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迷路的蓝莓派

clair
2008-01-13 看过
文 克莱尔

一样迷乱的镜头,一样的恋物癖。在看王家卫的首部英语对白片《蓝莓之夜》之前,本以为这位墨镜先生会再一次用“酸死人不偿命”的独白堆砌满足他不计其数的小资拥趸,但是他变了。作为女主角,全无表演经验的诺拉·琼斯是个匪夷所思的选择,当她用近乎《欲望都市》里Carrie Bradshaw式毫无吸引力的纽约口音念出独白时,我突然前所未有地怀念张曼玉。

时·间
王家卫是个永远无法跟昨天告别的人,所以,《重庆森林》里装不下的故事成了《堕落天使》,而《2046》故事的萌芽发生在《阿飞正传》中。当他决定离开香港,来到天地更广阔的美国并请来这些洋面孔来演戏时,谁都以为这次会是一个新的开始,可他还惦恋着昨天。诺拉·琼斯和裘德·洛那个长吻来自六年前或者更早,张曼玉和梁朝伟在短片《花样年华2001》里那个长达一分钟的吻戏就是彩排。看着为陌生人保管钥匙、用摄像头“写”日记,还会对着听筒说“我知道你不是伊丽莎白,但还是很高兴能和你讲话”的西点店老板,很难不去怀念那个吃凤梨罐头的223号警员或是一边吃冰淇淋一边看录像的“天使3号”。当前一晚的醉鬼大卫·斯特拉辛,在白天换上一身警察制服光顾诺拉·琼斯打工的快餐店,梁朝伟的身影,总时不时地出现在脑海中,与银幕上的角色打架。
空间也是王家卫擅长的道具——镜子、摄像头和柱子分割出了奇妙的空间视角,相遇和告别总隔着玻璃发生,这可能是西点店的橱窗、酒吧的落地玻璃、车窗玻璃或者墨镜的镜片。在玻璃的那一端,新搭档Darius Khondji掌控下的镜头总是刻意与故事保持着冷静的距离。据说,在电影拍摄期间,大部分夜晚片场都放着民谣女歌手Cat Power的音乐当作背景,所以当Cat Power本人以“追逐夕阳的俄罗斯姑娘”的身份闯进镜头,在玻璃窗的那一边与裘德·洛告别时,才发现她歌中那些美好又遥远的旋律,早已融入了画面。

迷·路
诺拉·琼斯扮演的少女,因为没有准备好带着怎样的心情穿过一条街而“选择了那条最长的路”。在这条路上,总是困在过去未来的圆圈中来回踱步的王家卫,却找到了不应属于他的“方向感”。当一个“线性”的故事以清晰的逻辑铺开在面前时,暧昧惯了的王家卫就只会愈发迷惑。《蓝莓之夜》开拍之初,不少媒体都曾大惊小怪地强调过这么一个事实——“王家卫这次有剧本了!”然而,有了剧本约束的王家卫反而更容易走神。结果是这样的:当那些本可以很残酷的故事,经一如往日般迷幻、美丽镜头道出时,故事本身反而被削弱了力量;在蕾切尔·维兹和大卫·斯特拉辛对痛苦完美诠释的同时,那些用不同速度的镜头表现的对时间和空间的拉伸和扭曲,则比过去任何一次都显得刻意和多余。
《蓝莓之夜》真正算得上“公路电影”的只有娜塔莉·波特曼的一段。总是躲在墨镜背后的王家卫,显然并不热爱阳光。当白天以油画一般的姿态和超现实的饱和度出现在银幕上时,公路电影应有的粗粝感不见了,却好像经历了跌入另一部电影般的意外事故。在拥挤的香港,都市人的疏离和放逐感即是王家卫镜头中的夜晚街角,但在内华达州,尘土飞扬的公路只能造就贾木许的那些乖戾流浪者,而不是害怕面对现实的两位“出逃”少女,相互鼓励之后,挥一挥手就能安然无恙地各自成长。

食·欲
恋物情结是王家卫电影里一个抹不掉的印记。这其中,食物是他的迷恋,或者说一种寄托。肢体的表达不是他的强项,于是,他鲜少描写性。《花样年华》里的芝麻糊、馄饨面和牛排,不知几次承载着感情的秘密交流。在王家卫的银幕上,食与色这两种欲望从来就是彼此纠缠的,所以,在最后那个长吻的同时,蓝莓派搭配的冰淇淋融化了,白色的冰淇淋与红色的果酱互相拥抱、彼此渗透。面对这样简单到近乎简陋的意象映射,我只能判断,王家卫可能为了照顾直线思维的美国观众而免去了留给观众遐想的工序。当两种甜腻之物填满了整块巨大的银幕,也许观众只会没了食欲,反而怀念起当年保温瓶里馄饨面的滋味。
被中华美食娇惯坏了的肠胃,毕竟无法将甜腻的蓝莓派当作正餐,而食惯了汉堡可乐的美国人走进中国餐馆却只见到盘子里的西点,失望和不解,恐怕也是难免。王家卫脑中的“食物三部曲”至此已完成了一中一西和一昔一今,未来那个关于“鸡蛋”的完结篇又会是怎样呢?
7 有用
1 没用
蓝莓之夜 - 豆瓣

蓝莓之夜

7.6

14607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蓝莓之夜的更多影评

推荐蓝莓之夜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