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鱼海棠,不止一面

😊
2020-10-0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大多数人在吐槽狗血的三角恋和不正的三观,我承认这确实是电影内容的一部分。然而,电影包含的内容远不止这些,止步于此难免可惜。 四年时间,上映一刷,去年二刷,今年三刷,每次都会感动唏嘘,但现在已经没有了一刷时的生气不解,还会发现一些新的点。 这里随便记两笔,随缘追加。

一、灵婆与鼠婆的算计

整个故事中,灵婆和鼠婆才是推动情节发展(崩坏)的关键人物。

灵婆和鼠婆利用椿、湫、鲲之间的感情,实现了鼠婆重返人间、灵婆从如升楼中解脱的目的。

情节与暗藏线索整理:

=> 椿游历人间,渔家少年为救椿而溺亡;

=> 椿重返海底家园,心负歉疚吹奏渔家少年的笛子,被灵婆听见;

灵婆听到笛声后帮椿,是出于好心吗?从后面可知笛子是回到人间的必要道具

鼠婆其实是个身姿曼妙的女郎,那么灵婆呢?

=> 椿按灵婆指示,半夜前往如升楼,在灵婆的引导下,以“一半寿命的代价”复活了渔家少年;

一个提示

灵婆的往事

灵婆因笛声帮椿,最后鼠婆取得笛子回到人间,因此灵婆这里很可能说的是他与鼠婆的往事

=> 渔家少年以海豚形态存在,被起名为鲲,需养大后才能返回人间。椿不顾规矩偷偷养鲲,被母亲发现扔了,椿和湫去肮脏黑暗的地下寻找,在鼠婆帮助下找回了鲲;

鼠婆主动提起灵婆,他俩早有交集

鼠婆在人间待过,向往人间,这是她重返人间的动机

=> 湫为了保护椿和鲲身中蛇毒,湫的爷爷救回了鲲,代价是牺牲性命化作海棠树;

=> 夏日飞雪,气候反常,长老们怀疑和椿私养鲲有关,椿被叫走训问之际,鼠婆提醒湫把鲲藏在她指定的地方;

但是椿并没有在冰洞下找到鲲

=> 椿舍命跳入冰湖寻找鲲,遭遇暗流失去意识。鼠婆救下椿,并拿走了椿的笛子,然后才放出了困在冰河里的鲲;

这才是鼠婆引导湫藏匿鲲的动机

注意鲲出现的时间点和方式,老鼠打破冰壁,然后释放出鲲

由于封印,鼠婆无法见光,从后面可知,封印是后土长老一派施加的

=> 湫救回了椿和鲲,一个人去找灵婆,要“用自己的命换椿给灵婆的半条命”。灵婆告诉湫,即便如此“椿还是会因大鱼离开而丧命”,解决办法在湫的手里;

灵婆的话真假难辨,虽然这里的方法没有明示,但从后面可知,他告诉湫要让椿和鲲一起离开,实际上是想借湫的力量开天

=> 湫决定背叛神灵私自开天,与此同时山洪爆发,后土长老认为必须除掉大鱼才能扼制灾难,鼠婆以解除封印为条件,交代了大鱼的下落;

鼠婆与后土长老的交易

灵婆与下边儿的后土长老一派是对立关系,进一步证明灵婆与鼠婆很可能为同盟关系(一刷时很容易把“脏东西”理解为鼠婆,但从整篇的线索来看,只有理解为后土长老一派才能通顺解释人物行为动机)

=> 后土长老等人找到椿和鲲,施法欲捉二人(鼠婆推动),湫携法器出现,开天欲救二人(灵婆推动)。矛盾激化,鼠婆趁乱回到人间。湫法力不支,开天引发了全面大洪灾;

没了信物,椿和鲲都走不了,湫被灵婆骗了

=> 椿看到无辜受难的同族而自责,牺牲了自己,融入爷爷化身的海棠树中,长成参天巨树大椿,堵住洪水,救起了同族人;

=> 灵婆将椿复活,椿和湫、鲲一起踏上通往人间的新路;

灾难过后,通往人间的新路代替了旧路,如果灵婆要去人间,就再也不需要借助人间的信物

=> 湫将椿和鲲送回人间,并遵守和灵婆的约定服药“自尽”,化作树叶随风飘散;

=> 灵婆取回树叶,将湫复活,全剧终。

湫代替灵婆掌管如升楼,灵婆会去哪里?也许会去人间找鼠婆吧

如上整理剧情,这条暗线就非常明朗了。

此外,影片中灵婆作法的细节值得注意:

