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梦迷 古今同命

薛易
2008-01-25 看过
    第一次看赖声川的话剧,着实被震撼了一把。这是一部可以让人笑着流泪的片子,让我想起三年前在北京看吴文光演的情景剧,恍然无措中泪流满面。
    《桃花源》中的三个人物,老陶、春花和袁老板,三个人的名字凑起来就是桃花源。古龙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赖声川要说的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桃花源梦想。
    渔人老陶因为妻子春花与袁老板偷情,伤心溯流而上,误入桃花深处。他要逃避,“不提春花了,想想桃花吧”,却见有古代女子横笛而立,又有男子长衫而来,彬彬有礼。真的是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此处的幽默别出心裁:他骂男子“你无耻",男子却说“她五尺,我八尺”。怎么听都像对“八荣八耻”的调笑。老陶诉说心事伤心欲绝,古装男女则一遍又一遍高唱“放轻松”。我只感觉苍凉。
    这里还有个有意思的情节:老陶说要来打大鱼,人家就问“你打到大鱼老婆就不偷人了吗”,老陶忽然痛心疾首,说“这是两码事”。真得抽空恭喜老陶,他居然知道是两码事,这世上有多少痴人不知道这一点啊,一味去撞南墙,撞死也不明白。
    后来返家,哪知桃源一日,尘世一年。袁老板和春花都结婚生子,而且日子过得无比糟烂。老陶发现一切全都变了样子,家与女人全都面目全非。伤心之至,又想返回桃源,可惜已找不到路了。
    我想,当老陶面对巨浪与漩涡时作何感想,那是一种怎样末世的感觉。生而为人,情何以堪?红尘仍在,心如死灰。
    千疮百孔的世人们,苦苦追寻,又哪里来的落英缤纷、芳草鲜美,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南阳刘子骥”,这是《桃花源记》中那个寻桃源而未得的人。也是剧中穿梭于历史与现代之间,歇斯底里的女人所呼喊的名字。“桃树开花了,刘子骥,每一片都是你的名字,每一片都是你的故事。”
    天地悠悠,每一片都是一个千古伤心人。
    《暗恋》,这和我们观念中常有的“暗恋”两个字显然不是一回事。这个故事更接近于张爱玲的《十八春》。抗战时,二人从上海惜别,然后便再无音信。四十年后,再次见面却各有家世,物是人非事事休。如同历尽劫难后的世钧再见曼桢,感慨的却也是“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纵使再见,开口只能问“身体还好啊”,答“去年的时候,动了个小手术,年纪大了。我前年还当外婆了呢。”两个人见了,发现都还活着,很欣慰。缘已尽,梦已灭,情已了,恨未休。便是一句“你这些年想过我吗”,也要到最后试探着说出来,那么不理直气壮,我明白,只是因为你已太脆弱,我的四十年深情可以这样轻易就碎了吗?!
    两个故事,一喜一悲,可全都是骨子里透着苍凉。交替上演,甚至同台演出,赖声川的形式玩得极好。不同的剧情,却是古今如一的苦恋故事。戏里有戏,人人都知道在做戏,可以那样轻松。这和陈可辛在《如果·爱》中的做戏不同,赖声川没有做出拷问内心的姿态,他不停不停地给你梦境又不停地解构,让你的眼泪到最后才倾泻而出。
    剧中,戏已结束。那个黄发女子蹲下来对着桃花不走,最后她忽然洒落一把纸钱,纷纷扬扬满天飞。这一幕,何尝不是祭奠?为了古今同命的爱情,烟消云散。
    关门了,剧终吧。

24 有用
1 没用
暗恋桃花源 - 豆瓣

暗恋桃花源

8.5

4783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暗恋桃花源的更多影评

推荐暗恋桃花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