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神论者的创世纪-《异星灾变》1-9集解析(更新中)

雨苔思音
2020-09-0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因为本影评是全季分集评论,可能比较长,可以直接点击分集解析链接:

烧仓房-《异星灾变》8-9集剧情解析

幻象与密语-《异星灾变》6-7集剧情解析

信仰的变质-《异星灾变》4-5集剧情解析

无神论者的创世纪-《异星灾变》1-3集解析

(为了不让大家翻得太辛苦,这次直接把最新的部分放在最前面了)

烧仓房-《异星灾变》8-9集剧情解析

本周的《异星灾变》继续着孩子们与父母们在陌生星球上的探险故事,虽然剧情依旧在发展,但是幕后的“高阶存在”也仍犹抱琵琶半遮面,可以想见哪怕在下一周的第一季终结之时,很多挖的坑也无法被填上了,幸好第二季已经在筹备制作之中,只希望下周的第一季终结不是草草水过,而是盛大且壮丽的毁灭与新生。

就像是燃烧的教堂一般,烧尽宗教虚伪的皮肉,却点亮这颗星球幕后的秘辛。

剧透预警

下面首先快速过一下这两集的内容,如果你觉得像复读机的话可以跳过,但我觉得梳理一下剧情还是有必要的。

8

马库斯从噩梦中醒来,虽然他内心还是有着那么一些对保罗的呵护和对苏,也就是曾经玛丽的爱恋,但是深陷神谕的他慢慢迷失了自己,坠入了狂热偏执的信仰之中。并因自己过激的行为迫使保罗和苏逃离营地。

坎皮恩在保罗的帮助下从被关禁闭的房间逃走,摆脱开了被改造后父亲的追逐,保罗和其它几个孩子点燃了教堂和苏一块逃走,并与坎皮恩会合。

另一边,濒死的母亲在飞船残骸中遇到了医疗机器人卡尔,发现她的肚子中有一个奇怪的圆形物品,在输入人造人的营养液无效后,偶然间接触血液的母亲发现了自己对血液有所渴求,甚至在碰到跟随而来的坦普斯特时都差点抑制不住渴望而攻击坦普斯特。

在母亲进入虚拟环境寻找答案的时候,那个幻境中的创造者告诉她,她的肚子中怀了一个孩子。

9

坦普斯特遇到了罪人奥索,不过奥索很快就被母亲制服当成养育孩子的血袋,三个人寻找母亲生产地点时见到了奇怪的卡片,并撞见了之前逃出来的苏和孩子们。在短暂的敌视后,苏慢慢也和母亲放下芥蒂,互诉衷肠,但是此时奥索逆转了供血的方向,摆脱了母亲的控制,坦普斯特最终触发了奥索头上装置的机关杀掉了仇人。

另一边,密特拉教在马库斯的带领下回到之前奇特的建筑前等待神谕,留下的亨特破解了父亲回退版本的密码后和复原的父亲开着小飞船离开了密特拉教的众人。听不到神谕的马库斯越发急躁,最终被卢修斯识破,喉咙中被塞入了母亲的眼睛,在荒漠上奄奄一息。

这两集验证了之前的几个预测,其一是坦普斯特最终会杀掉奥索的这段剧情,另一个就是卢修斯识破马库斯身份后的反戈一击,这两个都算是比较容易预料到的桥段,虽然说奥索变得强无敌那块实在有些刻意(输血就爆衣这是什么奇怪的设定嘛)。

让我们继续从马库斯这里说起吧。

如我所料,马库斯慢慢从无神论者变为了有信仰的角色,虽然这个转变实在有些太突兀,不过也可以理解。在某种反抗神谕的行为后,自己被神制裁得服服帖帖,自然对于这种高等存在产生了敬畏服从的心态。马库斯用小老鼠做比喻那一段就很贴切,那个高等存在也许并不是神明,但是既然人类在高等存在面前已经不堪一击,那么这个高等存在就和神明无异。

马库斯,在某一方面,还是想努力维持和孩子与妻子的关系的,但是这充其量算是他跌入深渊前的回光返照,慢慢失去神明青睐的他越发急躁,逼走了孩子和苏后又来到了奇异建筑前祈祷(因为这里是他第一次听到神谕的地方),然而马库斯耳中再也没有响起神谕,他亦被手下认出身份惨兮兮地瘫倒在荒野。

不过,马库斯的剧情线肯定是不会到此为止的,母亲的眼睛是一个很重要的物品,马库斯被迫吞下了眼睛就意味着他之后肯定会和母亲有交集,甚至他可能为了夺回密特拉教的控制权(虽然除了手下士兵总共也没剩几个人了),而把眼睛还给母亲请求母亲大开杀戒。

但是依然如我之前所说,马库斯的结局,必然是悲剧,现在他有了虚无的信仰,这种信仰已经反噬了他一次,也很可能最终导致他的死亡。这一次被手下暴打,也说不定能让他迷途知返,重回无神论者阵营也说不定呢。

接着上次关于背后四方势力的黑手,结合这两集更新,再讨论一下。

1. 神谕/幻象的制造者

这个神谕/幻象的制造者最早附身在奥索身上,并且注意这个神谕告诉他了什么,是让他侵犯少女并生下孩子。

而神谕第一次对马库斯产生影响,也是在马库斯决定去救孩子但是被长老否决的时候,之前两集中,神谕是在马库斯试图杀掉母亲的时候反复出现,而第八集我们看到,母亲已经怀了孩子。

所以种种的线索,都指向了“孩子们”,如果我们假设那个“荒土上孤儿”的预言来自于这个神谕,那么显然这个声音就是在努力想要留存住孩子,并不断创造新的生命,这很符合密特拉教来到这颗新星球后的诉求。

