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墙》中的反女权主义思想

凡迦微醺
2008-01-0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们是不幸的公民,居住在缺乏人类情感,如此疏离如此漠视个人需要的世界上,以致于我们对情欲关系赋予无比的价值,冀望从情欲关系中寻获现代生活所找不到的一切。 ”
                           Morton Hunt,《外遇》作者Morton Hunt
摩顿.亨特书中的话是对理解《迷墙》无疑是有启迪作用的。
《迷墙》的导演艾伦.派克显然深受西方基督教文化的影响,在影片的动画中运用了种种意象如伊甸园的遮羞叶,迷墙中突然出现的毒蛇等来表达对七八十年代兴起的女权主义的不满。
西方男性文化传统中有两个基本的女性原型:一个是夏娃,一个是圣母。人类的女性始祖夏娃受到蛇的蛊惑之后,吃下上帝不许人吃的果子,又让人类的男性始祖亚当也吃下这智慧之果,使得人类最终被逐出伊甸园,并且世代背负原罪。这个故事中,女性是惹事生非的灾星。她有两个基本特征:一是她自身容易受到撒旦的蛊惑,容易走上邪恶之路;二是她对男性富有影响力,能够使得无辜的男人走入歧途。
影片中的动画FLASH正是表现了夏娃的这两个基本特征。在PINK打完电话沮丧地倒在地上后,影片插入了这么一段动画: 两朵充满情欲鲜花互相吸引,慢慢靠近,其中的一朵慢慢收拢,而另一朵慢慢张开,这很容易使人联想到男性与女性的生殖器,随后也就是男女整个交合过程的演示,不过导演在此作了明显的夸张,象征女性生殖器的花似乎受到了撒旦的蛊惑,突然间膨胀,吞噬了象征男性生殖器的花。这一场景明显是对女性的妖魔化,把女性在情欲上的地位从客体升为主体。也许有人会对这段场景感到莫名,其实纵观全片,《迷墙》中的女性角色都充满恶的特质,PINK母亲对其几近病态的溺爱、老师妻子硬逼丈夫吞下难以下咽的饭菜、PINK妻子对他的不忠、还有片末动画中蛇变成女人等等其实都是夏娃的分身,是把夏娃身上各种恶性的再放大。
就一个普通男性来说,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女性就应该是她的母亲和妻子。对影片中的PINK尤其如此,他从小失去父亲,母亲是他唯一的依靠。但是当我们听到:“妈妈会使你所有噩梦成真,妈妈会让你感受到她所有的恐惧,妈妈会让你躲在她的翅膀底下……妈妈会帮你挑所有的女朋友,妈妈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妈妈不会让任何人弄脏你”我们还能相信这仅仅是母爱吗?PINK已经成为了客体,成为了欲望的牺牲品和附属品。电影中在播放《母亲》这首歌时,还插入了几段PINK婚姻生活的段落,暗示了母亲的话如同诅咒,给他们的夫妻生活也打下烙印。而随着影片的进程,我们也终于看到PINK被他的妻子背弃!正如本文开头所说的,当最后妄图从情欲中探寻生活意义的希望也毁灭时,PINK也彻底毁灭了。就像片末动画中的赤身男子,他赤裸裸地从母亲体内诞生到这个世界上,最终又是赤裸裸地被女性吞噬,陷入无穷无尽的黑暗中!
从根本上来说,夏娃这一个女性形象的设置,表达的是男性对人性自身某些破坏性因素的恐惧,同时也表达了男性把这种令人恐惧的破坏性力量归罪于女性的思路。这一种恐惧心理和归罪思路源远流长,形成了西方文学史中一系列个性强悍、凶狠狂暴、贪婪淫荡的女性形象。这类女性又被一些学者称为男性文本中的“妖妇”型女性。“妖妇”型女性的出现在《迷墙》中的出现,也不仅仅是对传统文本的延续,而是有其时代特点的,60年代性解放运动席卷西方,带动了女权主义的兴起,并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达到了宣扬女性主体性顶峰。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解放”未必是个好字眼;它可以是性压抑旧枷锁的解开,亦可以是欲望消费新枷锁的套上。“主体性”不必然是更大的真理;它可以是被压迫个体的人格重建,亦可以是独我主义的代名词。艾伦.派克在这个时候提出了自己的见解,无疑是泼了那些自以为是的女权主义的冷水。
最后,我想引用未来主义的宣言作为文章的结束语:
“对未来主义者来说,轻视女性是意味着轻视令人神魂颠倒的女人……轻视堕落的色情狂,轻视拈花惹草的风流浪子作风,轻视被理解为陷于浪漫情绪和淫邪欲念的罗网之中的那种爱情,因为这种爱情会阻碍男人的前进会扼制他和纠缠他,妨碍他成为‘顶天立地的男人’。”
81 有用
17 没用
迷墙 - 豆瓣

迷墙

8.8

4310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5条

查看全部35条回复·打开App

迷墙的更多影评

推荐迷墙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