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是一场永远醒不过来的梦游

phoebe
2020-09-22 看过

还是那些熟悉的张律元素:梦;三(多)人行(《春梦》亦如此);在陌生又熟悉的城镇里梦游一般地闲逛(《庆州》《春梦》《咏鹅》都是如此),似乎漫无目的,又似乎在执着地寻找什么(《庆州》里是找一幅春画,一而再再而三地回去找;《福冈》里是找铁塔,四个懒散至极的人居然组成两个“战队”、争分夺秒地展开了竞赛)。

还是那个熟悉的张律主题:中日韩的身份认同问题,复杂暧昧犹如三人行。《福冈》的故事表面是三角恋爱情故事,实际是走不出来的身份认同困境。两位大叔一次又一次地叹息与咀嚼:28年了,为什么还不能放下当日的顺伊。在韩国也好,在日本也好,独自一人也好,与也许和顺伊相似的女子在一起也好,永远是带着愁怨,在迷宫一样的街道上梦游。因为故国怎能忘却,因为乡愁就是一场醒不过来的梦游。

《福冈》里再次提到诗人尹东柱(《咏鹅》里也很明确提了)。尹东柱,诗人,出生在中国吉林,祖籍是朝鲜,后因参与反日爱国运动被日本警方逮捕,27岁死于福冈的监狱。

本片导演张律,同样生于吉林,是中国朝鲜族人,现已移居韩国。

《福冈》之所以选在福冈,就是因为尹东柱吧。

片中人都有着复杂的边缘身份,几乎很难说清他们到底是中日韩之中的那一国人。两位大叔日夜怀念的恋人顺伊是出生于日本的韩裔,她骤然消失,也许回了日本,也许没有。海饶是移居日本多年的韩国人,他在日本开着酒吧,似乎也随时可以改为在韩国开书店,又似乎再也回不去了。素丹是韩国女子,但她神秘地精通中日韩三国语言,她曾在日本的书店里现身,留下了红衣的日本娃娃,唱着日语的歌谣,一遍遍地呼唤着早已离去的母亲。书店老板(白衣女子)当是日本女子,但她又奇怪地很像素丹在空地上见到的中国女人。而那位中国女人之所以来日本,是因为她曾经梦见过和日本的一处平淡无奇的空地。

中日韩文化元素频繁出现在张律的电影里。《福冈》里的日本娃娃,《咏鹅》里的唐诗,《庆州》里的丰子恺字画。

韩国人素丹在读汉字的《金瓶梅》,从中国飞到日本的女子却在读村上春树(看封面好像是《刺杀骑士团长》)。海饶、宰文和素丹都说,自己明明不懂日语和中文,听日语和中文却完全能够理解。那是因为书籍吧。韩国人也看得懂《金瓶梅》,中国人也看得懂《刺杀骑士团长》。因为一切大约只是书店老板(宰文)在书堆里的一个春梦。宰文就是海饶,他们也是素丹,是那个开书店的白衣女子,是读村上春树的中国女人。

中日韩,他们到底归属何处?这是一个太复杂的问题。就石头剪刀布随便选一个不好吗?可做决定的时刻总是灯亮梦醒,永远达不到目的。乡愁是放得远远的白蜡烛:一次又一次努力地吹着,总是吹不灭;不去吹它,又好像早就灭了。乡愁是铁塔,总是跟着他们,可真去找它,又找不到了。乡愁也是《庆州》里的那幅春画,总是找不到,但他始终知道那画儿就在那层薄薄的墙皮之后。

在张律的电影里,我们常常划不清梦与现实的界限到底在哪。人生如寄,谁又不是在大地上梦游的异乡人呢?

11 有用
0 没用
福冈 - 豆瓣

福冈

7.3

230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福冈的更多影评

推荐福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