这个声音和幻象,现在看来都是飞船上的人才有可能听得见,所以这个声音背后的主人也很大概率来自于飞船之上或是其上的人工智能,幻境里的病毒等等。

第九集最后这个声音来到了保罗身边,不知道保罗能不能禁受住神谕的诱惑,说不定,这仿若神灵显灵的声音反而会将他推向无神论者的阵营。

2. 幻境里的创造者

基于上面的这个猜测,母亲进入环境中的创造者,如果不是真的创造者精神的留存的话,那么其实也有可能就是那个神谕/幻象的制造者,结合几次情况来看,这个幻境里的创造者形象第一次就提醒母亲孩子有危险,后来又宣称之前的养育孩子只是试炼,现在给了她真正的礼物,也就是肚子中孕养的孩子。讲真,这里有一些矛盾,不过态度大体还是对“新生命”的重视。

另一边,结合前两集中母亲在幻境中的那一场交配,是否是那个时候母亲开始怀孕的呢?这个还有待观察,不过我坚持这个创造者并不是真正的创造者的想法,这个角色定然被人冒名顶替了。

3. 蛇骨里的神秘人

神秘人这两集并没有出现,但是还记得第五集中神秘人家中的卡片吗?这个卡片在这一集中以金属卡片的方式出现了,而且这些金属卡片还带有一些奇异的功能,甚至让母亲进入了一段幻境之中。

结合关于这些卡片的只言片语,我们知道这些卡片和之前地球上异教徒使用的塔罗牌有些相似,而这些异教徒已经被密特拉教清除了。

在母亲和卡尔的对话中我们也可以知道,密特拉教最高科技的技术其实也是来自于更高等存在的机械降神(这解决了很多人疑惑的“凭什么宗教可以打败无神论”的疑惑)。

所以地球上密特拉教和之前异教徒的争端,会不会就是两个高等存在派别之间的博弈呢,而这些卡片,或许意味着之前被打败的异教徒早早就来到了这颗星球繁衍,但是没想到密特拉教又追踪而来。

同样,母亲看到卡片中黑色身影围困住一个神奇生物的画面(注意这个生物所在的容器和那个奇怪的建筑很类似),也有可能就是这两派高等存在之间的一次战争的结果,因为黑色身影的派别实在太过可怕,所以才被记录在了金属牌之上。

所以我推测这个神秘人可能属于本地的原住民(或者是之前败退到这颗星球的物种),而之前给密特拉教指路,其实就有点类似于我们说的“引战”,它知道两派之间势同水火,于是坐山观虎斗。

4.塔利的灵魂

最后,塔利的灵魂似乎在一直纠缠着坎皮恩,我上两集就说过,这个塔利的灵魂不怀好意(连坎皮恩都看出这个塔利是邪恶的了),一直在试图陷害“预言之子”,那么从全局来看,塔利的灵魂定然是反对“预言之子”存在的,可能塔利的灵魂和蛇骨里的神秘人一样都是本地原住民释放的烟雾弹,他们都在尽其所能地试图去破坏这个预言。上一次在地球上,异教徒和密特拉教的对抗中,异教徒失败了,这一次,他们定然不能让这个所谓的预言再次成真。

说完了背后的势力,再谈一谈母亲这个角色的发展。

母亲在这两集中比较罕见地展现出了一种柔弱的姿态,因为失去眼睛和怀有孩子,甚至被奥索黑了一手,但是随着母亲眼球在剧情中的再次出现,下周的最后一部分中母亲肯定可以恢复到完全体(考虑到马库斯只吃了一颗眼球,也许是半完全体)。

当然,伴随着母亲的怀孕,几个很有趣的冲突便逐渐有了端倪。

其一就是母亲照顾体内的孩子和照顾体外孩子之间的矛盾,虽然现在大家看上去和蔼可亲,但是如果体内的孩子遇到危险,需要放弃身边的孩子们时,不知道母亲会做何选择。这一点延伸下去就是母亲肚中孩子和坦普斯特肚中孩子的权衡,在解决掉坦普斯特的仇人后,坦普斯特接下来的剧情应该就会注重到其怀孕的问题之上了。

其二便是明明身为人造人的母亲却在孕养生命,但是身为人类的苏却无法怀孕的这一组对比,而且苏现在的精神寄托,保罗,也终究会知道真相(密特拉教的那几个士兵也许会碰到他们说出真相),那个时候,苏也会变得进退两难。

最后还有一点便是第九集终于点出了本片片名的典故,我在第1-3集分析时一开头就说到了这个罗马建城的传说,兄弟两人被狼哺育,其中一个人建立了罗马城。

现在再回看这个典故,我又有了一点新的想法。

那个罗穆洛建城的典故有下面这一段细节:

“罗穆洛和兄弟勒莫建好城后,因为新城的命名而产生了分歧,两人便让神来决定,勒莫先看到6只秃鹫,就认为神选择了自己,但是罗穆洛后看到12只秃鹫,他认为看到的秃鹫多的人才是被选中的人,于是两人最终开始生死搏斗,勒莫被杀,罗穆洛胜利,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罗马。”

看到这段,是不是觉得和剧情里的一些桥段有似曾相识的地方呢?

兄弟两个人的争端,可能是之后坎皮恩和保罗在建立文明后会产生的分歧,我们可能在未来的几季中将看到两个人最终的决裂。而这种争端同样可能来自于密特拉教背后的高等存在与异教徒的高等存在之间一直隐藏在幕后的斗争。

同样,两个兄弟都认为自己是被神选中的人这一段,也像极了马库斯自认为“天选之人”的态度,当然我们看到了马库斯可能会有的悲惨结局,而上面这个故事里,所谓的“被神选中”同样是一个毫无意义的事情。

看到秃鹫,就是被神选中?

