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鹿

蘑姑娘
2008-01-15 看过
    这是十几年前的一部纪录片了。它默默的记录了那个时代里一个驯鹿鄂温克姑娘游走在城市与山林中的哀伤与迷惘,记录了驯鹿鄂温克族生存在文明与原始夹缝中的艰难与惆怅。
    柳芭姑娘难以抑制的泪水着实敲打在我的心头。一位从小生活在山林中的驯鹿鄂温克族小姑娘,突然走进城市,原始与文明的巨大落差从天而降,没有过渡也无从接轨,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强硬的闯入她的大脑,压迫着那单纯而脆弱的神经,使她失去了思考与消化的能力,迷茫、失魂、孤独难耐。然而回到山林,回到驯鹿的身边,山林还是那片山林,驯鹿还是那群驯鹿,唯一改变的是自己的心,那些幸福与快乐已失去了曾经纯粹的色彩,她不能自已的想起外面的世界,无奈、彷徨、痛苦不已。一位才华横溢的青年艺术家,原始的山林给予她无与伦比的天然素材与灵感,而城市大学的教育才能真正为她提供创作的空间与平台。山林的中的她无法提起画笔,离开山林后的创作却又都是儿时山林生活的记忆。独特而神奇的皮画终究在出走的狼狈中丢失了,再没有理解也没有同路者,走到哪里都找不到自己的家了。
    驯鹿鄂温克族又称敖鲁古雅鄂温克族,是中国最后一个狩猎部落,也是中国唯一驯养驯鹿的少数民族。柳芭九旬的萨满姥姥珍视着她的那套祭祀神服,比生命更甚。她不许任何人靠近,她说这是要传给她的继承人的。然而,姥姥没有继承人了,她成了驯鹿鄂温克族中的最后一位萨满。而神鹿和姥姥一样,成了柳芭家族中的最后一头神鹿。神秘而古老的民族文化正经历着最残酷和真实的衰落。
    还记得在1996年时被政府强制放下猎枪的鄂伦春人么?2003年9月,中国最后的狩猎者——驯鹿鄂温克族也面临着同样的命运。内蒙古根河市政府,在市郊盖起了砖房、棚圈,将远在200多公里外仍旧过着原始狩猎生活的猎民进行“生态移民”,猎民和他们的赖以为生的驯鹿,都被请到新的定居点。而另一方面,城市中的一些少数民族原始文化爱好者纷纷表示,自己对那些自愿搬出山林放弃原始狩猎生活的驯鹿鄂温克人深深感到失望,说他们显然是被外界的现代化所诱惑了,全然不知文明世界的复杂与肮脏。
    强制与失望都来得没有道理啊!
    政府的生态移民政策是粗糙与盲目的,因为要把敖鲁古雅乡建成国际狩猎场,就强令猎民们离开生活了几百年的家乡。没有调查,没有探索,政府仅仅以自诩先进文明的高姿态将它眼中的落后民族不计后果的生拽进现代化的建设中,结果是,很多猎民不习惯新居生活,驯鹿更加不适宜圈养,短短半个月时间,下山的300多头驯鹿里,已经有20头病死。
    再看看那些民族文化的爱好者们提出的口号和标语——保护少数民族文化财产。他们自以为是的爱将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视为财产。实际上,恰恰是他们自己把那些最自然的东西财产化,庸俗化了,失去了自己的财产,就疯了一般的乱叫起来。现代化的文明既然发展起来了,既然渗入了中国东北的这片原始森林,那么这也是人类发展的必然结果啊,何必为了满足城市人群的那些观赏者的私欲与突如其来的对自然的虚伪情感,而人为去扭转去改变呢。
    这些自然的变迁,为什么要加入我们这些人的干涉呢?我们根本就是局外人,哪里有去指手划脚的资格。我们既不能对这些少数民族的原始文化加以人为的强制与破坏,也不必去惋惜与拯救什么,就让他们这样自然的发展下去吧,兴盛也好,衰落也罢,这都是大自然的选择……而这衰落至消亡的过程却也是一种独特的深沉的体验。我们所要做的,正是要把他们默默地记录下来,这样的过程才是真的爱啊,因为热烈,所以温存,远远的祝福就好,不要伸出手去触碰。
24 有用
1 没用
神鹿呀,我们的神鹿 - 豆瓣

神鹿呀,我们的神鹿

8.6

87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神鹿呀,我们的神鹿的更多影评

推荐神鹿呀,我们的神鹿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