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花木兰不好看

whysta
2020-09-2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不是针对谁,我只是说《花木兰》这个故事本子不太好拍。

我们都学过《木兰辞》,那么不妨先从这个最初的故事蓝本,来看看它的故事结构——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

首先用一段场景引入,讲木兰替父从军的原因。

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旦辞爷娘去,暮宿黄河边,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旦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

然后讲木兰从军的整备和日夜兼程,这一段很有武侠的画面感,但情节戏剧性是没有的。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战争大场面,却用了相对少的篇幅带过。

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强。可汗问所欲,木兰不用尚书郎,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

战后论功行赏,木兰却选择卸甲归田,这和中华武侠“出世”的精神内核有某种异曲同工之趣。

爷娘闻女来,出郭相扶将;阿姊闻妹来,当户理红妆;小弟闻姊来,磨刀霍霍向猪羊。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脱我战时袍,著我旧时裳。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出门看火伴,火伴皆惊忙: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

性别/身份错置营造出戏剧感,将故事推向高潮。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用类比点题,总结中心思想。

复习过课文后,我们不难看出,《木兰辞》主要有两重戏剧性。

其一是开篇的木兰女扮男装替父从军。中国传统文化讲究的是三纲五常,其中的三纲说的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都带有浓烈的男权色彩。而木兰的以女儿身替父出征,欺君、违父,极大挑战着传统对女性社会角色和美德的定义。这对于身处传统观念束缚、渴望自由的人们来说,有种新奇感和兴奋感。此为一重戏剧性。

其二是尾声的木兰卸甲归田回复女儿身。原本被错置的性别最终又被重置回来,令家人欣喜,也令军中同行惊奇。当然,田园生活始终是中国的传说故事和近代武侠中,所着力营造的向往生活。此为二重戏剧性。

分析后的结论是,木兰从军的故事节奏,是个戏剧性分配在首尾两端,而中段徒有场面的U形曲线。这个故事整体上的戏剧性是具备的,也有很好的象征意味和题旨。但从改编成节奏连贯不拉垮无尿点的现代影视作品看,木兰从军这个题材却似乎是个陷阱。

同样是与性别错置相关的中国传统传说故事,我们首先能想到的就是《梁祝》,不妨将二者做一对比。

《梁祝》首先也是讲祝英台女扮男装学习科学知识,然后是因为性别错置营造出各种戏剧化场景;而在祝英台女儿身被识破并和梁山伯私定终身后,后半段剧情继续推进,讲年轻人与传统婚姻观的抗争,以及抗争失败导致的爱情悲剧,最终用化蝶象征人们对挣脱束缚渴望美好爱情的向往。

所以《梁祝》的节奏是有快慢变化和反复起落的,并通过情节的层层推进,将读者/观众的情绪不断往上翻,最终顶向高潮。它两段式的情节,决定了《梁祝》改编不用像《木兰辞》改编那样,往中段的留白里放入太多填充物。而且爱情故事,亘古不变就是读者/观众们的心头好——这恰恰是《木兰辞》最欠缺的短板。

20年前的动画版《花木兰》是怎么处理的?

首先是将性别错置的戏剧场景填充进中段的木兰军旅生涯。这是很自然的处理,也可以为之后的战争场面做铺垫,使节奏有个渐进。其实这种戏剧桥段不宜铺垫太多,一则女扮男装在军旅的集体宿舍生活中如何能长时间不被发现,这本身就是个难以自圆其说的bug,二则也很难写出新意,多了反而容易引起审美疲劳。

其次则是动画形式得天独厚的优势,迪士尼为木兰创造了木须龙这个活宝式的小跟班。《阿拉丁》里的灯神、《狮子王》里的丁满彭彭,以至《花木兰》里的木须龙,都是上世纪90年代迪士尼动画长片里的典型套路,起着活跃气氛串起剧情的工具人作用。