这就像是马库斯看到燃烧的教堂,便以为神明降临那般滑稽。

神灵并不存在,你最终还是要亲手杀掉那个你曾经最亲近的人。

无神论者的创世纪-《异星灾变》1-3集解析

雷德利斯科特参与导演的《异星灾变》终于上线HBOMax,虽然中文的这个名字翻译实在是偏题太远。《Raised by Wolves》的故事想来大家并不陌生,有一些孩子在生下来不久就被父母遗弃,阴差阳错间被狼群收养长大。长大一点后被人发现,重新回到人类的种族,但是因为在狼群中太久,这些“狼孩”保留着诸多狼的习性,哪怕后来习得一些语言,也很难真正融入正常生活,而且他们也因为幼时吃生肉等习惯寿命大大缩短。

“被狼收养”的另一重故事则是源于罗马城的传说,被暴君阿穆留斯扔入河中的两个婴儿,先是被狼所喂养,继而被牧羊人带回家照料,两个孩子长大之后为母亲报仇,并且在昔日河水退去的地方建城,那座城市,也就是以其中一个孩子罗慕洛为名,也就是罗马。 这些处于两个种族文化之间身份特殊的“狼孩”,一方面处于两种文化的交锋之中,另一方面,又肩负着后世创立城郭和文明的拓荒任务,这大概就是本剧所着重的核心了。

因为本剧貌似每次放出多集,因此本剧评也以多集为一个整体进行讲述和分析。

无神论者的创世纪-《异星灾变》1-3集剧情解析

剧透预警

下面先来快速介绍一下每集的梗概。

1

人造人父亲和母亲,乘着快速穿梭的飞舟来到了一颗宜居星球,他们是无神论者阵营和密特拉教阵营斗争后,失败的无神论者派遣的一支殖民小分队,在这里,父亲和母亲要试图孕育一批孩子,并让这些孩子成为之后建立无神论社会的种子,将科学主义和和平主义的思潮继承下去。

但是,孕育的六个孩子并没有如他们所料健康成长,他们开垦荒地,种植粮食,然而随着塔利的意外失踪,其它孩子也一个接一个病倒,最终只剩下了出生时最坚强的那个孩子:坎皮恩。

父亲和母亲的计划失败了,只剩下一个孩子自然无法延续种族,而此时密特拉教也来到这颗星球准备进行探索,父亲就想通知密特拉教让他们接纳坎皮恩,至少让这个孩子能活下去。

但是这与母亲的信念背道而驰,母亲关闭了父亲,坎皮恩却趁机触发了联络装置,于是密特拉教的人找到了他们,并想带走坎皮恩,谁料到母亲此时突然化身杀戮机器,不仅阻止了密特拉教的劫掠,还冒充马库斯队长登上密特拉教的方舟,操纵方舟坠毁,带回来一些密特拉教的孩童。

这一次,母亲又可以重新开始,完成她预设的任务,建立一个有着科学思维的,无神论者的世界。

2

玛丽和凯勒布曾是无神论阵营的士兵,他们发现了一个鸠占鹊巢登上密特拉教方舟的机会,于是他们进行了换脸手术,成为了军官马库斯德鲁苏斯和他的妻子苏,潜入军官家中杀掉真正的两人,冒名顶替乘上了方舟。当然,他们俩后来发现,其实两人还有一个名叫保罗的孩子。于是,作为杀死孩子双亲的凶手,两个人还要担负起照料孩子的义务。

时间回到现在,母亲用杀掉的人造人的处理器重启了父亲,两个人要重新照料这些孩子,母亲变身成强大杀戮工具需要一双眼睛,尽管母亲和父亲之间已经有了嫌隙,但是母亲还是告诉了父亲藏眼睛的地方。

新的这一波孩子,并不如之前那些孩子那般容易教导,他们已经信奉了密特拉教,又深知母亲杀戮机器的本质,背地里都想着要逃脱,连坎皮恩都有些惧怕着母亲。

但是母亲至少待他们还不错,而其中一个叫做坦普斯特的少女,被密特拉教的高层侵犯有了身孕,母亲也格外照料她。

夜深了,这颗星球上的一种奇特的生物侵袭了他们的住处,虽然在母亲的威力之下干掉了这些生物,然而为何十几年过去这些生物才出现,这让父亲和母亲都心生疑惑。

另一方面,当时拜访母亲这里的密特拉教的马库斯队长,并没有被母亲杀死,密特拉教残余的人员将他救下,密特拉教和无神论阵营的斗争,还远未结束。

3

在密特拉教前往宜居星球的途中,马库斯和苏与他们不得不接受的孩子保罗建立了友好的关系,他们还给了保罗一只小白鼠,期待着在新的星球上快乐生活的日子。母亲的入侵,毁灭了他们的梦想,还劫走了保罗。

