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名状》编剧的十大硬伤(下)

四海流浪客
2008-01-20 看过
硬伤(7):大气、挥宏的战争戏,如果有很多重大破绽,是否会降低场面的震撼力和人物的感染力?

战争戏,是《投名状》的重点、卖点和看点。影片在商业票房上的成功,除了李连杰、刘德华、金城武三大帅哥的号召力外,其次就是挥宏、大气的战争场面,以致有人说,《投名状》是中国的《勇敢的心》。

这句话,应该就是从这个层面来说的。

陈可辛拍得的确很成功,战争场面惊心动魄,生死存亡扣人心弦。但是,这些战争戏中存在的破绽、漏洞也是巨大的,显而易见的;同时,这些战争戏,就只是战争戏,没有表现出主角庞青云有何卓越的军事才能。

在影片中,李连杰仍然只是个“功夫皇帝”,只会硬拼、斗狠,为人刚愎自用,而又没有什么智慧、谋略,顶多只是一个军中先锋的角色,而非将军甚至元帅之才,又何以攻舒城,围苏州,破南京,官拜江苏巡抚(两江总督)?

(1)

首先,庞青云的一千五六百个兄弟战死,唯独他活下来,是装死的。在这样惨烈的战争中,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做为主将,如果是打到一半装死的,说明这个人很“烂”;如果是杀到只剩下他最后一个装死的,那难度很大啊。即便敌军不认识他,但将领和普通士兵的军服一眼即可辨认出来。何况“装死”这种做法,始终不是英雄行径,一开始就把庞青云定在一个“算不了多好”的基调。试想,这样一个人,莲生又怎会在第一次相遇时就喜欢上他?

怎么改呢?不如影片一开场,就是庞青云单骑杀出重围,伤痕累累,血染战袍。这是可能的,因为清军有魁字营督战,只要庞青云逃离了太平军弓箭、火器的射程,就有活下的可能。他倒在了破庙前,莲生救了他,为他包扎伤口,纤纤玉手在堂堂伟男的胸膛上有了碰触,男女心中自然滋生一种特别的情愫。

(2)

第二,庞青云教姜午阳“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在劫持太平军粮时是不适用的。土匪们要的是军粮,他们占尽了有利的地形,只要造成声势,放开一条口子,把太平军赶走,留下粮草即可。可是庞青云却一来就把押运粮草的太平军头目杀了,这相当于断了赵二虎等人投奔太平军的后路,而且有无穷的祸患。因为押运粮草的将军,通常都是重镇守将的亲信,或征讨大军中的重要将领。

怎么改呢?应改成赵二虎与太平军头目交手落败,庞青云出手相救之际,措手杀了他。

“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难道错了吗?没有错,要看用在什么时候。比如清军来村里抢粮时,眼看一场流血冲突一触即发,庞青云此时蜻蜓点水,踩过莲生、赵二虎、小兵张嘎的脑袋,挟持清军头目,说,“大人已经截获太平军粮草,功劳不小,如果折了魁字营的兵马,在何大人那里可能不好交代?”

当然,对方也认出了“庞大人”,给“庞大人”一个面子,下个台阶。事后土匪们议论,庞青云出来说几句,比如“你没看到他们有多少条枪?你们想让全村的老人、小孩都白白送死吗?”大家才会看出他来路不小,小不忍则乱大谋,是个做大事的人,才好过度到结拜和投军的戏。大家信你,服你,那么就觉得,认你做大哥,跟着你走的路是对的。

(3)

第三,“十日内拿下舒城”,真的是一场赌博。庞青云已经有一千五六百人硬拼全死光只剩他一人装死活下来的教训,现在又用赵二虎、姜午阳手下八百个土匪的命去冲击5000人的太平军大营,何况对方还有那么多枪支火器。

战争场面虽然惊心动魄,可却把这个人写得没脑子。

从军事常识来说,太平军守将没有必要出城迎战,如果他们不出城,庞青云即便带领全军强攻,2000来人,在个把小时就全报销了。几年后,苏州守军也是5000人,清军应该不下上万,却足足围困九个月而不能攻克。我们不禁要问,他“十日内拿下舒城”的依据是什么?!在影片中,我们也看到,假如陈公一个营的兵力,又像魁字营那样作壁上观,庞青云又无法逃脱全军覆没的命运,这次即便装死了,回来见到姜大人,也必问斩,因为“军中无戏言!”

