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神话时代的告别,人性是最高的神性

昶暝
2020-10-0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故事的每一次书写都会带有书写者的个人印记,如何在原有神话框架中叙述当代故事,是动画电影工业的诸位导演编剧们必然面临的问题。哪吒的讨巧之处在于将焦点游移到了亲情和友情,原有的那个削骨还父、削肉还母的叛逆哪吒在电影中最终回归了家庭,用亲子间的爱战胜了宿命的神话,用友人间的信任打破了正邪的枷锁。相比之下,姜子牙的叙事主题不仅宏大难以驾驭,而且两对主题在处理过程没能有效衔接,这样的处理结果必然对某些受众来说是晦涩的(本身叙事也不到位),在破票房的首日之后评分的两极分化也会愈加明显。

苍生与个人背后是集体与个人之间的抉择,西方在这种母题下的叙事早已炉火纯青,新海诚近作《天气之子》的主角依旧面临这样的困境,一个人的生死与集体的存亡,究竟如何取舍?就我来看,电影中给出的答案依旧是西方式的,姜子牙不愿为了误杀一无辜而斩恶,这在西方的超级英雄中合情合理,但对追随武王伐纣的姜尚来说,未免有些割裂。战争避免不了流血,相比演义中不受诱惑飞刀斩杀妲己的姜子牙,电影的姜子牙不是军队的统帅,而是一个拯救眼前一切生命的英雄。当然,不是为了东方而东方,强调东西文化的对比是为了指出主角给观众带来的疏离感,是导演欲要塑造的姜子牙与开头背景借用的姜子牙发生了差异。

撒切尔夫人曾言,“根本就不存在社会”,社会为人建构,但是不曾有人见过这社会。在中国的语境中,文人提过太多的天下、苍生、万民,但是何为苍生?苍生在哪?电影将封神之战的背后指向了一个阴谋,这个阴谋推动了电影的高潮,主人公不再面临救一人还是救天下的问题,而是诚心发问,人与神之间究竟有何区别?苍生是否只是神的棋子,没有活生生的万物,只有所谓的天尊地卑、万物有序。

封神演义的结尾,姜子牙因为无福修成正果,而在人间得享富贵,逝去轮回。电影借这一结果重构了故事的核心,在元始天尊看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所谓得道者,要忘情堕性,斩善不是为了扬恶,而是要弃善恶。神的无私正是对天地灵长的公平,无辜生灵为何是幻象,因为执念于善恶,就始终不能登上大道,算不得真正的神仙。影片的姜子牙始终不得其道,因为在他看来,人、神、妖三界,重要的不是无情,而是无欺,为了所谓的“苍生”而对人、妖进行的惩罚,并不能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战争过后徒留废墟。毁坏天梯的姜子牙此时既是真正的人,也是真正的神,天梯之毁意味着人类告别了神话时代,人将要依靠自身的力量去重建家园。

苍生与个人、神与人的两对矛盾凝缩在不到两个小时的电影中,可以看出导演的巨大野心,但由于天尊的设计与出场未能达到叙事的要求,导致整个阴谋让人摸不着头脑,最后神人对峙的高潮未能明晰地展现出应有的叙述水平。但还是想夸奖一下电影开头的艺术风格,至少从特效和画面表达上,中国的动画电影越来越成熟,对封神宇宙的开拓,希望世界观的设定能够更加完善。

11 有用
0 没用
姜子牙 - 豆瓣

姜子牙

6.9

29786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姜子牙的更多影评

推荐姜子牙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