乃至后来台湾版的《花木兰》也仿效着加入了苏吉利这个木须龙like的辅助角色,愣是撑起来40多集的篇幅。

再次就是为木兰安排一段爱情。今年的真人版中,连木兰和李亮的这段懵懂暧昧的爱情也被删掉了,据说是为了避免上级泡下属的情节,让人产生职场PUA的不良联想。

其实《花木兰》的爱情故事也不好编,无非是他和“他”,她和她,最终发现是他和她,她和“她”,各种排列组合,肥皂连续剧已经为我们枚举过了。

而真人版《花木兰》的短板,恰恰是不能塑造木须龙,也不让谈恋爱(你想想,茉莉都自己当女苏丹了,安娜也选择了和艾尔莎在一起,木兰要是跟一个兵哥哥谈爱结婚了,多不女权),所以整个电影的情节很单薄,也没啥戏剧性。

我们于是看到了巩俐饰演的女巫角色的加入。好多人诟病《花木兰》被迪士尼拍得不土不洋,其实还真不能怪迪士尼。想想看十多年前乌尔善拍的《画皮2》,里面就有费翔演的萨满了,中国传说西方魔幻化,还指不定是谁学的谁。

考据派一直在说这次的《花木兰》多么不伦不类,无非涉及服道化和故事所处年代地域的不吻合。老实说我们普通老百姓都能看出来的bug,美国佬历时几年耗巨资拍摄,在考据上不可能没想到,但这部电影终究不是拍给单一的中国人看的,而是拍给对中国和中国文化好奇感兴趣的人看的。

就好比诟病最多的福建土楼,联想我们小时候寄信时贴的民居邮票,除了最常用的1毛钱的云南民居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恐怕就是环形的1元钱福建土楼了(那时谁用得着1块钱的邮票啊?)

所以土楼好用,连国产的《大鱼海棠》的故事发生地,也要设置在这种地方。本质上土楼和《功夫》里的九龙城寨是类似的,群居的生态环境,用一个广角就能记录下芸芸众生相,以及彼此间的互动。

所以虽然故事发生在南北朝时期的北中国,但我就是要住土楼,任性。

还有那被吐槽无数的角色妆容,其实可能恰恰是西方人眼中东方传统女性的审美,比如之前的《艺伎回忆录》——

当然从浮世绘里看,日本艺妓粉擦的还真就有那么厚,但其实中国人自己这粉底打的,确实也是风都吹不走呀——

当然,u1s1,《花木兰》里的妆确实有些用力过猛了,特别是郑佩佩,不说她年轻时的绝代风华,即便和十年前的《卧虎藏龙》比,这次的妆容也都确实是没法看。

其实就不要指望西方人能拍出什么符合东方审美和精神内核的片子来,想当年《无间道》的东方禅意,被斯科塞斯翻拍后就是满嘴fxxk一顿暴揍,就这样居然还拿到了奥斯卡奖。

所以其实20年前动画版的《花木兰》,在当时的我们看来其实也就那样,总有种西洋镜里看中国的怪怪的味道。但就像我们看《狮子王》《阿拉丁》《风中奇缘》看得津津有味,估计老外看《花木兰》也会有叹为观止吧。

我看非洲草原如此壮美,非洲兄弟看我中华大地或许也应如是。

情节和服道化虽然拉垮,但客观地说,刘亦菲在片中(尤其是后面披发作战的那一段)真是飒,那种飒的美你看了就会爱上,这次的选角我个人认为是非常成功的。所以如果你在经历了大半年疫情无电影可看的空虚后,又经历了《信条》对你智商的1w点暴击后,选择无脑地可看刘亦菲的美,我觉得还是值回票价的(看你买的多少价位的票)。

最后,同为幻想题材,别问我为啥不分析分析《信条》,我真的没看懂,看完回来看了各种长篇分析后还是没看懂,我这智商,估计也就看看《花木兰》了。。。

0 有用
0 没用
花木兰 - 豆瓣

花木兰

5.0

22180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花木兰的更多影评

推荐花木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