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去安抚他们的忧伤

李彣彧
2008-01-02 看过
我的童年是在军营中度过的,我曾经很自豪,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中,陪伴我的是迫击炮、装甲坦克、54式手枪、苏式冲锋枪(现在人常说的Ak47)……这些令许多男孩子都梦想的东西,伴随我童年的大部分时光。
     在我的印记中,有这样一个清晨,军号吹响,我爬起床,向窗外望去,大院里一辆辆的卡车排列整齐,一排排的士兵有序的登上车,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那么的士兵集结在大院的广场。在那之后,我便从大人们的谈话中或多或少的知道了些关于自卫反击战的事情,很多同龄人似乎对那场战争早已没有了印记,但对我来说,我很难忘记,在我的家里如今依旧保留着自卫反击战的很多东西,军刺、奖章……当然,这些并不是我父亲勇敢杀敌后带回来的荣誉,而是父亲的那些战友,那些从那场战争中归来的人们送给父亲的纪念品,战争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家里总会来形形色色的军人,有些善于表述,有些沉默冷静,但他们却有着对于那场战争同样的描述。我曾经把他们当作英雄,并且一再恳求他们给我讲战场上的事情,营救,战壕,对峙……
     然而,那时的我并没有想过,那些英雄是否愿意说起那些,因为战争留给人们的是太多的创伤,没有

...
显示全文
我的童年是在军营中度过的,我曾经很自豪,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中,陪伴我的是迫击炮、装甲坦克、54式手枪、苏式冲锋枪(现在人常说的Ak47)……这些令许多男孩子都梦想的东西,伴随我童年的大部分时光。
     在我的印记中,有这样一个清晨,军号吹响,我爬起床,向窗外望去,大院里一辆辆的卡车排列整齐,一排排的士兵有序的登上车,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那么的士兵集结在大院的广场。在那之后,我便从大人们的谈话中或多或少的知道了些关于自卫反击战的事情,很多同龄人似乎对那场战争早已没有了印记,但对我来说,我很难忘记,在我的家里如今依旧保留着自卫反击战的很多东西,军刺、奖章……当然,这些并不是我父亲勇敢杀敌后带回来的荣誉,而是父亲的那些战友,那些从那场战争中归来的人们送给父亲的纪念品,战争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家里总会来形形色色的军人,有些善于表述,有些沉默冷静,但他们却有着对于那场战争同样的描述。我曾经把他们当作英雄,并且一再恳求他们给我讲战场上的事情,营救,战壕,对峙……
     然而,那时的我并没有想过,那些英雄是否愿意说起那些,因为战争留给人们的是太多的创伤,没有谁愿意揭开创伤。
     在我的父亲床头,现在还放着一本巴顿将军的自传,这是他最爱的一本,他曾经告诉我他期待战争,渴望在战争中成为人们拥护的将领,然而每每当他说起这些的时候,我都会不予理睬,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开始厌倦军人,但我很清楚我的叛逆从抵制参军就开始了,我曾经无数次的在饭桌上与他争吵关于战争的很多问题,从中东的数次战争到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从阿富汗争执到伊拉克,我突然发现,我和父亲很多年的交流是这样过来的。
     很多年后,我没有参军,没有上军校,离开了军队大院,那些有战士左右身边的日子,越发的变得模糊,只是偶尔,会被一些描写军队大院的电视、书籍勾起童年的事情。
     这是我和战争的一些故事,也是一个电影唤起我的故事,很难说我讨厌军人,就会讨厌战争电影,我想虽然我是大张旗鼓的标榜着我的反战态度,一到战争来临的时候,我还是会冲上去的那个家伙,如同朋友说我激进而且容易冲动。战争电影我收藏了很多,随着近年来的局部战争,一些反映这些战争的电影,我也相继搜藏起来,去年拍摄的《星条旗不落》似乎打动我的更多些,作为好莱坞首部描述伊拉克战争的影片,通过从战争中归家后的几位退伍军人向人们展现了他们的生活场景,身体的残缺,心灵的创伤,所有这些围着在他们的周围,迷失痛苦,从这些方面,影片很像《生于7月4日》,从战争中回来的人们,如何摆脱战争的阴影,如何生活,是我们要去关注的重点。正如,前面我所说到的关于我的故事一样,那些从自卫反击战归来的人们,其实很难去回忆发生在身边的痛苦经历,而不被理解或遭误解,让他们更加痛苦,异样的目光,有意的回避都会让他们更加无法去面对生活。
     谁去安抚他们的伤,我想我们不需要再去责备这场战争,不需要一再的去表明立场,而是给予那些从战争中归来的人多一份理解关心,或者支持。对于深陷战中的人们,多一份帮助。正如影片最后,失去战友的士兵选择在次回去,不是为了必须赢得战争的胜利,而是去帮助那些还需要帮助的人们。
16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星条旗永不落的更多影评

推荐星条旗永不落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