怎么改呢?我若是庞将军,应该意识到,舒城一战,只能智取,不可强攻。既然已经劫持了太平军的粮草,杀了押运粮草的太平军头目,可命八百土匪化装成败逃的太平军,打着太平军的旗号,抬着头目的尸体,佯装逃向舒城,后面用陈公一个营1500人的骑兵佯装清军追击掩杀,如若舒城守将再狡猾一点,那么我还可以向陈公要求释放几十个死囚,把他们化装成太平军,放在第二梯队里,在清军追击时用弓箭射杀,那么舒城守将远远看见了,必信以为真,急忙放“逃败的太平军”入城。这个时候,赵二虎、姜午阳再攻上城楼,“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杀了守将,陈公一个营的骑兵乘势攻入城内,舒城大捷。

如此,赵二虎、姜午阳等兄弟必对庞青云拥戴。三公见其为将才,再调拨给他三个营的兵力,才令人信服。

有这样的谋略,才不会一开始就拿八百个兄弟的命去“雪耻”,才会在三公面前胸有成竹,说“十日拿下舒城!”。其实,三日即可拿下,而且要越快越好,因为怕走漏风声,说十日,不过是为了安三公的心,以免适得其反,让他们觉得自己狂妄不可相信罢了。

(4)“杀狗子”是战争戏中一个详写的细节。不知道是要表现什么?我的理解,应该是表现,三兄弟分歧、矛盾的开始。但是,庞青云“杀狗子”,好象是“挥泪斩马谡”,说是为了严明军纪,不可再让“奸淫妇女”之类的事再发生,感动了很多人,似乎人人都得以信服,姜午阳甚至亲自操刀执法。

可是有个常识摆在那里,将帅先要颁布将领、帅领,比如“攻城之后奸淫妇女者,问斩。”如此才可以立威。你不能以前说好了“进城抢三天”,今天老子突然不爽了,要革新了,我就要斩了你。孙子杀吴王爱姬,还要先“三令五申”呢。假如他一来就杀了那个宠妃,估计吴王立即就把孙子赶出宫,甚至杀掉了,还show什么兵法。

这个细节,应该改成,庞青云严明军纪后,“狗子”匪性不改,被庞青云按军规论处,除赵二虎之外,上下无不信服。

(5)

最后,是苏州大戏。苏州这场战争,几乎是庞青云与太平军之间的决战。无论是战争时局的推移,还是双方投入的装备、兵力,《投名状》都应该把最宏大的战争场面安排在“苏州之战”。

试想,舒城之战,你再描写得惊心动魄,那只是个双方兵力投入还不足8000人的局部小战,战胜战败,并不能关乎全局,可是陈可辛却极力铺陈,硬是动用电脑特技把8000人的小战,装扮成似乎几十万人的大战。

何况,影片的前半部,都应该放在推波助澜上,就好比《泰坦尼克》,前半部节奏都很舒缓,从触了冰山开始,才上演惊心动魄的“大戏”。

庞青云至少已经有四个营的兵力,可苏州守军才5000人,难以令人置信。围城的目的,是断其粮草,否则你围它干什么,可围了9个月的结果,城外的清军无粮,以为城内有粮。不知道这个逻辑怎么来的?一个冷兵器时代,攻城的时候,只听说过挖地道的,没听说过挖战壕的。有挖战壕的时间、粮草和精力,还不如挖条地道算了,9个月时间不知道可以挖多少条。

赵二虎只身进城,不知道其目的是什么?是劝降?还是做刺客?劝降的话,两军不斩来使,可以通过官方渠道,大模大样进城,见了对方守将,凭三寸不烂之舌,痛呈利弊。可是赵二虎有这样的本事么?如果是做刺客,赵二虎即便能杀了对方主将,就可以达到“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的效果么?这不是在战场上,三军无主,将令不出,士兵混乱,而是在守城,城并未破。赵二虎杀了黄将军,苏州城仍有“石锦标”在守。

所以,赵二虎那句“是条汉子”,就是明摆着去送死的,无任何意义。黄将军即使有降意,决不会只是与赵二虎这样的“二把手”来个口头协议,在协议还没生效时,就先自杀了。试问,他如何放心将手下5000弟兄,如羊送入虎口?即便投降,应该有正式的书函、仪式,双方互派使者,将投降的条件落实清楚,比如发放军饷,解甲归田。

可见,“苏州围城”戏,可谓逻辑混乱,破绽百出。怎么改呢?