细节1:灵婆的复活法术是将灵魂注入肉体。

树叶代表湫和灵魂和肉体

海棠花代表椿的灵魂,海棠枝干代表椿的肉体

小鱼代表渔家少年的肉体

细节2:灵婆从椿的身上获得了一整朵海棠,复活渔家少年只用了一片花瓣,复活椿用了剩下的所有花瓣,如果这里的数量有讲究,可知椿的寿命并没有被对半分开。

细节3:灵婆将收来的灵魂存放在锦囊中,且他有一缸的锦囊。

可知一半寿命之类的说辞都是随口编的,灵婆手中真正的筹码是两个年轻人全部的灵魂

一缸子的锦囊,可以猜想在此之前灵婆已经做过很多次尝试,然而都失败了

影片中的这条暗线与主线应该是呼应关系。可以合理推测,灵婆和鼠婆在八百年前做了违反规定的事情,对应椿擅自复活养育鲲、湫擅自开天等行为,而后灵婆和鼠婆受到惩罚,一个在如升楼独自修行赎罪,一个被封印在地下无法返回人间,然而椿、湫、鲲之间的感情给了他们机会,让他们终于在尝试了近千年之后终于反抗成功,到人间重聚。


二、跳出是非看秩序的更迭

由于影片制作技术等原因,观看本作的观众很容易将自己代入到椿的族人的立场当中,继而大骂椿“绿茶”、“不顾大局”、“坑害全村无辜族人”……

开篇已点明,村民是“其他人”,不是人类

试想,如果观众代入的角色是渔家少年:你是一个善良与世无争的少年,和天真可爱的妹妹生活在海边,而异族对你的无端戒备导致你好心救他们却丢了性命,你会对他们继续抱有善意、同情他们后来的遭遇吗?

不妨跳出这些是非和情绪,从影片给的上帝视角来看,这样就可以看到,海底社会并非铁板一块,而是隐含斗争与秩序的更迭,这种秩序极有可能和海底社会对人类的态度有关

除了第一节中的鼠婆灵婆线,这一结论的得出有以下两点理由:

1、椿的爷爷奶奶

在整个影片中,主动提起灵婆的有两个角色,一个是鼠婆,另一个是椿的爷爷丿(音同撇)。其他非主角的角色没有提起过灵婆,鼠婆更是没有一个人主动提起(如有遗漏请指出)。

这里可以解读为,椿的爷爷和鼠婆一样,过去与灵婆有交集,进一步可以猜想,椿的爷爷并不反感灵婆。如果你讨厌鄙视一个人,对ta的态度不会那么主动平和。

椿的爷爷和后土两个角色容易混淆,他们是同一位配音,外形可以用头发区分

不同于聚居的族人,椿的爷爷和化作凤凰的奶奶住在偏僻的朝源楼,没有紧挨大多数人居住的土楼。这里的建筑包含了一定的社会地位信息,后面还有另一处分析也会提到。

在日常生活场景中,她的爷爷只出现过一次,即椿的成年礼上。

而年纪最相近的后土,则处于日常管理的中心。

可以留意后土身边出现最频繁的是哪些角色,而和椿、鲲起正面冲突的又是哪些角色

上述对比,隐约可以看出椿的爷爷和后土一派关于人类的态度是相对的,二者的权力地位也是相对的,一个处于边缘地位,没什么话语权,一个处于权力中心,有大部分族人的拥护,年轻的得力干将都听凭差遣。

椿的爷爷在发现椿私养鲲后,选择了隐瞒,并鼓励椿继续这么做。

接下去的几句台词被很多人批评,但如果不单独拿出来看,而是联系剧情,椿的爷爷只是在用椿能听进去的说话方式去推动事情的发展,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少女,这种心灵鸡汤比摊牌然后直接劝她去反抗现有秩序更有说服力,只能说台词的设置对于观众而言还是太具有欺骗性了,不仔细看很容易被误导。

继续对比,同样是发现私自养鱼,椿的母亲选择偷偷扔掉并帮女儿隐瞒,面对怀疑质问,尽力帮椿开脱。

画外音,明知椿确实私自养鱼,椿的母亲却在帮椿辩解

在废弃土楼面对椿和鲲时,椿的母亲虽然站在后土一边,但并没有下死手,对峙过程中根本没有攻击过鲲。

椿纤细的小球“成功”抵挡了母亲对她的攻击,而母亲凤“压根没有想过”绕过小球攻击鲲

旁人都看出来了,凤没有完全站在后土这一边

而祝融的态度就是完全反对,攻击椿和鲲毫不手下留情。

这里椿的母亲还在说“还是让我来吧”

