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鸡的真实与荒谬

SydneyCarton
2008-01-15 看过
warning:
剧透严重!!!




这是彭浩翔最好的一部电影,尽管有一些地方我没有看懂,甚至包括它的名字,看了两遍,我还是不理解无论是荒诞味道也好,还是性别斗争也好,我都难以跟公元前犹太人那场带着悲壮色彩的迁徙联系在一起。为了理解这点,我专门查看了豆瓣上其他影评,发现又有了一种政治背景分析的视角,而且,似乎说得还比较在理——虽然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但多少知道一点:牵涉的是政治背景。但是,如果从这个角度讲,有些地方,又过于附会了,再加上,彭怪鸡的电影素来喜欢玩暗流——在主线中加塞点情绪进去,所以,也不好这样说——至少没有当初那篇《一个字头的诞生》的政治寓言分析能说服我。

如果叫我看,这部电影,有那么一点点卡夫卡,有那么一点点安东尼奥尼,有那么一点点荒诞派,而放在一起,那就是彭浩翔了。为什么我说这部是彭目前最好的电影?彭的电影,创意之新是无容置疑的,但在伊莎贝拉之前,他的电影多是段落佳,而总体上要略显粗糙点——这有经验的原因,但很大程度上是预算的问题,拍电影是要花钱的,有限的资金是无法拍出尽善尽美的电影的。不管所谓专家们怎么看,我都不会将《卡宾枪手》里那群端着鸟铳过家家的段落当成所谓战争的。而这一部,总算能做到尽可能的完善,虽然剧本的个别环节,比如一些朋友提到的台词过于直白地点明题旨(是不太好,但没看到即使这样还是一群人嚷嚷着看不懂么?),但影片在整体上已经浑然一体,彭怪鸡对镜头的掌控力和叙事能力有了质的飞跃,过去像个有些卖弄小聪明的小木匠,而现在已经有了建筑师的味道。咱们别纠缠那个片名了,尤奈斯库也不知道秃头歌女到底是谁。

影片的开头精彩得一塌糊涂。从一个特写开始,缓缓拉开的镜头,集结号的开头也用到了(而且还是吊臂),随着镜头内景物的逐渐展开,在一种营造出来的庄严感中信息量一点一点加大,递进式地把观众给——给“雷”到了。其实这种方法在科恩兄弟的电影中用得更多,而且和这个一样,都是用的慢镜头,并且表现的往往是和这种刻意的庄重反其道而行之的荒诞事件,在慢镜造成的时间延宕中,形成了反讽感。这一部也是如此,以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画像美丽的蓝眼睛的特写作为起始,这里包含的意味至少有三重:第一,由于故事发生地点已经预设为香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才会挂女王像?肯定是97前的香港地方政府机构,间接的,时间地点交代了;第二,接下来,随着镜头的展开,我们可以看见女王左边站一裸男,而女王对面是一群裸男在围殴,中间还有一个警察出场被轰走了,就算我们不管这是不是作为政治讽刺来用的,至少女王和裸男同时出现,在女王的注视下围殴,多少是很黑色幽默的;第三,联系到后面整个的剧情,一个不确定是否存在的“女人杀男人”组织,再回头看居高临下的女王,就更有意思了,仿佛女王成了后面行动的精神领袖。在镜头拉开的过程中,伴随的是莫扎特c小调弦乐慢板和赋格(k546),这个曲子我不很熟悉,只觉得除了新古典主义一贯的庄重感外,还有些紧张感,而跟画面上那多少有些戏谑但更多是莫名其妙的事情,既对应又对比。至此,我们看到了一群裸男在围殴,除了这个,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的心理多少被彭在伊莎贝拉之前的作品和科恩兄弟的同类镜头引导,以为这也不过是一个反讽的搞笑桥段而已,但看到后面,才知道,我错了,是的,很荒诞,但一点都不好笑,所以第二遍看的时候,伴奏音乐不再有了调侃的味道,而显得悲戚了很多。

