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究无法避免祖父悖论

苍恣
2020-09-0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要夸这部电影可以有千万种理由,笔者也认为这是部新奇的、值得看的电影。但本文旨在指出这部电影设定上的问题。但其实严格来说这种问题也不根源自设定,而是根源自“时空穿越”这个命题本身。

“时空穿越……是悖论来的……”

时空穿越必然触及祖父悖论。为应对这个问题,存在以下理论及其相应的剧作模式:

1.时序保护理论。人不可能回到过去,或者说就算回到过去的场景也突破不了时间之墙(和看纪录片没区别……)。这个不谈。霍金与本片的物理学顾问基普·索恩都持这个观点。

2.平行宇宙论。根据本片的呈现可知并未采用这种理论。

3.诺维科夫自洽性原则。人可以回到过去,但历史的面貌原本就是包含了人回到过去的最终版本。这种自洽性原则会发展出环形因果论,我认为这是对时序保护理论在极端情况下的一种假想。最经典的表述就是“时光机的故事”:未来的我发明出时光机,穿越回现在,告诉现在的我时光机的知识和技术,并且告诉我这些知识和技术是更遥远的未来的我穿越后告诉他的,使得现在的我能在未来发明出时光机并用它穿越回过去对过去的我传授相同的信息。问题在于:时光机的知识和技术究竟是哪里来的?硬要给答案的话只能说是凭空发生。无始无终、无因无果。而除此之外,这种环形因果之所以直观上合理且被无数影视作品引为剧作模式,是因为所谓“合理”本就蕴含了时序正常的意涵,即虽然环形因果是通过自己的行为结果成就自己的原因行为,果导出因,或者果即是因、因即是果,但它保护了时序的单向流动,因此直观上显得合理。但是在环形因果模型中有一个关键要素:穿越过程必须独立、超脱于现实之外。也就是人在穿越的过程里不可以对现实造成影响。

耳朵这里说的就是“时光机的故事”

4.香蕉皮理论。之所以将香蕉皮理论单独作为一项,是因为相比诺维科夫自洽性原则,它存在一个穿越后的现实会覆盖穿越前的现实这一内容。电影《环形使者》里用了这项理论,新现实会让当事人关于旧现实的记忆被覆盖。该理论认为人可以回到过去,但不能改变历史,所以当你正要杀掉祖父时会莫名其妙地踩到香蕉皮滑倒致使无法成功。但假定存在蝴蝶效应的话,这个理论就很难成立,因为即便再轻微的间接改变也可能指数级放大引发剧烈的直接后果。不过现在有一种折中的假定,或许在一定程度和范围内,回到过去后可以改变历史细节,但不会改变历史主线的进程,即现实会自动修正。前段时间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理论物理学家Nikolai Sinitsyn与团队利用IBM-Q量子计算机轻微且短暂地模拟了时空旅行的情况,结果发现量子领域似乎没有蝴蝶效应的存在,大多数现在讯息都以量子相关形式被隐藏在过去的历史中,这些细节不会因为轻微被篡改而受到影响,好像时间线在自我修复一样。这项实验的结果似乎就是印证这种理论,但其是否有更普遍的参考价值还需要进一步验证。

(其实可以发现,无论是时序保护理论、平行宇宙理论、香蕉皮理论,都认为在单一现实下不可能时空穿越,哪怕诺维科夫自洽性原则中,环形因果也必须包含这个现实以外的因素才可以成立。)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里的时空穿越情形

诺兰似乎试图构建一种全新的时空穿越模式。按照电影里的表现,这种模式仍符合诺维科夫自洽性原则,只是穿越原理是运作熵减算法实现的时空逆演,且时间逆流和正流的速度相同。片中的穿越效果类似《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不能说的秘密》里表现的那样,穿越者周遭的环境如同影片倒放。但区别在于后两部影片里,穿越者在穿越过程中等于是静止的,不对周遭的人事物有任何举动。因此这种穿越实际上与乘坐时光机进入某种超脱于现实的隧道是相同的。而《信条》中设定:正向人在进入逆向世界后,可以有意识地采取行动。

单单戴口罩其实是不够的

如果时空逆演只是像电影倒放一样,一切人事物,包括因果、物理法则、化学反应、生理运行、意识思维……都是逆演,便等于没有穿越,因为穿越者的意识与记忆也逆演了,不会记得发生过的事。但诺兰偏偏设定了正向人物在逆向世界里可以与先前的自己分离成两个独立个体,能根据自己的正向意识去行动(只是需要佩戴氧气面罩并适应一下逆世界的物理法则),但这就意味着正向人物主动作出的原因行为会在逆向世界造成行为后果,且这种后果是会逆时间持续下去的。

我们拿那个时光机的故事作类比。设整个故事发生在1小时内,A是1小时前的自己,A'是1小时后的自己。传统的故事中:10点前A正在办公室里对着一张白纸冥思苦想要怎么实现时空穿越,10点时办公室里凭空出现了一台时光机,里面走出A',A’在白纸上写下关于时光机的制造知识以及这些知识是未来的自己告诉他的,然后A开始制造时光机,1小时后,A成为A’,走进时光机,凭空消失,留下的A'取代原来的A继续生活。

