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化的“宗教大法官”与机械降生

舌根纹了玛丽亚
2020-10-0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前40%观感极好,封神大战后北海一片疮痍,忧郁而失去神力的姜子牙披雪垂钓,俨然一副后现代图景隐喻。真挚感人的骨片鸣响,空灵苍茫的北海之夜,玄鸟飞过,引渡怨魂。就连第一场与骨龙的战斗戏也不仅仅为奇观而做,谁说全片见不到“苍生”,那些时而暴戾诡异、时而温顺悲戚的怨魂们,不就是被牺牲的苍生吗?

此片被诟病“空”“强行立意”,在我看来直到结尾前都能自圆其说,它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封神大战通过牺牲第一批战争难民,能建立起一个大治之朝;如果通过与狐族勾结,连上狐族与人族的宿命锁,以少部分人的牺牲为代价能达到剩下人的幸福(剩下的大部分人甚至可以免于知道他们幸福的肮脏起源),那么作为“苍生”的你,会同意吗?姜子牙拒绝天尊和神意作为最高“权威”为“苍生”作出的安排(斩“善”),于是他打断了天梯;他相信“苍生”自由的选择,所以他能打开“锁”。

故事到这儿,我可以打出八分,因为这绝不单单是“电车难题”,而是本土化“宗教大法官”的严肃讨论。然而在结尾,编剧却又抛出一个“天祖”,一下子否定了姜子牙出于自由信念的神力回复的一切努力和挣扎,而可惜地将其显白解释为“更上级首肯下的神力灌注”这一机械降神。

1 有用
0 没用
姜子牙 - 豆瓣

姜子牙

6.9

30285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姜子牙的更多影评

推荐姜子牙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