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牙》一一基本功层面的大翻车

黑骑士
2020-10-03 看过

许多影评对于《姜子牙》的批判都可谓是言辞激烈,但是我想说,姜子牙的问题很可能比他们描述的更加严重,属于基本功层面的大翻车…… 以下涉及剧透。 姜子牙的结构实际上和大圣归来非常相似,都是开篇交代背景来一段神战,中间公路片剧情划水,最后爆种变身。当年的大圣归来之所以采用这种结构,其实是因为极端的缺钱,为了把经费用在刀刃上,导演田晓鹏牺牲了中间的叙事,把亮点完全放在最有口碑回报率的开头和结尾。实际上这种结构非常不值得提倡,属于不得已而为之,姜子牙却全盘采用了。 更让我觉得疑惑的是,大圣归来让猴子失去法力这个设定应该是妥妥的糟粕啊,因为这种设定在剧情中会凭空制造出一车的尿点,唯一的好处估计也就是省钱了。结果姜子牙也搞了一出失去法力…… 许多回答拿哪吒和姜子牙比,其实姜子牙的问题不是和哪吒有多大差距,而是去掉制作加成以后能不能比得过五年前的大圣归来。 我的观点是:比不过。 不客气的说,在主角团离开北海之前,这个故事还可以说是一部电影。离开北海之后,姜子牙就成了一部有声配插图说明文。 离开北海之后,主角遇到的每一个角色几乎都在说书,说设定, 说发生了什么,这些内容竟然占据了所有台词里的大部分!甚至九尾这种核心反派,其绝大多数台词也是说书,充当描述故事背景的工具人,而毫无性格和刻画可言。 大圣归来的剧情虽然俗套,但是整个高潮的情绪是比较自然的。而姜子牙,我甚至怀疑这个故事根本就不存在情绪管理这种东西。电影前期渲染了一堆小九寻父,幽都山以前是仙山,幽都山有黑色的花朵巴拉巴拉,仿佛后面会开启新世界的大门,吊足了观众的胃口。结果进度开到幽都山之后发现这地方居然可以啥—都—没—有,只有一个毫无刻画的、满嘴爱妃的痴汉纣王。而且这个痴汉不负使命的,其绝大多数台词依然是交代设定,交代背景,交代当年发生了什么……这已经不是高开低走,而是当场焚琴煮鹤了。 姜子牙上映之前,我曾经站在国漫精神股东的立场上担心过姜子牙这种人设不好刻画,认为导演应该考虑更加有可塑性的讨巧的神话人物,结果导演用实力嘲讽了我的杞人忧天一一真正的强者根本不会被人设所束缚,姜子牙的人设是不讨巧,纣王的人设够丰富吧?九尾的人设大有可为吧?可是在导演的生花妙笔下,管你什么人设,通通都能塑造成千篇一律的旁白工具人。 不单龙套是工具人,反派是工具人;甚至配角是工具人,主角也是工具人。主角姜子牙从头到尾都没有自己的想法,他在电影里做出的大部分决定基本上都是由九尾引导的,而关键时刻又是师尊告诉姜子牙小九的归宿是转世,这里师尊又引导了姜子牙。可以说姜子牙始终都是“听别人说该如何如何”,行为同时接受对立的双方boss和其他npc的指挥,甚至于所有的真相都来自于他人的告知,而且说了姜子牙就信了。导演找不到正常的叙事方法,而不得不把每一个出场角色都变成老爷机上的生锈齿轮。 四不相和申公豹的死,情绪上也是毫无准备,尤其是四不相,可以说是突然爆种又突然暴毙。为了填姜子牙失去法力这一蛋疼设定的坑,四不相和申公豹可以说是很机械的被祭天,导致许多观众发出“难以共情”的感言。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哪吒,哪吒的工具利用,比之姜子牙已经不能说是碾压,而是杀鸡用青龙偃月刀了。以万龙甲为例,“全村最硬的鳞给你”渲染了惨烈和责任之重,更体现了龙族命运之悲壮,万龙甲的存在使得敖丙身份败露之后可以以刀枪不入的姿态施法活埋陈塘关,让李靖夫妇奈何不得,而后万龙甲又成为对抗天劫的重要道具,可谓是环环相扣,实用性拉满的同时又带点小文艺,利用率杠杠的。反观姜子牙,重要配角都是工具人,而工具人的用法不是负责旁白就是祭天肉盾,这个运用水平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 最后我想吐槽一下申公豹和姜子牙的强行cp。“申公豹看到姜子牙受伤一脸心疼“的镜头在片中反复出现,过于刻意也过于无趣了,导演应该是真的不懂怎么刻画人物。 一一一一一一一 补充: 有人提到姜子牙的内涵,其实我是这么看的。“立意”就好比“我有一个小目标”即立亿,而“内涵”则是“我是否实现了这个小目标”。