孩子们并不相信有动物入侵的事实,他们认为母亲是在骗他们,几个孩子的身体也纷纷变得虚弱,就连坎皮恩,也在怀疑是否是母亲在偷偷在毒害这些孩子。

母亲看到孩子们身体不佳,去坠毁的方舟寻找药品,坎皮恩就诱骗父亲把他关起来,带着几个孩子前往方舟坠毁的地点。

母亲前往方舟的路上,遇到了残余的密特拉教势力,密特拉教用一个人造人为诱饵,躲在地下逃脱了母亲的攻击,带着药品回来的母亲和父亲分头出发寻找逃掉的孩子们。

除了保罗,其他的孩子们被父亲找到,给飞船填充燃料时的分析发现了这些孩子们虚弱的原因是碳果核的辐射,而接踵而至的怪物袭击也让孩子们知道了威胁的真实性。

另一路,走失的保罗,失足掉入了神秘的深坑,而密特拉教也全军出动,试图寻回他们被劫走的孩子们。

因为本剧有着雷导的参与,因而从整体的风格来看毫无疑问有着雷导冷峻的外星气质,甚至还有一些弱化版的,外星异形生物的存在。

当然这些都只是作品的皮相,故事本身密特拉教的信仰和无神论者的争端,关于宗教和科学二元的讨论,还有处于两者夹缝之间的坎皮恩的故事,才是《异星灾变》这部剧想要讨论的核心。

首先从设定上来看,地球因为密特拉教与无神论阵营的争斗基本毁灭殆尽,密特拉教虽然最终胜利,然而地球也不再适宜生存,于是密特拉教带着一些被选中的人乘着方舟寻找地外行星(假冒成马库斯和苏的两个无神论者就在其中),而无神论阵营也发射了一些更快速的舰船希望到宜居行星重新建立无神论者的世界,只不过这次两派又再次相遇。

而人造人这个概念,大概也是本片的重头戏之一,人造人大概是密特拉教的技术,或者无神论阵营也有人造人也说不好,但是破坏力强大的唤灵者,也就是母亲这种型号,毫无疑问是密特拉教专属的。

来到新行星的父亲是普通款式的人造人,母亲却是被改造成照料孩子,传授无神论思想的唤灵者,当然她原先并不知道,直到坎皮恩要被密特拉教夺去时才真正激发她潜藏的能力。

这大概是无神论者发送飞船时早就预谋好的一步棋子,毕竟只靠人造人稍微力气大一点的状态,是无法抵御所有的危险的。

觉醒的母亲拥有着很多的能力,飞行,刀枪不入,声波摧毁生物,气息冰冻溶解物体,模仿声音,改变容貌,可能还有一些感知的能力等等,暂时看来是无坚不摧,然而她绝对不是全知全能的,这种强大形象的设立从最开始就是为了后面找到击破方法而生的,当然,母亲本意其实并不坏,只是因为她有着无神论阵营的立场,所以对于密特拉教的人来说,她就是一个来自地狱的天使。

所以,本剧从最开始,一个无神论者创世纪的故事,因为密特拉教阵营的引入,变得更加错综复杂起来,我们不妨在此也稍微讨论一下密特拉教的问题。

其实这个密特拉教的信仰,所谓的索尔神之类的东西,和如今的很多宗教非常类似。

我们很难想象,抱持着这种宗教的思想,他们的科技竟然能如此发达,甚至还超过了有着科学思想的无神论阵营,我们从马库斯视角看到的方舟内的迷信和坎皮恩看到新来的孩子们的信仰都让我们一度产生这样的疑惑。

但果然,其实真正的高层,绝对是清醒的。密特拉教出现的原因,也只不过是为了安抚人心便于管理,密特拉教高层则在这种稳定的系统中歆享着权力带来的精神与肉体上的愉悦(我确信第三集里面那个高层的两个女人造人跟班绝对另有他用,而且侵犯坦普斯特留下孽种的高层恐怕也并不会真的被处死,甚至说不定就是第三集的那个高层)

同时在第一集中,那些所谓的教义和祈祷并没有能救回真正的马库斯和苏的命,因此这个所谓的密特拉教,建立在高层的谎言之上,甚至制造出唤灵者这样威力强大的武器,看上去完全不是什么爱好和平的善茬。

另一方面,坎皮恩却并不了解这些,虽然接受着无神论的教育,但是他会有着天生的怀疑和畏惧,在知道母亲恐怖的一面之后自然也会疏远那一套科学主义的思维,而死去的兄弟姐妹也让他试图在信仰中寻求一丝安慰。

其实,信仰本身并不是一件罪过,以信仰去欺骗大众攫取利益的密特拉教高层,大概才是那些真正的恶人。

说起坎皮恩,这个孩子绝对很特殊,他是母亲通过体外孕育的六个孩子中差点夭折的那一个,也是在经受碳果核辐射下依旧健康长大的孩子,更不用说,那个密特拉教预言中,在荒野中长大的孤儿会成为先知这样的传说,都让坎皮恩这个角色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更不要忘了,Raised by Wolves这个标题指代的这个“狼孩”,也许就是坎皮恩。他在善良的父亲和性格多变的母亲的调养下,从他自己的视角去逐渐认知这个社会,无论是有神论还是无神论,不同思想在他这里完成冲撞与交会,而他的成长,将会是本剧最核心的一条主线。

当然母亲的真实身份,还是有诸多疑惑,就像密特拉教说的那样,无神论者从未成功改造过唤灵者,那么母亲又是谁的杰作呢?母亲从设定上来看真的是很坚定地希望建立一个无神论的社会,因此她对人类孩子的关照也绝对是真切的,甚至会因为自己可能无意识伤害孩子就试图结束自己的生命。

包括第一个孩子塔利死后的狼嚎,坎皮恩外最后一个孩子丝毕瑞死后几乎过载的表现,都体现出母亲对于这个计划的坚定决心。而这种几乎过了火的执拗,也可能会让她走火入魔。

这个设定,让我想到了《吾乃母亲》中那个机器人母亲的角色,同样的异种养育孩子,同样看上去危险,甚至令人不解的行为,但是到最后,证明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类种族的存续。

