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甜虐质量的,不是肢体距离,而是情绪密度

舒心酱
2020-08-0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三星半。

如果不是播出前平台一纸奇怪的“突然被毁约”声明,我大概不会点开《琉璃》。

抱着“看看究竟什么剧搞出这么大动静”的心态点开剧作,瞬间迷惑三连,地铁老爷爷看手机问号脸:啥?至于吗?当真不是新型热点手法吗?

毕竟平台能正常播,毕竟很快又有别家平台出了一份除片名外几乎复制粘贴的声明,优爱腾芒是要接龙都来一遍吗?

说回剧作,首先,剧名就很值得吐槽,原名《琉璃美人煞》虽然有些语焉不详、但大概能猜到些意思,《琉璃》这个新名字辨识度太低,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拍工艺品纪录片。

剧作开头三段内容,一段背景介绍、一段女主出场、一段男主出场,完成度大概依次是“很赶客”、“仍然有点赶客”、“好像还行”。


一,开局段落水平参差不齐。

剧作开局千篇一律的背景介绍PPT,非常劝退。

各路仙侠、玄幻、架空叙事里,开篇往往都是一样的背景介绍MV或者PPT,花里胡哨大而化之的画面,嗖嗖嗖迅速翻页的特效,像极了让人走神的无趣课堂:看了半天感觉和什么都没看一样。

一个专有名词也没记住,一点兴趣也提不起。

举个例子,对比一下成功的故事引入和难看的背景介绍。

《魔戒》当年的开头,也同样是凯特女王念“背景介绍”,但介绍和介绍不一样,镜头画面本身有鲜明的叙事属性。

如果去掉背景台词,我不知道这些种族叫什么名字、但我大概能看懂发生了什么。

战场上一剑砍掉戴着戒指的手指、千军万马随即灰飞烟灭的场面,画面本身很有冲击力。

每个种族的特色,在画面里也呈现得很清晰。

这一段开局的主轴是三次元的镜头画面,而不是一次元的介绍台词;台词加持的是质感是格调,是加分项。

那些失败的例子呢?

主轴是“架空星球历史大纲”,呈现形式是缩略版广播剧搭配特效PPT,啊,救命啊。

今年不幸看过《长相守》(《木槿花西月锦绣》)和《上古密约》,开头都长这样,好像生怕你有兴趣看下去。

女主角璇玑(袁冰妍饰)出场的片段,剧作的手法是通过弟子们的视角来介绍角色“六识不通”,桥段老套。

姐妹同框的第一场戏也让人觉得不太自然。

男主出场的片段是一段打戏,同样是老例牌菜,但打戏节奏流畅,剪辑效果在线

虽然妖怪特效并没有很细很实,但整段品相放在古偶里还算不错。

众所周知,言情剧能不能打,重点未必完全取决于品相细节是否扎实,而在于话术是否新鲜、主演团队颜值是否惊艳、官配非官配等多条CP线是否好嗑等因素。

以上诸多因素《琉璃》都不那么讨巧。


二,话术外衣换汤不换药。

傻白甜女主和高冷优等生这种设定,是言情系列里的万年老梗。

仔细一看,《琉璃》这不就是修仙界的差等生袁湘琴和隔壁班高冷校草江直树吗?

这套话术,不过是把傻白甜换成了六识不通,把几年几班换成了离泽宫、少阳派、轩辕派等五大门派,把面瘫高冷换成了“面具不能摘哦”。

璇玑前世的“将军”人格有多能打,都不影响目前剧作中她就是一个性格逻辑都不能自洽的普通傻白甜。

新话术的更替,如果只是更换一层表达层面的外衣、没有价值层面上的迭代,终究不过是换汤不换药的旧把戏

隔壁陈芊芊剧作后半段槽点无数,能走红的根本原因是男女地位话术的映射关系在内娱同期影视剧作中很少见;香蜜配角混乱加戏一度被吐槽,能打开局面的原初重要因素,是“我们作果子的不能和鸟计较”这套可爱话术加持虐恋内核。