祝融手下的巨兽咬伤了海棠枝干,也就是椿的手臂

结合前面人物关系的分析,祝融的行为可以视作后土态度的外化

而此时,已经逝去化作海棠树的爷爷不但在洪水中救起了椿和鲲,还燃烧了自己,引来化作凤凰的奶奶,救椿和鲲于险境。

凤凰看到燃烧的海棠树飞了过来

凤凰抵挡住了祝融对鲲的袭击

这里可以明显看出椿的爷爷奶奶对鲲的态度,他们对鲲(人类)是完全保护的。

另外还有一处细节,当椿意识到无辜的族人受难,去找族人想要帮忙时,失踪少年廷牧的母亲激动地跑过来赶走了椿。但是这里她攻击的不是椿,而是凤凰(椿的奶奶)。进一步验证了后土一派的族人和椿的爷爷奶奶双方的对立关系。

因为有廷牧失踪的铺垫,这里也有可能是过度解读,也可能只是一个母亲痛苦万分失去理智的过激行为。

可以合理推测,椿的爷爷奶奶对人类的态度是友善的,而以后土为首的大多数族人对人类的态度是厌恶的。由于这一矛盾冲突,椿的爷爷奶奶被族人排挤孤立,但是他们仍然希望能改变现有秩序,构建一个能够更加包容人类的新秩序,而和他们具有相同立场的族人太少了,力量薄弱无法实现他们的理想,凡是与人类友善的行为都得到了惩罚(灵婆的故事,金家的故事),为了保留理想的种子生存下去,他们的后代和后土一派妥协,因此椿一家住在聚居的土楼里,椿的母亲凤表面上还是与后土一派立场一致,一开始想远离人类远离是非,后来私下保护女儿保护鲲。

2、落魄的金家

金家的故事是另一个侧面佐证。

成年礼上,椿的母亲反复告诫椿一定要小心人类,离得越远越好,椿的父亲上前宽慰,她反驳怎么不会有事,去年阿金家的女儿就没回来。

而在湫从雪地里救下椿和鲲后藏身于废弃房屋,有个镜头给出了“金母长生”的牌匾,很难说是巧合。

可以合理推测:阿金家的女儿亲近人类,留恋人间,违反了海底社会的秩序,金家人或许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之中,或许被族人惩罚,或许被排挤,被日复一日的异样眼光看待,仅仅一年时间,遭受打击的金家就此落魄,人去楼空。这件事情极大冲击了凤的心灵,因此她反复警告椿远离人类。

综合上述理由,影片确实反映了海底社会的秩序与斗争。旧秩序下亲近人类的一部分仙人受到压迫,压抑着自己的情感,另一部分仙人则顺从秩序平和地生活。而椿、湫、鲲这些年轻人的感情改变了局面,他们舍命所做的一切最终在幕后少数老年人的推动下撼动了这一固守近千年的旧秩序。在影片的结尾,洪水过后水陆相连,到人间去的路线(规则)改变。旧秩序虽然没有被完全瓦解,但已初见改变的端倪。


三、椿、湫、族人与变革、牺牲

这一节主要分析剧情出现的问题,分析问题从评价椿和湫这两个主角切入,而评价前必须弄清楚的一点就是:大洪水究竟是怎么产生的?这是评价主角思想行为的关键前提。

影片中没有给出确凿的设定,目前的解读有以下几种说法:

1、大洪水是鲲引起的;(随着鲲长大,雨水开始变咸,夏季开始飞雪,到最后导致海水倒灌。)

2、大洪水是湫引起的;(湫能掌控风,和湫奶奶一样也能掌控水,异常产生的洪水是湫爱而不得情绪不稳定的结果。)

3、大洪水是自然规律。(灵婆的生死簿上有一页写了癸亥年,而癸亥都属阴之水,所以当年自然会发生洪灾。)

经过分析,我部分同意观点1,但有充分证据否定2和3。理由如下:

观点2用反证法,如果湫因爱而不得就会引发洪水,那么在他和椿一起送鲲去南冥天池的路上,他的情绪变化也会引发异常的洪水或气候现象。然而事实上洪水退去后就一直风平浪静了。