只可惜,现在看上去几乎无敌的母亲,其制造者密特拉教,也必然会有反制的措施。

另一条密特拉教的线中,以马库斯和苏的视角展开,一方面他们以无神论者的视角去认知这个充满信仰的社会,很快就发现了其虚伪的本质,另一方面,从小被无神论阵营招募入伍的他们终于放下屠刀,竟然和孩子建立起了本不应该有的亲密关系,并因此而珍视那个被母亲劫走的保罗。他们对于孩子的追寻,也定然会走到和母亲剑拔弩张的对立面上。

与此同时,他们依旧要警惕那些因为模仿身份而带来的身份危机,毕竟,虽然宗教是虚伪的,但是有神论与无神论阵营的隔阂,与彼此对立的威胁,却是真实存在的。

最后,说一下这颗星球本身。

虽然有着较低限度的宜居环境,但是这颗星球本身依旧非常神秘。

居住十几年后突然出现的奇异生物,究竟来自哪里?是否是方舟的坠落惊醒了这些生活还是另有隐情?

那些规则的圆形空洞,还有其中升起的暖流,又来自何处?

第一个孩子塔利为何坠亡进这个洞穴,或者说,这个失踪的孩子是否真的死去了,而这些和这个洞口又有什么联系?

这个雷导所构思的神秘的星球,果真又有了《异形》系列中那些诡异外星的味道,人类在荒野中重建文明,他们真正需要警惕的究竟是什么?

是这险恶的环境本身?

是对于科学的亵渎?

还是堕入虚伪信仰的深渊?

是来自邪恶人性的加害?

抑或是彼此猜疑的分歧?

也或许,兼而有之。

信仰的变质-《异星灾变》4-5集剧情解析

父亲,母亲带领的孩子们,还有找寻自己孩子们的密特拉教的信徒,两条线索在第四五集中彼此交织,终于在第五集结尾交会,这个新世界的神秘之处亦被掀开一角,暗中观察的神秘人,预言中的圣堂还有来自地心的热量,都让剧情变得更加复杂,却也越发耐人寻味起来。

剧透预警

首先还是讲解一下这两集的内容

4

孩子们这一边,母亲寻回了因为看见神秘人而失踪的保罗,孩子们终于都回到了家中,知道密特拉教的残余人员可能会通过定位寻找孩子的事情后,母亲将这些孩子体内的定位装置扔到远处。

上一集末尾被制服并绑起来的怪兽(或者说是一种野兽)成为了父亲想要训练孩子们变得更加坚强勇敢的靶子,并准备杀掉之后食用它的肉来果腹。心善的坎皮恩不想杀生,于是就去寻找可以代替有辐射碳果的食物,但是无疾而终,于是父亲还是让孩子们去试着狩猎野兽,但是孩子们最后都没有勇气真的杀死这头生物。

母亲则是去探查一艘坠毁的休眠舱,进入其中的虚拟环境中,回想了坎皮恩小时候的善举并交代了其余几个胚胎早就被破坏的旧闻。

另一边,密特拉教进发寻找孩子们,但是却在沙漠之中撞见了一座有五个角的奇异,有着暖意的建筑,在此处歇息的时候,苏被长老安布罗斯试探出其身份,于是在入夜后让其人造人陷害马库斯欲除之而后快,但是计划失败,人造人也被杀掉。

因为相信这所神殿的力量,密特拉教转夜继续留在此处,但这个建筑不再温暖,长老安布罗斯试图破坏这个建筑进去避寒,被马库斯抓住把柄,此时这个建筑突然释放出强大的热量,烧死了安布罗斯,马库斯也趁机占据了首领的位置。

同样是这个夜晚,父亲看到了塔利的身影。同时因为饥饿所迫的坦普斯特,杀掉了野兽,生食其肉,却发现这野兽的肚子中也有幼崽,就像是她怀中的孩子一般。

5

密特拉教在马库斯的带领之下继续前进寻找孩子们的踪迹,途径一处飞船的残骸,竟然在里面发现了依旧活着的,之前因为侵犯多名熟睡少女而被定罪的密特拉教高层奥索(otho)。

还找到了一个可以对付唤灵者的武器,他们决定先留着奥索一命,用他当敢死队去攻击母亲。夜晚休息时,马库斯因为其首领的角色受到了卡西娅的优待,苏稍微有些吃醋。

转日他们来到了一处龙骨残骸,母亲丢弃的定位器被一个神秘人带到此处,神秘人还给他们指引了母亲和孩子们的位置,夜晚马库斯因为奥索关于索尔神的话语心神不宁,甚至出现了杀死苏的幻象。

孩子们的这条线索上,尽管母亲并不完全赞同父亲这种越发冷酷的教育,父亲还是继续训练孩子们使用投掷武器准备狩猎,坎皮恩在深洞的壁上发现了一种可以食用的蕨类植物,并打算用这种事物代替野兽的肉类。

母亲在寻找野兽行踪的时候也看到了塔利的身影,追踪过程中又回到了那个休眠舱旁,这次她揭开了自己更早的,被消除的一些回忆,她曾经是一个唤灵者,被曾经的密特拉教高层,却最后倒向无神论的坎皮恩·斯图基斯改造成了会养育孩子的母亲。

但是因为斯图基斯身体的缘故,纵然和母亲产生了一定的情感,却也只能让母亲和父亲前往遥远的星球孕育下一代人类。在幻境中斯图基斯提醒母亲孩子出现了危险状况,母亲回到家救下了试图自杀的坦普斯特。

