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穆与庄严

无尽藏
2008-01-10 看过
扬索1965年的My Way Home,盗版翻译得不错,叫“归乡路”。扬索是匈牙利新浪潮的扛旗人物,电影情节简单,形式也很单纯,大多纠葛在二战后期和二战结束初期,匈牙利复杂的政治和种族冲突中。这个片也是,讲的是二战后期一个匈牙利学生回家的途中,被苏联部队抓住又放走又抓住,然后和一个在旷野中牧牛的苏联小兵建立了不可思议的友谊(让人想起《断背山》,但没有同性情谊),最终却被人当成叛国贼殴打,终于还是在漫漫回乡路上禹禹独行……当中可能有政治历史文化方面的隐喻,但因为不太熟悉东欧的历史,所以不是很能明白。
 
从形式上来看,扬索擅长的是长镜头。《红军与白军》好像镜头之少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境界,My Way Home虽然没到这种程度,但其中镜头复杂的运动和演员复杂的穿插走位,也让人很是觉得叹为观止。比如主角第一次被抓住强行征兵,进行简单体检,有人谋划在游泳中逃跑,开始整队集合的一个语意段,就是一个很是复杂的例子。
 
先是男主角的半身近景,然后主角转身,一队士兵入画,主角再转身,随着他的视线,一个戴帽子的女兵入画。镜头跟着女兵走近内院子,医生在给一队人做体检,镜头摇动,检视这一队体检的人。然后从中间摇开,扫过旁边理发的队伍。这时,女兵重新从画框另一侧入画,左右清点人数,镜头用半身近景快速移动追踪她。随着女兵的手势,镜头摇向一队准备体检的人。在逐个检视了这对人后,医生从前景入画,开始给一队人做简单体检,镜头一个一个不厌其烦地展示了前四个人的简单体检过程。在第五个人的时候,插入一个脸部特写镜头,这个人按照医生的要求吐出舌头,却眼神坚定,似乎暗示他有什么计划。然后,镜头重新切回刚刚的景别,主角入画,被医生体检。这一语意段结束。总共只有三个镜头,完全没有使用交待环境的远景镜头或者全景镜头,直接用不断运动着的镜头,用中景的景别,交待了整个环境,流畅而有序。
 
实际上,仔细看会发现,在这个片中,大多时候镜头是在缓慢地摇动着的,移动的镜头打破了画框的限制,制造出一种动态的构图,也让时间有了连续性,防止了蒙太奇造成的时空的过分破裂,很适合表达在匈牙利广袤的草原上人物的行动,也和整个电影沉郁的风格很吻合。很多镜头可能是用长焦望远镜头拍摄的,能进行大范围的推拉,所以镜头不会影响到画面感,也不会过多地造成场面调度的混乱。不过,我不太熟悉,只是我的猜测。
 
说起来,蒙太奇和长镜头,基本是代表了电影的两个侧面。前者强调的是电影对时间和空间的编辑能力,后者强调的则是电影对时空的记录能力。但最终,两者还是都考验着电影的制作者对于时空的掌控力。蒙太奇掌控的是通过后期制作达成的心理效果,长镜头则是在拍摄过程中复杂的场面调度。离开了这些,无论是蒙太奇还是长镜头,都会变成一种空泛的形式吧。
 
归乡路流畅的镜头,给人一种奇特的优雅之感。让人觉得,这个电影是在流动的,没有丝毫的凝滞。其中有个小小的镜头,是主角被几个苏联军人押送中,走过一片半人高的草地,镜头采用俯拍的视角,只见风掠过草尖,掀起一阵阵轻快的细浪。一方面感觉真美,另一方面,也猜测被押送中的男主角,心中也跟这草场一样,并未伤感,只是空茫,或许,这也是整个东欧的象征吧。
 
在盗碟中,还压缩了一个叫《石头的信息》的50分钟小纪录片,讲的是匈牙利一个犹太人社区的日常生活和宗教礼仪,也有这日常生活的庄严与静默。看了让人心生感喟。喜欢当中两个镜头,一个是在教堂中,一个老太太不知何故哭了,掏出手帕擦眼泪,音乐是流浪的吉普赛人单调而欢快的小提琴声。还有就是给了一个铁栏门长长的特写后,背景音乐渐强,带点进行曲的强调,然后一只羊跑过,又一只羊跑过,又有长着长毛的羊三三两两地跑过,最后镜头拉开,门的全景,隔开镜头与门的街道,门后的老房子,依次呈现。带点幽默,也带着日常生活的尊严……
 
8 有用
0 没用
我的归乡路 - 豆瓣

我的归乡路

8.1

27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我的归乡路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的归乡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