这里湫的情绪非常炽热,而周围没有异常的天气现象

观点3是根据下面的画面得出的,然而可以注意到,这里的溺水月份是乙丑月,也就是十二月,不是椿口中说的四月。

后面还有一页也出现了溺亡的人,壬辰月是四月,而这里是丙寅年。

否定观点3的另一个理由为,癸亥年每六十年出现一次,对于较为长寿的仙人来说,如果每六十年就会出现一次洪灾,他们没有必要那么惊慌害怕。所以观点3不合情理。

而部分同意观点1的原因为:洪水不完全为鲲引起。整个过程应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鲲的长大引起了海水倒灌,第二阶段是湫的强行开天大大加速了这个过程。

对于第一阶段的洪水,可以确定直接原因就是椿私自养鲲引起。有人会指责:都是她不守规矩害得族人流离失所。但是,由于灵婆、爷爷、母亲的隐瞒,椿起初并不知道私自养鱼会有这种代价。她的初衷是报恩,以自己的半条命换回恩人的命。在和后土等人正面冲突时,她也不知道私自养鱼的真正后果。而当她意识到洪灾给族人造成的灾难后,她牺牲自己的生命挽救了所有族人并抑制了灾难。直白地说,椿只是这场变革的工具人,对她的指责实在是过了头。

而第二阶段的洪灾,是前面所述不同立场的两方的矛盾被激化造成的,这里有灵婆鼠婆的参与,有后土祝融等的参与,有椿和湫的参与……而把这么多人的行为交织产生的后果归因于椿一人身上,我认为是不公平的。

很多人可能会质疑,为了改变秩序,变革者牺牲了那么多无辜同族人的家园,与异族(人类)交好,与本族为敌,就是舍弃了本族的利益,这么做难道不该被骂?

不同种族之间的矛盾确实是个千古难题,不同观点往往取决于不同立场。而本片的一大问题就在于,由于对人类的刻画篇幅太少,对海底族人的刻画更多,而且偏正面扁平,观众太容易代入海底族人的立场。对比《魔童哪吒》中的敖丙,观众很少代入刻画较少的敖丙族人的立场,大部分容易和李靖夫妇、哪吒、陈塘关普通百姓共情,自然少有争议。反例为《进击的巨人》,由于作者近乎对称地刻画了不同种族双方的暴行与苦难,后期的剧情引发了巨大的争议,韩派与耶派粉丝常常吵得不可开交。

而纵观历史,凡是变革几乎都有流血有牺牲,不论变革的结果好坏,这都是必然的代价。

本片中,变革的代价为椿爷爷牺牲生命、椿失去法力并远走他乡、湫失去自由、族人遭受洪灾失去家园。

变革的结果为渔家少年重获生命,鼠婆重返人间,且海底社会与人类社会的联结方式有所改变。

但这个变革结果相对于变革的代价而言,太过隐晦,太显现不出重量了。

且变革者的牺牲相对于族人的牺牲而言,太过隐晦,太显现不出重量了。

即使本片中椿的牺牲换回了族人的性命是一个冲击点,但紧接着椿死而复生,看起来活得好好的,观众受到的冲击力度就被迅速消减掉了,继而与“牺牲巨大”的湫产生共情(当时观众都以为湫要死了)。

对比牺牲少数人换大多数人幸福生活的常规剧情,比如《仙剑三》中的茂茂、《流浪地球》中的刘培强、《沉默的真相》中的江阳……这些少数人的牺牲能够带给观众巨大的冲击力、让观众产生共情,因为刻画得非常直接有力明白。

或者,我们对比展现变革的常规剧情,比如《黑客帝国3》,展现了Zion中的反抗者因男主Neo的牺牲而幸存的事实,却隐去了机器相对人类仍占据绝对控制权、Matrix中的大部分人类由于变革被牺牲删除的事实,如果不仔细看,很容易被误导以为人类的反抗获得了短暂的胜利;《魔法少女小圆剧场版叛逆的物语》中,直接忽略了变革所需的代价,隐晦地带过了变革的负面影响,而着重刻画了变革者晓美焰内心对小圆的爱与痛苦挣扎,还在结尾让晓美焰折磨了观众讨厌的QB,因此受私欲驱使的晓美焰即使破坏了小圆建立的秩序,也没有招受大量谩骂,观众在观看时已经与晓美焰产生了共情。

