥哥,真的是温柔又坚定。虽然没能拿到HOT 5,但是完全不影响他们是我第一季最喜欢的乐队。

  • 重塑雕像的权利

我对重塑的兴趣是从主唱华东的那句"我不相信灵感,只相信排练"开始的。一个做艺术的人不相信天赋和灵感,真是非常有意思。而后来一首首歌听下来,我大概明白他的态度了。

重塑是那种颇有工业风的乐队,追求极致的严谨和理性,几乎是把音乐当成数学来处理,严丝合缝,分毫不差,不知是不是和华东曾留学德国的经历有关。他们用军训式的排练和高度的自律保证了他们演出的质量,而在风格选择上偏实验电子,用非常精致的loop来制造听觉上的刺激,所以听重塑的曲子总有种怪诞的迷幻感。

不过本季我最喜欢的重塑表演却是他们和苏运莹合作的那场,重塑就像严密的建筑,虽然巍峨但是过于严肃,缺乏灵动,而苏运莹的声音就像自由的鸟儿,在密不透风的建筑之间上下翻飞,这种反差相辅相成,给人非常美妙的听感。

  • 福禄寿&Mandarin

这两支年轻的乐队是第二季好大的惊喜。

福禄寿是三胞胎姐妹乐队,虽然看起来文静腼腆,又是正统的学院派出身,但是没曾想到她们的音乐居然会带有浓厚的中世纪哥特风和宗教音乐的质感,让人非常惊艳。尤其是和李云迪合作的《没咯》,无论是暗黑的歌词、旋律和舞台设计,还是李云迪将钢琴直接当成打击乐器来使用,都让这首歌成为我心目中乐夏2最优秀的表演。可是这场表演取得的成绩却不佳,无论是张亚东还是专业乐评人,都建议她们转变编曲思路,可是又并没有说明原因,或者节目组没有把那一部分剪进来。对此,我只想说:你们非常棒!自信一点,不要轻信别人的看法,不要轻易改变!在中国的滚圈,你们的风格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而Mandarin大概是第二季的33支乐队中技术最好的乐队了。主唱Chace 98年出生,是16岁就登上了tomorrow land的全能DJ、制作人,鼓手安雨在爵士鼓圈内是年轻的传奇,吉他肖骏作为90后,已经是大学爵士吉他专业的导师了。这三人在各自的领域都是顶尖的存在,如今组成了乐队,用丁太升的话说,是降维打击。我同意张亚东的说法,他们的技术可以支撑他们作任何的音乐尝试,他们需要的只是时间。最后止步乐夏的半决赛真的是很可惜,毕竟大多数人听音乐听的是快感,而听他们的歌确实需要很好的乐理基础。整季的表演,我个人感觉听感最好的是Cradle Song,鼓声和节奏真的无可挑剔,中间的英语念白也非常讲究。

  • 五条人

最后的篇幅必须留给五条人,因为实在是有太多可说的东西了。我其实一直不太喜欢听中国的民谣,总觉得听感很廉价,但是乐夏2中的野孩子和五条人让我意识到,中国不是没有优秀的民谣,只是不为大多数人所知而已。野孩子一开口就能让你感受到西北干燥的风,以及大山大河的大美之美,而五条人的音乐一起,你就仿佛能闻到潮汕海边咸湿的空气,县城的人来人往,以及滚滚红尘中小人物的悲欢离合。我曾经写过一篇小文,聊了聊影视作品中的文学性,五条人的音乐让我意识到,音乐之中也会包含浓厚的文学质感。乐夏2中很多乐队的歌词都非常棒,比如达文西、白皮书、Comz,而五条人的歌词绝对是独树一帜的存在。有非常随性恣意的,比如

