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焕和善宇,内向型男生的困局

葱油饼
2020-10-05 看过

(这是之前写的一篇日记,最近看《请回答1988》里狗焕和善宇对待喜欢的人不同的表现,不断的想起我这篇日记,于是发了上来。)

下班后有点累,直接开到了家睡了一觉。睡醒后收拾了头发去楼下吃日本拉面。这是第一次去这一家拉面店。之前在国内的时候,要开车去一个地方吃饭总是觉得感觉很棒。但是在加拿大因为去哪里都要开车,这种感觉却反了过来。感觉能下楼走路去一个地方吃饭充满温馨。穿好了外套,在风雪交加中走入了这家拉面店,就像林冲走入了草料场。我一进去发现一个waiting list,我觉得糟了要等位。迎接我的是一张亚裔面孔,给我说了一句话,好像是日语。我用英语回复说一个人,她朝吧台上看了看,发现吧台已经坐满了。然后她把我引到了一个两张小桌拼一块的一个四人座。我把外套脱了放手边的座位上,开始看菜单。我其实很想吃之前在旧金山吃过的素食的乌冬面,可是发现这里没有,只有素食的拉面。但我又有点想吃一个炸的鸡块的面,犹豫了半天还是点了炸鸡块面,加了一个mushroom。又要了一杯热的绿茶。我一个人面无表情的坐在这个位于餐厅中央的座位上。不经意的扫视了一下周遭的时刻,发现大家都是三五成群的在热烈的交谈着。整个拉面店给人热气沸腾的感觉。吧台式似乎有几个一人食的食客。偶尔一阵冷风吹来,是有新的是进来,我看到一对情侣进来,又看到另外一对情侣进来。忽然发现有人在站着等座。我看到一个瘦高的姑娘穿着粉色的羽绒服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等座。毫无疑问这也是情侣中的一个。我继续面无表情的等着我的饭。开始有些无聊,解锁手机刷了刷,也没有什么要刷的。然后放下,再拿起来解锁。如此反复。戴上耳机听歌似乎也有些吵闹。忽然间很想听书,忽然间非常想听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因为最近散步上瘾,每天午饭晚饭后风雨无阻的散步,时不时想起《我与地坛》里面写的,一对每天风雨无阻来地坛散步的中年夫妇。于是我打开喜马拉雅,试听了几个,终于找了一个自己满意的声音,拉到了我想听的段落,不缓不急的开始听。《我与地坛》实在是一篇优美至极的散文。这是我的文学启蒙之作。读了《我与地坛》后,我才发现文章原来有好坏之分。这篇文章我在初中的时候反反复复读了不下二十多遍。如今十年后再一次听来,还是能让我沉浸其中。寂寞的感觉也随之少了很多。我没有目的的把眼往前看,看到这个粉色羽绒服妹子还在面无表情的等位置。她脸很小巧,额头有些高,大卷的长发垂下来,似乎是单眼皮,但是是很漂亮的单眼皮,眼神很柔软也很坚定。这样一个人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眼睛注视着虚无的前方,就忽然间好像好像脱离了周遭的环境。我仔细看了下她好像是一个人在等位置。但我沉浸在《我与地坛》也没有多想。

忽然间服务员小妹问我介不介意旁边这个桌子坐人,我说没有关系。她把桌子稍微拉开了一条缝的距离。我把我的外套拿了起来,放到了我对面。在我起身放外套的时候,这个粉色羽绒服犹豫了一下,坐在了我旁边。她果然是一个人。我忽然顿生紧张。在我刚开始进来的时候我是很孤单想找人说话的。但这会儿机会来了,我却忽然很想逃避。很想她还是不在我身边的好。妹子坐下来看了看菜单,很快点了菜。我边在手机上回复朋友消息,边用余光看她。她似乎没有玩手机,继续发着呆,发了一会儿似乎觉得有些尴尬,打开了手机,好像要连WiFi,连了半天又没有连上。我很想跟她搭句话,但是因为我带着耳机,这个时候拿下了似乎有一些的刻意。我忽然很讨厌这种想要搭讪的心里,于是下决心完全不理会。她似乎往我这里看了一两次,然后也放弃了搭讪的想法。然后饭上来了,我们开始各吃各的。快要吃完的时候,我发现我的面里面只有木耳,并没有mushroom,于是摘下来了耳机,叫了服务员,给她说了,她说我现在给你加上吧。我说好,这会儿我耳机终于摘了下来,我也有点想说话,可是妹子这个时候已然吃的很欢快。我想还是作罢,等了一会儿,服务员说你的mushroom,我定眼一看,原来木耳也是mushroom。