但按照诺兰的设定:10点前A正在办公室里对着一张白纸冥思苦想要怎么实现时空穿越,10点时突然凭空出现一个红蓝门,蓝门里倒退出来的A’【用在纸上写信息的方式告知】A时空穿越的机理和红蓝门的制造方法,同时红门里走出另一个A’躺在一旁的地上睡觉。A花了半个小时阅读纸上的信息,其间他会看到那个蓝门里倒退出来的A’正在“拆”他之前倒退出来的红蓝门;A于10点半开始着手制造红蓝门,过程里他看到A’在纸上“写”信息,写的动作是倒着的,墨水也是钻回笔里,等他停止“写”的动作,原本写满信息的纸变成了白纸。A于11点时完成制造并走入红门。(以上这段情节里我用【】框出来的部分存在问题,原因之后说明)接下来,11点时A’从蓝门走出,他面对的是逆世界,他看到旁边红门里退出一个A,然后开始“拆”红蓝门,另一边还有个A正躺在地上睡觉。他意识到自己必须将时空穿越的方法“告知”10点时的A,于是他开始在纸上写信息,10点半时写完,交给A阅读,接下来他花了半个小时制造了另一个红蓝门,于10点时走入蓝门,与此同时,他看到刚刚在地上睡觉的A起身倒退进入红门。10点时,A从红门走出来,走到一旁躺在地上睡觉。这一大段故事里,【】框出部分存在的问题是:由于A在逆向世界里的10点半在纸上写好了信息,意味着这张写满字的纸会继续经过10点、9点半、9点……因此在正向时序的10点前,10点前的A坐在办公室里,面前的那张纸上应该已经有关于时空穿越的信息了,这个情节就把故事一开始“10点前的A正对着一张白纸冥思苦想”这个现实给否定掉了。同样的,A'在逆向现实里制造的红蓝门也会逆时间一直存在下去,即在正向现实里,自盘古开天地就存在着这个红蓝门。那问题是,A'的制造建材又是哪里来的?

如果读者里有觉得可以修改或者延续上面故事里的情节使得故事可以圆回来,大可在评论里尝试。

弹孔何来?

See,诺兰的设定A’可以依照自己的正向意识在逆向的世界里作出行为会造成现实矛盾。同样的例子在影片中的表现有这么2处比较明显:男主和Neil第一次进入奥斯陆地下仓库时,玻璃上的弹孔在正向时序里是怎么出现的?BMW的后视镜在正序时间里是什么时候碎掉的?这2处结果的原因行为都是在未来发生。但按照正序,在过去它们是怎样的,诺兰并没有给出画面。有网友解释说就是凭空出现的,但这种解释又和影片前段芙蓉姐姐解释说“如果没有意志参与,逆向子弹也不会动”相矛盾,即结果仍然需要意志和原因行为,无论这个行为是熵增的还是熵减的。

换言之,诺兰努力打造的这种新型穿越模式,虽意图符合诺维科夫自洽性原则,实现一个环形因果,但“正向人在逆向世界里行动”这个设定仍然在无意中造成祖父悖论。环形因果和祖父悖论区别是:环形因果中穿越者做的事符合、成就了已经发生的事;祖父悖论中穿越者做的事与已经发生的事相冲突、阻却了已经发生的事。如果让我这个文科生解释为什么正向人不可以在逆向世界里行动就强人所难了。但我会猜是因为逆向世界会让正向人瞬间感受到无穷尽的认知失调因此被锁住,不能思考、不能行动。这实际上就等于没有突破时间之墙。再者,如果正向人可以行动,按照片中的主旨,发生了的事情必然会发生,意味着正向人必须配合逆向世界的运动,那么他就算能动,也只是冥冥中被世界牵着走,成了事实上的行尸走肉。这就否定了“正向人物在逆向世界里可以根据正向意识独立行动”这个前提设定了;而如果认为正向人意识/生理运作也会变成逆向,那这种情形又和所有元素都逆演(影片倒放)没有区别了。因此,诺兰的设定本身实现不了环形因果,只能使单一现实时空穿越不可避免的“祖父悖论”被更具体地彰显出来。

我相信他并非没考虑到这个问题,但他没办法圆满解决,所以在情节上他设计了一个事件参与者去告诉穿越者将发生什么。如Sator的手下在逆向世界里向Sator实时报告发生了什么,好让观众方便去认为Sator在进入逆向世界后是根据已经发生的事主动执行;同理,在Neil开锁现场也有Ives目睹整个过程,可以脑补认为Neil和Ives一起离开后,是Ives告诉了Neil发生了什么,因此Neil主动去配合。但这样的情节设计充其量只能给一个直观上似是而非的解释,不能解决设定上的固有矛盾。

耳朵和莱呆终究没能穿越时空

这也是为什么在单一现实下,时空穿越是不可能的。就像基普·索恩反复告诉过诺兰,时空穿越是不可能的。

至于其他明显的情节漏洞,如红蓝门应该是后进先出,所以主角、Neil、Ives的部队出来后等着逮Sator就可以了……就不赘述了。

先进红门则后出蓝门,因此Sator试图进红门实现跑路是很愚蠢的

总之,电影台词虽然肯定了人的自由意志,但通篇的主旨又主要呈现出命定论。而所谓“发生的必然发生”的兜底设定,其实也因为祖父悖论并未解决而行不通。即便将自由意志解释为主动执行命运,使得人类的赞歌就是勇气的赞歌,也会导致这种主动执行实际造成矛盾。因此,说自由意志其实并不自由,说命中注定其实没法儿注定。

看完电影后的第一印象:没法直接说好不好看,只是疲惫大过享受。

但除去上述,这仍是部新奇的、值得看的电影。无论诺兰是迎难而上还是骑虎难下,他的创作力、执行力和勇气都值得敬意。但话说回来,电影既是艺术品,也是商品,究竟该取悦创作者和少数受众,还是取悦投资者和多数受众,这是个选择。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开至小路。

此版本作了修改。

0 有用
0 没用
信条 - 豆瓣

信条

7.8

34790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7条

查看全部17条回复·打开App

信条的更多影评

推荐信条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