在开头给人一个shock之后,彭浩翔在后面就一直非常非常老实地说起故事来。不知道是不是去年安东尼奥尼逝世的缘故,我一直感觉电影在像他致敬,更具体地说,是向Blow Up致敬。其实两部电影的差别很大的,除了一个某些方面比较接近的主题,Blow Up影片本身很躁动和热情,但指涉却是异常现实的,而出埃及记恰好相反,一直很冷静(画面上比较奇异的只有两个,一个是开头,一个是刘心悠的回忆部分,童话一样),但却是用非常超现实的东西在说事。但先不说主题,从色彩上来说,彭浩翔虽然没有安大爷那样将色彩绚得神乎其神,但是这部显然更重视色彩的功用,伊莎贝拉中常用的暧昧的暖色,只有在温碧霞演的潘小源家里才能看到,而在任达华演的詹建业家中,则是偏冷的蓝色调,这一组对比颇有意味。不过这部电影中色彩明显偏鲜亮,越是光明越是让人觉得心寒——特别是到后面。而在镜头上,这部片中有三种镜头用得很多,一种是远景,角色的位置一般被放置在镜头的边缘,周围或是以椭圆(关炳文喷水那段)或是以不规则的长方形(电梯边被上司训的詹建业)强行切割开,造成一种角色被遗弃的感觉,这在老安的电影中很常见。而另一种镜头也让人感觉很不舒服,机位大致放在腰部的近景,我们只能看到角色的肩膀,看不见脑袋,这跟花样年华中刻意地淡化无关角色不一样,我们基本都知道没头人是谁,但就是不让你看到,形成一种压抑感。还有一种,是片中用得最多的,即以很缓慢速度进行的推镜和移镜,这很考验导演的调度功底,连续的画面总是保持着一种秩序上的和谐,但这又恰和故事本身的不和谐形成了对比。看过Blow Up就会记得,那部电影的结尾有段很有名的“打网球”,一群人在挥拍打一个不存在的网球。而这部里面,一群女孩则在陆地上练习划艇,我不知道能不能看成一种致敬(当然,这个场面是有很微妙的情节作用的,在发现关炳文尸体时,她们曾在镜头前一掠而过,不细心的人估计都没太注意,我也是看了第二次才发现。)。

而谈到主题,Blow Up除了一条不太稳固的放大照片为主线,基本是很零散碎片的,就这条线而言,安大爷质疑了现代社会的真实,他抱的态度很悲观,并索性玩一把,加入荒诞派元素。而出埃及记的一号主题也是质疑真实,正如影片所说的,“这个世界上的事情,荒谬到一定程度,就不会再有人相信”。但它不像Blow Up那么写意,相反,它用的方式很实,它没有质疑事情是否真的存在,而是直接给出了答案——就是有这么个女人杀男人组织,詹建业和关炳文都是对的。可是,即使将不确定的东西确定化了,又怎样呢?看不到未来比能看到未来但没有人能相信还要来得幸福一点。这时候,詹建业的位置有点像k了,无论怎样,没有理由,你就是得死。即便你认了命,看透了第一重主题的荒谬与真实,不去管它了,ok,二号主题的刑罚你是逃不掉的——这个主题走得更具体些:世上没有好男人,只有坏男人和更坏的男人。当詹建业兢兢业业为探寻真相为解释真相而上下求索时,他是个好男人,心无旁骛的好男人,但他得死,因为他威胁了这项“人类补完计划”,好吧,我也外遇一下,我也让我的刻板生活变得滋润一些,我不那么较真了,不威胁这项事业了,对不起,你还得死,因为你不是好男人了。詹建业,从头到尾都只是“我能做好呢份工”巨大招牌下的那个小身影,两重主题的压力像两块大磨盘,缓缓将这个新的土地丈量员给碾碎了。

政治暗喻是有的,而且是以彭一直津津乐道的怀旧表达出来的,伊莎贝拉是澳门的怀旧和寻父过程。,那出埃及记可以看成是香港的怀旧吗?我不好说,但潘小源家门口那些游戏机房、小摊点以及刘心悠橙色的回忆确实在提示着这些。詹建业谈过去警署的逼供,潘小源谈关炳文还在的时光,刘心悠更是止不住生涯的回顾,每个人都在回忆曾经发生的事情——曾经的香港,当他们在现实面发生冲突时,就会引起不由自主的对比。

片中的隐喻段落隐藏得非常之多,从那个女郎和她推的轮椅上的神秘老人,到那著名的花了几十万港币搭建的玻璃楼梯,还有结尾那段走调忘词但却令人莫名感怀的“小城大事”,细细分析起来,可以说很多了。最后再讲一处自己没看太明白的,刘心悠对任达华说,她之所以愿意跟着他,是因为她有次在他那留宿时洗完头没吹认为会得头风很着急,任劝她一次两次没关系。这段真的不明所以了。
6 有用
2 没用
出埃及记 - 豆瓣

出埃及记

7.1

3020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出埃及记的更多影评

推荐出埃及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