终于,马库斯带领的密特拉教追踪到了母亲和孩子们的行踪,一场无关信仰,无关派别,只在乎生死存亡的对抗,即将开始。

这两集非常有趣的一点就是,无论是跟随着无神论者母亲的有神论的孩子们,还是藏匿在密特拉教中的无神论者马库斯,他们的信仰,或是人生观,都在慢慢发生着一些改变。

一方面是马库斯耳中听到的一些声音(他怀疑那可能是某种神谕),而伴随着声音,五角建筑突然的变化也让他摆脱了威胁,成为了首领,再加上奥索对他说的关于耳语的言论,都让他感到某种冥冥之中“天选之人”的感觉,也让他对于自己无神论的信仰产生了某些质疑。

孩子这边,变化最大的就是坦普斯特,在和别的孩子隔开之后,她很快就变得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拼尽手段,甚至直接杀死了那头野兽,虽然之后情绪不振想要自杀,但是她显然已经不再相信有一个至高的存在能因为他们的祈祷或是愿力而施以援手了,无论求生,还是寻死,一切都是要靠自己决断。

我们看到坦普斯特凶猛的一面(坦普斯特在外语中本身就有狂暴的风雨的含义),又联系到这个没有死掉的,侵犯了她的奥索的存活,后期剧情中必然有这两个角色的交锋,在奥索几乎是狂热的信仰之下,坦普斯特是只靠着暴力杀害侵犯自己的凶手,还是能在信仰与现实的辩论中占得主动,无疑将是两人之后对手戏的看点。

当然这两集中,真正引人疑惑的,便是那个神秘人和幻象塔利的存在。

塔利到目前为止被保罗,母亲和父亲看到,因为其行踪的不确定性,我觉得这个塔利可能并不是真实存在的,而是某种幻象,当母亲回忆斯图基斯和她的经历时,就说到斯图基斯是一个著名的无神论黑客,因此通过某种手段误导人的视觉,或者更简单地误导人造人的感官,也许会造成母亲和父亲看到的这种幻象。

自然,这种幻象也是被人操作的,这让我想到马库斯耳中听到的声音,包括奥索自称听到的神谕也是如此,如此看来,所谓的神谕,幻象,其实并不一定是什么超自然的神秘存在,可能是一个拥有更高科技实力,掩藏在背后的黑手,在默默关注着这一切的发展。

说起幕后的黑手,那么带领密特拉教来到龙骨废墟的神秘人便不得不提一嘴了,它居住在这里想来也有多年时间,这期间它必然一直在默默观察着母亲一家的行为。

而在它洞窟里找到的牌上,有受精卵,家庭,五角星(五角神殿)等元素,让人无法不联想这个神秘人是知晓斯图基斯这个计划的,而联系到那些幻象,说不定这就是一个继承了斯图基斯记忆的生化人。

佐证这一点的还有斯图基斯在母亲幻境中的警告,一来表明了这些幻境并不是纯粹的回忆,而是有人操控的,另一方面知晓母亲家中突然发生的事故,也必然是一个熟悉他们日常生活的角色。那么,一直在默默观察母亲一家的神秘人,很有可能与斯图基斯有所联系。

斯图基斯和母亲的这条感情线也将是后面剧情中可能会更深入探索的一段剧情,现在父亲和母亲的情绪似乎都发生了一些改变,一向宽厚仁慈的父亲为了证明自己的用处而努力扮演残酷的家长,来让孩子们更快地成熟,而平日中不苟言笑的母亲也因为知晓了和创造者斯图基斯的这段情感而快乐地哼歌。

当然母亲这边,在斯图基斯训练母亲的那么长的时间中,虽然最后达到了一种比较理想的状态,不过从前面的剧情中就可以看出,母亲还是有失控的可能性的,甚至可能会在某些场景下回复本来屠杀无神论者的状态。

关于马库斯这边,我再稍微提一点,马库斯在与苏交合时看到的那些幻象或许有一点预言的性质,我们能发现随着马库斯掌握了这个小团体的领导位置后,他的心境也在逐渐变化,现在暂时还是聚焦在救回孩子保罗的念头上,但是剧情里很明显地给出了一条和部下卡西娅相互爱慕的可能性,而他幻象中自己拿着母亲做的刀杀死苏,就有可能是这一段变心剧情的延伸(也可能是为了守护自己的真实身份)。

他看见镜子中自己的头上也戴了奥索那样的枷锁,可能也是预示着他之后会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过或是身份被发现后的惩罚。

1-3集剧评中提到了这个散发热量洞穴的神秘,这两集出现了另一个能够散发热量的五角建筑,不知道是否两者有所联系。

最后,再提一下那个预言中先知之子的问题。

开始想着这个孩子一定是坎皮恩,但是因为保罗的父母其实也早就死去,成为了孤儿,又被母亲带着在荒原上成长,因而保罗也可以算上一个人选。第五集中保罗和坎皮恩之间逐渐构筑的情谊又让这个先知之人的角色在两个人之间越发摇摆。

这也就是剧情最有魅力的一点,当你信奉诸神之时,残酷的事实让你不得不面对现实;可是当你自以为看透这层宗教的伪装后,又总有一些神迹,神谕,或是不断被证实的预言让你产生动摇。

也许如我所言,信仰只不过是一种暂时无法理解的高级存在罢了。

但是那种高级存在,纵使不是全能全知,又为何不能称作是一种信仰呢?