你看那风 有时往东吹 有时往西吹 我的头发就是这样被吹乱的啊
——五条人《我的头发就是这样被吹乱的啊》

也有艺术感极强的,比如

我们在想象中度过了许多年 农村已科学地长出了城市 …… 我们在想象中度过了许多年 城市又艺术地长出了农村 …… 我们在想象中度过了许多年 许多年之后我们又开始想象
——五条人《城市找猪》

还有的充满了市井气息和人文关怀,比如

我当然知道葡萄牙在西班牙隔壁 你也非常清楚我现在还深爱着你 …… 我想我今夜喝多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 为什么你还是滴酒不沾 为什么你还是铁石心肠
——五条人《地球仪》

而且五条人的很多歌是用方言演唱的,所以我总觉得他们的音乐是一半是贾樟柯,一半是毕赣,既有极强的纪实感,又充满了蛮荒中的诗意。

而在编曲倾向和舞台设计方面也是非常用心的。复活赛主唱仁科直接把啤酒瓶当作吉他的划棒,鼓手长江半决赛中又把垃圾桶当作鼓来使用,除了突出自己随性洒脱的台风之外,也是也在不断探索声音效果的边界。

近些年新出的几首歌不再局限于市井,而是融入了很多迷幻的、实验的元素,比如脍炙人口的《阿珍爱上了阿强》的后半段solo,再比如今年新出的《食醉狗》,都是非常大胆的尝试。

不过尴尬的是,五条人音乐本身的优秀大概只是大家"捞五条人"的次要原因,主要原因还是他们天然的综艺感。乐夏首秀的临场改歌,以及talking环节的金句频出让五条人一夜之间就出了圈。不论是那句让人忍俊不禁的"我知识分子不打架的",还是击中了无数社畜神经的"你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工作",都让他们成了今年夏天的顶流。

随后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五条人被淘汰了3次,又被复活了3次,如今闯进了决赛,马上就要争夺本季的HOT 5。面对意外的一夜爆红,仁科戏谑地说自己"飘了,有点膨胀",又认真地说"说真的,我觉得我还是能把握它的",大家在会心一笑之余又很放心,这几个海丰县城出来的青年,永远那么真实,永远那么可爱,永远带着赤子之心。

也曾有媒体采访他们的时候问过一些敏感的问题,比如你们复活之后的演出,是不是有些向商业妥协了?仁科自然还是那副笑嘻嘻的玩世不恭的姿态,但他的回答让我有点吃惊又有点感动:"这是个游戏而已,我们不会向商业妥协,当然商业也不需要向我们妥协,合得来就合作,合不来就算了呗"。

说的真好。很多时候我们总在叹息这年头艺术不得不向商业妥协,但我们忽略了,如果没有物质基础,艺术又怎么能繁荣?所以艺术并不天然比商业高贵,我们不希望艺术向商业妥协,其实商业也不该向艺术妥协,就像仁科说的,和则聚不合则分就好了,没有那么复杂。

所以对于五条人而言,虽然他们或许被节目组利用、消费,但他们确实获得了广阔的舞台,让自己的音乐有机会进入更多人的视野;而对于广大乐迷而言,不管你是爱五条人的音乐,还是爱他们的综艺感,只要你记得他们在台上光芒万丈又幽默洒脱,记得他们在即兴环节只用了1分30秒就创作了一个新单曲的风采,又或者你记住了仁科充满少年感的白T和阿茂的红夹拖,这季乐夏就总是有所收获的。

洋洋洒洒说了这么多,其实我觉得乐夏2虽然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是它依然是非常有价值的音乐综艺,很多乐队通过这个舞台从小众走向大众,很多乐队获得了足以支撑他们继续追求音乐梦想的物质资源,更是让我们看到了太多宝藏乐队,宝藏音乐人。这个节目需要的公正客观,其实也是我们整个社会所要追求的公正客观,我们可以批评,但是没必要苛责。

1 有用
0 没用
乐队的夏天 第二季 - 豆瓣

乐队的夏天 第二季

7.4

4626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乐队的夏天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乐队的夏天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