应该把最挥宏的战争场面放到苏州一战上,双方投入兵力至少各在万人以上,且有大量火器、骑兵,战争首先在阔野中拉开,这个时候应该显示出庞青云军队的狠劲儿,怎么硬拼都可以,死多少人都可以,战争极其惨烈,残酷。

庞青云、赵二虎、姜午阳三兄弟杀死对方主将黄将军,“石锦标”带领剩余的太平军退回苏州城内,坚守不出,清军多次强攻,双方死伤无数。太平军只剩下5000余人,庞青云的军队也死伤惨重,并开始断粮。双方相持不下,战争这才进入一个“死局”。

因为“石锦标”曾经是赵二虎的兄弟,这个时候,赵二虎才开始出场了,希望以昔日的兄弟情谊,打动“石锦标”,时太平军大势已去,希望他为了5000个兄弟的活路,开城投降。

这样,就把赵二虎与黄将军之间的对话、打斗戏,改成赵二虎与“石锦标”之间的戏。可“石锦标”与清军有不共戴天之仇,当初“誓不投清军”,如今也“誓不降清军”,但他虽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却还考虑手下的5000个兄弟。因为“石锦标”深知赵二虎为人,虽然两人走的路不同,可是自己如若以死相求,相信赵二虎定不负所托。那么,“石锦标”的死,就比黄将军的死,来的更悲壮,更感人了,而赵二虎辜负了“石锦标”的临终所托,才会更感到自己沦落为一个“人面兽心”的无耻之徒,才会肝肠寸断,悲痛欲绝,生不如死,才会正式与庞青云决裂。

在他看来,“石锦标”才是他真正的好兄弟,而,庞青云不是。“石锦标”是为了一个“仁”,一个“义”字,而庞青云却是为了一个“权”,一个“欲”字。

这样改,是不是比《投名状》原剧情强了很多?

————————————————————–

硬伤(8):杀降戏,是一场馒头引发的血案吗?编剧究竟是想把“杀降戏”写成是一场“困局”,还是一场“骗局”?

“杀降戏”,本是全剧本的经典。它是为了造成一种道德、情感上的困境,让庞青云和赵二虎“原形毕露”。

5000太平降军的命,就是一杆秤,让我们称称,到底是庞青云的“权欲”重,还是赵二虎的“仁义”重。

庞青云和赵二虎在这里变成了两个符号。

剧中的清军,也在这杆秤面前迅速分化为两拨人,而姜午阳显然是个“迷糊蛋”,一方面在情感上觉得赵二虎最可信,一方面又在“理智”上认为庞青云的做法、说法对。

坐在电影院里的观众们,自然也分化为这样三种人。那么电影的作者(通常我们认为是导演),他的态度究竟又是怎样的呢?

看不出来。

庞青云似乎是以大局为重,“舍小义,取大义”,可是他说的话又占不住脚,具有很大的迷惑性和欺骗性;赵二虎以“信义”为重,可是又把他写得很鲁莽,很愚弱。

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导演要表达的是什么。也许是把双手一摊,说“故事就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你们自己想去吧”。可是,这却在道德观、价值观上,对观众造成极大的混乱,以致于有很多人,战在维护庞青云的立场,和姜午阳一样,认为庞青云是对的。

为什么会这样?我认为是“杀降戏”在设这个道德情感困境的局,没有设好。

这种困局,必须是角色如一枚枚棋子,他们彼此之间都是真诚的,忠诚地扮演自己的角色,都是全身心付出,可是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命运,别无选择,充满了无奈与宿命的味道。

比如张彻版的《刺马》,叔嫂之间的不伦之爱,男女主人公之间并不是在玩爱情游戏,也不仅仅是偷情,他们真正互相爱上了对方,无法舍弃,造成悲剧之后,男主角临死前说,“谁能相信我们是真的相爱?!”,还是挺感人,挺让人同情的。