话术的重点,在于是否有意思。

《琉璃》这套话术显得略有点无趣,好像仙侠作品大多如此,这部没什么新意也没特别亮眼的可爱之处。

当然,如果剧作能够凭借过硬的品相杀出重围,那么自然不用拘泥于“话术”这种表层问题

品相又没那么扎实,话术也不够新奇,那么最重要的核心大概就是“颜值+甜虐”部分了,《琉璃》目前的剧情中在冰天雪地里虐了一次男主,让他听到女主说喜欢师兄,惨是惨了,但好像没get到“虐恋”内味。

至于颜值,觉得谁好看不好看是一件相对主观的事情,各花入各眼,不讨论。

接下来我们重点聊这部剧里发糖的手法(因为目前进度条刚开始,发糖远比发玻璃渣和砒霜更多)。


三,发糖策略主次颠倒。

女主从天而降、落到男主怀里,不小心弄碎对方重要面具、不小心撞见对方洗澡,每个环节都是俗套老梗,各路言情剧里没出现过一万次至少也得有八千次了。

但是,至少,无论如何,剧作在使用这些发糖桥段的时候,加入了两样很重要的肌理,一是角色个性,二是主线特色。

比如女主璇玑有一个道具遁雷逃僵。

一言不合闯进男主浴桶,然后若无其事找东西,虽然发糖很刻意、但至少是基于角色性格设定的。

此后为了帮男主找回面具,不惊扰管事之人和上古烛龙,璇玑再次使用道具,“只能一个人使用,那当成一个人就好了”,抱着男主瞬移。

虽然舒心酱这样的追剧老油条并不觉得这些桥段好嗑,但至少要承认剧情故事的脉络相对完整、糖不是生硬凹的卖的而是镶嵌在进度条里的。

问题出在“为发糖而发糖”的刻意感依旧明显。

言情剧中的惯用套路,是通过肢体越界制造暧昧质感

主要方式,常见的有男主壁咚等主动行径,意外相撞意外亲吻等“意外”模式,《琉璃》中使用的是方式是“女主六识不通、所以肢体频繁越界”,抓着这点往死了用。

看剧之前舒心酱在某浪首页刷到了一段男女主发糖桥段,第一感觉是完全嗑不到、甚至有点油腻

不了解女主“六识不通”设定,没看男主带着她开发味觉的前因后果,单纯看“舔手指上的辣酱然后男主瞪大眼发呆”,效果非常怪异。

在剧里看完诸多加持条件之后,对类似桥段的接受度高了很多。

归根结底,发糖的重点,不是有没有肢体接触,而是情境的情感密度

通过食物“肢体越界”就甜了吗?

林有有和许幻山还舔冰淇淋呢,甜个鬼啊。

《琉璃》当然不至于像山楂那么人人喊打,但也有些人工糖精的味道。

男女主选角的气质,感觉都是贴合角色的

天真姑娘和冰山脸少年的发糖故事,二倍速看也还算可爱,但桥段里切特写切得让人很想吐槽。

小心脏砰砰跳、当然要切当事人的特写,但《琉璃》中的处理,不知道是景别卡的不舒服还是剪辑切的不顺还是背景音乐不够有甜蜜代入感,总之让人觉得哪里不太自然。

此外顺便吐槽下,舒心酱偶然看见一个词条“跟着璇玑学撩汉”。

这个角色的基石是“她不知道这些举动意味着什么”的天真懵懂,是不自觉、无意识的,一旦演员表现中明显的“知觉”“有意识撩”痕迹,都会很糟糕。

戏外话题未必要从戏里角色的行为动机角度出发,但话题内容和角色调性不符合大概也不是什么加分项,哪怕把宣传词条改成“天然撩”也不会这么刻意

很多时候言情剧能否出圈,除却内容品相本身之外、传播途径的能量也很重要,但有些桥段不太适合碎片化传播机制。

这不是高下优劣的问题,就是单纯的合不合适的问题。某些剧作的出圈桥段,逻辑和品相都乱七八糟经不起仔细看,但能契合大众心理层面上的“爽”“焦虑”“好奇”等特质,从这个角度来说《琉璃》大概有点吃亏。

无论如何,比之市面上大多数粗制劣造的言情剧,《琉璃》诸多环节都显得更周正,只是这份力气似乎只走对了半步。

174 有用
100 没用
琉璃 - 豆瓣

琉璃

7.7

22111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66条

查看全部166条回复·打开App

琉璃的更多剧评

推荐琉璃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