我定了下神,把这个“mushroom”加到碗里继续吃着。心里面一边有些埋怨自己。我21岁的时候在厦门因缘巧合下跟一个17岁的妹子一起玩过一天。后来跟这个妹子成了好朋友。有次我们聊起厦门的偶遇,她说她当时对大学生有很高的崇拜,而且我带着眼睛皮肤很白的样子他也很喜欢,她当时就想着,一会儿能不能加个联系方式?这让我非常的震惊,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女生也是希望和男生搭讪,也想要和男生要联系方式的。

对于有些人来说搭讪如同呼吸一样自然,对有些人来说则难得要死。我有两个外甥,大的8岁,小的4岁。我大外甥跟我性格一样,也是双鱼座。对我们这也的人来说搭讪就是难得要死。大外甥寒暑假的时候都会来我家住。我们楼上的一家有两个女儿,二女儿跟我大外甥年龄相仿,长得很白很有气质,而且性格外向开朗活泼会说话,见到我们叔叔阿姨的叫。很明显我大外甥对她有好感。可惜她平常都不在家,有时候还上舞蹈课,所以一个暑假跟我大外甥只见了两三面。我大外甥回家前的一个晚上,似乎是非常想去楼上找他们玩。但是又不敢表达出来。我看透了他的心思,我说我们上楼去玩吧。他很想去但是又害羞,但是还是下决心去了。于是我跟他收拾准备出门,我姐看我们要出门问我们去哪,我说去楼上并伴以坏笑,我姐立马明白了什么意思。我大外甥涨红了脸看了一下我姐,仿佛是祈求原谅。然后走到门口准备穿鞋,我妈看到了,声音洪亮的问道你们俩干啥去啊。我大外甥涨红的脸忽然间绷不住了,把穿了一半的鞋脱了,说“不去了!你们老问。”我姐也赶快让我妈别问了,我妈没有理解,非要让我们解释。最后我结果是我们去了楼上,不过我大外甥整个人表现的非常的不自然。也没有说很多话。我是非常理解他的纠结和痛苦。

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的小外甥,天生的外向会搭讪,喜社交。而且搭讪的时候非常的自然。有一次在电梯里面,他看的一个比他大一点的小女孩在拿着一个冰棒吃,他盯着小女孩看了一会儿,说:“小朋友,你在吃什么?”小女孩的妈妈都笑了,说你这么小还叫别人小朋友。还有一次更有意思的。小外甥幼儿园放学后,在学校里骑一种旁边可以坐人的小三轮车,他忽然停到了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旁边,说了一句,“14路公交车来接你了”。小女孩看了一下, 就坐了上去。估计是小女孩的妈妈觉得不安全,赶快把女儿拿了下来。在旁边看的我和我姐夫都乐了。

小外甥这么小的年龄,这些不可能是教出来的。这样的外向和搭讪技能都是与生俱来。如果你没有的话想硬学,只会东施效颦一样的更加尴尬。反正我是尝试很多次都搞得自己非常的累。这辈子是学不会了,只希望下辈子做个外向狗。

2 有用
0 没用
请回答1988 - 豆瓣

请回答1988

9.7

58939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请回答1988的更多剧评

推荐请回答1988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