幻象与密语-《异星灾变》6-7集剧情解析

本周的《异星灾变》中,父亲与母亲终于和马库斯与苏这对父母狭路相逢,对于孩子的情感使得马库斯冒着生命危险对抗母亲,然而又因为耳中传来的“神谕”和眼里的“幻象”而功败垂成,下面就来分析一下第六七集中的剧情并做出一些自己的猜测。

因为前两期被人说是剧情的复读机,所以本期就不再复述剧情,直接开始剧情的解构了。

剧透预警

如我前面解析所说的那般,整个大的剧情线中,最有意思的倒不是看密特拉教和母亲两拨人的攻伐,而是在于信仰的转变。

4-5集解析的时候我就提到马库斯对于无神论信仰的偏离,而在新的两集之中,这种趋势越发明显了。

如我们所知,马库斯开始便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但是自从在那个神秘建筑前听到的耳语伴随着某种类似“神灵显身”的现象之后,马库斯便对这一切产生了怀疑,包括和犯人奥索的沟通中也让他隐隐有了一种自己是天选之人的想法。

在之前看到的自己拿着手术刀的刺杀苏的幻象之后,他便越发相信自己看到了未来的一个片段,所以当他在看到了母亲的小刀时,便在那之后真正萌生了杀掉苏的念头。

同样,相信自己才是那个预言中“废土上的孤儿”的马库斯,自然对于保罗被认为是预言之子而非常不忿。

但是这些事情,其实都没有能对他的行为做出什么真正的影响。

在第六集末尾,他想要杀掉母亲的时候,一声最为清晰的耳语传来,让他停止了行为,这是他之后坠入某种信仰深渊的加速点。

而想要废掉母亲,算是他对于那种来自“更高层次神谕”最后的抵抗了,很可惜,对于父亲没有改造完全留下的隐患救下了母亲,另一方面,“神秘存在”反复用幻象攻击马库斯使他无法顾及母亲甚至刺伤了自己。

我们可以在最后看到,他以为手上拿的手术刀,其实是一把军用匕首,但是着魔已深的马库斯并不知觉,一方面他不断看到的幻象,听到的低语,反复加强着他自己是特殊存在的心理暗示,另一方面,反抗耳语试图杀掉母亲的失败也让他意识到自己面对这个“神”时的无力。因而毫无疑问,马库斯已经逐渐产生了某种信仰,这种信仰未必很虔诚,可能是因为惧怕这个“高等存在”而被迫遵守神谕,但是就像教会的人在逼迫坎皮恩受洗时说的威逼利诱的话一般。

屈服于无法认知,更强大的存在,本来也是信仰存在的一种方式。

而如果我们再看一看马库斯的反面,就不得不提到怀着孩子的坦普斯特。

坦普斯特从最开始是否忠于密特拉教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从她被侵犯的那天起,她世界的天平就开始朝着无神论倾倒(或者至少,在远离密特拉教)。这一集中我们可以看到她是最旗帜鲜明地拒绝佩戴教徽的那个孩子。所以她也应该是第一个从“有信仰”走向“无信仰”的角色。

上一期就提到坦普斯特未来与自己的仇人奥索相见时必有一场大戏,这一集里奥索在混乱中不知所踪,那么这个角色未来必然还有相当重的戏份。(虽然坦普斯特也必然会在未来的剧情中手刃仇人)

回到马库斯的剧情线来,马库斯用孩子当作诱饵的行为就像是他小时候被无神论阵营征兵,强迫成为战士那般。这其实和父亲训练孩子们捕猎野兽有异曲同工之处,但是父亲是希望孩子们能生存下来,马库斯则是为了自己。

另一个剧情中反复出现的故事就是小兵卢修斯提及的真·马库斯和其父亲的轶事,我觉得卢修斯背后也定然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父亲的死因也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当真相被揭晓的时候,对马库斯最忠诚,最感恩的卢修斯,也会成为最快反戈一击的毒蛇。

那么,马库斯看到的幻象,听到的耳语,究竟是什么呢?

这背后,有一只(或者多只)无形的黑手。

在马库斯背后的耳语,蛇骨内居住的神秘人,塔利的灵魂,虚拟环境中的创造者,这四个存在暂时还无法看出派别,有可能是属于一个幕后黑手(不太可能),也可能是各自为战的几根傀儡线绳。

马库斯后面存在着一个“看重母亲”的角色,从反复不让马库斯杀掉母亲,甚至最后不惜伤害马库斯来保全母亲都是其杰作,这个派别可以制造幻象,幻听,包括在飞船上侵犯坦普斯特的奥索也听到了这些话语,可见这个是跟随他们飞船而来的。

这里提出一个个人见解,就是,这个声音真的是“奥索神”的,当然这个奥索神其实就是建立密特拉教的那个背后的神棍,坐拥高科技来御使他人,这个奥索也有可能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人工智能,因为其演算预言的能力逐渐被神化。

蛇骨内的神秘人暂时还没有太多信息,但是这个角色显然也在一直注视着母亲一家的活动,其给密特拉教(或是马库斯)引路的行为可见其绝对不是站在母亲这边的。(当然也不一定就是站在信仰这边的)

塔利的灵魂(还有玩偶)反复出现,保罗看到过,父亲看到过,母亲看到过,长得和塔利一样的薇拉看到过,现在坎皮恩也看到了。

首先,这个灵魂绝对不是什么好鸟,它有着塔利的容貌,也有一定程度塔利的记忆,不过从她和坎皮恩交流的状态来看,她是希望逼死坎皮恩的(而绝对不是什么家人团圆的谎话),她有着一定的念动力(可以凭空移动一些物品),制造幻象的能力尚不清楚是否只能投影一个塔利的形象。

稍微做一个猜测,考虑到她的其中两次出现分别让保罗陷入危险并让坎皮恩自尽,她的目标很可能是阻止这个“预言之子”的诞生,所以这个“塔利的灵魂”说不定是一个否定外来者的,来自这颗星球的智慧存在,它说不定住在洞中,所以勾引幼年的塔利坠落后就用塔利的形象出去招摇撞骗。