“叔嫂通奸”,在世俗眼中是下贱的,无耻的,可是真正的“爱情”,又是纯粹的,洁净的。这样的一种困境,就令人信服,打动人心了。

可在《投名状》的杀降戏里,并没有成功塑造出这样一种道德、情感上的困境。

一是,杀5000太平降军,是因为粮食不够吃。这是站不住脚的。因为苏州被围困将近一年,城内无粮,但城内会没钱吗?有钱却买不到粮而已。黄将军不是还向赵二虎买鸦片嘛。太平军投降的条件是,不杀,回家务农。这跟清军有没有粮食给他们吃,一点关系都没有。现在苏州已经解困,老百姓都走了不少,大家都有手有脚的,庞青云只要取了苏州城的钱,给太平军发点遣散费就可以了,出了城,走几部路,就可以买吃买喝。你如果一定要再送给他们一人一个馒头,先填填肚子,那更受欢迎了。

所以,“粮食”不够吃,根本不能成为庞青云杀5000太平军的理由。这样,就引向第二个问题:

在这个“困局”中的庞青云是真诚的吗?显然,第一点战不住脚后,庞青云的所做所为,就显得是一种“欺骗”,而赵二虎的英雄行径,又被他的“愚弱”给掩盖了。

因为有这些破绽,我们无法判定,导演究竟是在表现谁,想表现什么?电 影的本意,“杀降戏”似乎是一种道德、情感上的困境,可由于编剧上的缺陷,又让它无法成为一种道德、情感上的困境。

庞青云并非别无选择。即使不发放遣散费,让太平军解甲归田,是害怕太平军会继续造反,那么最差的情形,你也可以请示三公,让三公定夺,不至于背负这样有一个骂名、罪名,受人以柄。给人造成的感觉是,此人刚愎自用,想在军中压倒赵二虎,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战场上只有一个头!”。同时想抢夺胜利果实,巩固自己在苏州一战中的功绩。

如果是这样,所谓“以大局为重”,不过都是些谎言。

庞青云劝赵二虎留下来攻打南京的话,也是站不住脚的。说“魁字营先攻破南京,南京城的老百姓就完蛋了。”清军是政府军,不是蒙古侵略军,不是日本侵华军,顶多是欺凌百姓,抢点东西,又不会屠城,随便杀人。杀光了,谁来种田,谁来缴税,大清朝财政收入何来?这些破绽,又让人觉得庞青云是冲着南京城的财宝、功劳、权势去的。

总之,《投名状》写庞青云和赵二虎两个人,性格似乎分明,但道德、价值观相当混乱。

观众看了,觉得很乱,不少人受到了误导,连女孩子都认为“杀5000太平降军是对的”。

困局就是困局,骗局就是骗局,虽然两者有很大的迷惑性,有时难以分辨,但是两者在本质上是截然不同的。就像一个说爱你的女人,可能是真爱,也可能是假爱,但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这是无法混同的。

--------------------------------------

硬伤(9):庞青云动了杀赵二虎的心,是因为“太后不放心”吗?

苏州“杀降戏”,是电影《投名状》的分水岭。兄弟之间由同心同德,变为离心离德。

攻破南京,战争结束,太后加封庞青云为江苏巡抚。庞青云“杀兄戏”和姜午阳“刺庞戏”,组成电影的结局。这三段戏,必然有内在的逻辑关系,是个相互推演的过程。

其中,“庞青云为什么要杀赵二虎?”成为最关键的问题。这本来应该是电影一层层拨开,水到渠成,显而易见的,可是《投名状》中对这一点却相当晦涩。直到电影结束后,许多观众还弄不清,像瞎子摸象,各说一辞。

从导演、编剧的意图来看,庞青云之所以杀赵二虎,应该是慈禧太后的密旨。影片表现地相当晦涩,必须非常细心才能看出来。有三点可以佐证:

一,庞青云与陈公等在外殿,“地方督抚手握重兵,太后不放心”,庞青云提出“山字营主动裁军”。之后,“苏州城,赵二虎说走,一呼百应,南京城,他又私分军饷,你山字营姓赵啊!”言下之意,首先是对“赵二虎”不放心。其实是欲削庞青云兵权,先要杀赵二虎而已。

二,杀赵二虎那场戏,庞青云显然已经有被软禁的嫌疑,因为他从朝廷回来时,同时派来了朝廷的禁卫军,府上的侍卫已被更换。庞青云坐在屋中,摆了酒宴,说,“朝廷要你,我也没办法。”诱骗赵二虎的借口是,何魁要兵变,也就是栽脏何魁,如果双方没有默契,这是不可能的,追查起来没法交代。

