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姜子牙:从康德主义到诺斯替主义

哭之笑之
2020-10-0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姜子牙》的故事时间是封神之战后。故事起因是姜子牙斩杀妖狐时相信自己看见妖狐元神中存在一个无辜的人,认为杀了妖狐,可能还会害一个无辜的人,这是错误的,应该先解救无辜的人;而天尊则告诉姜子牙,他看到的是妖狐的幻术,命令姜子牙直接斩杀妖狐。这一方面是一个电车难题的变式,①能不能为了救天下人而杀一人?另一方面则可以说体现了启蒙与启示之争,或者说理性与信仰之争,②是相信自己的感觉经验与独立思考,还是无条件相信天尊(神)的命令(启示)? 姜子牙在此并没有多纠结这两个问题,而是果断坚持绝不能害一人,坚持自己的感觉经验与独立思考,选择电车难题中义务论的一方,这无疑是一个富有启蒙精神、相信自己思考的康德主义者。姜子牙的“愿者上钩”在此也完全可以顺理成章地解读为康德的绝对律令,不能强迫别人……申公豹说,“你连鱼都放了,为什么不能放自己一马?”这也是康德主义自律甚至显得自虐的一个表现,不能违背自己心中的道德律。——但是姜子牙可以义无反顾地踏出北海界,因为自律者会不顾他律…… 姜子牙跟着小九前往幽都山,路上他没有看见一个幸福的地方,而是尸骸遍野与荒凉,唯一遇到的人也不像人,利欲熏心,这无疑有悖于姜子牙的初心,或许也成为姜子牙最后坚定反抗的基础。途中还遇到怨魂与玄鸟,与人类看重小九的身体是狐妖不同,玄鸟看重的是灵魂是否赤诚,会白白地解救怨魂【埋下后文诺斯替式结局的可能,玄鸟来自于哪里?】。这与姜子牙康德主义的普世主义也是契合的,而且带有基督教(诺斯替主义是基督教内部的异端)的普世主义色彩,《新约·罗马书》中保罗说:“难道神只作犹太人的神么?不也是作外邦人的神么?是的,也作外邦人的神。” 来到幽都山之后,妖狐从小九身上复活了,而且直接指出姜子牙师尊才是封神之战背后的始作俑者,妖狐与小九之间的宿命锁就是铁证【我将宿命锁理解为师尊给予妖狐的“人质”,一个不得不付出的代价,让妖狐信赖。师尊无疑是功利主义的道德观,出于计算,认为不得不有牺牲】。姜子牙因此去问天尊,天尊居然真的接受了他的提问,而且作出了回答:“亲斩九尾,斩的不是恶,而是善。”并且在姜子牙的坚持追问下,建议姜子牙将小九送往归墟轮回转世。这里天尊的话似乎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而且天尊愿意回复,这个姿态就并不显得是恶意。 但是赶来的妖狐又否定了天尊的话,归墟之下并不是轮回转世,而是狐族怨魂。妖狐居然在此想重现于世【显得非常不理智,给一锅端的机会?】,天尊则果断出手消灭,姜子牙依然夹在其间试图斩断宿命锁。在这个电影的高潮时刻,姜子牙发生了神秘的变化【好像中二少年爆发小宇宙啊!】,解开了宿命锁,保护了小九,接着斩断了天梯,天梯也是一条宿命锁!从后文申公豹的叙事得知,天尊还有师,或者说神上还有神,这直接提供了一个诺斯替主义的梦幻结局。(诺斯替主义即对“为何有恶”有不同于基督教神义论“罪在人自身”的解释,而大胆认为“罪在于神”,并且认为这个有罪的神不是真正的神,相信有一天真正的神会降临,拯救人类……)

电影到此结束,但有意思的是,彩蛋中刻画了姜子牙的强迫症,一方面非常可爱,一方面是否在引导观众反思姜子牙,姜子牙就是对的吗?——增加了一个反思启蒙的维度。

以上从姜子牙的角度简要回顾电影剧情的发展,其实换小九的角度也很有意思,她则从海德格尔说的被抛体验开始(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在哪里,面对一个充满敌意的世界),开始寻父之旅,最终观众却发现,原来她误认狐妖的欲望为自己的欲望,其实早已无父【姜子牙倒是个可以做干爹的人】,生父早已将她抛给了纣王,小九忙碌一世到头空,此世更无望摆脱宿命锁【与恶同生,可谓原罪,故名宿命】,唯有期待来世,太虚无了……唯有姜子牙不信宿命,坚信小九不该死,带来了“神秘”的恩典(其实是另一种宿命论,因为已经承认了神的存在,那么靠人自身就无法摆脱,只能期待另一个神,这也就是诺斯替主义的一点暧昧)。

我看完电影首先是非常感动,姜子牙身上的康德主义无疑是可敬的,尤其是在一个我认为很大程度上还处于前现代的社会中,我欢迎康德主义的到来!但是一个诺斯替主义的结局却是暧昧的,虽然和康德主义一样都肯定人自身,但是诺斯替主义依然是神话。神话总是有丰富的解读空间,既可以有保守的解读,也可以有激进的解读。不过,在诗与哲学之间,如果可以保留思的空间,引发讨论,我认为这至少是个不坏的结局。就此而言,我相信《姜子牙》是一部值得一看的电影。

39 有用
3 没用
姜子牙 - 豆瓣

姜子牙

6.9

30274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2条

查看全部12条回复·打开App

姜子牙的更多影评

推荐姜子牙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