最后是母亲在模拟环境中看到的创造者形象,两点值得注意的,其一就是前几集母亲在记忆中时他突然提醒母亲坦普斯特有危险了,可见这个人是希望孩子们安全,且在注视着母亲家状况的。

所以这就让这两集中这个角色的行为变得很古怪,一来通过母亲和电脑的问话确信了有人也在远端登录了这台设备,不过这个远端登陆设备的人却并不知晓母亲即将遇到的危险,显然并不如之前展示的那样全知全能。当然也有可能这个角色和上面提醒母亲危险的角色不是一个人,这就让这段剧情更加复杂了。

同时我们要联系到,是塔利的幽灵带着母亲回到这个休眠舱的,那么是否这个链接模拟幻境另一端的人和这个塔利的幽灵有联系呢,这也不得而知。

还有一处浅浅的联系我想说一下,就是母亲房间上的那个画,这个画显然是远程连接另一端的人,知晓了母亲的回忆后画的(虚拟环境的人),而这个画风很像塔利(塔利的灵魂),然而,薇拉看到这幅画变质,变成了类似蛇的存在(蛇骨中的神秘人)

于是这三者之间就有了某种联系。而且这个现象应当与制造幻象的神秘人无关,因为后面的剧情里,我们看到这个画确实被破坏了。

虽然我觉得,可能这一季中已经无法将这一切说明清楚了(第二季已经确定制作了),不过留下的这些谜团还是很值得观众去想象的。

关于预言之子的争端,已经是每次分析都要提到的一部分内容了。这一集中马库斯很想加入这个预言之子竞争的行列,但是就我来看,马库斯真的不太行,因为一旦一个人自以为是“天选之人”的时候,那么他其实就已经因为利欲熏心而失去了成为一个杰出之人的可能了。

所以在我看来,预言之子,依旧可能在坎皮恩和保罗之间诞生。

这两集,也通过几件小事的争论和最终偷走母亲眼睛的事情使得保罗和坎皮恩在前几集建立起来的一点友谊荡然无存,两个人立场的不同,性格,成长环境的差距等等,都在不断点燃这场“争端”大戏。

首先,保罗的优势在于其头脑的聪明,快速解决坎皮恩花几十分钟才能想出的谜题,用陷阱捕捉猎物,对于未来城市的规划等等都让其有一种资质上的优势。这种眼界的优势很大一部分来自于优渥的成长环境,而后面马库斯锻炼保罗夺取母亲眼睛无疑又培养了其胆识,就这些点而言,坎皮恩是大为不及的。

毕竟,坎皮恩给我们的印象,就是一个圣母。

但是这个有些白莲花的形象,却并不虚伪,他不忍心捕杀动物,因为他相信所有的大一点的动植物体内都有灵魂的存在,而用藻类代替食物也不愿意吃那些肉的坎皮恩其实非常诚实地在践行自己的价值观。相比保罗“不愿杀生,但是想吃肉”的态度,坎皮恩反倒没那么多虚伪。

当然坎皮恩除了眼界的差距,嫉妒也是其很大的敌人,因为他自认为是有一点特殊的,这种想法一旦放大,那就是马库斯那种蜜汁自我的走向,如果能收敛起这种想法,坎皮恩所怀抱的“济世情怀”若是真的能够实现,还是有点意思的。

就像他因为看到了用墓碑搭建的教堂就拒绝受洗一般,对于逝者的尊重是人最基础的情感,可惜密特拉教的人并不会太在意这些,坎皮恩在他的成长中保留了这些冲动和敬畏,这其实并不是一件坏事。

保罗最大的障碍,就是他的信仰,从剧中来看,密特拉教的“索尔神”要不然就是假的,要不然就是有人在幕后操纵,而保罗找到小老鼠后第一想法就是感谢索尔神,如果连这个谎言都无法看穿,显然是无法成为先知的。

其实关于预言之子,我还有一个想法。

既然所谓的“索尔神”是虚假的。

那么谁又能保证这个预言就是真实存在的呢?

很有可能这个预言只不过是一个知晓很多信息的密特拉教高层释放的信息,因为其可以在背后操控幻象来暗中指引“预言之子”的成长。但是其实,并没有什么预言之子,一切都不过是一个被编造出来的谎言罢了。

最后,说一下母亲,母亲身上的秘密,似乎还没有揭晓完毕,一来是其强大的念动力,这在之前从来没有体现过,所以这也许并不是唤灵者的标配。同时马库斯耳中那些声音对于母亲的不断袒护也表现出了这些“高层存在”对母亲的在意,母亲如他们所愿并没有死去,但是失去眼睛与父亲的她又有什么办法能够重新夺回自己的孩子呢?

这里,还是要回到创造者那一块了,虽然我觉得在虚拟空间中创造者的形象背后另有其人,但是创造者作为一个高明的骇客,就算肉身可能不复存在,但为了能帮母亲保驾护航,或是为了看到人类重建文明,也必然留有其后手。

母亲虽然嘴上说着没有任何欲望,只想着如何付出,其实她最想要的还是创造者的青睐。

虽然她说着自己不想有任何梦境,不过在属于她自己的虚幻空间内,她得以和一个心爱之人完成肉体和精神上的升华。

一方面,感情固然美好,却成为了她的软肋,让敌人可以布下埋伏。

另一方面,她对创造者炽热的情绪也并不简单。

那一瞬间,她是否预见了未来。

225 有用
9 没用
异星灾变 第一季 - 豆瓣

异星灾变 第一季

8.8

4178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7条

查看全部97条回复·打开App

异星灾变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异星灾变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