三,庞青云就任江苏巡抚仪式,切换了两个重要的画面,姜公等人说“南京是重镇,太后想安定天下,怎会倚仗一个外人?”,另就是府外已经架设好大炮,一队骑兵整装待命,巡抚府显然已被包围。我们可以想见,即使不出现姜午阳,庞青云和他手下“山字营”的弟兄必遭屠戮。

江苏巡抚,乃封疆大吏之一,政敌暗杀,还勉强说得过去,而如此明目张胆地杀戮,没有太后的旨意和默许,是谁也不敢的。

电影最后的一个镜头,姜午阳和庞青云显然都意识到自己成为了朝廷的牺牲品。庞青云为什么要说“快纳投名状!”,姜午阳已经知道自己被利用了,为什么还要高呼“刺庞者,姜午阳也!”似乎很矛盾。我的理解是,两人已经意识到彼此的命运,想以“纳投名状”,帮朝廷掩饰,以使他们不冲进来杀尽“山字营”的弟兄。

庞青云和姜午阳似乎在最后一刻,做了自我牺牲,了解了心结、恩怨。

慈禧太后什么时候动了杀机?就是因为庞青云的一句话,他没有先感谢太后隆恩,却直接起奏,“免江苏辖区三年赋税”。群臣听了面面相觑。这两点失误,就暴露了庞青云缺乏政治智慧,是个不懂为官之道,难以位列同僚的人。他不能想太后之所想,急太后之所急,讨太后欢心,自然就被太后看为一个“外人”。

太后是个女人嘛。她一个小小的惊疑动作,就把内心暴露了。

但是,影片表现得太晦涩。我们先确定,陈可辛和他的编剧们,是这种意图。但是,我无法认同。

第一,因为作为最高统治者,要平衡各利益集团,庞青云不属任何派系,人又年轻,正是太后可以利用的时候,太后此时杀他是不可能的。庞青云又非功高震主,太后何必要屠戮功臣,如此何以安天下。

第二,这个编法,太简单,太突兀,跳跃性太大,和“杀降戏”以来,没有什么内在的逻辑推演关系。

第三,这个理由太强,让庞青云失去任何反抗的可能,内心连点道德、情感的挣扎都没有,没有什么悲剧的力量。

观众在看这段“杀兄戏”,表面上节奏如行云流水,可是却没有多少动人的力量。即便赵二虎,中了很多箭,倒在泥泞中,至死还以为杀他的人是“何魁”,我们也有点无动于衷。

总之,《投名状》里,庞青云对赵二虎动的“杀心”,是导演或编剧们强行加进去的,而不是故事、情节自然而然发展出来的,观众很难直观地感受到,存在很大的缺陷。

怎么改呢?

要把它改成是“三公”(至少其中二公)的杰作,苏州围城前,不是讲了“我能让他连上去吗?”,“弃子,对大家都有好处!” 庞青云杀赵二虎,应该继续写成,三公挖好了陷阱,让庞青云、赵二虎、姜午阳,甚至整个“山字营”踩进去的结果。

正所谓官场如战场,从苏州城降,庞青云可能被太后看重一飞冲天开始,斗争的重点,已经从战场转为官场。三公已经不在需要庞青云这条“狗”,谁先攻破南京,抢财宝,夺功劳,争江苏巡抚乃至两江总督之位,战争从这里已经开始打响。

而,庞青云,在战场上可能纵横捭阖,英勇彪悍,可在官场上,却力不从心,一败涂地。

—————————————————————————-

硬伤(10):到底是谁才是真正的“乱我兄弟者,必杀之”?

《投名状》的结局,姜午阳干了两件蠢事:“外人乱我兄弟者,必杀之!”,于是杀了二嫂莲生;“兄弟乱我兄弟者,必杀之!”,于是刺杀了庞青云。

最后发现,庞青云被黑枪所暗杀。

其实,最后这个安排挺经典的,他把电影提升了一格,让观众想象的空间一下增加了很多。

但是,电影中又缺乏对这个结局必要的铺垫,使这个安排具有很多缺陷。比如,暗杀者怎么知道姜午阳会出现,假设姜午阳不出现,在庞青云就任江苏巡抚的仪式,同朝官员怎敢以这样的方式公然杀害封疆重臣?追查起来,谁能脱得了干系!

