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杀,来成全你的成长———评《意》

浅草
2008-01-15 看过
曾经做了一个无聊的类比,觉得归亚蕾是华语电影中的梅丽尔.斯特里普,但近两年看过陈冲的一些影片(《面子》《太阳超常升起》《色戒》《意》等),越来越觉得她更老道更复杂,笑起来蚀骨消魂,哭起来让人心酸,静起来意味深长,自私起来尖酸刻薄,发起火歇斯底里,发起骚来风情万种……碰到这样鸡犬不宁的人,你只能爱恨交织欲罢不能。一个好的演员成就一部好的电影,《意》就是典型,虽然喜欢《色。戒》,但金马奖最佳女主角,陈冲实至名归。
“玫瑰”虽然蛮俗的,但不漂亮少风情的女人还真不敢用这个名字。玫瑰在夜总会唱《不了情》,虽然是首老歌,但不漂亮少风情的人还真不敢唱这首歌,玫瑰唱的韵味十足,她在歌中放肆的散发着风情、展示着美丽,迷离颓废的情调连她的两个孩子都看得有点迷惑。老实巴交的澳洲水手Bill看上台上的她,并义无反顾的带她们母子去澳洲,结婚成家。一周以后,她带着孩子离开Bill,走马观花似的经历一个又一个男人。孩子们也过着从一个uncle到另一个uncle的日子,玫瑰的水性扬花成了他们生活的资本,而玫瑰与其说是一个被男人骄宠惯了女人不如说是一个被自己的美丽和魅力骄宠惯了的女人,虽然总是要依靠男人,却也不肯将就,如有冒犯,拍拍屁股走人。孩子们一次次看着母亲勾引新的uncle,兴冲冲的搬家,说以后我们一切就好了,一次次半夜被母亲和uncle们的争吵声吵醒,气哼哼的收拾行礼搬家,一次次看到母亲很快恢复迷人的笑容,说以后我们会好的。
渐渐风华老去,免不了门前冷落鞍马稀命运,最后只有Bill肯再次收留她们母子,带着爱意和好意。比尔是好人,可是动辄出海数月,玫瑰穿着妖艳的旗袍招摇过市,勾引中餐馆的香港年轻厨子Joe,并带着孩子离开Bill家,可是并非如她所言一切会好的,一切又一次走向崩溃,这次玫瑰想挽留,哭哭闹闹后采取了极端的方式,服安眠药自杀。Joe回来了,可渐渐的竟与女儿阿May产生暧昧关系,玫瑰出于嫉妒和伤心及其恶毒的责骂阿May,阿May自杀,玫瑰再次崩溃自杀。
几度自杀似乎是个很好的宣泄,玫瑰与阿May重归于好,Bill请假回来探望,又一次原谅和接受了她们。但是一次次陷入绝境的动荡生活在儿子小华心里的积郁、委屈和怨恨,也渐渐被激发出来。所有人都在歇斯底里要死要活的折腾时,忽略了天性敏感的他,他知道母亲是爱他的,所以母亲哄他他总是挤出一个微笑来配合她,就好像他真的相信这一次他们一定能好起来,其实数次的失望和寄人篱下已经让他小小的年纪便很冷静和现实了,他已经成熟的可以隐藏自己的想法来安慰母亲了。但孩子总归是孩子,母亲的爱有时候不过如此,一个可以让他安静看百科全书的环境都给不了他,每次她自己把生活搞砸了,还要哭哭啼啼的要求的他的爱来鼓励她救她,别人的母亲怎么都是对孩子无条件的付出无私的爱?他觉得委屈,孩子理所应当的应该被宠爱,但母亲脆弱却让他不堪重负。姐姐自杀住院后他在家看见吃药昏睡的母亲,竟然可以冷静的在小床上自己和自己玩扑克牌,小孩也能有这种残酷!最后他救了她,在她醒来后冷冷的回应着她的拥抱,让母亲误会他还爱着她。
再次在Bill家安定一段时间,玫瑰不安定的心又躁动起来,她像一个尖刻的上海女人抱怨着,说他们要回香港去,在香港他们可以有自己的房子,那时候他们会好起来的。这个女人真是有毁灭生活的天赋,听着她的成词滥调,加之平日小朋友在背后的窃窃私语所带来的自尊心上的伤害,小华终于爆发了,向母亲咆哮着,说恨她。
如果小华听过母亲给阿May讲的故事,他也许会理解,母亲最终的自杀是因为爱他,要把最好的安排给他,所谓最好的,便是一分安定的生活环境。年轻的玫瑰和丈夫的弟弟私奔,两人穷途末路难以继日,玫瑰请求病重的恋人写信哥哥求救,恋人写完信便上吊自杀,他以死相求,让哥哥接玫瑰回家,他也只有一死,才能让玫瑰自由不受他拖累。玫瑰这辈子经历过无数男人,唯独这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以后什么样的男人似乎都不能让她伤心和绝望,她总是能重新开始, Bill的无限宽容最终也没打动她,就好像她只是水性杨花没心没肺。其实玫瑰的心裹着厚厚的壳,当初为了孩子她要活下来,当生存比死去要艰难的时候,她只能靠无情武装自己,没有人能触动她千疮百孔的内心也就没有人能伤害她,久而久之,这种无情像是一种滥情一种水性杨花,而且那么真实自然。我相信她每次自杀是因为绝望,而每次苏醒过来想到的是要为孩子好好活着。所以当她突然被儿子骂醒,自己的性格和所作所为竟然成了孩子们不幸福的原因,而自己也是积习难改。这次她没有服安眠药,绝决的上吊,像当年恋人自杀前告诉她一样,她告诉儿子,我会为你安排好一切的。用死来成全。
玫瑰的死确实让两个孩子得到了宝贵的三年安定时光,他们考学成才,成为正常人正常的生活着。当成年的小华独白说他和姐姐从来不谈论母亲,也许是不知道要谈些什么,我突然很理解,我写了这么多文字,仍然无法把这种五味杂陈的母子关系和童年成长经验说清楚哪怕十分之一。
作者数次在写作叙述中让母亲活过来,一会是那个妖媚可爱的女人玫瑰,一会是那个歇斯底里的女人玫瑰,一会是那个开朗温柔母亲,一会是那个毁灭生活的母亲,最终他仍搞不清记忆中的母亲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而他对母亲,是爱,还是是恨?是宽恕原谅,还是该请求她宽恕原谅?
94 有用
5 没用
意 - 豆瓣

8.0

858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7条

查看全部17条回复·打开App

意的更多影评

推荐意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