通过一系列比较,可以清楚地看到《大鱼海棠》的问题出在哪儿,面对族人与女主椿的冲突,绝大多数观众在剧情的安排下肯定会与大多数族人共情,不被变革的过程打动,从而站在女主椿的对立面。

另一个工具人湫受到的痛骂远少于椿。主要原因是影片大篇幅刻画了他为椿所作的无偿奉献与牺牲。在全片冲突高潮——开天那一场戏中,私自偷盗法器开天的他没有受到族人的一句指摘,之后也被洪水冲走暂时没什么戏份。因此他几乎没有和族人产生正面冲突。他所做的违反规定的事,也能以“都是为了椿”的理由归罪到椿的头上。如果观众和族人共情,就不会对他有过多的厌恶情感。

这里需要补充解释为什么族人对湫没有指责,一方面族人没有他参与私自养鱼的证据,另一方面影片中给出了线索,暗示湫的地位相对较高。

摆渡人对椿招手,示意来坐船

摆渡人对湫行脱帽礼

湫完全没有顾忌,直接跳到摆渡人身上,爬到ta头上,举止放松毫不拘谨

湫的情绪失控,自白提到他是天神。(第一次喝酒后大醉时的嘶吼让很多人吐槽尴尬,不过耍酒疯时说话尴尬也可以理解吧。)

另外的线索是人物设定,影片所有年轻人里,湫的发色是与众不同的白色,大部分是黑色栗色,只有祝融是红色。(这一点可能为过度解读)

分析了椿、湫与族人之间的问题,接下来分析椿和湫之间的问题。

虽然椿和湫的立场都站在了与人类友善的一方,但他们二人的感情是有矛盾冲突的。

如果站在椿的视角,椿一开始是不喜欢湫的,即使直白地拒绝了湫,湫也总跟着她。后来湫帮她一起找鲲,她对湫渐渐改观。湫为她受伤中毒,她背着湫去找爷爷治好了湫;湫为她擅自开天引发大洪灾,她牺牲自己的生命换族人平安。从这两件事来看,他们二人并没有亏欠对方太多。在前往南冥天池的路上,湫暗示了自己的情愫,但是椿并不知道此时湫已经为她“牺牲了性命”,误以为自己只有一半的寿命,并且失去法力,众叛亲离,有家难回,而湫是有大好前程的天神,所以她的反应是“你对我就像哥哥一样好”,“你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这是合乎当时的情境的。当她真正看到湫为她燃烧时已经为时已晚,而此时的她已经无法补偿了。

结尾的离别。从知道了湫的全部感情和真相起,椿的眼泪就没有停下来。

但是,影片在刻画的时候,着重突出了湫的情感与奉献。虽然椿和鲲之间也是过命之交,但开头短短的篇幅只起到了引子的作用,没有湫的情节来得丰富、有说服力、给人冲击力。并且,影片提前让观众知道了湫的巨大牺牲,因此在湫被发“哥哥卡”、“好人卡”的时候,观众很容易将自己代入湫的感情,心疼湫的付出,厌恶椿的“薄情”。

还有一部分观众,可能对于椿和湫之间的感情冲突选择了全盘否定。将湫视为备胎、舔狗。这部分观众可能只代入了心态成熟的老年人的立场。这里就涉及到影片给出的一个更不明显却贯穿始终的冲突:老年人与年轻人,理性与感性,自私与无私。

不谙世事的年轻人总是情感充沛、热血天真、无私无畏的,现实世界里也是如此,他们往往是变革的先锋

在当今社会环境下,由于男女性别对立产生的矛盾呈现激化趋势(题外话,我认为本质是阶级矛盾),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会更早成熟,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会为了保护自身的利益选择理性,因此湫的价值观可能会愈发不被观众认可,默默付出的男二人设可能只会得到部分女性和少数男性的共情。

以上分析总结如下:

影片的刻画篇幅和剧情安排不够合理,导致了——

对于椿和族人之间的立场冲突,大多数观众选择族人;

对于椿和湫之间的感情冲突,部分观众选择湫,部分观众全盘否定;

因此不难理解椿被骂不顾大局、绿茶,湫被骂舔狗了。

事实上,从理性的上帝视角来看,这里面的人物都没有太大的对错,他们知晓的信息不同,经历不同,立场不同,所以产生了那么多的冲突,才有了这样一个凄美浪漫(又狗血)的故事。


未完待续

0 有用
0 没用
大鱼海棠 - 豆瓣

大鱼海棠

6.9

43668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大鱼海棠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鱼海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