立意≠内涵,而许多创作者却很容易忽略这一点,从而陷入一种自我感动的自嗨状态。 电影在表现过程中大部分时间都在把一人和苍生对立,观感上就是无聊的电车,真正的想法反而没什么表现反而大部分靠猜。这个操作水平没什么好说的。 而且天阶在影片类比宿命锁是不对的,宿命锁是链接小九和狐妖生命的东西,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用途,天阶却不是链接神和人命运的东西,把天阶类比宿命锁真的奇怪。影片里展现的天阶就是很纯粹的让下界升仙的途径,并不是天尊干涉下界的唯一途径,这么一个东西你说联系神和人真的脸太大了,天阶表示我没那么唯一。然后就是杀一人救天下的理念冲突完全没有,说的难听点,姜子牙写作文偏题了,自己弄的主题自己写偏了可还行,这个问题是天尊强制没有理由搞事弄的,而且影片最后杀小九和救苍生完全没有对立关系,救小九苍生也不会因此生灵涂炭,人家天气之子最后救下女主就是东京被淹,的确就是电车问题,姜子牙我觉得想讽刺电车问题,结果没讽刺成功反倒因为电车问题写偏了。 小九和苍生的关系真的是强行对立服务立意,两边都无辜的很,按理说影片最后这两边应该爆发尖锐矛盾进入高潮,这也是商业片要有的基本元素,而姜子牙就这么平淡的滑过去了…… “只要宿命锁还在,狐妖就会卷土重来”这里和妙先生彼岸花会再次出现的思路不谋而合。代表了黑暗无法斩断,需要一代代仁人志士前赴后继。但是“宿命锁”这个道具在影片中并没有成功渲染起来,结尾“黑暗再临”的“循环论”就显得非常缺乏冲击力,更加达不到主创预设的“史诗感”。 而且,下界应该还是有人希望登阶升仙,姜子牙哪来的资格替这些人决定破阶?这种作为和他天尊所作所为有什么区别?说神没有资格干预人,姜子牙就有资格吗?逻辑上真的非常牵强。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又补充: 有人说姜子牙打开了成人受众,其实真正打开成人受众的是哪吒。 哪吒的内核从来都不是逆天,而是亲情,其次是对社会上的偏见的回击,而中国人是非常注重亲情的。整部电影涉及到哪吒逆天其实就一句台词,亲情却贯穿首尾,那么多人误以为逆天是主线反而证明了逆天作为爆米花元素确实给人深刻的印象,是商业元素成功的体现。 而且逆天本来就是亲情线的副产品。 “我命由我不由天”后面还有一句“你是谁只有你自己说了才算,这是爹教我的道理”。 换言之,我命由我不由天不是哪吒自己的感悟,而是李靖传达给哪吒的精神。是育儿经。 纵观这部电影的主线,不难发现从头到尾真正逆天而且成功的人,只有一个李靖。所以是李靖逆天,然后把这种精神传达给哪吒,从而达成亲情线的一个闭环。 站在场外的角度来讲,这部电影可以说就是父母带着孩子去看一部告诉他们与天斗其乐无穷的教育片。作为合家欢点题不要太准确。学院派们真的,不要把“商业片”当成贬义词,对于任何合法的商品而言,“畅销”都是最高的褒奖,也是最难做到的一件事。 如果你是一个父母,你会觉得哪吒就是一部你要的电影: 这部电影告诉你的孩子,人生是不完美的(从灵珠堕落成魔丸),人性是很难让你满意的(村民的偏见),成长是注定孤独的一一但是其实你并不孤独,看似不爱你更爱面子的父亲会毫无保留的信任你,他对你有很多教条,仿佛对你充满了怀疑,其实这只是关心则乱,内心深处他相信你可以达成他的期望(不畏惧自己替哪吒死会导致魔丸为祸人间,相信人性会战胜魔性,这种信任成为哪吒最终涅槃的精神力量),朋友可能会背叛你(敖丙)但是友情不会背叛你(共扛天劫),最后,不要对命运妥协。当然,说了这么多大话,父母对你真正的期待其实只是希望你开开心心的度过一生(殷夫人试图劝说李靖一起辞去工作陪哪吒游山玩水度过最后时间)。 哪吒能有五十亿票房,正是因为他真正的受众有着小孩子所没有的消费能力,只不过后来在中小学的火爆掩盖了这一点。

6 有用
0 没用
姜子牙 - 豆瓣

姜子牙

6.9

29488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姜子牙的更多影评

推荐姜子牙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