即便我们前面分析了,导演和编剧的意图,这是太后的密旨,或经过太后默许的,却更是站不住脚的。

我觉得,导演的意图,可能是想来个对主题的升华,“乱我兄弟者”,不是莲生,也不是庞青云,他们都不过是一枚枚无法主宰自己命运的棋子,真正乱我兄弟者,应该是人心中的“权”、“私”、“欲”,而官场和宫廷,则是这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集大成者。

当庞青云、赵二虎、姜午阳还是土匪时,他们的世界是简单的,兄弟情谊以义气为重,“没有兄弟,没法活。” 当他们在战场上的时候,还能同仇敌忾,苏州杀降开始,庞青云野心膨胀,权欲熏心,兄弟之间开始有矛盾和分歧,“你对,我跪还你,你错,我杀了你!”而一旦卷进了官场的洪流之后,三兄弟人人都变成了苦苦挣扎在生死边缘的可怜虫,最后竟然手足相残,直到临死的一刻,方知道自己做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而赵二虎更是至死都不知道。

所以,从苏州杀降开始,戏就要已兄弟之情卷入官场斗争这么演下去。怎么改呢?

(1)改苏州“杀降戏”。

苏州杀降的困局,不是“一场馒头引发的血案”,而是“三公”故意造成的。5000太平降军,三公拒绝收编,苏州缴获银钱,留与庞青云部分,只能做清军军饷,不能分发给太平军。三公同时以赵二虎入城与石锦标见面为借口(两人昔日为兄弟),猜疑“山字营”私通太平军,欲拿赵二虎问罪。这些做法,无非是打压、牵制庞青云,让何魁首先攻克南京。

庞青云回营后,却见赵二虎要私分军饷。这显然让“山字营”私通太平军的嫌疑上罪上加罪。于是命弓箭手,射杀5000太平军。姜午阳认为大哥是为了救二哥,自然是站在庞青云一边。而庞青云的真实目的,无非是受到了刺激,不惜射杀5000太平军,来洗脱自己的嫌疑。

(2)改“杀虎戏”。

庞青云曾经答应赵二虎等兄弟,打三年仗,回家过太平日子。如今五年过去,仗打完了。赵二虎因苏州杀降,“背信弃义”,一直生不如死。想不做官了,带兄弟们回家。因行动鲁莽,被三公污为“私发军饷,带兵出走,意欲何为?!”欲以造反罪名缴杀。庞青云带兵欲追回赵二虎,叫赵二虎等人放下武器(放下武器就不是造反了嘛,人人手无寸铁,和昔日5000太平降军如出一辙)。清军剑拔弩张,在何魁授意下,万箭齐发,赵二虎和追随他的弟兄们,全部中箭而死。

苏州杀降一幕,在庞青云面前重演,只是自己的角色已经变换成了从前的赵二虎,而昔日的自己,则是今日的何魁。悲痛之余,开始明白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赵二虎一死,“山字营”已经有名无实,庞青云被剪除了臂膀,三公以“太后不放心”为由,解除了他的兵权,并安排了一个良辰吉日,举行有名无实的“江苏巡抚”上任仪式。

(3)改“刺庞戏”。

杀赵二虎时,姜午阳被支去公干。何魁杀了赵二虎,恐庞青云和姜午阳不放过他,欲在姜午阳回南京路上先除去他,被三公制止,想借刀杀人,上演了一场“好戏”。

他们使人告诉姜午阳,赵二虎被庞青云所杀,即将举行上任仪式。料定姜午阳必上当受骗,以“纳投名状”在当日刺杀庞青云。

如此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暗杀庞青云,并驾祸于姜午阳。三公以“私人恩怨”结案,太后都没得说。

(4)改最后一幕。

皇宫,三公及何魁奏太后,赵二虎私发军饷,带兵出走,意欲谋反。庞青云和何魁平乱。

太后懿旨,庞青云厚葬,何魁平叛有功,接替庞青云,升任江苏巡抚。

黑幕,昔日八百土匪纳投名状结拜的画外音:“外人乱我兄弟者,必杀之!兄弟乱我兄弟者,必杀之!”(完)

如果这样拍,一环扣一环,该紧凑的时候该紧凑,该舒缓的时候舒缓,电影看完了,观众还会沉浸在这个悲剧的世界里的。

“投名状”的主题得到升华,思想艺术性,可追《水浒传》,成为电影中的经典。
0 有用
4 没用
投名状 - 豆瓣

投名状

7.4

17798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5条

查看全部15条回复·打开App

投名状的更多影评

推荐投名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